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我不是英雄而是仙人 >第四卷 青丘涂山 第44章 回忆:大闹地府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卷 青丘涂山 第44章 回忆:大闹地府

    李伯阳迅速应对,幽冥之神最忌太阳,故而李伯阳祭出日月神灯,法力催动神灯的太阳之力,豹尾一众阴官被灼热刺眼的阳光一照,刚起的攻势一滞,强如十大阴帅之一的豹尾都遮眼闭目、停住不前,实力弱小的鬼卒周身燃起无名火,被烧的烧得哀嚎不止。

    李伯阳趁势接着拿出一张黄符施法,下一刻便见飞砂走石砸在了一众阴官身上,李伯阳随即笑道:“我走了,诸位留步,不用起来相送。”

    豹尾气急败坏朝黑色披风下的李伯阳吼道:“贼子休走!有种别使阴招,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李伯阳对此嗤之以鼻,理都不理,众阴官见他飞身进入鬼门关离开了阴间。

    豹尾撑起身子大喝道:“给我追!”

    所率三百鬼卒鬼差半天没有响应,豹尾转头一看,三百阴官均受伤不轻,还能动的不过寥寥二十余个而已。

    豹尾暴怒地吼道:“一群饭桶!”片刻后豹尾冷静下来,知晓现在镇压酆都城的乱子和抓到偷渡阴间的贼子才是正事,可如今自己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见着,手下还伤亡惨重,回头肯定要被阎王责罚,豹尾念此不禁打了个寒颤。如果自己不及时报告那会更惨,豹尾当即下令让能动的照顾伤员,他自己联系了察查司的陆之道、陆判官,报告了在鬼门关遇到的事情。

    陆之道听后觉得事情不简单,对方应该是有备而来,让豹尾先原地不动等候支援。陆之道联系了在酆都城轮值的夜游神,询问酆都城的情况,夜游神汇报当前酆都城的情况得到控制,他们第一时间就封锁了酆都城,因此新鬼全都未逃出酆都城,现正努力抓捕新鬼中。

    陆之道又询问了夜游神刚才阴山的鬼门关是否有异常,是否有人进出过鬼门关,夜游神摇头否定,未听闻下属报告鬼门关有异常情况出现,今夜也无人出入过鬼门关。

    陆之道沉思一阵,直到夜游神出声,他才回过神,让夜游神去忙着。过了十分钟,察查司下达两道命令,一是命十大阴帅的鸟嘴率领三百鬼卒率领去阴山的鬼门关支援豹尾;二是令十大阴帅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各率三百鬼卒去酆都城支援夜游神,要求他们在天亮之前抓到酆都城内所有逃跑的新鬼。

    此刻李伯阳早早绕过豹尾一众阴官,沿着豹尾等阴官来时的方向偷偷摸进了地府,原来李伯阳用日月神灯的太阳之力照射众阴官,使他们视觉短暂失明之际,用稻草人作的替身代替了李伯阳的位置,替身通过鬼门关的瞬间就被李伯阳烧掉了,故而豹尾一众以为李伯阳逃回了阳间的酆都城,而酆都城轮值的夜游神也没见到有人从鬼门关出来。

    冥界没有白天,是名副其实的永夜之地。李伯阳手提日月神灯飞速前行,行过的路上山峰如刃、如角,枯木成林,阴风吹动着那些枯木枝条发出咯咯的声响,像是怪物低沉地笑声般令人毛骨悚然,时不时能见到林中一闪而逝的鬼影,李伯阳秉持着鬼不犯我,我不犯鬼的原则,一路行进,有不长眼的胆敢过来挡路捣乱的鬼怪皆被李伯阳用雷火鞭打成飞灰。

    从鬼门关行过二里地,远处泛着星星点点的光,隐约照出一座古城的轮廓,李伯阳心知没找错地方,当下便不浪费时间,使遁术来到离城墙百米外,然后找寻城门所在方向,李伯阳不敢贸然飞越城墙,因为冥界重地肯定会有什么结界禁制,万一不小心触发了,偷潜进第一殿鬼判殿查看生死簿的计划肯定泡汤了。//

    李伯阳开神念一扫,这城十分广阔,却与古城一样是四四方方,李伯阳此刻离得最近的城门叫少阴/门,幽冥城,李伯阳低语道:“少阴,正西。”少阴/门有一正八副共九个门,正门最大,位于中央,八个副门分列左右。如今正门紧闭,八个副门也只开了四个,四门均有重兵把守。李伯阳想着如何潜入,看着执勤的阴兵,李伯阳灵机一动,便有了主意。

    在少阴/门外执勤的阴兵百无聊赖的检查着来往的鬼魂,忽然听到城外传来一阵慌张地叫喊声:“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快散开,快散开。”

    执勤的阴兵如临大敌,见一个手拿着长矛,浑身的衣着破破烂烂的鬼卒,慌慌张张地向着城门跑来,那一副灰头土脸的,像是被烧过似的。

    阴兵甲喝道:“站住!干什么的?”

    跑向城门的那鬼卒正是李伯阳变的,将豹尾在鬼门关前遇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向执勤鬼卒讲了一遍,豹尾掩护他回来搬救兵。

    执勤阴兵见事态紧急也未对李伯阳多作核查,直接放行,李伯阳道谢一声,快步跑入城去。

    刚刚入城,李伯阳刚要迈开退跑进城,却听阴兵甲道:“你要去哪?传送阵在那边。”

    李伯阳像是恍然大悟地一拍脑门,道:“你看我急着都忘了,想跑去鬼判殿跟大人汇报。”

    阴兵甲揶揄道:“跑去鬼判殿,亏你想得出来。少阴/门离鬼判殿有几百公里,你跑过去几时才到得了。”阴兵甲,让阴兵乙领着李伯阳去到传送阵,李伯阳道了声谢,心中却想着此地离鬼判殿有几百公里,看来这城内的面积要比在外面看要大上许多。

    阴兵乙带着李伯阳来到传送阵,给李伯阳指出通往鬼判殿的传送阵,李伯阳向阴兵乙道了声谢就走进传送阵消失不见。阴兵乙刚想离开,但在下一刻,传送阵又亮了起来,浩浩荡荡一千五百鬼卒,通过传送阵出现在阴兵乙的面前,领头的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鸟嘴五位阴帅。

    阴兵乙十分诧异,心中佩服道:“这兄弟动作相当麻利呀,前脚刚走,后脚援兵就到了。”

    李伯阳自是不知道他与前往支援酆都城的地府部队擦肩而过,出了传送阵李伯阳没有急着赶往鬼判殿,而是先观察观察鬼判殿附近的地形,鬼判殿位居大海之中、沃焦石之外,正西的黄泉黑路上,鹤立鸡群般的高于周围的殿宇,俯瞰幽冥地府,鬼判殿周围有流淌的岩浆环绕,只有正面的石路和周围的几座吊桥,易守难攻,但被困在里边也是插翅难逃。

    李伯阳正想着怎么万一被地府发现了,应如何逃脱之时,听到把守鬼判殿门口的两个鬼卒在谈论着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鸟嘴刚刚带着一千五百鬼卒去酆都城,如今在鬼门关酆都城的阴帅共有七位为了就是处理李伯阳闹出来的乱子。

    李伯阳听后不经暗自庆幸,如果自己刚才假扮豹尾鬼卒溜进鬼判殿,现在肯定露馅了。如今给李伯阳的时间已经不多,被地府发现他溜进幽冥城中只是时间问题,现在鬼判殿定然空虚,正是潜入的大好时机,即便被发现,全身而退的把握也大了许多。接着李伯阳听那两个鬼卒谈论想翘班溜去无常殿的转轮镜台看看,因为只要对方没有转世,站在转轮镜前,诚心想念,就能见到死去亲人的魂魄了。

    李伯阳顿时来了兴趣,此次来地府就是为了能够见到姬德源,了解当年的真相。如今黑白无常不在殿内,防御肯定比鬼判殿还有空虚,若是能在转轮镜见到姬德源面对面询问,自己就无需冒着大风险去鬼判殿找生死簿查他的下落,再去寻他,费时又费力。唯一的一点就是怕缘分不够,那个素未蒙面的父亲不来见自己。

    经过几秒钟的抉择,李伯阳决定到无常殿寻转轮镜台碰碰运气,若是见不到姬德源,再来鬼判殿,反正无常殿就在鬼判殿的旁边。

    李伯阳来到无常殿经过一番寻找,总算找到转轮镜台,与地府的其他地方不同,转轮镜台并不阴森恐怖,光线很是充足,只有青白两色,显得十分神圣。李伯阳本以为这转轮镜台前一定很多鬼魂,没成想却一个都没有,他也没多想,走到转轮镜前,心中想着姬德源,请他出来相见。

    过了一会儿,也没见动静,李伯阳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想着自己与父亲是缘分不够吗?正打算离开,一道鬼魂忽然出现在了李伯阳面前。李伯阳看着来人相貌,与母亲手机存有的姬德源相片对比,长的一模一样。

    天清已经记不清当初本体与姬德源见面时具体说了什么,印象中那是一次很糟糕的见面,知晓对方身份之后,两个人除了一阵报喜不报忧的话,其他什么都没说,大多时间都是沉默以对,以至于李伯阳刚想问起当年的真相时,姬德源突然就在李伯阳眼前消失了。因为转轮镜台不许鬼魂私会,李伯阳与姬德源在转轮镜台的时间一长就地府被发现了,切断了转轮镜的供给法力。

    地府先派黑白无常六百鬼卒捉拿李伯阳,结果黑白无常被李伯阳打伤,六百鬼卒也被杀得溃不成军,之后地府又派钟馗一千五百鬼卒捉拿李伯阳。在地府的围追堵截下,李伯阳不跟他们正面作战,避实击虚、声东击西,时不时做了几个陷阱引鬼卒小队前来,中了陷阱的鬼卒小队,被炸得非死即伤,恐惧逐渐在鬼卒中漫延,哪怕领头的将领是钟馗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得率兵守住通往酆都城鬼门关,只有守住这里,李伯阳就出不了阴间。

    李伯阳见重兵把守的鬼门关深知不能硬闯,城内的传送阵也已被地府关闭,想传送到其他的鬼门关回到阳间已是不可能,只能在地府中继续捣乱,迫使阎王将钟馗从鬼门关调走。李伯阳跑到鬼判殿、无常殿、赏善司、罚恶司、察查司、阴律司放火,砸开钱庄、四处散财,众鬼贪财,阻挠了地府一次次抓捕,李伯阳将阴间搅得天翻地覆。

    在阴间做生意的涂山商会怕被波及,纷纷关门,掌管的想办法保护视察涂山四小姐涂兰馨的安全,安排打点好一切将其送出阴间。恰好被李伯阳偷听到,李伯阳混进了涂兰馨的队伍,偷渡冥河有惊无险的回到了阳间。同时地府人手不够,不得不向五方鬼帝借阴兵,封锁全城,严格巡查,势要捉拿李伯阳归案,平息事态,却连李伯阳真实面容都不知晓,何时跑了也不知道。
  https://www.shuquge.com/txt/138549/44879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