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鉴宝从文物修复开始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两场硬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两场硬仗

    赵御爱钱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这家伙不管是在唐安的纨绔圈子,还是在海州玉石界,那都是出了门的抠搜。

    当初在唐安,领着一大票的纨绔子弟去阿香川菜馆胡吃海塞,在海州玉石市场上,为了赌注,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挖人眼珠子。

    可是,眼前秦舞阳递给他的这一份文件,价值几个聚宝堂?!

    只要他签个字,这些东西就全是他的了,而且三天之后,秦家祖祠开堂,秦舞阳发帖收徒之后,他拿这些东西也是合情合理的。

    可就是这样,赵御却推掉了这一份即便是京都豪门大佬,看到都要眼红的富贵!

    当初在纳兰家,那些人难道真的不怕当时还只叫田子厚的老人?

    看看今天在梅园外的表现,很多事情都一目了然了。

    只是,为何他们怕田子厚,还要跟着田书明在纳兰家构陷这个老人?

    很简单!

    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不是因为仇怨,而是因为利益。

    是个人都知道,虽然这三十年这个老人不在京都,可是在京都,他手底下的产业可是一点都不逊色于一般世家豪门的。

    当这一份让无数人都眼红的基业放在赵御面前的时候,这个出身底层的年轻人,却表现的很出人意料。

    在场的人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恰巧是性子最直的魁一。

    他咧嘴一笑,此刻也终于明白了,当初在秦家里堂,爷说小爷看不上秦家,看来是真的!

    “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子承父业是自古的道理,你没必要……”

    秦舞阳回过神之后,将文件再次推给了赵御。

    可不等他话说完,赵御就一手摁在文件上,强行将文件再次推了回去。

    “子承父业,这不假。”

    赵御呵呵一笑,然后看着秦舞阳认真的说道:“可现在却不是时候,毕竟您老这身体还扛得住,这个时候我这个做儿子的拿走您辛苦攒下来的家底,外人知道了会戳脊梁骨的!”

    秦舞阳闻言神情有些恍然,一旁的福伯却撇撇嘴。

    说别人害怕被戳脊梁骨他信,说自家这位小爷怕外人嚼舌根?

    糊弄鬼呢!!

    “可是,接下来还有两场不大不小的硬仗,凭你的那点底子,会吃亏的!”

    秦舞阳虽然没有再坚持,但是却也眉头一皱,提醒了赵御一句。

    “呼……”

    原本以为赵御会好奇问还要和谁杠的时候,这小瘪犊子却在这时候直接松了一口气。

    “还有两场了?终于要完事了!”

    赵御如释重负的说道。

    从他进入京都开始,他就没想过自己能囫囵个的回去。

    这一路走来,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命悬一线的摸索着往前走。

    甚至,当他在京都和人交恶的时候,都不知道关于田子厚三十年前事情的来龙去脉。

    萧然,程学陵,荣鲲,楚风云……

    这些看似不着痕迹出现的家伙,每一个其实都让赵御心惊肉跳。

    他只是一个出身平凡的普通人,被命运一步一步的逼迫到了这个地步。

    他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快速的适应和了解周围的环境和人。

    从进入京都的第一天开始,他只相信三个人。

    除了许重义和李长歌之外,就只有这个一开始什么都不肯对他说的师父了。

    别说萧然,就连秦福,赵御都没有真正的相信过。

    能活到今天,坐到远洋别墅当中和已经成为秦舞阳的老人斗嘴,靠的绝对不是他赵御有多牛逼。

    这其中,十分之三是因为秦舞阳当年在京都积攒的人脉和名气,让真正的幕后大佬投鼠忌器。

    那些老家伙们,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当年秦舞阳离开京都的原由,所以他们清楚,要是赵御死在京都,他们一个都脱不了干系。

    再有十分之二是身边有李长歌。

    他虽然是一个落魄的丧家之犬,可是瘦死的马比狗大,京都有很多上得了台面的和上不了台面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欠着陇西李家的一些香火。

    这一趟,李长歌差不多将这点香火用的一干二净。

    赵御扪心自问,自己加上异能,也仅仅只是占了十分之二而已,剩下的三分,就是老天爷是真的不想收了自己。

    异能?

    掌心神目是很厉害,在某些事情上,帮了赵御大忙。

    当时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一下,在那些扎根京都上百年的大家族面前,这么点异能可以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如果真的将赵御身边的这些东西都剥离,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赵御即便是身怀异能,那些大佬想要他消失,太容易了!

    “接下来的两场,可都不太容易对付啊!”

    秦舞阳端起青瓷茶壶,为赵御斟上半盏新茶,语气虽然是关切,但是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幸灾乐祸。

    “其中有一场应该是和楚风云的较量,但是剩下的一场,就真的猜不出来了,老头,你给透个底?”

    赵御端起青盏,一口闷掉清香宜人的新茶之后,嬉皮笑脸的对着秦舞阳说道。

    泼皮的性子,和当初在唐安的时候一模一样。

    “嘿嘿,不让你小子吃点亏,这一趟京都岂不是白来?”

    秦舞阳嘿嘿一笑,这种神情和当初在唐安坑赵御血汗钱的时候一模一样。

    看的一旁的秦福和魁一都目瞪口呆。

    “特娘的,老子来京都可都是为了你啊,老家伙,良心呢?!”

    赵御被老家伙气的暴跳如雷。

    可是看着对面优哉游哉的端着茶品的秦舞阳,他却也无可奈何。

    ……

    接下来,两人又胡扯了几句之后,赵御起身准备离开。

    秦舞阳将这个徒弟送到了门口。

    “楚家那后生我见过,心思沉稳的有些过分了,让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头子都感觉很棘手,你多小心一些。

    实在弄不过,就打电话过来喊人,也别觉得有啥丢人的,在京都这地界,打不过就回来找靠山的膏粱子弟,一抓一大把。

    话说,老头子积攒下来的那些东西,你真的不要?”

    送赵御出门的过程中,秦舞阳一直就在赵御的耳边叨叨叨。

    之前还说让赵御吃点亏呢,这才一转身,就生怕自己这个徒弟在外面受欺负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35732/41315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