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怜爱

    大可不必说风就是雨吧?苏玉珊吓得直往被中缩,只露出一双眼,“昨儿个才圆房,今晚还需要吗?”

    弘历不答反问,“昨晚用了膳,今晚你吃了吗?”

    “……”苏玉珊无言以对,憋了半晌才回了句,“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你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

    “你说是就是吧!”弘历也不反驳,直白坦言,“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想要你。昨晚怜惜你,没放肆,今晚我可不会再轻饶了你。”

    说话间,他掀开锦被,将可人儿拥入怀中,大掌来回抚动,感受着她那如缎般丝滑的雪肌。

    当他的指腹缓缓的自她脊背掠过时,苏玉珊不由自主的发颤,身子往前倾,他正好能感受到她柔软起伏的峰峦。

    窘迫的她刚想后退,身后却是他的大掌,此时的她是进退两难,只得埋在他肩头嘤声求饶,

    “好痒,莫使坏。”

    弘历闭着眸子,高挺的鼻梁轻蹭着她的玉容,哑声低语,“可我一看到你,就满腹的坏心思,这可如何是好?”

    “那就默念《心经》,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苏玉珊十分诚恳地为他出主意,他却不愿照做,只想遵从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意念,哑声呢喃,

    “菩萨救不了我,唯有你才是我的救赎。”

    他的大掌仍旧肆意的在她前后游走,她根本制止不了他,又羞又恼的她佯装凶悍的威胁道:

    “你若再欺负我,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奶猫又开始凶了,弘历毫不畏惧,反倒有一丝期待,“唔?你待如何?”

    稍稍仰颈,苏玉珊轻咬他耳珠,意在告诫他,她也是会反击的。

    唇瓣开合的一瞬间,她的舌尖无意中碰到他耳珠,那种奇异的感觉瞬时自他心间蔓延开来,他从来不晓得,被人触碰耳朵的感觉竟是如此奇妙,怪不得昨夜他描摹她的耳廓时她竟会低吟出声。

    倘若这便是她所谓的不客气,那他甘之如饴,“求之不得,你且继续。”

    “……”苏玉珊暗叹失策,他非但不怕,反倒还期待,这就尴尬了。窘迫的她再不敢乱来,樱唇微努,娇哼抱怨,

    “除了欺负我,你还会什么?”

    “还会疼爱你,让你体会做女人的快乐。”

    可她已经体验过了,“骗人,一点儿都不快乐,很痛的。”

    “那是昨晚,今夜大约就不会痛了,不信你试试。”弘历好言哄劝着,苏玉珊灵机一动,顺水推舟,

    “我信,那咱们能不试了吗?”

    她这小脑瓜子,总在琢磨好事,弘历毅然摇头,“既是信了,那就该无所畏惧。”

    所以她这是又一次后知后觉的跳进了他挖的坑里吗?苏玉珊懊悔不已,“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四爷,太坏了。”

    既然她认为他坏,那他干脆坏到底,再也不给她抱怨的机会,直接俯首吻住她那张巧嘴,好让她知道,他究竟可以坏到什么程度。

    “唔……”她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他的吻给淹没。今晚的他有足够的耐心,担心给她留下阴影,他并未擅闯,而是在花圃前徘徊逡巡,极尽温柔的挑撩着她。

    原本心存抗拒的她被他这么一惑,竟然不自觉的生出一丝渴望来。

    今夜的感觉确实与昨晚不同,在他扣开门扉的那一刻,仍有一丝酸痛之感,好在他没有蛮横闯入,温柔的在门口采撷,直至香蜜四溢,他才入内拜访,直探闺门。

    羞涩在所难免,但苏玉珊毕竟是从现代来的,不至于像古代女子那般保守,在她的认知里,男人可以沉醉情念,女人也有资格享受愉悦。

    既然注定不能避免与他亲热,倒不如放下矜持,专心致志的感受他带给她的不可言说的欢愉。

    接下来,屋内只剩呜咽声在弥漫,到后来渐渐变成了婉转的娇嘤和低沉的嘶呵。

    这动静惊动了天上月,好奇的明月轻洒薄辉,眯眼偷瞄,也想一探室内的春景……

    这一夜,弘历不知倦怠,连要了两回,甚至还想要第三回,苏玉珊被他折腾得困乏无力,柔声求饶,他才勉强放了她。

    此时的她已无力去思考,羽睫半阖,困顿得厉害。他尝试着搂她入怀,特准她枕在他的胳膊上,她却不怎么情愿,十分好心的提醒道:

    “这样不妥吧?你的胳膊会酸麻的。”

    弘历却道无妨,“你把我想得太脆弱了些,只管枕着便是。”

    他愿意让她依偎在他身边,哪怕累些也无所谓,怎奈苏玉珊并不喜欢这种腻在一起的感觉,

    “可我还是觉着枕头更舒坦,枕胳膊我总觉得别扭。折腾那么久,你也累了吧?早些休息,我先睡了。”

    道罢她翻了个身便睡,弘历与她说话,她也只是迷糊哼咛,答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弘历目光所及,乃是一袭稍显凌乱的柔亮青丝,和窄瘦的后肩。

    一般人亲热过后便会相拥而眠,腻在一起,然而欢愉过后她便转过身去不再搭理他,连个温存都没有,这样冷漠的态度难免令他有种被忽视的感觉。

    他不禁暗自琢磨,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丫头看似乖巧温顺,但似乎并未真正把他放在心上。

    尽管眼下的情形令他很挫败,但他相信,只要他有耐心,终有一日可以赢得她的心。

    且说昨夜四爷没来,芯儿一早便在打探四爷歇在何处,最终从小厮那儿得知他去了听风阁,

    “怎的又是苏格格?”

    若是旁人她好回话,但若是苏格格,只怕主子又会动怒,芯儿不愿听主子抱怨,遂压低了声交代小厮,

    “这事儿可千万别告诉咱们格格,她若问起来,你就说昨晚四爷在书房,哪儿都没去。”

    “何事不能告诉我?”

    弘历并未因为她生病而留在她这儿,金敏靖心下委屈,也就没再继续装病,一早便起了身,刚出门口就听到这么一句,她越发窝火,质问芯儿究竟瞒了什么事。

    主子一再追问,芯儿无可回避,无奈之下只得道出实情。

    金格格一听这话,妒火瞬燃,“我卧病在床,他都不来陪我,说什么忙政务,却有空去陪苏玉珊?她当真是好本事啊!居然一直霸着四爷!”

    为安抚主子,芯儿瞎猜道:“兴许四爷是看您病了,不舍得打扰您休养,这才没来。”

    一说起这事儿,金敏靖越发委屈,“我病了他更该陪着我才是,转身就去找别的女人,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芯儿心道:这男人嘛!当然是只顾自己,他又怎会在乎每一个女人的感受?女人太多,他顾不过来啊!

    这是所有使女都该明白的道理,然而金格格不懂,实则她也不是不懂,只是因为她对弘历生了情意,她允许弘历有其他的女人,但她无法接受还有比她更受宠的。

    先前的那几个,她都不曾放在心上,只因她认为自己是这些使女中最貌美,家世最好的。

    打从苏玉珊一来,弘历的目光便被这个江南女子吸引,而她也成了下人们口中容颜最为秀美的女子。

    被忽略的金敏靖忍不下这口气,她想亲自去一趟听风阁,会一会苏玉珊,然而芯儿却道此法不妥,

    “格格,现下四爷正宠她,您若去了,万一哪句话没说对,再被她诬告给四爷,岂不是给自个儿惹麻烦?”

    听丫鬟这么一说,金敏靖有所顾忌,但还是不甘心就此罢休,“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见不得她这么得意。”

    “想给她添堵很容易,无需您亲自去,让别人去即可。”芯儿的意思是,岚格格心直口快,只要将四爷留宿听风阁一事告知岚格格,她应该会坐不住,去找苏玉珊,说道几句。

    金敏靖仔细一琢磨,认为此法可行,遂命芯儿即刻去办。

    芯儿故意将此事传开,丫鬟茉儿亦有耳闻,遂将此事告知了自家主子岚格格。

    西岚闻言,抿了口花茶才问她是打哪儿听说的。

    茉儿如实道:“是芯儿姐跟别人说的,奴婢正好路过,听了几句。”

    “哦?这么巧的吗?”西岚心下生疑,“下人们禁止打听四爷的去处,芯儿故意散播这些却是何意?”

    在此品茗的富察格格一眼就能看穿金格格的把戏,“芯儿八成是故意说给茉儿听,想让你知情,心生妒忌,继而去听风阁闹腾吧?这个金敏靖,打的一手好算盘,想拿你当枪使呢!”

    西岚嗤笑道:“有人抢她的风头,我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嫉妒呢?”

    沉吟片刻,富察格格月眸轻转,柔声提议,“既然你不讨厌苏格格,不若去走动一番,摸一摸她的性子。”

    迎上富察格格那意味深长的眼神,西岚略一思量,已然明了,点头应道:“好,那我就去会一会她。”

    且说听风阁一向清净,无人过来,骤然有人拜访,苏玉珊还真有些不习惯。但人已到门前,她不能拒之门外,遂命常月将岚格格请进来。

    西岚一进门便笑吟吟道:“听闻妹妹身子抱恙,我特来看望,没打搅你休息吧?”

    说话间,西岚示意丫鬟将补品送上,常月一一接过,放置在一旁的桌上。苏玉珊请她入座,寒暄道:

    “多谢姐姐关怀,我在家无趣得很,你能过来陪陪我,我求之不得。”

    入座后,西岚拈着手中绣着芍药的巾帕,月眸弯弯,笑得十分甜美,“我听说妹妹你是苏州人,初到京城大约很不习惯,时常想念家乡吧?我托人买了些桂花糕,你且尝尝,以慰思乡之苦。”

    原主是苏州人,但苏玉珊不是,她对桂花并无执念,但既然岚格格这么说,她便顺势收下,“多谢姐姐,姐姐有心了。”

    “哎---咱们往后便是一家人,无需客气。”闲聊了几句,西岚突然转了话头,“你近来颇得四爷宠爱,那是你的福分,偏偏有些人心生嫉妒,四处说你的坏话,我听着都来火。”

    闻言,苏玉珊奇道:“姐姐这话是何意?可是听谁说了些什么?”
  https://www.shuquge.com/txt/145444/392499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