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冶炼秘法

    眼看着天老又陷入自己的惆怅中不可自拔,蓝粒粒敲了敲桌面,

    “最后一次机会,不说就打到说为止。”

    人都在自己手里了,蓝粒粒才不会客气。

    尤其是她发现以这人如今残缺的手指,根本无法做出她想到的东西后,就再也没了好态度,没直接自己上手把人暴打一顿还是看在对方是位老人家的份上。

    指望她讲什么尊老爱幼,那是不可能的。

    天老抚了抚自己的胸口,生怕被气出心梗,看出蓝粒粒话里的认真和旁边小武的跃跃欲试,遂不再拿乔,直接说道:

    “你手里拿的只是个模型,真正的东西是用精铁打造的,所以你才会用一次就坏了。”

    “那真的东西在哪?”

    小武替不想说话的蓝粒粒问出口。

    天老一摊手,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来就开始被整个江湖追杀,能捡回这条命都是万幸了,你看我这手,要不是这样,他们还不肯放过我,就算我再也不能做暗器了,还是免不了有人追杀。”

    小武这才搞清楚这老头原来就是暗桩查到的当年江湖上号称圣手鲁班的人,他们得知此人姓天,所以最后查到了那个会武功的花农田老身上。

    没想到彻底弄错了。

    不过看蓝粒粒毫不意外的样子,应该已经知道了。

    这样的人物,会不会给他们山庄带来危险?

    小武这样想着也这样问了出来,

    “主子?留下他会不会有危险?”

    天老瞪了眼小武,一叠声的说道:

    “不会不会不会,你们后台那么大,江湖人不敢惹的,再说了,我都销声匿迹将近二十年,没多少人会再揪着我不放了,知道我活着的人也清楚我的手不能再做以前那些暗器。所以真的很安全!”

    这种事虽然不能打包票,但是他有九成把握,毕竟在扬州城行乞这么多年,都没被人发现,以后住在山庄,深居简出,更不会被人注意到。

    蓝粒粒想了想,问出自己在意的问题,

    “你说它是用精铁打造?那其他铁匠能做出来吗?”

    天老眼神闪了闪,那可是他炼制了无法铁器后才在无意中发现的秘密,就这么说出来是不是亏了些?换点什么好处呢?

    苦思冥想后,他说道:

    “以后每天一壶酒,我就说。”

    蓝粒粒和小武对视一眼,这莫不是个傻子。

    是不是苦日子过久了,连酒的质量都没要求,要知道,酒楼的一壶好酒也就一两银子,就算是京城,最多十两。

    而最便宜的酒,比如村里手艺人的自酿酒,几十文就能买上一大坛。

    说实话,这比顿顿吃肉的要求还要低。

    蓝粒粒能怎么办,这种一个劲为她着想,几乎是倒贴的事,她只好同意了,

    “行,只要你喝不死,说吧。”

    天老似乎得了多大便宜一样,从桌上抓起一把金灿灿的叶子,

    “知道我为什么混成乞丐都没把它们拿出去换钱吗?就是怕有心人借此发现我的踪迹。”

    蓝粒粒点点头,这人能那么痛快的掏出一把又一把的金叶子,她早料到其中有猫腻。

    “你说这种金子的纯度更高?”

    天老嘿嘿一笑,好不猥琐,

    “你猜我怎么做到的?”

    对上旁边虎视眈眈的小武,他连忙自己接了下去,

    “其实啊,我是研制出一种更好用的碳,温度更高。”

    蓝粒粒还在等他继续像吹嘘自己那样说下去,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

    “没了?”

    天老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这还不够?就是因为有了这种碳,炉温够高,所以我才能炼制出更好的精铁,才能铸造出这么细小坚硬的部件。想当年,我刚成名的时候,上门求取武器的人不计其数,只是我个人更喜欢暗器,要是当年不痴迷制作暗器,后来也不会……唉~”

    蓝粒粒发现这人常常废话一堆,有用的却说不了几句。

    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她虽然不懂炼铁炼钢之类的技术,但是后世比这里最为进步的一点就是钢铁的强度和可塑性,是古代无法比拟的。

    打铁这种手艺在现代已经被彻底淘汰,因为炉温足够让其融化成铁水,想要什么形状,直接用模子浇灌就好。

    至于去除杂质,各种氧化还原反应齐上阵。

    所以天老这句话没说错,造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关键就是炉温。

    古人虽然不懂得其中的化学原理,但无数前人的经验让他们知道怎样做就能锻造出更坚硬,更不易折断的铁器。

    蓝粒粒想到一件事,把小武叫过来,在他耳边问道:

    “颜朔是不是有了新的炼铁法?”

    天老正襟危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耳朵却支棱起来,只是他原本就是三脚猫的功夫,荒废十几年后,现在连个街头混混都打不过去,就更不要说有什么内力了,所以就算耳朵竖的再直,也听不清两人的说话声。

    他不满的啐了一口,将杯中的白水喝个精光。

    小武听到蓝粒粒的话后心中一惊,他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也知道新的炼铁法意味着什么。

    只是他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所以摇了摇头,

    “属下不知。”

    颜朔的信中曾提到过他从瞿瑾那里打听了不少事情,蓝粒粒也曾和他说过,自己那个时代的冶炼技术十分发达,但是具体要如何做,她根本不知道,当时颜朔还很是遗憾。

    这也是蓝粒粒为什么把许多武器都画出来交给他,包括最重要的炸药配方。

    别看只是比例的问题,但可能需要好几代人不断尝试,甚至要付出许多人命的代价,才有可能发现。

    何况她给出的是最完美的配比。

    这个不谈,就说冶铁,蓝粒粒不清楚颜朔是不是从瞿瑾那里得到了更好的方法,无论如何,这有个近在眼前的,不用白不用。

    于是像挤牙膏一样,她问出了所有的步骤,一天后,蓝粒粒第一次亲笔写的信被暗桩的人揣在身上,快马加鞭亲自送回京城。
  https://www.shuquge.com/txt/145916/405940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