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姐弟见面

    那小丫头被云念留下来,小丫头长得还不错,云家的人以为,云念是看上了小丫头,所以派两个人守在外面之外,全部离开小楼。

    那丫鬟愤恨的看着云念,“丹药师大人什么人都救吗?只要给钱。”

    云念笑,她之前没什么印象,现在倒是想起来了,这丫鬟,是当年母亲留下的一个孩子。

    后来被分配伺候云楼,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

    云念心念一动,压低嗓音,“云楼为何不见?”

    小丫头愕然,紧张之后,很快安静下来,不再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云念用力一拽,将丫鬟拽入了阁楼。

    “你做什么……”

    丫鬟惊呼一声,守在外面的人已经听不到了,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直奔主楼。

    云念并不担心云家派高手前来监听,毕竟丹药师身份很高,不想彻底得罪,就不会去做丹药师讨厌的事情。

    而云念觉得云家向来行事小心,不会给自己制造一点麻烦,故而,她肯定,在确认她丹药师身份属于哪个势力之前。

    云家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有时候自负也是一种好现象。

    云家就是。

    小丫头怒得眼睛猩红,“你不要以为你是丹药师,你就能……”

    余岁岁只是短暂了露出容貌,然后小丫头的话戛然而止,眼睛更红了,“小……”

    “嘘。”

    云念手指压住红唇,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小丫头又惊又喜,然后难过翻涌而来,紧紧拽住云念的手。

    浑身都在哆嗦。

    “他们说,您四年前就死了。”

    虽然云楼跟她都不信,但是云念彻底人间蒸发,不曾再出现云府,所以她们的信念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云念捏了捏小丫头的脸,“我福大命大,岂是那么容易就死的人?小楼呢,现在在哪里?”

    小丫头点头,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就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小楼被他打伤了,我就是想跟云鹤同归于尽的。”

    “那样的人渣,值得?”云念心焦,“小楼到底怎么了?”

    小丫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小楼一直不信念小姐你死了,一直想办法想要寻到你的下落,但是云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欺负小楼一次;

    甚至让他小厮欺负小楼,小楼现在不过十二岁的孩子,修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进反退;

    云家从一星大灵师境界,直接跌到现在的大灵者,还在往下不断掉。”

    “云鹤常常欺负云楼?”

    小丫头嗯了一声,“这一次就因为云鹤羞辱念小姐你,所以小楼才没顾得上隐忍,还手了,虽然云鹤被他打伤,但是比起小楼所受的伤,云鹤根本一点事也没有。”

    “银环蛇是怎么回事?”

    小丫头,“念小姐忘记了,那是当初你送给小楼的,小楼很喜欢。”

    “小楼现在的情况跟我说清楚,除了修为下降之外,还有什么事?”

    小丫头,“这是能看见的掉修为,小楼被云家关在暗牢,我现在也见不到他人。”

    岂有此理。

    云念气得胸口起伏,“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就在一边呆着,我有办法让云家将小楼送到我面前来。”

    “念小姐,你不能暴露你自己。”

    云念笑,“我知道。”

    云念走出门,吩咐小厮告知云家家主一声,她需要一个十岁到十三岁的云家血脉,来为云鹤试药。

    小厮一听,忙奔回主院。

    不一会儿,云波带着人匆匆而来,虽然不明白云念叨所作所为,可这会儿也有些惊疑,让人试药,闻所未闻。

    “丹药师大人,您……实不相瞒,我们云家子嗣都二十上下,您说的这个阶段孩子,实在是没有。”

    云念不甚在意,哦了一声,“既然云家主觉得可以直接让云鹤公子服药,不在意任何后遗症,我这边没问题。”

    这怎么可以?

    云游第一个不答应,云鹤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他儿子,而且实力天赋不说惊艳,也属不错。

    云家即便是要放弃也不是放弃他才对。

    “父亲,我们家不是有这么一个孩子吗?”

    云聪听父亲一开口,就知道他说的谁了,忙道,“爷爷,我觉得父亲说得没错,他就很合适再者,云家不需要废物。”

    云波眉宇间的一点犹豫,散尽。

    之前没说云楼,不过是心底有点期许,期许云楼能像曾经那样,修炼上精进很快,只是这一年多来,云楼实力下降得极快,再过不久,跟废人没什么区别。

    既然是个废人,云家养着也没什么意思。

    云波拱拱手,“丹药师大人,我们会立即送上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需求吗?”

    云念摆手,心下冷笑,“无,这个小丫头我看上了,要了。”

    一个丫头,云家根本不在意,既然不能直接杀死,有点用也行,至少讨了丹药师大人的开心,这样也值得。

    “丹药师大人喜欢,拿去便是。”

    “云家主大方。”

    这话听着似乎没什么,可总觉得有点讽刺。

    云楼一刻钟后,被人丢在云念面前,那小厮趾高气昂,“死之前能为丹药师大人出力,也算是你的造化了,小废物。”

    云楼锦衣华服,脸色苍白,是内耗的表现。

    门关上,云念伸手搭在云楼手腕上,云楼缩回手,“别碰我。”

    丫鬟名叫灵鹫,她压着云楼的肩膀,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云楼抬眸,视线猩红的看着云念,“姐……”

    云念捏着他的手腕,唇角勾起,“云楼,我回来了。”

    云楼觉得现在哭,可能会丢人,但是憋不住,他一个人,真的太久了。

    云念摸摸他的脑袋,“以后有我,你不是一个人。”

    既然原主护不住自己,也护不住家人,她来护,来喜欢。

    云楼毕竟年纪还小,泪水哗哗哗落下来,“真好。”

    云念拿出两枚丹药,给他喂嘴里,“你怎么会受伤这么严重?”

    除了实力下滑之外,还有很多隐晦的内伤,这绝对不是修炼才有的伤。
  https://www.shuquge.com/txt/144934/392433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