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刺客何春夏 >第六十三章 往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三章 往往

    往事无情。

    我等了十三年,问心无愧。

    ......

    夜深,镖局的队伍在路边的一片开阔草地上扎营,路越走越平,再过两日的脚程,就是松江府的地界。

    张舟粥在帐篷里辗转反侧,心里一直惦记着那只怀孕的胖狐狸,前几日走山路,赶路匆匆,狐群有些分散,昨日出山后晚上去点了点,少了好几只,也许是被山里的猛兽猎去了或者还没跟上。胖狐狸跑的慢,估摸着就这几天要生,不知道会不会带几只小狐狸一起跟过来,还是说被猛兽叼走?

    越想越烦躁,踢了被子起身,躺在身边的师哥也没睡,睁着眼睛,呆呆拿着一块帕子看,张舟粥叹气,“师哥,你别给祝姐姐再发现,她肯定又要给你脸色看。”

    何小云冷哼一声,指了指帐篷内的另一角,祝金蟾的被子被踢到一边,铺盖上空空如也。

    “祝姐姐去偷东西了?”张舟粥披了件披风,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不知道。”

    张舟粥摸到帐篷口,探头出去看了几眼,回头,“师哥,你不去看看。”

    “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偷偷尾行,非君子所为。”何小云收了帕子闭眼假寐,“折腾完狐狸,记得洗了澡再回来。”

    “呃,我偷偷用了祝姐姐的花露,效果还行。不过师哥你是不是傻,大威镖局的高手这么多,万一祝姐姐被逮了,暴露身份岂不麻烦。”

    “哼。”又是一声冷哼,“祝姑娘轻功极高,脑子聪明活络,暴露身份?”何小云突然从被里腾起,“尾行却非君子所为,可咱们这是在暗中保护,走。”

    俩人悄悄摸出帐篷,和夜里巡视的几位镖师正好打了个照面,为首的镖师抱拳作揖,“您两位晚上好啊,这是出来一起方便?这夜黑风高的,要不给您拿个火?”

    “不用了不用了。”张舟粥尴尬点头,昨日他用了去方便的借口溜出营地,回来的时候一身恶臭,祝金蟾被生生臭醒,破口大骂他是不是晚上没看清楚摔屎上了!一日的功夫,镖局里便已传开。

    何小云皱眉,扫视了一圈营地,除了这队,稍远处还有另一队巡视,整个营地不算安静,柴火的爆裂声和各处的鼾声此起彼伏,并无祝金蟾的身影,懒得多想,径直问那几位镖师,“有没有见到祝姑娘?”

    “早些时候祝姑娘背着长刀去那边练刀了。”为首的镖师指了个方向,“杀气腾腾的。”

    两人看去,不过数十丈外,树林边缘,有极亮的刀光不时闪烁,何小云立刻摆了摆手示意多谢,前冲了数步,想想停住,背过手去,还是不紧不慢地凑前了。

    离了数丈,脚步停下,祝金蟾耳尖一动,回头瞥他一眼,继续出刀,以劈砍为主,刀势奔放霸道,将面前树上稍矮些的枝条劈了个干干净净。

    张舟粥凑过来,小声说话,“师哥我说你老没事惦记着你那帕子干嘛?祝姐姐是肯定发现了,在生你的闷气。”何小云反手就是一记爆栗,张舟粥哎哟哎哟地轻嚎了几声,默默吹了声口哨悄悄摸进小树林。

    祝金蟾停刀,回头。

    “你来干什么?一副要死的样子,我看了就讨厌,滚蛋!”

    “我有些难过。”

    “你难过什么,一个大男人,一脸哀怨,坏了本姑娘的好心情!赶紧滚蛋。”

    “我难过时也会练刀。”何小云眼神里满是落寞,努力冲她笑笑,转身慢走。

    “你!”祝金蟾本要提劲骂他,却微微红了眼眶。其实她知道何小云猜到自己有心事,心有所感,她只是嘴上不饶人,见他真走了,心里有些急,“你站住!”

    何小云停步,回身,无言。

    月色笼罩。

    “你…你怎么不说话了?”祝金蟾先开口。

    “不知道说什么。”

    “榆木脑袋!”祝金蟾提刀就往营地跑,路过何小云,狠狠往地上唾了一口,“你蠢死了!”

    跑出几步,何小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的刀法很烂。”

    以祝金蟾的轻功,跑入营地不过几个瞬息,故意放慢脚步,就是想等他说话,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一句,气急了,回身前冲就是一刀劈出。

    何小云侧身躲过,由她窜进自己怀里,抄过苗刀再将她轻轻推开。

    “给你看看我的刀。”

    双手持握,刀随身动,反撩出一个极漂亮的圆弧线,再进步,苗刀刀尖不断前追,拉出的一个个圆弧极为漂亮,每一刀借旋转发力,刀势更加霸道。可却不够干脆利落,像是有什么东西挡在前面,总斩不断。

    九式刀法悉数使完,何小云收刀,抬头望月,长叹口气。

    “你使的是什么刀法?”祝金蟾气又上头。

    “追月。”

    “好啊你,心里还惦记着那小妖精!你自己说小妖精嫁人生子了,要放下,结果还搁在这里念念不忘!”祝金蟾气得皱了鼻子,何小云只是缓缓拔刀。

    第十式。

    一往无前。

    刀意追尽,斩破月光。

    祝金蟾愣在原地,何小云慢慢走近将刀还进她手中牵住。

    “若是我活下来,想办法娶你。”

    祝金蟾满脸羞红,心扑通直跳,忽然手心一空。何小云突然抽手出来挠挠头,“我毕竟是官差,以后祝空空这个身份可不能要了,以我五品京官的地位,差遣媒人也好说亲。还有咱们之间不许再有什么秘密,你有事别瞒我。”

    祝金蟾小小踢他几脚,“谁告诉你我是祝空空了,我可是松江府知府祝同生的女儿,祝府的千金大小姐,真是便宜你了。”

    何小云一惊,随即明白过来,“怪不得,原来你是在为此事发愁,咱们要进松江府了,你真是去淮安探亲?”

    “嗯,我妈住在淮安的娘家。”祝金蟾情绪又低落下来,“祝同生这个老倔驴,一向只喜欢他夫人和他的宝贝儿子,我才不要去看他。”

    “他夫人?不还是你母亲?”

    “我妈是正房,他宝贝儿子的妈就是个妾。他那个宝贝儿子没出生还好,一出生,他妈得了宠,老欺负我们母女俩。”祝金蟾愤愤不平,“你以后要是敢娶妾,我就毁她的容!听见没有?”

    …

    “八字没一撇的事,都没妻哪里来的妾。”

    “嗯?你不想娶我?好你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狗东西。”何小云又挨了几脚。

    一阵急促的口哨声在树林里响起,何小云竖了耳朵,这几日跟下来,也能勉强分辨一些指令,此声短促尖利,大致是示意狐群进攻的命令。乱叫些什么?树林里能有什么敌人?何小云皱眉,暗叫不好,领了祝金蟾就往林子里钻,“师弟出事了!”

    两人钻入树林,沿着刚刚的声音方向跑过数步,不远处有萤火点点,何小云立刻领着祝金蟾向萤火奔去。

    萤火中间,张舟粥抄了根树枝握在手中,严阵以待,祝金蟾跑到他身边,才发觉身边的萤火乃是狐狸眼睛,自己正站在狐群中央。吓一大跳,手中刀翻正,就要向最近的狐狸劈去。

    何小云一个闪身掠过搂她入怀,手扶上刀柄,调整方向劈空,忽然警觉转头,抽过祝金蟾手中长刀,将她护在身后,刀身一转,和张舟粥一同指向一处。

    一声低啸!

    不远处的营地,巡夜队伍中领头镖师竖起耳朵,舌尖一翻,哨子贴在舌苔上发声,低且短促,一连三响,另一队听见,立刻分散,前往不同帐中。

    吹哨的那队拿了火把武器,往低啸声方向列队摸过去。为首的镖师行镖多年,刚才的啸声一起,立刻分辨出来,虎啸!

    百兽之王,自然中的绝对霸主。

    萤火森森,啸声之下,狐群开始不断骚动,张舟粥接连吹哨,才将狐群稳住。祝金蟾皱了眉头,她头脑聪慧,立刻反应过来这狐群竟是一路跟过来的傻弟弟所养,张舟粥这傻小子还有这样的秘密?她养尊处优惯了,平日赶路断然不肯在山林里乱窜,被刚刚的虎啸一激,有些害怕,骂张舟粥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黑暗中,两抹幽蓝跳动接近,白色的皮毛在月光下十分显眼。

    白虎。

    天之四灵。

    何小云翻手,将刀光藏在身后,“我们只是路过此地,无意惊扰,若是无意冒犯了圣兽,还请见谅,我等立刻离去,绝不停留。”

    “嗯。”

    好似人声传来,幽蓝渐渐离远,消散在黑暗中。

    几只小小狐狸缓缓从夜色中爬出,身上还拖着干涸不久的胎衣,祝金蟾这才察觉到围绕身旁那股挥散不去的臭味,捂了鼻子过去就给张舟粥一脚,不再开口,径直往林外跑去,正迎上探头探脑来看看情况的巡夜一行人,不理他们,径直跑回营地。

    众镖师如临大敌,拿起武器却看见何小云独身一人从林子里,众人大惊失色,“张兄弟?难道那大虫它?”

    “那大虫应该只是路过,张师弟还没方便完。”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议论起来,“张兄弟看着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怎么总是臭气熏天,把祝姑娘都熏跑了。”

    “怕不是吃坏了肚子,祝姑娘之前一时兴起做了几个小菜,我去尝了一口,哇。”

    “怎么说?”

    “惊为天人。”

    祝金蟾默默站在众人身后,轻轻踢了何小云一脚,“你过来,我还有话跟你说。”

    众镖师心领神会,悄悄离开。

    月色下,两人的影子靠在一起,走过长长一段。

    淮安白府。

    澡桶内,白檀、桃皮、柏叶、沉香浮在水面,一旁的安神香已燃尽三根。

    两个丫鬟隔着薄帘候在左右。

    今日要处理很多事,这些日子,每日都要处理很多事。白安早已累倒,陪着女儿沉沉睡去。

    她累了,但她不能倒,只在澡桶里泡了很久很久。

    有时会痴痴看手上的镯子,玉的料子不好,与她的身份极不相称。

    他刚当上锦衣卫,用第一个月的月钱买了给她。

    她一直戴着。

    ......

    往往无情。

    往往一往情深。
  https://www.shuquge.com/txt/143523/394625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