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在修仙世界养崽 >第三十九章 离开褚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离开褚家

    姜岐一顿,注视褚需亦:“在你眼里,妻子该是什么样的?”

    褚需亦没想到姜岐竟然是这个回答,紧张的情绪有了缓解,他想了想道:“在我眼里,我的妻子不用太美也不需要什么都会,我会把我所能得到最好的东西尽数捧到她面前,而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静静陪着我就好。”

    “那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是。”褚需亦这次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又道:“如果我的妻是你,你只需要按你的心意,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会陪着你,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可我想做的是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更何况,你已筑基,资质又好,何来慢慢变老一说?”

    褚需亦眼眸闪烁了下,只回了前半句话。

    “可……可你只是个凡人,外面很危险……”

    姜岐轻笑一声:“你瞧,这就是不同,你觉得我是个凡人,觉得我的人生便该找个男人嫁了,相夫教子,如此便算幸福一生。”

    “难道不是吗?”褚需亦不解,“我知道你与其他女子不同,可你没有灵根,就算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碰到有修为的,根本无力反抗。”

    他是打心里认为凡人女子该是这样的。

    从小到大,他所见的所有凡人女子都是这样,哪怕是那些有灵根却资质不好的,其实也多数早早嫁了,安守内宅。

    不仅女子,那些资质不好的男子亦是如此。

    “是啊,我只是个凡人,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姜岐眼眸虚虚望向门外,入目之内只有拥挤的小院,根本看不见其他。

    “可即便只是凡人,我也不想永远被囿于一隅。”

    否则与她前世被困在一张小小的病床上又有何异?

    “我想要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山川河流,品味它的波澜壮阔,纵使人生只有百年,也该尽兴而归,死的不留遗憾。”

    她的目光收回,落到褚需亦身上,眉眼带着一丝淡淡的疏离。

    “抱歉,我对你没有一丝男女之情,也不想嫁与谁相夫教子。”

    褚需亦为姜岐所思所想感到震惊,却也明白两人之间再没有一丝可能,一时之间,脸苍白的不像话。

    他勉强笑着道:“没事。”

    只是那笑看起来僵硬无比。

    许是知道现在自己笑起来很难看,他没有再笑,情绪低落,随即再次看向姜岐,落到她眉目清冷的脸上。

    “那你喜欢谁?褚离?”

    姜岐皱眉,脸色微冷:“你心中便只剩这些东西了吗?”

    “不……”

    “没什么事就先离开吧,我还要收拾东西,就不奉陪了。”

    褚需亦落寞的离开,直到姜岐离开前都没有再出现。

    翌日一早,于寒行帮着把东西搬到云舟上。

    “还会回来吗?”

    姜岐开玩笑似的道:“如果找到解决寒渊之气的办法了的话。”

    见此,于寒行也跟着打趣:“是吗?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好说好说。”姜岐谦虚,随即脸色一正,“褚黎和褚轻砚那里,别再去找了,放心,他们不会食人的。”

    褚黎当初那个样子都不肯吃上一口灵肉,以后就更不可能会。

    而褚轻砚,他比任何人都想活着,他知道一旦吃了修士的灵肉,跨过那道坎,便再也无法活了,所以他亦不会食人,这也是为什么她那晚没有阻止褚轻砚离开的原因。

    “行,既然是你说的,我自然答应,好了,我便不耽搁你了。”

    “再见。”

    “有缘再见。”

    姜岐抱着荀声上了云舟,嵌上灵石,云舟缓缓上升,越飞越高。

    看着云舟消失在视线中,于寒行叹了口气:“出来吧。”

    褚需亦走出来。

    “她……可问过我?”

    “没有。”

    褚需亦苦笑:“我就知道……”随即眉头一皱,捂住心口,“噗”的吐出一口血。

    若是有修为的人看见,必能看出褚需亦此时的修为只有炼气初期!

    “你这又是何必!”于寒行扶住他,“她知道了你的情况说不定会多逗留几日。”

    “你不懂。”

    褚需亦擦了擦嘴角的血,遥望着早已看不见人影的方向。

    “她不是个软弱的人,也不喜欢软弱的人,我即便告诉她,她留了下来,也无法改变她不喜欢我的事实,况且我也不会在心悦之人面前示弱。”

    云舟飞的极快,姜岐回头看了眼,曾以为的庞大褚家,在云舟上看起来也不过是占了那么一小片土地。

    回过头,望向前方,没有一丝留恋。

    于寒行之前已经帮她设置好前进路线,因此无需她做什么。

    姜岐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她的手正抚摸着怀中的狐狸,在雪白绒毛的衬托下,手上的皮肤显得越发肤如凝脂,根本看不出半点青灰色。

    她想起之前于寒行的提醒。

    肚子上的伤,肩膀上被螣蛇咬出的伤,摧毁祭坛后飞石砸到背上的伤,在她昏迷的两日内竟然全好了。

    她一个凡人,又没有吃丹药,伤怎么可能好的那么快?

    更何况她的手之前并没有那么白,怀孕这段时间的将养的确让她整个人白了许多,却绝对没有现在这么白到发光。

    于寒行以为这是她的秘密,所以替她隐瞒保守,也在知道她要离开褚家后没有半点挽留,因为他早点从心底里觉得她并不是个凡人。

    可她自己却是知道她是,且这个秘密,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她得弄清楚。

    姜岐看了眼在背篓中安睡的婴儿,放下荀声,走到一旁,拿出匕首。

    寒光一闪,手臂多了条血痕,往外溢血,姜岐皱眉忍着疼仔细观察。

    没过多久,伤口便停止了出血,接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愈合。

    整个过程仅仅过了两刻钟。

    之后又试了几次,得出结论:伤口越重恢复的越慢。

    而在她捣鼓的时间里,云舟已到了最近的顷禹城。

    顷禹城作为沧玄界三大主城之一,自是繁华无比,光是城门口的牌匾,便用了上好的灵云木。

    将云舟以及云舟上的东西收进背篓,姜岐背着背篓抱着荀声在排了大半天队后这才交了灵石进城。

    甫一进城,一群人急匆匆从她旁边跑过去。

    “快快,再晚就来不及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41627/380779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