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没有神的时代 >第七十七章 人间太苦,下辈子不来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七章 人间太苦,下辈子不来了

    陈实看着李清把盒子收起来,眼神就没移开过,再看看胖子和楼凡连个人,他们什么状态陈实是最清楚的,基本上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短时间内竟然伤势好了大半,气息也在不断的调整,过不了多久就能发挥出巅峰的战力。

    “那我们做个交易吧?你开个价,刚刚那个植物,你想要多少钱,都行!!”陈实太想要那个灵药了,直接不掩饰一下,直接就跟李清开价了。

    “你傻还是我傻?”李清看着他,一脸鄙夷。

    看他还想开口,李清只好说道:“计划你还听不听了?”

    “听!你说!”一提到李清在说计划的事情,陈实也不再跟李清谈那个灵药的事情。

    “我先问你,你们现在的目的是什么,你想过没?!”李清的问题让他一愣。

    他也在心底问了一下自己,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太久了,他来到异教太久了,久到快要记不清当时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了,这些年一直在被各种各样的任务充斥着,每天似乎过的很充实,但是具体要说到底有什么成果,陈实也不知道,他只是负责完成,上面下达命令,他就去行动。

    “我想要的是什么呢?”陈实心想,思绪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晚上。

    他在街头走着,那天的风很大,这会才刚刚步入冬天,但是西北的风,吹在他单薄的身体上,让他瑟瑟发抖,他身上的衣服很小,小的遮不住脚脖子,小臂也露出一截,他的衣服很破,破的能看到一部分肋骨和膝盖。

    他闻到隔壁糖果店飘出来的甜甜的味道,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但是他没钱,他看到那些穿着崭新衣服的小孩子,手上拿着棒棒糖和糖葫芦,左舔一口,右尝一下,小孩的父母跟在一旁,深怕他走了摔倒了。

    陈实想起了他的父母,在他的意识里,父亲只有模糊的样子,也记不清具体的长相了,至于母亲,他似乎从来就没有见过母亲,一直以来的就只有那个酒鬼父亲,一身的酒气,好几次他饿的哇哇大哭,他父亲都没有管过,后来长大了一点,知道了哭是最没用的举动,他就再也不哭了。

    哪怕他父亲喝醉了,但凡有一点不爽就会把陈实拉过来暴揍一顿的时候,他都没有再哭。哪怕他父亲把他拉过去一顿臭骂,说:“我是真的后悔,和那个婊子生出你这个废物,你的出生都他妈是一个错误。”的时候,他也没有再哭。哪怕是后来,唯一的亲人,他的父亲酗酒闹事,失足掉下河溺水而死的时候,他也没有再哭一次。

    后来他被送到一个寄养家庭,虽然每次别人去做访问的时候,他都是穿着新衣服,吃着鱼肉,但是那都是演的,都是假象,穿的都是寄养家庭小孩的衣服,真正的他每天只能吃的保证他饿不死罢了,吃点剩饭剩菜,还得打扫整个房子,因为年龄太大,之前他爸也没有送他去读过书,所以一直被以请了私教,等到有一定基础再送去学校的理由,一直被变相软禁在寄养家庭里。

    每次他都能看着寄养家庭的衣着光鲜的同龄小孩,背上书包,和同伴越好一起去学校。

    他已经很满足了,能有的吃,能不挨打,能不被叫做废物,仅仅是多做点事情嘛,也没什么,他是这样安慰自己。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忍气吞声,换来的却不是良心发现,那天他洗盘子的时候,眼前一黑,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将一个盘子打碎了,换来的是一个重重的巴掌。

    他就穿着破破旧旧的衣服,撞开没有关好的门,冲出了寄养家庭的房子。

    他已经在街上流浪了一个星期,晚上躲在破旧小区的楼道里,有一家便利店,会将过期的食物扔到一个固定的垃圾桶,这是他的食物来源,虽然吃起来有的会有味道,而且都是冰冷的,但是对他来说,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

    但是得偷偷的来,这个垃圾桶是这条街最壮硕的那个流浪汉的,好多次陈实都能看到有对那个垃圾桶有想法的流浪汉直接被打的很惨,所以他都是晚上的时候,偷偷摸摸的过去,卡在店员下班的时候,就跟在后面,别人一扔,他拿了就跑。

    今天晚上他也要去那边找点东西吃,最近那家便利店的生意似乎格外的好,基本上找不到什么吃的,哪怕剩饭剩菜,都很少。

    不再去注意糖果店里的香甜气味,他身体缩了缩,把头坑下来,躲避着路人们投来的奇怪的眼光,快步的走到便利店的外面。

    他就蹲在便利店的侧面阴影处,一直在等,终于,那个熟悉的人影,提着一个小袋子出来了,看样子今天晚上应该是有东西吃,不用再饿肚子了。

    就在店员转身离去,他准备跑到垃圾桶边上的时候,一只手,拎住了他的后领,直接将他拎了起来。

    “我就说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找到吃的东西!竟然是你这个小杂种提前拿走了!”那个壮硕的流浪汉一开口就一股口臭味道,熏的陈实直皱眉头。然后他猛的将陈实摔在了地上,陈实感觉就像被车撞了一样。

    这种感觉,比他父亲打他的时候凶狠更多,这一下子让陈实害怕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但是我这几天我也没找到吃的,本来就没有扔的。”

    “放屁!肯定是你这个杂种拿走了,你这种货色我见多了,肯定是你妈乱搞之后把你扔了。”壮硕流浪汉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陈实只感觉到一股酸水从胃里冒出来,怎么都抑制不住。

    “呕!”这一干呕,就停不下来,但是本来就饿的要死,这几天就靠着喝水充饥,吐的全都是酸水。

    “你这样的货色啊,死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没人在乎,也没人报案。”他一脚把陈实就踹的砸在了垃圾堆上。

    陈实现在脑海里就一句话——为什么?

    为什么父亲不要他,母亲自他出生之后就没出现过。为什么已经很努力的在做好自己却总是被挑出问题,毒打一顿。为什么就只是想着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总有人对他不断的欺压。为什么只是捡个垃圾,就要被人按在这里,打的奄奄一息。

    人间太苦,下辈子不来了。

    陈实躺平在了地上,一点都不想动,本就破旧的衣服彻底被撕开,整个后背贴在冰冷的路上,整个心脏都能感觉到凉意,似乎要将跳动冰封。

    突然有几道脚步声渐渐变大,有人在靠近。

    “怎么回事,仪器出问题了?”一个温和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出现。

    “不会的,这是我们调试了上百次的仪器,应该不会出问题。”

    “那就是说,这周围就有咯?”

    “百分之九十的概率会有。”

    “那还有百分之十呢?”温和男子反问道。

    “可能会出现误差。”

    “算了,你们这些科研人才可是我们异教的宝贝啊!”温和中年男子无奈道。

    两个人抬着一个仪器,跟在他们两个人后面走着,仪器一直在发出响声,声响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

    很快就来到了壮硕流浪汉的面前,陈实看到了一个梳着背头,双鬓稍微有点泛白的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有点瘦弱,站在壮硕流浪汉面前,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

    “是这个人?看起来好脏,一看就不讲卫生的样子,还是不要这个了吧。”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他吗说谁脏?”壮硕流浪汉伸手就要抓住西装男子的肩膀。

    一道寒光闪过。

    一只手应声掉落在地上,鲜血四溅。

    “啊...我的手!!!”壮硕流浪汉面目狰狞的抓着自己断口光滑,不断流血的小臂。

    “我的衣服很贵的,你碰不起,我们走吧。”

    “等下,似乎不是他。”

    “哦?”这时候西装男子才注意到地上躺着的陈实。

    “是这个小家伙??”西装男子有点惊奇的看着他的同伴。

    “应该没错。”

    西装男突然注意到了陈实的伤势,看向壮硕流浪汉:“这孩子,是你打的???”

    但是壮硕流浪汉根本不回话,只是抓着小臂不断的呻吟着。

    那两个抬着仪器的人已经把一起放下,见到壮硕男子不回话,上来直接一人一脚,然后问道:“问你话呢?!”

    “是...是。”

    “处理了吧。”西装男子走上前,一把就将陈实从地上拉起来,看着他身上的破旧衣服,皱了皱眉头,然后竟然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陈实瘦弱的肩膀上。

    “这个,这个很贵的,我还是别把它弄脏了。”陈实知道是眼前的西装男子救了他,他不关心壮硕流浪汉是否有生命危险,他只是不想弄脏他的衣服。

    “没事,这衣服我多的很,这一件就送你了!等你身体在长点,基本上定型,我也给你多定制几件。”

    “不,不了吧,我用不了那么好的衣服。”陈实有点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不,你值得,以后就跟着我们吧,你应该没有家人了吧,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然后西装男子就抓着少年陈实的手,将他带上了从来没坐过的汽车,吃着各种看起来就特别名贵的点心。

    原来他一直以为糖果店的棒棒糖是这个世界最好吃最甜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有比它好吃的多的多吃的,还随便吃,不限量!

    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一口吃急了差点呛住。

    西装男子拍了拍他的后背:“慢点吃慢点吃,这个你喜欢吃的话,每天都可以给你买,也没人跟你抢。”

    突然陈实感觉点心有点咸,最后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是他被他爸打过之后,第一次哭。
  https://www.shuquge.com/txt/147241/40743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