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傻萌少主的黑化之路 >第六十一章血缘之谜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一章血缘之谜

    “我憎恶之人,绝非你。”

    “说来你也是可怜之人,只是错嫁皇室,错生人家罢了。”

    三公主说的随性,毫不隐瞒。

    “既不憎恨,为何要置于死地?三公主既已知晓我并非痴傻,这番说辞未免牵强。”

    汐儿毫不示弱,她的气势强过对方。

    “哈哈哈,事实就是如此。”

    看样子,颜扶樱不想再解释。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竟告诉敌人自己想法,这个三公主有点意思。

    “怕?你同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说‘怕’?”

    “不过,本公主幸得知晓你并非痴傻,否则杀了你也会心有不安。”

    颜扶樱苦笑,她的模样不像在说谎。

    “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汐儿不知她经历了什么,只是觉得二人有相似之处。

    经历生死,方可知生存珍贵。

    不同的是,汐儿仍保持底线。

    “矛盾?非经历我的经历,你无法感同身受。”

    颜扶樱一脸不屑。

    “你同李宁玉及她的两个女儿一样,令人厌恶。”

    汐儿打算用言语刺激对方,观察其反应。

    “哈哈哈,她们三人阴险毒辣,算不得好人。与此相比,我倒是光明磊落。”

    并未否认她们恶毒的事实,更不避讳自己的狠辣。

    “但...你也不是什么光明之人,装傻伪装骗取信任。”

    看向汐儿,眸中带火。

    “那又如何?你仍是无法杀我?”

    汐儿声音冷如冰窖。

    “下次,你定魂断箭下。”

    说罢,行礼离开。

    太子只见二人交谈,并不知具体内容。见三公主行礼道歉,心安许多。

    “汐儿,她向你道歉了吗?”

    回到凉亭,太子问道。

    “嗯嗯。”汐儿点头,继续说:

    “三公主觉得自己做法不妥,有伤皇室感情,所以郑重道歉。”

    “你还生气吗?”

    太子绝不相信颜扶樱诚心道歉。不过事情平息,他也不愿再趟浑水深究此事。

    “不气了!”

    才怪!你妹都想要我命,我不生气?

    “大哥哥,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说吧,何事?”

    太子悠然一笑。

    “其她公主都同三公主般嚣张跋扈吗?”汐儿无辜地看向太子。

    在她认知中,公主的言行举止应该不输于琼于洁。

    “樱儿只是被宠坏了,其他公主知书达理,秀外慧中。”

    也不知这番说辞是解释还是讽刺。

    “啊~这样啊。”

    汐儿点头,一副了然模样。

    “好了,你还想去哪里,本宫陪你。”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汐儿才不会上当!

    “太子哥哥,我出门已久,想必大哥哥着急了。”

    “好,本宫命人送你回府。”

    “嗯!”

    一路护送,回到王府。

    “大哥哥,我回来啦!”

    屋内的扶苏没有理睬,白了她一眼。

    “大哥哥,你怎么了?”

    她感到莫名其妙,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

    “你...是不是把本王忘于脑后了?”

    一副质问的语气。

    “没...没有啊。我只是回家看看姐姐,之后又去军营探望阿爹。中途碰到太子哥哥,随他进宫。三公主还账我道了歉。”

    “汐儿,太子深不可测。遇刺也出自他手,你为何同他进宫?”

    “三公主视我为仇敌,你为何与她见面?”

    质问三连,满眼担忧。

    太子居心何在,难道要一箭双雕?

    扶苏恨不得身体马上恢复,守在汐儿身边。

    “我...没...没想那么多。况且身在皇宫,不会出事的!”

    将军府的女儿在皇宫被害,断然不可能!

    “你啊,哎...自信过了头。”

    扶苏长叹一口气,这个小家伙...皇室的亏吃得还少吗?

    “放心吧,我没事的!”

    汐儿拍拍胸脯,十分自信。

    “你坐下,我同你说说三公主。”

    “哦。”

    乖乖坐到扶苏身边,他拉过汐儿的小手,耐心说道:

    “三公主的娘狩猎被害,我母妃目睹了全过程。在调查中,皇帝授意不可讲出实情,母妃只能隐瞒。三公主怀恨至今。”

    “皇帝不是宠爱安嫔吗?怎么会授意你母妃隐瞒?”

    汐儿不明白,到底是何原由。

    “因为是皇后派人刺杀,她背后的力量不弱于现在的将军府,皇帝不能动她。”

    “至于现在,皇帝已将势力收编,不足为惧。”

    “至于你口中所述的宠爱,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

    毕竟后宫嫔妃只安嫔善骑射,且与众不同。

    “所以因此恨你?转而恨我?”

    这也太牵强了吧。

    “不仅如此,围猎的护卫部署是司徒将军负责,她认为凶兽横行与你爹有关。”

    “哈?!断不可能是阿爹!”

    这...更加冤枉了。

    “是或不是,已经不重要。于她而言,我们都是该死之人。”

    原本汐儿还有些同情她,没想到三公主竟如此是非不分。

    “她怎么不去刺杀皇后!”

    “你以为,她没试过吗?”

    扶苏为她抚了抚‘毛’。

    “啊?啊!皇上没有处罚她?”

    “没有。”

    刺杀皇后乃是大罪,这都可以轻描淡写?

    “所以你知道,皇宫所见皆为假象了吧?”

    扶苏握着她的小手未曾松开。

    “那...皇室之人呢?所有的感情也都是假的吗?”

    “不知他人,我对你完全真心。”

    眼神坚定,目光茕然,绝无撒谎。

    “我也是!”汐儿甜甜地笑着。

    她感觉对方的手在缩紧。

    是紧张吗?

    “汐儿,你无论想做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她险些脱口而出:报仇!

    “我想大哥哥希望未来只我一人。”

    “当然,唯你一人。”

    扶苏将汐儿的手抬起,置于唇边轻吻。

    这一吻,心花,怒放。

    之后的几日,汐儿寸步不离照顾扶苏。

    二人相处模式用一句话概括为:

    千三岁照顾颜四岁。

    “这个饭后才能吃!”汐儿大声制止。

    “药好苦...”扶苏委屈巴巴。

    “这是蜜饯。”汐儿温柔哄道。

    病床上的人觉得当小孩子受益颇多,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怪不得汐儿这个机灵鬼喜欢装小孩儿!

    换皮之期,如约而至。

    汐儿找个理由溜回家。

    说来也怪,自挡箭一事后,扶苏再也不质疑她的行踪。

    只是‘尾巴’的等级与数量,皆提高几个段位。

    与其说是‘尾巴’,倒不如说是‘护卫’。

    汐儿未走正门,翻墙而入。

    将军府寂静无人,李宁玉不知去向何处。

    蹑手蹑脚溜到司徒雨屋檐下,四下张望确保无人,才到窗前窥探屋内。

    竟...空无一人?!

    这怎么可能?

    汐儿疑惑看向白术,两人面面相觑。

    皆不知其原由。

    两人避开下人,搜查一圈,仍未发现司徒雨的身影。

    确定无人,汐儿翻出墙外,躲进树林。

    “怎么不在将军府?师父没和我说过啊。”

    汐儿不解,难道换皮之术在他处?

    “不如属下去听雨观澜查探究竟?”

    白术也一头雾水。

    “嗯...我们一起去。”

    即使师父不在,玖娘也会在。

    两人急匆匆赶往听雨观澜。

    “玖娘,师父去了何处?”

    避开众人视线,直接从小门上到顶层。

    “他啊,进宫了。”

    玖娘悠哉喝着茶水,与汐儿急迫心情形成鲜明对比。

    “进宫??不是说要行换皮之术吗?”

    “一个时辰前,他面见圣上,谈论打仗救人之事。”

    “出宫门,到郊外。你师父在那里行换皮之术。”

    “郊外?我没有听懂,凭司徒雨一人之力能办到吗?”

    汐儿分析:李宁玉绝不可能同意换皮之术,下人皆是她的眼线怎能不上报?难道司徒雨有自己的势力?

    这...绝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你师父也出了不少力。”

    玖娘放下茶杯,笑容有些得意。

    “啊!对!”

    千想万算,偏偏将师父落下了。

    “好了,郊外泰奕桃源。辛夷,带汐儿前去。”

    “是。”

    泰奕桃源远离京城繁杂,那里人烟稀少,大多是修行悟道之人。

    在那里行术,最隐蔽不过。

    二人跟着辛夷来到泰奕桃源。

    不亏是修行之地,踏入此处,心境瞬间平和。

    潺潺溪水,拍打碎石之声是那样清脆;

    鸟鸣嘹歌,贯彻林木之声是那样动人;

    还有青翠欲滴的嫩草,争妍百香的花朵。

    杂乱的思绪与繁缛的情感顿时被梳理清晰,竟连呼吸都变得顺畅。

    “前面那座木屋是所在之处。”

    木屋建在湖边,除了一颗百年树木高耸入云,周围没有其他木屋。

    “好。”

    辛夷为两人分发面具,以防身份暴露。

    戴着面具的三人来到木屋,周围有六人把守,眼神凶恶。

    “等等,你们是何人?”

    为首之人拦住辛夷,盘问道。

    辛夷亮出牌子,一言不发。

    “得罪了。”

    为首的男子做出请的手势,头微低表示尊敬。

    辛夷不予理睬,径直入内。

    屋内空间很大,两张木床中间相隔三尺,其余陈设与一般的屋子相同。

    一张床躺着司徒雨,另一张床躺着司徒雪。

    二人皆陷入昏迷,衣不寸缕。

    “古医,需要属下如何做?”

    辛夷询问。

    “不用,你且在旁等待。”

    “是。”

    古医首先换的是面部皮肤,用小刀从额头至下颌,脱出一张人皮。面具。

    两人皆用同种手段,所谓换皮,即为如此。

    之所以等七日,目的是加深司徒雨的痛苦,因为伤疤愈合才能完整剥离,且疼痛加倍!

    汐儿并未见过此种情况,觉得十分恶心。

    约莫过了三个时辰,古医才停手。

    两人更换了大部分皮肤,至于是否产生排斥反应,还需观察。

    古医坐下,静心查看二人状况。

    “主子,换皮之术是否成功?”辛夷问。

    “血缘之亲,必会成功。”

    古医对自己医术十分自信。

    没过多久

    “主...主子,您看他们的身上为何会出现红点?”

    汐儿不知是否为正常现象,有些慌乱。

    “如此!”

    古医眸色一闪,出乎意料。
  https://www.shuquge.com/txt/142240/39225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