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在修仙世界养崽 >第六十四章 我不该救你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四章 我不该救你

    不等姜岐回话,于寒行连忙解释:“不是我告诉他的,他一醒来就喊你名字,我说你不在,他不信,你要是实在不想见他,就算了。”

    于寒行说着,心中叹了口气。

    之前姜岐明明都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肯放弃呢?

    就在他以为姜岐不会答应,正准备离开思考该如何让褚需亦相信姜岐的确没回来的时候,只听姜岐淡淡道:“可以。”

    “我这就……可以?”

    “嗯,把他带过来吧。”

    看着于寒行迅速离开的背影,姜岐陷入沉思。

    过了会儿。

    “姜……道友。”

    姜岐回神,不远处褚需亦站在那儿,即便醒过来,他的情况看起来依旧糟糕。

    皮肤上的青灰色尚未完全消失,似乎是不想让外人看到,他包的严实,只留下上半张脸。

    但即便包的再严实,也能看到他瘦骨嶙峋,看到他眉宇间的颓唐,看到他眼底深深的自卑。

    初见时剑眉星眸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成了眼神闪躲,只剩自卑的人。

    姜岐颔首,指了指院中桌椅。

    “坐吧。”

    两人坐下来。

    姜岐没有出声,褚需亦也没有出声,两人就这么沉默着。

    最终,依旧是褚需亦没忍住,他低哑道:“我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为何?”

    “因为我曾向你告白,意图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将你困在这方寸之地。”

    之前姜岐离去,他以为此生再无见面的可能,所以当他察觉到自己被寒渊之气侵蚀时,反而松了口气。

    他修为跌落至炼气初期,灵根已损,活不了多久了,幸好,这样糟糕的模样没叫姜岐看见。

    可在他不知为何神识稍有回笼之际,竟模糊的看见姜岐的身影,他看见她眉目清冷,眉眼微垂,手虚虚的搭在他的手指上。

    他以为,那是他的臆想。

    可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身体里的寒渊之气尽数消失时,立马猜出那不是臆想。

    凭着上头的情绪,一腔孤勇,见到了想见之人,却不知该说什么。

    面前的人眉眼依旧透着淡淡的疏离。

    “对不起。”他眼眸微黯,“我这就……”

    “当初你向我告白时,并未自大的自己做决定,而是征求我的意见,之后我明确拒绝你,也表达出我的想法,我并不觉得,你需要向我道歉,再者,我若是不想见你,如今我们也不会在这里。”

    褚需亦眼眸瞬间亮起来。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不想见我?”

    “嗯。”

    “那……”

    “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吗?”姜岐打断褚需亦的话,她不想在这种多余且无用的感情上浪费时间。

    褚需亦愣了下,随即耳尖发红,低声道:“没什么事,我只是,想见你……”

    姜岐点点头,说出她之所以见褚需亦的真正目的。

    “有些事情我想要了解,不知你能否告诉我。”

    “什么事?”

    “你境界倒退,是不是和褚渭有关?”

    “是。”

    “那你能不能把那日被褚渭关进暗室后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

    褚需亦没想到姜岐竟然有兴趣这些,应声道:“那时我对他没有警惕之心,他说带我见褚绪怀,我心中虽有些怀疑,却还是出于对他的信任跟他进了暗室。”

    说到这,褚需亦眉头微皱。

    “怎么?”

    “那个暗室,说是暗室,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祭坛。”

    姜岐心中一动:“祭坛?”

    “对,那个祭坛我在年幼时不小心误入禁地见过一次,两个祭坛一模一样。”

    “继续。”

    “他诓骗我说他这些年为了褚家殚精竭虑境界倒退,如今需要我的一滴心头血,他说只需要一滴,之后会给我许多天材地宝,把我的心头血养回来。”

    姜岐有些不敢相信:“你给了?”

    若真是给了,这就不是盲目的信任了。

    褚需亦摇头:“我没给,他见我不肯,直接打晕了我,等我再醒来时,心头血没了两滴,境界亦倒退到炼气初期。”

    他苦笑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蠢,竟然对他如此不设防。”

    姜岐却没有回应,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褚需亦见此,正欲离去。

    “谁会对从小对自己无比关爱提防?”姜岐回过神,想起沼泽地中的无数残魂。

    那些都是这些年来被褚渭所害之人的残魂,他们心怀怨恨,不愿去投胎,不止是被害后的怨恨,还有被信任之人抛弃背叛利用的痛苦与不甘。

    她冷声道:“只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会隐藏的如此深。”

    如今看来,当初褚渭被她和于盛两人联手重伤,想来也让他品尝了一次被信任之人背叛的感觉。

    但这还不够。

    这连他所作恶事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你难不成想杀褚渭?”

    感觉到姜岐眸中冰冷的杀意,褚需亦只觉得震惊,难道姜岐真的要去追杀褚渭?

    “不行吗?”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是褚渭已有金丹中期,即便重伤,也不是你可以应付的,你还是等于伯父处理完褚家的事,让于伯父去追杀褚渭比较好,当初于伯父不也向你保证,必定会杀了褚渭吗?”

    “金丹中期又怎样?”姜岐声音冷淡却掷地有声,“只要我想,我就能做到。”

    她站起身,高高在上俯视褚需亦。

    “褚需亦,境界倒退难不成把你的心性也给磨灭了吗?曾经的你,可不是这种软弱之辈。

    霄云城时,面对金丹修士你尚能毫不犹豫与之对上,如今却是瞻前顾后,畏畏缩缩,难不成一次打击,就让你变得如此懦弱?若真如此,我不该救你。”

    说罢,走出院子,朝褚家圣地的方向去。

    到地方的时候,刚好碰到于寒行。

    “姜道友,你怎么来了?”

    “让你带人过来太过麻烦,你在洞窟内给我腾出个地方隔离开,往后我便住在那里。”

    于寒行震惊:“真的要这么做?”

    洞窟内脏乱臭,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心施展除尘术,但人太多,他根本顾不过来,更别说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绝望气息,连他都退避三舍,隔个几日才会去看一下。

    现在姜岐却要住进去?!

    “速度。”姜岐冷声道:“时间可不会等人。”

    “……知道了。”

    算了,这位让他震惊的时候还少吗?

    就这样,姜岐在脏乱臭,弥漫着绝望的洞窟内住了下来。
  https://www.shuquge.com/txt/141627/383812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