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第十二回 金敏靖的小伎俩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回 金敏靖的小伎俩

    西岚看了常月一眼,常月会意,提起茶壶,说是去换壶茶。

    待丫鬟走后,西岚才压低了声道:“金格格的婢女芯儿到处跟人说四爷这几日都在你屋里,还说你出身低微,却不安分,像个狐狸精一样勾引四爷,哎呀!那些话太难听,我就不一一复述了。”

    犹记得上回偶遇金敏靖时,她说话的确带刺儿,当面都敢摆脸子,背地里说些难听的再正常不过。

    对此苏玉珊并不惊讶,她只在猜测岚格格今日来此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单纯的传句闲话,还是想挑起她与金敏靖之间的矛盾?

    想要探知岚格格的目的,唯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于是苏玉珊接口道:“四爷的使女那么多,他想去谁那儿是他的自由,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让四爷日日过来,他便会过来吗?金格格当真是太瞧得起我了。”

    “可不是嘛!”西岚掩唇讥笑道:“她倒是想让四爷过去,为此还声称自个儿病了,只可惜四爷还是来了妹妹屋里,她自是恨你恨得牙痒痒。”

    原是为这事儿,苏玉珊暗叹金格格太在乎弘历,“即便不是我,也会是旁人,若四爷一去旁人那儿,她便生气,岂不是日日给自个儿添堵?何苦来哉?”

    来之前西岚尚未确定苏玉珊是个怎样的人,而今听她这一席话,西岚已然明了,更加坚定了拉拢她的决心,

    “我就喜欢妹妹这样的明白人,咱们来自不同的地儿,能聚在一起成为姐妹便是缘分,合该好好侍奉四爷便是,她却妄想独霸四爷,把其他使女都视为仇敌,处处针对,时时揶揄,实在可悲又可恼。”

    听岚格格这话音,似乎她也曾被金格格针对过,对金格格心怀不满,所以才会过来说这些吧?

    然而这只是表象,事实如何,苏玉珊并不清楚,毕竟她对岚格格的为人并不了解,闲聊几句即可,不该说太多,以免惹下祸端,

    “陷入爱河里的女子,难免会失去理智,付出便会不由自主的渴求回报,说到底,她还是太爱四爷了。”

    道罢这些,苏玉珊又打岔说起了旁的,没再提及金敏靖。

    即便听说金敏靖在背后讲她的坏话,苏玉珊也没有咒骂怨恨,不管她是真的大度,还是在说场面话,西岚都心生佩服,暗赞苏玉珊一个普通民女,竟是如此沉得住气。

    看来此女并非空有美貌,既有气度,又能言善道,连她一个女人都很欣赏,难怪四爷会宠她。

    又坐了会子,西岚起身告辞,只道得空再来看望她。

    苏玉珊亲自送她出去,目送她远走后,这才拐了回去。

    常月将补品一一清点,记录在册,而后又将桂花糕打开,请主子享用。

    苏玉珊瞬时想到宫斗文里的那些用食物害人的桥段,虽说她与岚格格并无仇怨,岚格格应该不至于害她,但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决定不去品尝,

    “最近有些牙疼,不敢用甜食,你们拿去分了吧!”

    再次回到屋内的苏玉珊缓缓坐下,脑海中涌起太多复杂的情绪,前些天她在静养,只见了弘历,并无太大的感觉,今日见过岚格格之后,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早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弘历的后院有太多的女人,她要在此生存,不仅要面对弘历,大多时候还得和后院里的这些女人相处。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院子里有六位使女,还有丫鬟无数,这台戏,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

    弘历不过在她这儿待了两晚而已,就被旁人过分解读。被冷落的时候他吃不好,穿不暖,如今倒是不被下人苛待,却又遭人妒忌,这日子当真是如履薄冰。

    人活在世,她不可能不跟任何人来往,究竟该与谁交往,如何把握相处的那个度,这是门深奥的学问,苏玉珊不敢轻易下结论,还得将周围之人观察一段时日。

    那金敏靖故意将消息放出去,为的就是借岚格格之手对付苏玉珊,岂料岚格格非但没去找苏玉珊的麻烦,反倒与之走得很近,这样的结果着实出乎金敏靖的预料,

    “这个西岚是什么意思?我讨厌之人,她偏要与其走得那么近,这是摆明了要与我作对吗?”

    “她可能是想拉帮结派呢!格格,奴婢私以为,您也不能孤军奋战,合该找个同伴才是。”

    “我能找谁?”放眼这府中,没几个人能入得了金敏靖的眼,“富察格格跟西岚是一伙儿的,陈格格尚未承宠,且她父亲的官职并不高,我找她毫无用处。”

    略一思量,芯儿开始为主子出主意,“眼下家世最好的便是高格格,您可以跟她打好关系。”

    先前两人皆得弘历宠爱,金敏靖视高格格为敌,也曾闹过一些小矛盾,“你忘了,我跟她不对付呀!”

    “格格需知,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如今这位汉女苏格格抢了四爷的宠爱,又跟岚格格她们走得那么近,您若不找个信得过的人,很容易吃亏,万一她们再把高格格给拉拢过去,那您岂不是会被她们几个联合排挤?”

    芯儿所言似乎有些道理,若搁以往,金敏靖不会在乎这些,但如今弘历对她态度有变,她不得不为自己谋后路,却又有所顾忌,

    “但我实在不想主动去讨好别人,我放不下这脸面啊!”

    “过几日便是高格格的生辰,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给她送一份大礼,借此向她示好,高格格那么聪明的人,料想她应该会明白。”

    眼下的情形不容乐观,金敏靖担心错失良机,遂决定按照芯儿的提议,向高格格示好。

    高格格过生辰也算是一件大事,府中的使女们都得准备贺礼,常月也在提醒自家主子,问她打算送些什么。

    苏玉珊对于这些古代的人际交往规则不甚明了,“依你之见,应该送什么?”

    “一般都是些珠宝首饰之类的。”

    自圆房之后,弘历便让人送了些绫罗珠宝过来,首饰她倒是不缺,“那就从我的妆匣中挑一样送给高格格。”

    常月却觉不妥,“可那些都是四爷送给您的,您若转送给高格格,万一她戴上,被四爷瞧见,岂不尴尬?”

    “那就用银子去买,我还有多少银子?”先前苏玉珊一直没在意,今日听说得送礼,她才想起来清点自己的家当,岂料常月竟道:

    “格格,您就剩一两银子了。”

    “不是吧?我这么穷的吗?”好歹也是皇子使女啊!居然只剩一两银子?苏玉珊难以置信,但听常月道:

    “格格您的月俸是六两。”

    六两?折合人民币才一千二!苏玉珊心顿塞,暗叹这伺候皇子的工资也太低了吧?“才这么点?够用吗?”

    常月笑叹她多虑了,“平日里是花不完的,因为您还有其他的份例,膳食、衣物以及日常所需的用品皆有定例,所以这些银子,除却打赏之外,一般不必动它,但月初的时候,您把您的月俸都给了家人,您手里只剩一两,再发月俸得等下个月。”

    至此,苏玉珊才算明白,这些个使女们的日子还算正常,最基本的吃穿用度都能得到保障,只是没有太多的闲钱。

    如若不得宠,下人不上心,给你上凉的饭菜,那你也没辙。若是有幸得宠,便可得到更多额外的赏赐,譬如弘历赏给她的那些珠宝,然而那些东西在苏玉珊看来中看不中用,既不能拿去当掉,又不能转送,摆在屋里有何用?

    其他的使女都有娘家补贴,但原主家境贫寒,还得补贴家人,眼下苏玉珊只剩一两银子,想给高格格买份礼都不够,这日子当真是难熬啊!

    好在苏玉珊不是悲观之人,她始终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没银子她打算去账房预支,然而常月去账房问了,先生不同意,说是没有这样的先例,得四爷同意才成。

    无奈之下,苏玉珊只好去借。

    常月问她打算管谁借,苏玉珊神秘一笑,“自然是最有钱的那位主儿。”

    弘历一连两晚都在她这儿,今晚是否过来,苏玉珊未能确定,只盼着他今晚一定要来,她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

    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祈愿,当天晚上,弘历又来了听风阁。

    今晚的苏玉珊与以往大不相同,主动为他添茶倒水,笑语盈盈。弘历见状,不免好奇,

    “今儿这是怎么了?如此殷勤,莫不是有什么事儿?”

    “四爷英明,什么都逃不过您的法眼。”既已被他看穿,她也就不再拐弯抹角,直言不讳,“实不相瞒,其实我想跟您借点儿银子。”

    在弘历的印象中,苏玉珊不爱钱财,只对吃食有兴致,今日骤然听她提及银子,他难免生疑,望向她的眼中满是探究。
  https://www.shuquge.com/txt/145444/39276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