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261章 知人善用的贤王长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61章 知人善用的贤王长

    诸侯王们终于要离开了。

    这大概是他们在长安待得最惬意的一次,陪着刘盈四处玩,将长安内外都玩了个遍,这才各自离去。

    刘长对这群兄弟们是抱以厚望的,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诸侯坐大的问题,反正再坐大也不会比他更大。至于说将来会怎么样,那刘长也不急,张苍给他不,是刘长自己想出了个好办法,让诸侯王的儿子都能继承些其父留下的领地,让诸侯国越封越小,越封越多。

    不过,这不是刘长目前所需要考虑的,先前诸侯会引起那么的忌惮,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太后,太后压根就不信任这些诸侯王,第二个原因是刘长,刘长僭越的作法引起群臣的忌惮。2

    可如今,刘长开始掌权,那情况就不同了,这些才是第一代的诸侯王啊,大家都是近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还怕什么诸侯作乱?要作乱也是等个两代之后嘛。

    在亲兄弟掌权时就想要谋反的第一代同姓诸侯王,大概也就只有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淮南厉王了,喝多了一上头,带着些人就要去谋反。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厉王的后人,各个都是反贼,其中有喜欢读书的,喜欢狩猎,喜欢女色,可无论喜欢什么,最后都会选择谋反,大概谋反是会遗传的。

    毕竟,那位厉王的儿子,在历史上也是位反贼,明明能着书,极有学问,身边跟随着近千有学问的门客,整日探讨学术难题,各方面都跟蛮横的父亲不一样,文质彬彬的,可就是要谋反。

    汉武帝皱着眉头思考了三天三夜,也想不明白这位文质彬彬的仲父为什么要反自己。

    某位大王这一脉,称为反贼世家,那都不过分。

    7

    刘长——送别了诸兄弟,临别之时,他傲然的吩咐道:“既是诸侯,就要想着开疆扩土,不能做守成之君,每收复一个地方,可以将其公主献给寡人,将他们的宫殿样式告知寡人,以后修建阿房宫的时候或许能用得上!”

    刘恢摇着头笑了起来,“你啊,当初还是挨揍还是挨少了”7

    诸兄弟与他告别,刘长又嘱咐了几句,让刘襄好好照顾齐王,让刘恢不要再想着废嫡等等,诸侯王们离开了。刘盈很是不舍,擦着眼泪,吩咐他们照顾好自己,而刘长却只是笑着,他跟二哥不同,他在长安也是坐不住的,迟早是要去各地找这些兄长们去玩的。

    刘长和刘盈两个人走在长安之中,刘盈看着人来人往的长安城,开心的说道:“长弟啊你这减税的政令真好啊,我先前几次提议,群臣都是不许,阿母也觉得操之过急不按着粮食的出产来计算税赋,却要按着耕地的数量来计算,有些地方的耕地产粮极低,百姓们耕作出的粮食还不够他们缴税的”

    “现在就好了你看这长安的百姓,哈哈哈,面有喜色”3

    刘盈看到百姓开心的模样,脸上也出现了喜色。

    1

    刘盈从其母身上继承到的唯一的优点,或许就是他将百姓当人看。吕后为人残酷,冷血,可她对底层日灶还走非吊不道的,所施行的诸多政束,太丈公走这么评价的:“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

    谁能想到,开启大汉取缔酷刑,行仁政之风的,会是那个以残忍而闻名的吕后呢?5

    刘长傲然的说道:“这算什么我还有很多的想法,从各个方面,你就等着看吧!”

    两人并没有急着回皇宫,反而是来到了唐王府,令人弄了些吃的喝的,两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长弟啊卿还不曾回来吗?”

    “快了唉,出了这事。”

    “你要好好劝慰”

    “我知道的。”

    “卿还不曾有身孕吗?”

    “还没有”

    刘盈摇了摇头,“可惜,舞阳侯没能见到外孙我倒是挺想看看,舞阳候那般强壮的人,又有了你这样的女婿,你们的孩子该多强壮啊或许又是一个能手撕虎豹的勇士呢。”7

    “呵,寡人这样的人,那可是几百年才出一个!伉还是舞阳侯的亲儿子呢,可他连夏侯灶都打不过”5

    “额,长弟啊,项籍跟你,还有舞阳侯,这也没有隔着百年啊?”4

    “他们怎么能与我比较呢?我打他们两个都轻轻松松,你不信就让他们爬出来来揍我啊!”

    “哈哈哈,你啊,就知道欺负老弱和已经逝世的人欺负他们不能起身来反驳你舞阳侯还活着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2

    两人饮了些酒,其实,按着礼法来说,舞阳侯逝世,刘长是不该饮酒的,可刘长不太在意这些,自己不饮酒,舞阳侯难道还能活过来不成?喝着喝着,刘盈长叹了一声。

    “二哥为何叹息啊?”

    “还不是因为祥…”

    “这竖子不听话啊总是逃学惹是生非先前还险些要与他的老师动手我几次管教,他也不学好不类父,类仲父啊!”

    “唉.…”

    刘长忽然也长叹了起来。

    “你又为何要叹息啊?”

    “还不是因为安。”

    “这竖子也不听话啊,整日就知道死读书,啥也不干,没有半点的豪气我几次带着他去玩,他都要逃回去读书不类父啊,类伯父!”

    刘盈笑骂道:“你这竖子,是在跟我显摆吗?读书有什么不好?”

    “就怕变成二哥你这样子的一天到晚讲空道理.…”。

    “你这竖子!”,刘盈大怒,急忙就要脱鞋。

    “戏言!戏言耳!”  1

    刘盈收起了鞋,忽然轻声说道:“其实你说的也对啊不像我也是好事啊像你,就不会被欺负了也好不会像我这么不成器”

    “二哥说的什么话啊,搞得你被欺负了一样,你被谁欺负了?你刚才还在欺负我呢!”

    刘盈看起来有些落寞,他摇了摇头,“长弟啊,我从前总是想着  要让阿父和阿母都看看我的能力我也努力了,做了很多,可是我让他们都失望了,我不是一个好皇帝也不是个好兄长阿父逝世之后,我没能尽到长兄的责任事事都要你来善后你不要怪我,这都不是我的本意。”5

    “若是我能做好我不会让你背负半点的骂名阿母也不会那么的失望”

    刘盈又饮了一口酒,“我让所有信任我的人都失望了连皇后,我也不敢太亲近阿母不喜欢看到我对她太好想起刚登基时的豪言壮志,呵,什么都没有做到。”“

    刘长接过他的酒壶,一饮而尽。

    “二哥啊,你这个人,就是想的太多好皇帝分两种,一种是阿父那样的,一种就是二哥你这样的二哥若是晚生百年,绝对是前所未有的大仁君,二哥你很好,坏的是那些大臣!这些人跟着坏皇帝习惯了,跟着阿父沾染了一身的恶习,桀骜狂妄,你镇不住他们那是正常的!”

    “你看我如今每件事都让陈平来做,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个人需要忙起来,他不忙起来,我害怕呀!”

    “当初曹参还年轻的时候,在长安里追着抓,毫不客气,我都不敢大声反驳等他老了,我才敢去欺负他。”

    “阿父虽然是个昏君,但是他确实厉害比我们哥俩都厉害,能镇得住这么多凶人”

    “这不是我们太无能,是他们太强了。”

    “不说他们,光是说阿母阿母厉不厉害?阿母能让这些凶人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除了王陵,压根没有人敢招惹在她面前,谁都会显得无能.给兄长举个简单的例子,你看,在我身边,你是不是显得很矮小?”

    “谁在我身边都显得很矮小,这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矮小,是因为我太高大了,太英俊英武了”

    “道理就是这样的道理,二哥就是没有碰到好时候。”

    “你是越来越会说了谢谢你的劝慰。”

    “我这可不是劝慰啊二哥你信不信,就我们身边这些老家伙,还有阿母,在未来数千年里,都是最厉害的人才,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们。”

    “未来之事,谁能知道呢?”

    “我就能啊我小时候不是天天给你说做梦嘛其实我还真的就梦到了很多事情,后来也——灵验了现在能想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还记得我曾说阿父是高祖嘛?你看,这不就灵验了吗?”

    “阿父是太祖高皇帝并非是高祖啊”

    “额那可能是我记错了算了,不说了,二哥啊,我们都还需要你你要玩,我能理解,谁不喜欢玩呢?但是,别弄垮了自己的身体啊二哥哪天要是敢丢下我离开我便要让长安的樵夫都为你陪葬!”

    14

    “你这竖子!这里有樵夫什么事?”

    “你我兄弟两人,要一同来治理大汉啊还是那老话,我对外,你主内我不可能待在这长安的,在这里待得我都要生锈了,等我外出作战的时候,你就留下来监国反正有少府来处理诸事,你看着就好”

    刘盈猛地喷出了嘴里的酒,骂道:“竖子!你这是拿我当太子用啊?!”

    “以后我们兄弟俩各论各的不是,你先别脱鞋!!”

    樊卿还不曾回来,张苍终于结束了自己这次简单的考察,张相这次考察,也不知道给老张家做出了多少的贡献,反正刘长就怀疑,但凡张相待过的地方,或许都有他的儿子,就这么个玩法,这个年纪还能活奔乱跳的,这简直就是对刘盈的侮辱,连玩这方面都不如别人,刘盈都瘦弱成那个样子了,张相这活蹦乱跳的样子,上个战场似乎都没事。

    “大王,这次前往各地,臣发现了很多不合理的政策。”

    “哦?”

    刘长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什么不合理的政策?像是限制取妾的婚嫁法吗?

    最先设定了婚嫁法的,大概就是暴秦,暴秦在结婚上做出了很多的相应的律法,规定如何结婚,如何离婚,如何判定家暴罪等等,在战国诸国内,被视为蛮夷的秦国,妇女地位却是最高的。”

    那暴秦制定的婚嫁法,大汉有没有呢?当然是有的,你别问为什么有,反正高皇帝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来发誓,自己绝对没抄暴秦!5

    庶人一夫一妇。

    卿大夫一妻二妾。

    功成受封,得备八妾。

    张相显然是已经违法了,这就能知道为什么他先前会几次入狱了。张相在唐国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想要废除这不合理的政策,奈何,盖公和王陵是坚决反对的,张相尊重王陵,自然也就没敢直接拍板决定。包张苍认真的说道:“很多算赋是按着统一的标准来收取的,这就很不合理,例如对家有牲畜的人家,不同的牲畜收取不同的税,可有的大户人家,家中羊成百千,有的贫苦人家,家中只有两羊,两者收取同样的赋税,这合理吗?”4

    刘长点了点头,“那按着您的意思”

    “全国的税赋算都要进行详细分类,制定严密的标准,不改进这些,大王您就是讲税赋再减一半,也没有什么作用。”

    张苍认真的说道。

    刘长抚摸着下巴,“好,就按师父说的来”

    “目前大汉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人力的问题,秦国的粮仓能堆积如山,而大汉做不到,这是因为大汉如今的户籍远不如当初的秦国,人力不足人少,粮食,布匹,士卒,人才都会困扰大汉。”

    “因此,大汉目前最该解决的问题,就是人力的问题。”

    “大王可以免掉一些肉刑,令各地少杀少罚”

    1

    “不只是要罚十五不婚者,还得鼓励多生者。”

    15

    “十二卫作天下的医家  垃姜出百多医  就像在唐国做的那样,普及到整个天下”

    “大王可以收四周的胡人为己所用”2

    “大王也可以取缔婚嫁法让各地的贵者多生子嗣”21

    前面刘长还听的津津有味,到后来,他猛地惊醒,狐疑的问道:“师父说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最后一句吧?”

    “怎么可能呢?臣想来是遵守婚嫁法的。”

    “遵守??您有几个妾?”

    “臣有八妾,其余都是家中歌舞姬臣在地方上,也从不纳妾!”,张苍傲然的说着,只要玩完不纳妾,那就不算违法!刘长目瞪口呆,难怪他总是玩完就跑,原来是在钻律法的漏洞啊!!23

    刘长摇了摇头,“这个法不能取缔若是取缔了,各地的官吏大臣就只顾着纳妾行乐,不再处理政务,而寻常百姓只怕一辈子都娶不上了”

    “增加人力,还是得从医,税赋,还有民生出发百姓要是过的好了,自然也就能养得起更多的孩子了.…”22

    对张苍说的人力问题,刘长是非常赞同的,暴秦的一切制度都很严谨,户籍制度更是严谨到令人发指,因此,他们的人口数量是非常详细的,按着盖公先前给刘长他们上课时所说的,暴秦巅峰时的人口是接近三千万的,这对周围简直就是碾压的局势。

    而到了阿父时呢?萧相负责统计之后,最后得出的数量是,千万之余,就是刚千万出头。5

    在如此辽阔的土地上,只有千万之余,这也导致如燕赵吴等地,千里不见人烟,地广人稀。未来朝代的痛苦是土地大少,人士多,而西汉的痛苦是十地太多,人太少!

    因此,张相说目前最大的难处是人力不足,刘长是深信不疑的。

    “师父,像增长户籍这种事,您平日里是最拿手的接下来,这户籍的事情,我也就托付给你了请您权力为之,最好在二十年之内,能让大汉的人口赶上暴秦,有个三千万就足够了!”

    张苍俯身大拜,严肃的接下了这个听起来不是很严肃的命令。

    就在张苍前来后不久,樊卿终于赶来。

    而护送她前来的,并非是季布,而是张不疑。

    刘长急急忙忙的出来迎接樊卿,张不疑大老远就看到了大王,便想要笑着开口,可他连忙换上了严肃的表情,显然,现在并非是君臣寒暄的时候,樊卿扑进了刘长的怀里,便开始痛哭,刘长紧紧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樊卿这一路显然都是哭着过来,整个人憔悴的令人心疼,刘长急忙带着她前往舞阳侯的府邸。

    新的舞阳侯樊伉出来迎接,谁也没有想到,群贤之中,樊伉最先获得了爵位,只是,没有人会羡慕他,没有人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成为大汉的彻侯。

    樊卿见到兄长,自然再次哭泣。

    刘长就陪在她的身边  又见了婕母,决定让燃卿在这里多陪其母。

    当刘长走出来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

    “陛下!!!”6

    张不疑大声的叫道。

    刘长都被他给吓了一跳。

    “怎么是你来?不是该季布来吗?”

    “他来了也是去找太后,还不如我来陛下在长安,身边没有服侍您的人,臣便说服了季布,前来服侍在您的身边!!”

    “那廷尉怎么办?!”

    “暂由王相来负责,臣乃陛下的家臣,廷尉之位,那不是我所追求的,只要能跟随在陛下的身边,便是为陛下牵马,我也知足!”4

    “好了,好了,起来吧!”

    刘长拉起张不疑,心中的沉重也是褪去了不少,许久不见,他确实也有些想这个反骨人了,张不疑跟在刘长的身边,喋喋不休,言语里满是懊恼,“早知道陛下来长安是为了大事,臣就应该跟着啊臣悔恨啊,当初居然没有跟着陛下!”

    两人一路来到了熟悉的唐王府,张不疑说起了唐国内情况。

    说了许久,张不疑这才狐疑的问道:“张相很早就来到了长安,却没有传来他任免为相的诏令,这是为什么呢?”

    “哦,先前有些忙,没来得及,寡人让他去负责人力的事情了,让他将大汉的户籍增长到三千万…”

    张不疑目瞪口呆。

    “他一个人能行吗?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450038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