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刺客何春夏 >第六十二章 白茶,清酒,梅子烧肉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二章 白茶,清酒,梅子烧肉

    东方亮。

    东方亮是一种白色茶花。

    胭脂点玉。

    胭脂点玉是一杯由红唇美人抿过的小米酒。

    梅子红烧肉。

    梅子红烧肉是一道魏紫霞的拿手好菜,今日她为一个人亲自下厨,煞费苦心,翻炒糖色,慢火收汁,烧肉出锅,放于冰制器皿中封号,与茶花和清酒一同放入食盒交予赵梦。

    东四牌楼,赵梦从十方商会后院翻上屋顶,在这片区域高低交错的屋脊上快速小跑,一小会便到了烟柳坊,从屋顶上翻下,捧了食盒,轻步踏入一间侧房中。

    房内摆设雅致,红木小桌玉屏风,展九郎和魏红英两人倚画屏而坐,桌上美味珍馐堆过两层,绝大多数一筷未动。赵梦将迈过屏风露脸,停步,收敛住心中恨意,再前,冲展九郎嫣然一笑,将食盒在他身前放了,拿起玉筷酒杯,夹起一块烧肉含入自己口中,再轻轻抿一口酒,贴前,嘴对嘴喂了展九郎。

    烧肉入口,清香酸甜,爽口解腻,咽下,舌尖上残酒醇香。

    展九郎点点头,极为满意,扭头多看赵梦一眼,手中扇柄一翻,轻轻撩起赵梦下巴,赵梦立刻垂了媚眼,羞笑看他,展九郎的目光却只停在薄薄的红唇之上。

    赵梦凑近,要顺势坐在展九郎的大腿上,展九郎手中扇轻轻一前,戳在赵梦的喉间。

    “红颜多薄命,姑娘,还是让自己活得长些。”

    赵梦脸色一变,眼神里露了杀气,展九郎的脸上波澜不惊,只收了扇子,挑眉,“有意思。”

    一旁的魏红英打个哈哈,大笑两声,“展兄掌管这教坊司,见过不知多少天香国色!不过一介庸脂俗粉,还想使什么美人计,下去!”

    赵梦也懒得再卖笑,转身就走,展九郎刚要开口,魏红英已凑前,持杯敬酒,“这皇家的酒,就是比三大楼的要香。”

    魏红英一口饮尽杯中烈酒,咳嗽两声,红着脸和展九郎再坐得进些,又要举杯,“哎呦,咱家忘了,还没先恭喜展兄,以后这三大楼里的迎囍阁,可就是归了展兄了。”

    展九郎开扇,只是面带微笑,“大可不必,只是可怜杨少川这小老头了,一把年纪,先死了个如同亲女的杨巧儿,还没缓过来,亲儿子又没了。唉,悲欢离合人间事,平常心平常心。”

    “嗐,展兄慈悲。”魏红英点点头,“沉香楼,迎囍阁,莫,杨两家戏班的戏子,如今都散进展兄手中,加上这教坊司中的桃红柳绿,展兄,艳福不浅啊。”再敬杯酒,话锋一转,“杨子杰就没这个福气,对一个戏子牵肠挂肚,强娶为妾。秦雨虹死了还念念不忘,相思成疾,竟自缢而死。之前只觉着他审时度势,处事精明,是个胆小自私的奸诈小人。没想到小人竟成了情痴,听说京城里的文人雅士们,都开始写他和秦雨虹的凄美故事,要编成新戏在戏班里演呢。”

    “竟有此事?”展九郎微微皱眉,脸色一沉,魏红英说这些话,便是想探探杨子杰的死因,见展九郎如此神色,知道有隐情,再暗暗抛出话柄试探,“红尘之中,难得有此性情中人,就连我,听闻此事,对杨子杰也是刮目相看,想来此戏必在京城大火。”

    “哼。”展九郎脸色更为难看,魏红英这才假意察觉出不对发问,“展兄可知道些什么隐情?”

    “你十方商会素来与竹林党交好,此话怎么能告诉你呢。”展九郎思索一阵,笑笑开口,“哎呦,好像说了不该说的,掌嘴。”随即合扇,轻轻敲了自己脸颊两下。

    “哈哈哈哈。”魏红英心领神会,“司马昭之心?唉,我与展兄情同手足,如今却也到了站队的时候。”长叹口气。

    两人都是聪明人,不会无故提到党派之争,杨子杰死的那日,展二在迎囍阁请余子柒吃酒。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镇西王侯名声在外,百姓间关于由他来继承皇位的猜测可是传疯了。

    展九郎跟着叹气,“私交归私交,义父终究对我有恩,东宫还是东宫,那便只能誓死追随。不过我只是个管教坊司的礼部郎中,没什么实权,义父身体还好时,我讨他欢心,再怎么达官显贵,也得高看我一眼,如今义父身体抱恙,在诸位义兄弟眼里,我便也没了地位。唉,如今还肯花大心思真心实意待我的人,便也只剩你魏老弟了。”

    “展兄掌管教坊司,达官贵人们的枕边话,都逃不过展兄你的耳朵。在我的眼里,展兄的地位要比将军更高,想来展先生也如此想,东宫能把控朝政,可少不了展兄你消息灵通的一份功。”魏红英大笑要为他夹菜,展九郎开扇,用扇面挡在自己碗上,开口。

    “魏老弟,你是个商人,无利不起早,找我,还使美人计?一定有事相求,开门见山吧,老规矩,正好我前几日看上几幅字画,手头正紧呢。”

    魏红英会心一笑,“今日找展兄来,确实有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这样,御用监里有一个匠人,做的几件小东西,家里的老人都特别喜欢,劳烦展兄能将他调出来,我也好请他上门,专职做事,尽一份孝心。”

    “如此小事,让他自己申请离职便可,何必麻烦我呢?”展九郎不解,“先前帮你弄两个女学名额,那才叫事,这,我都不好意思开价。”

    “此事有些麻烦,这人有些倔,非说什么御用监先前的监工对他有知遇之恩,开再高的价也不肯离职,还请展兄将他从御用监里赶出来,最好,下手狠一些。”补充一句,“皮外伤就好,也不要打太狠了。”

    展九郎点头,“原来如此。”将扇子抬高些,另一手伸进扇下,魏红英也跟着伸手进去,两人在扇下拉过几次手指,相视点头,收扇吃饭。

    魏红英一手持酒杯作敬酒状,一手沾了酒水在桌上写了三个小字。

    孙如虎。

    不久前赵梦出门,她从未来过烟柳坊这样的风月场所,有些好奇,于是沿路走了楼梯,下过一层,莺声燕语,琴瑟歌诗,悠悠传来,抽抽鼻子,可以闻到隐隐约约的脂粉酒香。

    此时正午,来此地的客人大都有自己相熟的姑娘,坊内不算热闹,只有匆匆过路的小厮丫鬟多看她几眼。

    赵梦竖了耳朵,听见一旁房间里俩人你侬我侬的悄悄话,她本是赵南珂的贴身丫鬟,受过有关男女之事的教导,自然懂得,倒也不羞。心想此地也没什么稀奇,脚步却慢下来,听见喜欢的曲子便悄悄驻足,站上一小会。

    忽然一声极为刺耳的叫骂从大堂传来,“好你个没本事的狗东西!乐都乐了,敢不给钱!这地儿可是归教坊司管!快来人!把这贱人打死在这儿!”

    楼上楼下的伙计“蹭蹭蹭”地往大堂跑,坊里的姑娘客人们听见骂声,赶忙收拾收拾,跑出房间来,趴在围栏上看热闹。

    大堂里已经聚了五六名伙计下人,拿了些水桶毛巾等做工的物件围攻一人,那人在人群中左右腾挪并不还手,身法较普通人还算不错,一时间伙计们拿他不下,楼上看客中有会武功的客人,叫几声好,凑热闹用几两碎银子做暗器发出,那人左脚划个半圆,斜身避过。

    这一步有些精妙,赵梦细看那人,觉着有些面熟,衣服干干净净的,右手处空空,是个残废,想起来,有些惊讶,她记得这个人,曾在国子监和余丹凤比剑,被斩断右手,废了左手的那个人。

    姜凡。

    想起这个名字来,好像是驸马府上的下人,赵梦在国子监女学读书,还记得之前他给驸马府的姑娘们送过饭。

    他怎么在这儿啊?

    赵梦叹口气,其实想想就能明白,那日姜凡与余丹凤比剑,穿软甲被当众揭穿羞辱,还被废去了双手,此生不能再持剑。人生艰难,醉生梦死,贪图一时享乐也可以理解,唉,不过不给钱确实有些...

    “别打!别打!这是我朋友!”忽然有一人赤裸上身只着短裤,抱着衣服从房间里窜出,边跑边提裤子,奔走下楼。

    姑娘伙计客人们皆笑他滑稽,先前的刺耳声又提起来,“孙如虎!你欠的账还没结清!谁把他放进来的!给我一起打!”

    孙如虎顶着锃亮的大光头不住跳脚躲避,一心三用,一边躲追打,一边穿衣服,一边口里念念有词,“我也是宫里的人!自己人!自己人!别打!姜凡别躲了!咱们快跑!”推着姜凡被伙计们追出门去。

    围观的众人喜闻乐见,笑声不断,魏红英和展九郎听见吵闹,也出了房间看看热闹。

    展九郎看得直摇头,手中折扇一开,扇面上的芙蓉花丛不住颤抖,“这就是孙如虎?”

    魏红英笑笑,默默点头,“劳烦展兄了。”目光扫见站在楼下的赵梦,赵梦察觉到什么,抬眼往上,两人对视,魏红英递了个眼神,赵梦点头,默默往楼下快走,隔了距离,跟住姜凡和孙如虎二人。

    伙计们将二人赶过几条街后便不再追,孙如虎衣衫不整,一瘸一拐的领着姜凡在胡同里乱窜,又逃了一段才停下来喘气。

    孙如虎凑近姜凡,咧出个笑来,“怎么样,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可以让人重振精神,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愉悦,这人情就算我还了啊。”

    “我决计不会再信你了。”姜凡只是默默推开他,自顾自走前几步,又被孙如虎拦住,“难道你刚才没有?不会吧,你年纪轻轻,难道你不行?哎呦,你要早说嘛,我就不带你去了,没讨到好处还白挨了顿打。”

    “你!”姜凡强忍住恼怒,憋得脸色通红,“我没有不行!只是!只是...你!你怎么懂!你怎么能懂!”

    “有什么不懂的,你又不说,又要嚷嚷着别人不懂,这不是你自己有毛病。”孙如虎连连摇头,姜凡渐渐平静下来,眼神里多了几分落寞。

    “我已经竭尽了全力,也背上了骂名,往后的路,不想再看见复仇。可我双手被废,再也踏不上剑道,我看见过高山,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可再没有机会了!再没有机会了!你如何能懂!”

    “嗐,那为什么非要比剑呢?练点别的不好吗?”孙如虎摸摸光头看他,只得到怒目而视,“哦你的手,那还可以科举,我听你爹说你之前在南国子监读书。”

    “我...我更喜欢江湖,我也想成为大侠,我也想别人见到我提到我,敬我一声姜先生。我也想持剑在手,纵横天下,任我来去...”姜凡只剩了苦笑。

    “你就是武侠故事看多了,天天做白日梦。不过做梦是好事,你这个年纪就该做梦。”孙如虎脚步一转,走了另一个方向,“纵横天下,任我来去。这个梦,我现在还在做呢,不过我不会武功,只能折腾些其他的玩意,这可都是我的宝贝,我带你去看。我可告诉你,有了我这些宝贝,不会半点武功一样纵横天下。”

    赵梦心里一惊,等的就是这个秘密,孙如虎归御用监管,天天摸鱼,从不做事交差,被共事的匠人们排挤,照旧吃奉十余年,监工对他确有知遇之恩。十方商会用百倍的价格向东宫买了一件绝不能有的东西,换来了这个消息。

    孙如虎,是大余朝最好的火器匠人,齐二少的鬼火铳,便是出自他的手下。

    匆匆跟上二人来到一处废弃破庙,院里常有乞者过夜,收拾得倒也干净。孙如虎让姜凡在院里等,自己在佛堂里捣鼓一阵,随即消失在佛像后面,赵梦知道必有密室藏匿其中,却没记下怎么开门。

    不一会孙如虎提着件黑漆漆的长筒火器出来,约莫剑长,和长剑一样,前身铁制,后端木质,也如同剑般,可以持握。扔给姜凡,从自己衣兜里摸出几个手指大小用铁皮封好的小柱子出来,塞一个入火器中卡好位置。

    “我叫这玩意铁砂神威统。火器一向不如弓弩,远距离的射程,中距离的破甲,只有近距离的杀伤和极近距离的白刃能勉强胜之,毕竟可以当铁棍砸人。哪怕是如今最先进的火绳枪,也击发复杂,起码需要填药,装弹,点火,瞄准,击发五个步骤,一发打完,换弹换药极为麻烦,换成弓早都十几箭出去了。”

    孙如虎接过姜凡手中的黑筒火器,得意冲他炫耀手中的小铁柱,“我想办法把最浪费时间的填药,装弹,点火简化成了一步,只剩装弹,将火药和铁砂一起封在铁皮里,要击发时,只需要用力转动后端的木柄往前推进,用里面的撞针去打这个铁皮,火药一炸便能击发。”

    “之后我再把它做成双面开刃,贴身可以挥砍做大刀使用,平日里藏一枚铁皮在里面。等到拉开距离就扭刀柄,一发打出,这一下,老虎都扛不住,何况是人呢,岂不是天下无敌!”孙如虎讲的高兴,手舞足蹈起来,拿着火器冲姜凡直比划。

    “当真?竟有此威?”姜凡有些发愣,这火器若真有孙如虎讲的那般神奇,那内力,武功,炼体,都岂不是白费功夫?孙如虎见他满脸质疑,端了铁砂神威统瞄准了院里一颗枯树。

    手下一扭。

    “砰!”

    一股巨力传来,孙如虎被崩的满手鲜血,向后一倒,直直挺在地上,姜凡看那枯树,一如先前,十分安静。

    嚷嚷叫痛声起,孙如虎开始喘气,姜凡回头看他,手中的铁砂神威统已经炸断成两截,叹气过去,简单查看伤势,只是少了截小指头,胸口有一小块碎铁片扎进肉中,好在性命无忧。

    “就这?”

    孙如虎哎呦哎呦地叫,姜凡将铁砂神威统踢到一边,扶了他起来去看大夫。

    渐渐走远。

    赵梦翻进院中。
  https://www.shuquge.com/txt/143523/394095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