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快穿之我真不是祸水啊! >第046章 惨遭灭口的骄纵大小姐(01)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046章 惨遭灭口的骄纵大小姐(01)

    等虞茵茵再有意识时,发现自己手里攥着一截白绫,她正伸着脖子往里钻,而底下围着一圈丫鬟。

    “姐姐,你快下来,不可以啊!”

    虞茵茵此刻踩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底下人的神情完全收入眼底。

    周围一圈穿着翠色小褂的那些,明显不走心啊。

    最口是心非的还属抱着她腿的这个,虽然嘴里喊着姐姐不可以,但这眼神明显就是在问她为什么还不死。

    【宿主请接收记忆!】脑中的女声依旧严肃刻板。

    她有意回想,脑中骤然疼痛起来,随后是陌生的记忆。

    这一世叫迟远汐,是金陵城首富迟善祥的独女。

    迟善祥和夫人感情极深,即使迟夫人因难产过世,迟善祥也一直没续娶。

    他将女儿宠上了天。

    大概是太过溺爱,反将迟远汐养成了骄横跋扈的性子。

    只要迟远汐不想做的事,就没人能强迫。

    反之,若她想得到的东西,就必须送给她。

    否则,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不,迟远汐就相中了远房表哥谷世朋,非要吵着闹着嫁给他。

    但迟善祥希望女儿嫁个读书人,别跟他似的,只有一身铜臭味。

    可偏偏,谷世朋就是个掉进钱眼里的。

    迟善祥一双慧眼如炬,岂能看不出谷世朋的小算盘?不就是惦记迟家诺大的产业吗?

    而这次,迟远汐以死威胁父亲。

    接下来,迟善祥便会心软,顺水推舟答应女儿。

    他去找谷世朋谈婚事,两人之间签了一纸契书,需要谷世朋入赘迟家,婚后的孩子都姓迟,终生不得纳妾等等。

    谷世朋并无异议,婚事就此定了下来。

    按理说,迟远汐达成心愿,应该幸福一生才对。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与她心愿截然相反。

    半年后,两人成亲,迟善祥去外地谈生意,回来时路遇劫匪,一命呜呼。

    迟远汐深受打击,一病不起。

    家中生意由谷世朋接手,不久后,迟远汐病逝。

    谷世朋很伤心,他为妻子守丧三年。

    丧期过后,谷世朋一直很照顾迟家二房,还娶了迟远汐的堂妹为继室。

    知情人无不赞一声谷世朋有情有义。

    接着,谷世朋和迟家二房一起经营家中产业,他经商有道,雄霸整个金陵城,让人不敢小觑。

    就连金陵城的达官显贵,也想着和谷世朋交好。

    之后,谷世朋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和妻子琴瑟和鸣,恩爱一生。

    但此事,远比旁人看到的更复杂。

    首先,谷世朋幼时父亲早亡,全靠母亲一人起早贪黑,将家中的包子铺撑起来。

    所以,谷世朋最是听母亲的话,从不忤逆。

    谷母对这门亲事一直不满,可惜,谷母从不明说,只在暗地里蹉磨迟远汐。

    关键时刻,谷母还劝儿子,趁迟远汐病,要迟远汐命。

    迟善祥不屑去管后宅之事,迟远汐又是个神经大条的。

    所以,迟家父女两人从来不知,谷母的小心思。

    其次,谷世朋的继室迟艳敏,是迟家二房的女儿。

    就算迟氏兄弟早已分家,但迟善祥顾念二弟早亡,收留了二弟遗下的孤儿寡母。

    他宽慰二弟的遗孀肖氏,他们本就是一家人,还将后宅管家之权交给弟妹。

    可惜,迟善祥对肖氏的厚待,并没有让她感激。

    等谷母找肖氏商议,要一起吞下迟善祥的家产时。

    肖氏也只是象征性地哭了一顿,不曾推迟。

    最后,肖氏之女,迟艳敏的吃穿用度,虽然比不上迟远汐,却处处精致,比许多官家小姐还要好。

    谷世朋和迟远汐定亲后,来往迟府可谓畅通无阻。

    一来二去,谷世朋对迟艳敏很是怜惜。

    成亲前,迟远汐不知,可成亲后,她就察觉到了。

    她病重时,偶然听到谷世朋和迟艳敏的话,才知道——

    原来父亲的死,竟是谷世朋一手操纵;

    她的病,也是这位“好夫君”亲手下毒喂出来的。

    迟远汐虽然娇纵,却也只是在亲近的人面前,平生从未害过人。

    迟艳敏更是受了迟府诸多恩情,甚至,谷世朋找人暗杀父亲,用的都是迟家银子。

    迟远汐只恨自己瞎了眼!

    怎么会选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夫君?

    这一世,谷世朋母子和迟艳敏母女都是靠着父亲,才得到富贵权势,她不甘心!

    迟远汐恨极了谷世朋和迟艳敏!

    【宿主,这俩太无耻了!】

    天道系统愤愤不平,可给它气坏了!

    虞茵茵经历过上一世,遇见过渣爹谢满仓和负心汉温景胜。

    说实话,她已经习惯这些人的丑恶嘴脸了。

    但一想到发生在迟远汐身上的事,虞茵茵忍不住遍体生寒。

    迟远汐,可比谢云芝惨多了啊!

    迟远汐父女与肖氏母女,可不就是农夫与蛇?

    虞茵茵寒声问:这一世的任务就是踢走谷世朋母子、迟艳敏母女,顺带救下迟善祥,避免父亲的家产落入贼人之手?

    天道系统频频点头:【宿主加油,你可以的!】

    “远汐,你伤着没有?”

    就在虞茵茵接收完迟远汐的记忆后,一道温和关切的声音由远及近。

    从外面疾步进来个妇人,穿着一身赭石色十样锦妆花褙子,用帕子抹泪,作势要拉虞茵茵下来。

    此人便是迟远汐的二叔母,肖氏。

    迟远汐对肖氏母女没有防备心,一直觉得肖氏待她极好,说是亲生母亲也不为过。

    不为别的,就为肖氏无理由顺着她。

    迟远汐说不想读书,这肖氏就第一个站出来,说服迟善祥,别逼孩子。

    迟远汐说不想学刺绣,这肖氏就立刻赶走授课嬷嬷。

    可,迟远汐不知道,虞茵茵却明白,这叫“捧杀”。

    迟远汐更不知道,肖氏为了“培养”出她目中无人的性子,“花费”了多少心血。

    迟善祥忙于生意,只看到肖氏和女儿相处融洽,就更感激肖氏的“教养”了。

    不得不说,迟远汐长成如今这幅人嫌狗厌的模样,肖氏实在功不可没。

    虞茵茵正思索着,就看见:

    刚刚还抱着她大腿的女子一个飞扑到肖氏面前:

    “娘亲,求您快劝劝姐姐吧,敏儿和丫鬟们都拦不住她!”

    说完,那女子就埋进肖氏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肖氏很是心疼,她将迟艳敏的泪都擦干,轻声呵斥道,“知道了,你莫哭了,小心伤了眼睛。”

    虞茵茵很想问肖氏,既然知道拿辣椒熏眼睛不好,干嘛还让迟艳敏假哭?

    仅仅为了表现“关心”迟远汐吗?
  https://www.shuquge.com/txt/144796/39355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