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算计

    “回父皇的话,儿臣与雨儿自小相识,关系很好。”太子颜扶轩回答。

    “将军府出好女子啊。”皇帝笑着说。

    “老臣谢陛下夸奖,愧不敢当啊。”

    话题直接转移到将军府,司徒将军起身感谢。

    “莫不如朕再次做媒,成就司徒雨和太子的姻缘。可谓喜事一桩了。”

    “老臣谢过陛下。”

    经此一番,看似将军府有两个女儿入了皇室,地位提升,实则不然。

    四王爷和太子归属不同阵营,再加上四王妃还是个痴傻的,所以这场赐婚中,胜者始终是太子。

    这两场赐婚更准确的说法是:

    痴傻无权的嫡女嫁给四王爷,宠爱有加的庶女嫁给太子。谁更胜一筹,不用再明说。

    “儿臣谢过父皇。”

    “臣等恭贺。”一旁看戏的大臣纷纷献上祝福。

    汐儿见到眼前的一幕,内心冷笑:

    司徒雨你放心,有我在,你肯定不会如愿嫁给太子。

    扫视一周,除了喜乐就是恭喜。尤其皇后,她十分开心。

    “啊!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该死!”

    一个宫女,在如此热闹之际,将茶饮打翻,正巧洒在四王爷和王妃的身上。

    “怎得如此不小心!拉出去杖毙!”刚刚还慈眉善目的皇帝,态度突然转变。

    可谓伴君如伴虎!

    “陛下,今日大喜,不宜见血。”皇后说。

    “那便先拖下去,之后决断。”

    “谢陛下饶命,谢陛下饶命。”宫女不知被拖去何地。

    “好了皇儿,你和汐丫头去换身衣服吧。”皇后见二人有些狼狈。

    “是,儿臣告退。”扶苏拉着汐儿往出走。

    汐儿跟在身后,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事情全过程:

    宫女接近自己时,她有所察觉。之所以不躲,是想趁此机会查探皇宫。出乎意料的是,扶苏竟然为自己挡住大部分倾倒的茶水。

    她真的有些意外。

    “大哥哥,你真狼狈,哈哈哈哈。”汐儿纯真的笑着。

    她不懂他。但此刻她觉得心里很暖,如沐春风。

    “走吧,去换衣服。”扶苏顺便给了她一个‘爆栗’。

    “啊。”汐儿被突如其来的‘爆栗’吓一跳。

    “王爷,请跟小的到这边来。”

    “王妃,请跟随奴婢到这边来。”

    太监和宫女分别带领两人到不同的地方换衣。

    “王妃,里面有为您准备的衣物,奴婢在外面等候。”宫女出于礼节,没有近身。

    “好,有需要本宫会叫你的!”说完,她走进屋内。

    里面点着蜡烛,微弱的烛火在发颤。

    汐儿警惕性很高,将衣服检查多遍后才敢上身。

    不得不说,虽然幕后的人坏些,但衣服做的还很贴心。

    非常合身。

    换好衣服,她预推门出去,但…门被锁上了!

    “来人啊!有人吗?”

    “快来人啊!有人被锁住了!”

    “喂!有没有人啊!”

    大叫了几声,仍然没有回音。她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汐儿倒是想看看,对方耍什么把戏。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屋内没有任何异样。

    难道是我多心了?

    想着想着,就来了“小朋友”。

    “什…啊!”

    “救…救命!”

    声音嘶吼,整个人慌了神。

    她听到’出出出’的声音,借助烛火微光看见一片漆黑的影子向自己涌来。

    定睛一看,竟然是蜘蛛!!

    汐儿最害怕这些东西。

    腿有些打颤,是恐惧的反应。理智让她向后撤退,同时掏出怀中的毒药,胡乱地挥洒。

    不管是什么功效,总之都能杀人!

    杀虫更不在话下了。

    挥洒一片,但收效甚微。毕竟蜘蛛的数量远多于毒粉的量。

    “不要过来!走开,走开!”

    她已经被逼退到窗边,再无退路。

    “白术,白术!”

    “师父!师父!”

    遇难时本能反应是向亲近之人求救,可不幸的是…

    这两人都不在身边。

    “大哥哥!大哥哥!”

    蜘蛛已经逼近汐儿,他们差一步之遥。

    “小小汐!”

    虽然这个称呼很陌生,但发出声音的人再熟悉不过了。

    “大哥哥,我在这里!”

    扶苏破窗而入,一把将其揽在怀中,迅速飞身,逃离此屋。

    “呜呜呜呜呜。”

    汐儿死死地抱住扶苏的腰肢,她不肯松手,也不敢松手。

    “不怕,已经无事了,你先放开本王。咳咳咳。”

    他被勒得喘不过气,这小家伙,手劲太大了。

    “我怕,我怕,我怕,我怕…”

    汐儿不停重复,身体抖得厉害,汗水浸湿了衣衫。

    “不怕,不怕。”

    扶苏感到她心跳得厉害,呼吸十分不稳定。

    是真的被吓到了。

    “你先...”

    还未说完话,他发现汐儿身上有些不对劲,这股香味绝非女孩子的香气。

    倒像是...某种药物!

    “汐儿,把衣服脱掉!”

    他想起来了,那是百虫散。此种多为粉末状,洒在一处,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便会吸引成千上万只毒虫。

    最神奇的是,等待半个时辰药效散去后,毒虫会瞬间归位,毫无出现的痕迹。

    留下的只是一具尸体。

    “啊!”

    汐儿还未反应过来,外边的衣物便被撕毁,只剩下白色的里衣。

    原本是没什么的,可好巧不巧,遇到了一个人。

    “放肆!这里岂是你们行污秽之事的地方?!”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子,梳着凌云髻,上面点缀金钗;面若桃花,柳叶细眉;着深紫色长裙,手持一把圆扇。

    “不知贵妃娘娘是何意?”扶苏质问。

    汐儿只是害怕,但并不傻。以两人目前的姿势和行为,禁止人瞎想都不可能。

    但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不做声,再次缩成鸵鸟模样躲在扶苏身后。

    “既然你不顾及皇室颜面,本宫也没有好说的了。”

    “来人啊!”

    女子眼睛瞥向扶苏,冷哼一声。

    众人像是在等待信号一般,齐刷刷走过来。

    “怎么这样。”

    “就是,不知羞耻。”

    “...”

    皇后也闻讯赶来见到狼狈的二人。

    “老四,今日本是皇室之宴,你却做出此等苟且之事!”

    “你母妃去的早,虽缺乏管教,但怎么连最基本的宫廷礼仪都不遵守?!”

    话虽难听,可都不如“母妃离世”让人心疼。

    皇后并没有说汐儿什么,毕竟是将军府的人,总不能薄了将军的颜面。

    而且,现在二人同气连枝,毫无分别。

    扶苏并不慌张,十分淡然地说:

    “母后,娴贵妃,您是见到我和汐儿行苟且之事?”

    “你们这番打扮,还不明确吗?”

    刚刚的女子是皇贵妃,名为赵晓娴。

    皇后默认了娴贵妃的回答。

    扶苏看向负手而立的皇帝,不卑不亢道:

    “父皇,刚刚宫女将茶水故意打翻,幸得儿臣拦下,汐儿才不至于狼狈。”

    “有人假借换衣之际,将汐儿关在屋内,并对其置换衣物动了手脚。引得百虫前来,使汐儿受到惊吓。”

    “儿臣发现是衣物问题,便动手脱掉。”

    “每桩每件,您大可派人调查一番。如有虚假,儿臣愿以死谢罪!”

    扶苏说完,单膝跪地抱拳,表示决心。

    汐儿‘扑通’一声,也跟着跪下了。

    “皇上,大哥哥说的都是真话,刚刚汐儿真的见到了好多蜘蛛,它们向汐儿爬过来,任凭如何喊叫,无人应答。”边说边抹眼泪。

    白术和石竹将事情看在眼里,气在心头。

    白术气自己没能守护好小姐,其身陷囹圄时,他并未及时出现。

    究其原因,不熟悉皇室是其一,有人故意错误引导才是根源。

    石竹压根没想到自家主子竟然因为一个傻子被敌人算计!

    “陛下,还请三思啊。四皇子绝非冲动之人,定是有原由的,还请陛下查明原因啊。”

    丞相在旁边求情,他不仅是在求情,更是为皇帝找个理由。

    因为此种状态,如不承认扶苏的说法,皇室就会成为笑柄。

    “嗯,此事交给苏寒,你且查明原由。”

    “臣领命!”

    又是苏寒,上回刺杀的事情还没有着落,这回又接了一个棘手的案子。

    他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四弟,快快起。”

    太子走到他身边,将其扶起来。

    又是一副兄弟情深啊。

    就这样,皇室之宴,以闹剧收场,诸位各回来处。

    马车内。

    “有本王在,你不用怕。”扶苏没有一丝慌乱,仿佛从开始他就预料到了结局。

    “大哥哥,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

    这是她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对方不可能喜欢自己,为何又处处维护自己?

    难道只是利用?

    那更不可能了,谁会利用一个傻子?!

    “见你,便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

    换而言之,并不是出于何种目的帮助汐儿,仅仅是为了帮助‘曾经的自己’。

    此番理论并不能哄骗汐儿,但她不想再追问下去了。

    “大哥哥,娴贵妃又是谁啊?长的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凶了。”

    “她是大皇子颜扶墨的生母,地位稍迅于皇后。以后不要和她有接触。”

    “可懂?”

    扶苏千叮咛万嘱咐,生怕她有差池。

    “大哥哥,你放心吧,汐儿记住了!”

    汐儿点点头,她心中有了盘算。

    “那今日为何不见大皇子啊?”

    皇室之宴,唯独缺了一人。

    “你无需知道这么多。”

    扶苏并不想说明原因。

    马车内再次静默,直至王府。

    “今日你自己休息,本王有事情去处理。”

    “哦,好。”

    刚到王府,扶苏交代完离开。

    明明可以半路离开的,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很明显是担心汐儿。

    但这种担心在汐儿看来,很不真实。

    因为她感觉,颜扶苏不是担心自己,而是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

    “小姐,属下再次失职。”

    白术要死的心都有了,屡次犯错,屡次不改。

    “不是你的错,不必自责。”

    汐儿这句话也说了无数次,她都腻了。

    “今日之事,很蹊跷。”

    “您指的赐婚一事吗?”白术不再提失职的事情,因为他看出来,小姐极其厌烦。

    “不仅仅是这件事。我更好奇的是百虫散。”

    “为何?”

    “百虫散虽普遍,但鲜有如此威力。这种程度只在师父那里见过...”
  https://www.shuquge.com/txt/142240/39225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