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我在六朝传道 >第一百七十四章 信力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四章 信力

    临近新年,汴梁城中热闹非凡。

    当然,正经门里,人也比平日多了不少。

    毕竟修仙不是打打杀杀,修仙是人情世故。

    尤其是在汴梁这个地方,关系网是很复杂的,想要有立足之地,就要学会拉帮结伙。

    正经门背靠神霄宫,内连新相国寺,和蔡京保持关系的同时,还不忘给皇宫大内的帝妃送几颗养生美容丹。

    就连鬼市内,都有很多店铺,来到山门中送礼。

    因为李渔采购药草的数目太大,这些地下店铺,都希望明年成为正经门的直接供货商,至少也要多拿点订单。

    在饭堂内,用大锅煮着羹汤,浓白的骨汤不住翻滚,散发出阵阵香气。在台子上,还摆着摆着成堆的雪白蒸饼。

    潘金莲割下一块猪肉,拿起一把菜刀,在案上剁得稀烂,再洒上椒盐、香葱,夹在饼中。

    做好之后,她笑吟吟地回头,没有发现李渔的身影。

    叫住一个打饭的小道童,潘金莲问道:“掌教呢?”

    “不知道,一直没见。”

    潘金莲眼中闪过狐疑的目光,看了一圈,发现大乔也不在。

    她顿时有些飞霞上脸,粉颊红扑扑的,拿着手里的肉饼,还不忘盛上一碗汤,往李渔的院子走去。

    天色已经大亮,李渔还在床上没醒,床边还有一个被揉成一团的亵衣。

    昨夜和大乔痴缠了一晚,虽然没有走最后一步,但是免不了上下其手。

    大乔见李渔憋得难受,就主动提出让他和秦可卿欢好,自己在一旁看看,青木诀修炼起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秦可卿还不太懂害羞,而且和警幻李渔三个人荒唐惯了,当场给大乔上了一课,把她看得浑身发烫,面红耳赤,最后上前和李渔双唇吻在一处,倒把个秦可卿夹在中间。

    等到后半夜,大乔落荒而逃,秦可卿也回到了风月宝鉴内,李渔一个人睡到现在。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李渔警觉地动了动耳朵,小金莲很没有礼貌,直接推门进来。

    她脸上挂着纯真的笑容,声音又甜又美,“李渔哥哥,我给你送早饭来了。”

    饶是脾气再坏的人,看到她这幅样子,也不忍心苛责,更何况是李渔。

    他轻咳一声,说道:“还是莲儿贴心,正好饿了。”

    小金莲看到了床上的亵衣,但是脸色不变,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她端着汤,来到李渔旁边,还贴心地吹了一下。

    李渔有些不自在,干笑道:“莲儿我自己来就行,你出去吧。”

    “哦,好。”

    小金莲乖巧地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了,什么话也没说。

    李渔眉心一皱,挠了挠头,有些郁闷。

    奇了怪了,我明明和莲儿没什么事,咋感觉自己对不起这个小妮子呢?

    碰到高手了...她可真会。

    吃完之后,肚子一暖,李渔来到外面。

    远远就听到鲁智深的声音,这花和尚又来拼酒了。

    说是拼酒,其实就是来蹭酒,毕竟正经门财大气粗,新相国寺就没多少油水了。

    突然,一阵哗然声传开,所有人都往吕玲绮那边赶去。

    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又有好戏看了。

    鲁智深三天两头来正经门找吕玲绮喝酒,两个人喝醉了,就要比试拳脚。

    那时候,是所有门中弟子最开心的时候,李渔也算是见识到了武力刚猛的高手对决,是什么场面。

    吕玲绮左手一伸,身前飞出一杆长戟,月牙状的戟钩闪耀着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鲁智深也拿出镔铁禅杖,他这个就逊色许多,完全就是小镇铁匠的手笔。他往那一站,身上的僧衣无风而动。

    他们两个对打起来气势如同开山裂石,围观的人都很清楚,所以尽管都来看热闹,也都躲在很远的地方。

    李渔也凑了上来,两个弟子给他让开一个位置,让他坐在旁边。

    鲁智深爆喝一声,欺身上前,手中禅杖舞得密不透风,泼水难进。

    随着他转动禅杖,周围发出一道道罡风,罡风卷过,地上飞沙走石,寸草不生。

    吕玲绮手持画戟,迎风而立,双脚朝地一点,高挑身影一跃而起,朝下劈来。这一下有雷霆万钧之势,画戟上方,拇指粗的雷电缠绕,头顶更是风起云涌。

    鲁智深手持禅杖,一把顿在地上,仰面朝天,周身涌出一道光盾。画戟打下,忽然他脚下一空,整个人都陷入地下。草根带着泥土从头顶倏倏落下,几乎将他埋住。

    地上涌起一道尘土涟漪,一直荡开到墙边,紧接着两个人近身相博,武器碰撞的声音,震的人耳朵生疼。

    更夹杂着电闪雷鸣,犹如巨象践踏,蛟龙咆哮,天地变色。

    “这两个....真是又肉又有输出...”

    李渔心中比对了一番,鲁智深的实力,进步的太大了。

    以前时候,他可能不是吕玲绮的对手,但是现在隐隐有些压制了。

    境界的提升,对于实力的加持,看来是不容小觑的。

    要是我也能这么强就好了。

    突然,他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灵力,出现在自己的身体中。

    这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一种力量,它有两个旋涡,一反一正,就像一只不停流动的太极图。

    它与五行灵力的气海轮台彻底融为一体,在经脉中流淌,但是两股性质截然相反的气息水乳交融,而又泾渭分明,绕着两个漩涡此消彼长,流转不息。

    和五行之灵比,这个新的灵力还很弱小,李渔对它既熟悉又陌生,总觉得是在自己身体中滋生出来的。

    如今壮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开启了新的轮台,虽然这个轮台和五行之灵的比,是如此的渺小。

    李渔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明显知道,这是福非祸,他赶紧席地而坐,引导气旋开始加速与自己身体经脉的融合。

    这新出现的一阴一阳相辅相承的气旋,对于自己身体内原本的气海轮台的流转,起到了促进的作用。

    李渔马上开始修炼,内视、生象、入微、坐照...短短时间内,他的法力上升了很多。这一瞬间,在他的身后,尤其是脑袋后面,出现了一个光晕。

    等到双眼睁开,李渔的身体内,已经有了一条完全不同的灵力。

    他有些迷茫,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失魂,呢喃道:“这是什么?”

    “此乃信力。”

    耳边传来林灵素的声音,李渔转头看去,四周都没有林灵素的身影。

    “民间一直有人拜你哩,还建了不少的神庙。”

    李渔仔细一想,只能是一年前,自己在桃花庄除掉李忠、周通他们,当地深受其害的百姓所为。

    如今是年关,众所周知,汉家百姓在年底最喜欢到处拜神。而李渔当时杀灭土匪的时候,实在是太神勇了,桃花庄为他建了庙之后,周围的村落纷纷效仿。

    在济州府附近的那个小镇,李渔的神庙已经压过土地和山神庙了。

    一直缓慢积攒的信力,终于在这个时候,到了可以开启气海的地步。

    当时百姓们跪在路边,对着自己作揖膜拜的时候,自己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原来这就是信仰之力么?

    除此之外,或许就是正经门这些弟子,他们对自己的信力估计也都不低。

    满天神佛,争的头破血流,就是为了这个?

    林灵素的声音再次传来,“大良贤师张角,在太平道鼎盛时,每天都有百万人对他顶礼膜拜。不然你以为为何他能在短短时间内,将太平经修到极致,搅得三界天翻地覆。如今你也踏上了这一步,只是还十分弱小,一定要保守住这个秘密,免得被人所害。”

    我到底是多招人恨,每次有点小成就,就要担心被人所害,李渔心里有些焦躁。

    如此微弱的信力,就已经这般玄妙,要是增长个几倍、几十倍、几百倍...

    想到这里,李渔心里有些痒,看来不能继续苟在宗门了,就算是不敢去远处,先在大宋游历一番,积德行善,收集信仰念力也是好的。

    他实力有所进步,看着远处两个人的争斗,心中技痒难耐。

    顶着威压,来到两个人身边,李渔竖起两根手指,喝道:“疾!”

    从地上飞起无数藤蔓,将正在半空相斗的两个人拽了下来。

    鲁智深和吕玲绮都朝这边看来,鲁智深大笑道:“来得好!”

    吕玲绮美目一凝,也杀了过来,地上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土墙。

    两个兵刃打上,土墙轰然倒塌,从泥土中钻出一个泥人来。

    泥人周身的道纹符篆,比以前多了一倍不止,仰天捶胸一啸,胸口火光倏地一下遍布全身。

    李渔操控着泥人,和两个人战成一团。

    “掌教威武!”

    “掌教神勇!”

    周围的弟子们,爆发出一阵欢呼,自家掌教出场,当然要给足面子。尤其是一些小道童,更是扯着嗓子大喊大叫,都破声了也不停下。

    他们对李渔的信力,不是虚的,因为很多人就是靠他的丹药,踏上了修炼的道路。

    元妙山上,神霄宫内。

    林灵素从镜子里,看着发生在正经门的这一场恶斗,面沉似水。

    在他身边,坐着一个人,穿着紫金官服,两道长髯,竟然是当朝太尉高俅。

    “你把煞星图册给他,又一步步引着他走上了太平道的老路,就不怕有人会对你出手么?”

    林灵素对蔡京都不怎么搭理,但是对高俅竟然颇为客气。

    “有些事,你我都知道千难万险,但总要有人做不是。”

    高俅沉默不言,他看着镜子里的打斗,冷笑道:“此子天赋不错,但是远不到惊才绝艳,我就怕你所托非人。”

    “太耀眼的话,还没等长成,就被灭杀了。我选择他,才是最合适的。”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42143/39398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