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祝家

    麦丘山。

    这是位于雎西县东部的山区,整个雎西县面积大约十七八万平方公里,麦丘山便占了一半。

    这里山势清奇,树木繁茂,奇花异草随处可见。更有那灵气散逸之处,生长着各种珍惜难觅的仙家灵药。

    其中景致最好,灵气最为浓郁的就是这麦丘山主峰,天祝峰。

    此峰高千丈,山上有座二阶上品灵脉,有护灵大阵锁住灵机外溢,乃是这雎西县最好的修炼场所。

    雎西县赫赫有名的修仙家族——祝家,族内的修士大多便生活在天祝峰上。

    祝世涯端坐在一张古旧的蒲团上面,旁边一口灵泉正冒出缕缕清气,升到半空后清气聚拢成束,在一道道青光的牵引下,汇聚到蒲团上方。

    他宁心静气,打出道道灵诀,清气不断沿着头顶百会进入身体,又在吐纳间从口中喷出,周而复始。

    祝世涯缓缓收功,面带微笑。他停留在筑基三层的境界已经很久了,刚才修炼的时候,隐隐感受到了一点突破的契机,这让他怎能不心情舒畅?

    作为一个四灵根修士,他能在一百三十岁修炼到筑基三层,年轻的时候也是颇有些际遇的。如今更是大权在握,整个祝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他在打理。族中虽然还有族长和大长老权势修为高过他,但这二人平时皆不管世事,族中事务便都交到他的手上。

    在他的管理下,这些年祝家一片蒸蒸日上的景象。如今族中人口已有七八万,修士数量近两百,筑基修士且不论,光是练气后期便有六七十人。

    “这里面大半都是筑基苗子啊,哪怕只有一半能筑基成功,我祝家便在涫阳郡也将是位列前茅的家族。如果老祖再能晋升紫府,就算是赵家,见了我祝家也得客客气气。”

    这时候自己的境界要是再有所突破,那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没错,正是完美。现在的祝家就像在一艘顺风行驶的海船上,一切波涛海浪都成了前进的助力。即便有些小小的风浪,也会很快平息。

    比如,那个前段时间他们一直没找到下落的女人,昨天便有消息传来,此人已经死了,竟然被几只妖狼给吃了!

    “死得好,死得妙,真是老天都在帮我祝家啊!谁让她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这个蠢女人,居然还想唆使别人逃跑,真是愚不可及!”

    想到这里,他不禁轻哼一声,一脸的鄙弃。

    就在这时,山外远远的来了一艘飞舟。

    祝世涯眉头一跳,他认出了飞舟上郡观的标志。

    “这个时候,郡观的人来干什么?”他隐隐感觉不妙。

    祝世涯御驶飞剑,迎了上去。

    “不知是观里哪位师兄驾到,祝世涯有礼了。”远远的他便行了一礼。做为经常迎来送往的大管家,他自然不会在礼节上有所不周。

    “原来是千松道人,贫道虞山。”虞师弟从飞舟出来,也是回了一礼。

    这千松乃是祝世涯的道号,一般筑基以上的修士都会有个道号。在修仙界,称呼对方道号就如凡人称呼字号一样,都是表示尊重。

    “怪不得一早便有喜鹊欢闹,原来今天是虞主科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管心里怎么想,祝世涯表现得很是欢喜。

    这虞山虞师弟是郡观靖安科的主管,故而也被称呼主科。

    “不知虞主科今日光临寒舍,有何吩咐?”祝世涯开门见山问道。

    “来来,先听我介绍两位道友。”虞主科不接他的话,却是笑眯眯的介绍起两人。

    首先跟随他出现的是赵黎雨。

    “这位是赵师弟,三十岁的练气九层,年轻有为。现在是我靖安科的同僚。”

    在云霄宗,练气和筑基都是弟子身份,到了紫府才是长老。是以在宗内,练气和筑基相互间也称呼师兄师弟,以示亲近。那些年高望重,或者修为精深的筑基修士,才会被称为前辈。

    “见过赵副科。”虽然对方修为不如自己,祝世涯也不敢轻慢。

    赵黎雨脸上略有些扭捏。副科便是靖安科的副管,他现在只是一名普通属员,还远远称不上副科。

    赵黎雨也还了一礼。随后,嬷嬷便带着杨珍出现在飞舟前头。

    看到杨珍,祝世涯眼睛一眯,已经明白对方的来意。

    “这位是……”虞主科刚说了三个字,便听嬷嬷冷冷说道:“找个说话的地方,哪有在半空会客的道理!”

    “哎,是。”虞主科尴尬的住嘴,一边用眼神示意祝世涯安排地方。

    一行人来到山脚一处迎客亭,这也是修仙界的规矩。在弄清对付来意之前,没有将人引入家门的道理。适才那祝世涯本是打算寒暄几句,便引他们入府的,现在却是不需要了。

    “这位是赵府的供奉大长老,张和静张师姐。”几人坐定之后,虞主科再次介绍起嬷嬷。

    和静乃是张嬷嬷的道号。她虽然来涫阳郡十来年了,却是很少在外人面前出现,去的最多的地方也就是郡观了。

    “见过张师姐。”祝世涯恭恭敬敬。

    “嗯。”嬷嬷嗯了一声,却是正眼也不看他:“祝百途呢?叫他出来!”

    祝世涯心中恼怒,祝百途乃是他们祝家的老祖,半步紫府的人物。赵家虽然势大,但你不过一个供奉,便直呼族长名字,何等傲慢无礼!

    “族长在闭关,不便见客。”他冷冷答道。

    “那有没有能做主的人?出来见我!”

    “咳,”祝世涯轻咳一声:“在下忝为祝府大管事,祝家的大小事务,除非涉及家族生死,否则在下可以做主。“

    “哦?”嬷嬷这会正眼看向他了:“那好,我问你,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金清尘的女修?”

    “确有其人,此女乃是我祝家灵田的一名管事……”

    “唤她出来!”

    “前几日此人已离开我祝家,不知去向。”

    “因何离开?”

    “这个……”祝世涯瞟了一眼杨珍,沉吟道:“前不久老祖丢了一件法器……”

    “你怀疑是她盗走?”

    “不敢,只是她那时出走……”

    “那到底她有没有盗窃法器?”

    “这个……”祝世涯屡屡被她打断,心中也是有了几分怒气:“这需问她本人……”

    “那就是查无实据喽?”嬷嬷冷笑。

    祝世涯闭口不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虞主科,”嬷嬷淡淡的问道:“祝家控告金清尘盗窃宝物,导致其人死亡,这算不算一件刑案?”

    “当然算。”虞主科答应得干脆利落。

    “既然是刑案,该不该你们靖安科负责?”

    “靖安科负责郡内安全事宜,既管妖兽,也管与修士有关的命案。”

    “那还等什么?靖安科既然负责查案,那还不进去搜啊?”

    两人一唱一和,显然早有默契。

    祝世涯急了,他们祝家丢了东西,本应是受害者,怎么三言两语就成了……嫌犯?

    “那金清尘明明是被狼咬死的,与我祝家何干?”祝世涯争辩道。

    嬷嬷却是冷冷一笑,不屑于回答他这种弱智的问题。

    “千松道人,”嬷嬷可以不理,虞主科却不能不解释:“你们祝家控告金清尘偷盗,这本身便已是刑案。此人既然已死,按照规矩,一来我们需要搜索她的住处,二来也得召集府里相关人等问话,弄清真相。”

    “我们没有控告她啊?”祝世涯有些醒悟过来,刚才被这姓张的女人用话套住了。

    “这可由不得你啊!”虞主科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此女既然身死,无论如何,我们也是要查查的。”

    “这个……”祝世涯急中生智,忙道:“误会,误会!我记起来了,老祖法器已经找到,根本就没有丢失。那金氏为何出走,我们实在不知!她又不是我们家的奴仆,便是走了,我们也管不着啊!后来发生什么,更与我祝家无关!”

    他这一番话下来,倒是把祝家摘得干干净净。

    “那就是没有丢东西喽?”嬷嬷笑眯眯的问道,一反刚才的咄咄逼人。

    “没有。”

    “这么说,金氏便是清清白白了?”

    “呃,是。”祝世涯又感觉不对了。

    “既然是清白的,那之前你们就是诬陷喽?”

    “没有,没有,都是误会。我们从来没有怀疑金氏。”

    祝世涯连连否认。可惜他忘了,对方还有一个“证人”。

    嬷嬷将杨珍推到他面前。

    “此子你可认识?”

    “认识,是金氏的独子。”

    “那好,小石头啊,你跟嬷嬷讲讲,你娘带你走的那天,都怎么跟你说的。你不要怕,凡事有嬷嬷给你做主。”

    杨珍挺起胸膛:“那天我娘告诉我,祝家要害她,要我赶紧跟她走。”

    “你娘走的时候,急不急促?家里的东西都收拾了吗?”

    “没有。我娘走得很急,生怕晚了便走不成,就带了一把剑,其它都没拿。”

    杨珍对答如流,这些话,在来时便和嬷嬷商量好了。他说的这些,除了那把剑,其它都是编的,但是没人能够反驳。

    就连祝世涯也不啃声了,心里在想,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https://www.shuquge.com/txt/145957/39410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