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轮回仙主 >第六十八章:青梅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八章:青梅

    天气刚刚入秋,本是秋高气爽的丰收季节,但似乎今年的温度特别热,期待已久的凉爽秋雨迟迟未到,而整座大荒都城都是由坚不可摧的石头的构成的,根据勘测这些砖瓦石头也都并非凡物,甚至在其中混合了些许金属珍宝,这也导致整座城池在夏天吸入过多热量,也让这秋老虎在大荒都城之中愈加肆无忌惮,连弋河都在逐渐枯竭。

    轰咔!

    天空中的巨大乌黑阴云从远方随风飘来,遮住了原本剧烈的阳光,最终在大荒都城附近发出了第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银色的闪电从密布的乌云中倾泻而下,随之而来的便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狂风暴雨,就如同有神灵仙人降世一般拯救世人,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的百姓一个个都跪倒在地祈祷感谢。

    但倘若只要有先天圆满的实力,一仰头便能隐约察觉到那乌云之中时隐时现的巨大鹏鸟翅膀,一众高手都看到了拥有强大血脉的妖兽银霆暴鹏拥有多么强大力量,在心中深深印下了对驯服了银霆暴鹏的荒帝陛下的敬畏和恐惧。

    这对平民百姓来说是一次神迹,朝堂自然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神仙乃是“荒帝”,但对于整个朝堂自身来说却并不令人惊讶,他们当然早就知道这是荒帝的手笔。

    “父亲,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尊贵豪华的马车在大雨中穿行,雨水落在马车上时却留不下丝毫的水渍,全被那一层蒙蒙的细微源气所阻拦蒸发,而这辆马车正是圆天强者、国舅爷、大荒王朝立国兴国的大功臣宁国公的座驾,而今日坐在马车中的不仅仅是宁国公及其夫人,还包括宁国公府的世子——王或。

    面对爱子的回答,宁国公王庭珂只是用粗糙的手摸了摸仅仅四岁的王或的脑袋,并没有说话。

    “今日带你去见见几个新朋友,”坐在一旁的宁国公夫人开口小声说道,“不过阿或你也别失了礼数,要时时刻刻记得娘教给你的那些,可不能像对待之前荒山里的那些朋友那般随意,到了人家的府邸也不能随便谈完走动,必须跟在你父亲和我身后——”

    “好了夫人,不必多言,”宁国公伸出手止住了夫人的话头说道,“王或他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些他都明白的。”

    倘若他真惹了祸事,也便让他受些惩罚,成长一二吧。

    以他的天赋,将来必将继承我的爵位成为太子殿下的左膀右臂,成为大荒王朝的护国之柱……可他如今这贪玩随意的性情,也的确需要多多磨砺才是。

    宁国公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用不易察觉的期盼目光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一次带儿子出来也是想让他多接触接触优秀的同龄人。

    马车停在了一座看上去年代颇为久远的巨大府邸门前,虽然能够看到那石墙上的残破和木门上的磨损,但站在这座古朴的府邸前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大而深沉的气息,也能发觉府邸被人不断修缮的痕迹,而大门之上的那面牌匾尤为显眼。

    “鹏……鹏王府。”年纪尚幼的王或牵着母亲的手,小声而费劲地念着牌匾上三个大字。

    “进来吧。”宁国站在被拉开的府邸门前,站在里面的侍从护卫各个跪拜行礼。

    小王或咽了口口水,和母亲跟着宁国公的步伐走进鹏王府,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路边的一切……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精巧的雕刻庄严的大殿,这里似乎生活着一位不同凡响的大人物,只是自己居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所谓的“鹏王”,今天是来见他的吗?

    雨水落在油纸伞上,脚步踏在青石板路上的水洼,一声声清脆响声像是一曲令人平静迷醉的琵琶曲,而随着暴雨渐渐停歇,他们也终于走到了府邸内院。走进内院的一处广阔天井,映入眼帘的是一棵粗壮的冬青树,因为长久高温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但冬青树似乎有着别样的气息,吸引着不少鸟雀于此歌唱,整棵树都在雨水中焕发新的生机。

    天井的长廊下,已经有了好几位和王或年龄相仿或年长几岁的孩子,王或第一时间便认出了自己的堂哥、当今太子黄成钧,黄成钧正在和其他孩子聊天说话,虽然并非最为年长的那一个,但他所表现出的成熟气质完全不是一个七岁孩子所能具有的。

    黄成钧也看到了王或的到来,冲着王或笑了笑点点头。

    在父亲的督促下,王或其实有些不情愿地独自走进天井,他年纪虽小却也机灵,他已经明白在这里的“新朋友”都像自己一样地位尊贵的,要说起话来肯定很很麻烦很受约束。

    王或在心底里笨拙着准备着如果被别人搭话的话的措辞,一边扫视周围努力回忆起这些家伙都是哪家大臣的公子或小姐。说实话,他虽然很想多交朋友,但其实又害怕开口,巴不得别人来和自己交朋友,又害怕自己的回话不会让对方满意。

    王或内心有些惶恐地走着,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在往哪走,结果一个不注意直接撞到了什么东西,他倒退几步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还以为撞到了那棵冬青树结果一抬眼却看见了同样一脸惊讶的女孩。

    那女孩看上去要比王或大了好几岁,身高也比他高了一截,赫然已经是一个婷婷玉立、落落大方的大姑娘。她身穿碧青衣裙,外罩一件雪白纱衣,三千青丝垂落及腰被素雅的玉饰轻轻束好,脸上的神情恬静而温婉,即便被人冒然撞到女孩也仍旧保持着应有的礼数。

    天上的绵绵细雨已经不需要再撑伞,但女孩手中仍然握着一把油纸伞,冬青树枝上的雨水滴落伞上,又顺着油纸伞的边缘落下,眼前的一切让王或的心脏扑通乱跳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热,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一副画。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正当王或反应过来想要解释一下时,又是一滴雨水从树枝上落下,差点落入王或的眼睛里,王或下意识地揉了揉眼,而看到这一幕的女孩倒并没有计较刚刚王或的冒犯,反而轻轻走近伸出伞遮住了王或。

    “没关系,你是宁国公府的世子对吧,知道你今日要来我还挺高兴的,”女孩的声音很好听,眼神纯真无邪有着别样的灵动,“我叫黄成潆,是成钧……呃是太子殿下的姐姐。但父皇让大家都叫我安璇长公主,你以后就叫我安璇姐姐吧。”

    女孩看着有些不自在的王或,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莞尔一笑。

    ……

    深夜,蒙蒙细雨笼罩着大荒都城,在宫城边的有一处无比冷清无人居住的府邸,那正是已故皇子曾经的七珠亲王黄成鹏的府邸,鹏王府。黄成鹏曾经也是荒帝最优秀最受宠爱的孩子,其名为鹏,封号为鹏,也能看出荒帝对于这个皇长子的深切期盼。

    (本章未完,请翻页)

    鹏王府内院天井里正站着一位英俊青年,他任凭绵绵细雨落在他的身上,感受着冬青树枝上滴落的雨水,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已经再次枝繁叶茂的冬青树,回忆往事不禁露出了笑容。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为何突然回到这里?”王庭珂缓缓落在王或的身后,凝视着爱子的背影说道,“当初鹏王意外殒落夭折,陛下下旨保留了这座府邸,后来倒是默认允许成为你们这些后辈的交际之所了,你也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安璇长公主的吧。”

    王或咧了咧嘴笑着感慨道:“记忆犹新,仿佛是昨日发生的事。”

    “阿或,爹其实一直都不愿意你这门婚事,”王庭珂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只不过你亲自去向陛下求亲,想必一定是真情流露,长公主殿下从小与你一同长大,也是个贤惠温婉的好姑娘,爹打心底愿意支持你,也愿意祝福你,只不过……”

    “孩儿知道父亲要说什么,当初姑姑去世之后父亲便视堂哥如己出,孩儿也一直把太子殿下视作亲兄弟,”王或轻声说道,“楠木山一役太子殿下惨死,确实疑云重重。孩儿知道父亲难过,只怪孩儿能力不够太过愚笨,不能为父亲分忧……但孩儿的婚事,孩儿觉得和此事无关。”

    王庭珂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明白自己儿子在这么多年后,终于能和一直爱慕的女孩成亲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悦,他也不指望自己这个单纯的儿子能想到那些复杂的政治上的利益上的勾心斗角,他何尝不明白荒帝的诸多用意?

    自己本就和荒帝是一家人,如此亲上加亲,对于他王庭珂来说也只能将不满放在心里,他也不可能真拒绝这场还是自己儿子求来的皇家赐亲,但相对的王庭珂更担心的还是儿子。

    “爹也不想多说什么,也是怕阿或你生气,”王庭珂小心斟酌着词句说道,“长公主殿下或许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完美,爹的意思是毕竟人无完人,就算明日成婚之后——”

    “爹,我明白你的意思。”王或忽然转过身来,笑着说道。

    王庭珂则是一愣。

    “这十几年来大荒王朝发生了太多太多事,天下和朝堂在变,陛下和父亲也在变,太子殿下已然逝去,孩儿也已经绽放光彩,安璇姐姐当然也会变,”王或安详地说道,“不过只要孩儿心里的那些东西没变,孩儿便愿意。”

    父子之间久久相视,倒是王或率先再次开口:“不过还是谢谢父亲的关心和祝福,也请父亲放心,孩儿虽然心思单纯却也没那么容易任人摆布,不管是谁。”

    嗡!

    父子俩同时皱了皱眉抬起头来,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先天源气从不远处赶来,这股气息敢冲着鹏王府而来,却没有带着丝毫恶意杀意,反而有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卑微和恭维。见父亲都没有展开意境领域,王或也没有擅自出手,而是等着气息的主人落在了天井之中。

    “王东和?是你?”王或瞬间认出了出自自己家族的这名叛徒,体内源气瞬间一凝。

    “还请两位大人不要出手,既然小人今日自投罗网当然不会再有机会逃脱,”王东和谦逊而卑微地说道,“虽然是自投罗网小人也不准备就这样送死,我知道大人想问什么想知道什么,小人今日前来为的就是自己的一线生机。”

    (本章完)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48945/46026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