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清穿之纯妃躺赢日常 >第十五回 枕他胳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五回 枕他胳膊

    常月正待回答,苏玉珊却命她下去,“没什么大碍,敷了药养两日也就好了。”

    她的刻意隐瞒使得弘历越发好奇,在他的印象中,苏玉珊温柔善良,总不至于在背地里苛待下人吧?

    但若不是她,为何她不愿讲明常月受伤的原因?她究竟想隐瞒什么?弘历疑惑深甚,随即叫住常月,命她务必讲明因由。

    四爷再三要求,常月只好顺势而为,道明真相,“回四爷的话,奴婢这手是被芯儿划伤的……”

    关于昨日之事,常月讲的很细致,把金格格如何欺负她家主子,以及芯儿扯断苏格格青丝的细节统统说了出来。

    明白事情原委后,弘历面色不愈,沉声道:“她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难以想象,苏玉珊在那样被人嘲讽的境况下会是怎样的窘迫,轻拍着苏玉珊的手背,弘历柔声安慰道:

    “此事交由我来处理,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亲耳听到弘历的承诺,苏玉珊心暂安,但她不能一口应下,而是继续做戏,怯怯垂眸,自责不已,

    “多谢四爷的好意,但戴错了首饰,的确是我的错,我没资格去追究什么。”

    佳人柔弱无助,面对欺凌却不敢讨回公道,只在找自己的问题,弘历心生怜惜,“错不在你,是我疏忽了,没与你讲清楚关于珠宝的一些禁忌。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该咄咄逼人,你别自责,我自会找她算账!”

    有些戏,若是做过了头,难免会显得太过刻意,苏玉珊懂得适可而止,抬眸感激的望向他,目光一片诚挚,

    “这府中对我最好的,除了常月便是四爷您了。”

    居然将他和旁人摆在同样的位置,弘历不服气,特地问了句,“我与常月,谁待你更好?”

    这话问得她无言以对,忍笑道:“你还吃姑娘家的醋啊?”

    “那自然是四爷待格格更好咯!”常月掩唇轻笑,而后借故退下,不在此打搅。

    尽管常月已然离开,弘历仍旧不依,继续追问,誓要问出一个结果来。

    起了身的苏玉珊慢步行至屏风前,小山眉微微蹙起,甚感为难,“这是不同的两种感情,常月待我乃是姐妹之情,至于四爷嘛……”

    他正等着听下文,她却卡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似在斟酌着什么。弘历的好奇心被勾起,率先发话,打消她的顾虑,

    “无需顾忌,直说便是。”

    “嗯……”迟疑半晌,苏玉珊才道:“四爷待我,应是朋友之谊。”

    这种定义着实令人费解,“你明明是我的女人,怎能说是朋友?”

    回望向他,她的眸中一派坦诚,“单就目前来说,我能感受到的只是友谊,并无爱意。”

    当她道罢,弘历的眸光缓缓移向窗外,久久不言语,苏玉珊暗叹自个儿就不该信他,

    “是你让说实话的,我说了实话你又不高兴。”

    不是不高兴,他只是在想,“我们已经圆了房,亲密无间,这还不算爱吗?”

    摇了摇头,苏玉珊正色道:“那只是身体上的亲密,并非心灵上的。四爷您一向走肾不走心,从未对谁动过情念,真正的爱是独一无二,可有可无的,那不叫爱。”

    苏玉珊的这番剖析不禁令弘历陷入沉思之中。

    他对后院的这些女人,先是看眼缘,再就是看性格,大都是睡一觉就走,并未细思其他,他对每个女人都不差,但会有厚薄之分,譬如对苏玉珊,他的兴趣似乎更多一些,但目前也仅仅只是有兴趣,独一无二的爱意,似乎还谈不上,以致于他竟不知该如何接话。

    意识到这个话题似乎不太适合跟他讨论,于是苏玉珊又改口道:“儿女私情是小爱,江山社稷黎民百姓才是大爱,四爷您身为皇子,自然是心怀大爱,至于这些儿女私情,无需放在心上。”

    她这张巧嘴啊!总是能言善辩,令人无话可说。弘历忽生好奇,“那你希望我对你是朋友之谊,还是男女之爱?”

    在苏玉珊看来,对一个帝王心存奢念,并非明智之举,“你的身边有太多的女人,男女之爱不可能,与其奢望一份无法兑现的情感,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守着这份友谊,不多想,便是善待自己。”

    她的话的确在理,但弘历这心里却不怎么舒坦。即使他没有付出太多的感情,却总觉得只要是他的女人,就该全心全意的待他,然而苏玉珊竟说只将他当做朋友,这样的态度让他无所适从,却又没理由去质疑。

    她看待世事的观念总是那么独特,打破他固有的想法,不禁令他开始琢磨,“爱,究竟是什么?”

    如此深奥的问题,苏玉珊也说不清道不明,“我只听说过,尚未感受过。爱是一种很珍贵的感情,需要被光阴锤炼,很多人倾其一生都无法得到。”

    对此弘历表示质疑,“这世上还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单单只是仰慕,很容易得到,“四爷您是天潢贵胄,才貌双全,自是有女人对您倾心,但这份爱您是否会回应?两情相悦,双向奔赴的爱最是难得。”

    弘历扪心自问,他心悦于谁?他对后院里的这些女人究竟是怎样的感情?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只知道自己很喜欢这种跟苏玉珊待在一起的感觉,喜欢听她说话的声音,每一次来听风阁,都令他感到无比新奇,是以他一得空便会来此,至于他对苏玉珊是一时的兴趣,还是掺杂了其他?他并未细思过。

    再想便觉头疼,于是弘历不再瞎琢磨,起身将她打横抱起,抱至帐中,凝望着她那如玉容颜,他的墨瞳内隐隐闪着意念的火焰,

    “想太多只会徒添烦恼,及时行乐,莫要辜负这良宵。”

    若非他主动提及,她才不会主动与他讨论感情之事,毕竟感情太过虚无,随时都有变化的可能,好在此刻的弘历愿意为她撑腰,这实实在在的利益是看得见抓得住的,只要他对她有利,那她陪他行乐又何妨?反正她也能从当中感受到愉悦,那就不算吃亏。

    如此安慰着自己,苏玉珊再不多想,闭眸细细感受着他火热掌心的魔力……

    欢爱过后,念及苏玉珊所受的那些委屈,弘历决定严查此事,为她讨一个公道。

    弘历的冷落使得金敏靖惶恐又焦躁,总在想着他何时能过来,只要他肯来,哪怕不留宿,只见她一面,她便能安心些,不至于这般提心吊胆。

    千盼万盼,这日傍晚,夕阳落山之际,弘历那朗逸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每每一看到他的英姿,她便心生欢喜,如愿的她赶忙起身相迎,

    “四爷,您今日得闲了?”

    然而她的笑颜并未换来他的回应,弘历冷着一张脸,紧盯着她的眸光再无昔日的温柔,只余肃严,

    “芯儿何在?”

    来她屋里居然先问芯儿?这是什么道理?金敏靖顿生不祥预感,勉笑应道:“芯儿去库房里拿香料,估摸着快回来了,四爷您找她何事?”
  https://www.shuquge.com/txt/145444/393479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