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拘魂使者只想混日子 >第三章 一殿秦广王【蒋子文】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章 一殿秦广王【蒋子文】

    “

    地府每日新增的亡魂有很多,此为新魂。无法投胎,灵魂本源枯竭的亡魂也有很多,此为死魂。一进一出,亡魂数量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早年十殿各司其职,如今十殿随机抽取。

    一殿,秦广王。

    有鬼入场,阎王殿外两侧的辟邪石像便会望向入口来鬼。在辟邪眼中,若是没有感应到来鬼身上的路引条子便会强行驱逐来鬼出这片区域。

    曜日精石凝聚真身,造化级别魂宝,镇墓,退邪祟,呵万鬼绕道。

    把路引递给看门的牛头,马面,第一天上班就快要结束啦。

    接过路引的马面问道:“老周,路引上面只有一名亡魂,你小弟扛着的是什么鬼!”

    扛了一路,范赦估摸这外国妞至少得有140斤往上抬,比起他生前的何辅导员也不遑多让。他赶忙把女死神给放了下来。突然被移动,受了重伤的女死神紧缩成团,身体也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周寅上前把马面的头套掀开看了又看。陈伟那张天生就有点不开心的老脸露了出来。确认好是熟人,他赶忙把头套盖了下去。

    “这个是外境的拘魂使者,是来偷亡魂的。进了阴阳交界处,运气有些不好,遇上八爷被秒了。”

    “哟。最近大西边看样子不太平啊!”

    站在左边的牛头人朝着范赦走了过去,宛如铜铃大小的牛眼打量着混血女孩和女死神。昨晚到现在为止,人间有发生多起抢魂案,躺在地上的这个外国妞是唯一一个被活抓到的外境拘魂使者。

    “老陈,没什么事我们就下班了。”

    “哎,别走啊。”陈伟连忙叫住了想要下班的两鬼。他对着阎王殿拱了拱手:“阎王爷有令,凡是抓到外境拘魂使者的黑白无常都必须要进殿去旁听。”

    “陈前辈,我今天要去寻亲大厅认亲。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所谓殿前旁听,那就是无偿加班。虽然咱现在的职业叫做黑白无常。可咱又不是无偿加班的那个无偿。没有加班费,谁爱去听阎王爷唠叨谁去听。

    “小周,好久不见了!”

    豪迈,粗犷的声音在地府上空响起,听到声音的众鬼都有些心悸,他们顺着声音方向寻去。

    地府上空的尽头,只得看见一袭大紫袍。待看清相貌,范赦四鬼站的笔直,吓的大气不敢重喘。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四大判官之一的罚恶司钟馗。

    钟馗,钟馗,鬼见了都害怕。

    “钟前辈,钟校长。”

    当年的周寅刚入职,那时的地府还在闹革命,基础管理还没有这般正规化。革命结束后,四大判官便分配到了四所院校兼职做校长。那个时候,没有一只鬼想去钟馗的罚恶大学进修。想起那段进修的岁月,现在的周寅依旧能感到汗毛倒立。

    “哈哈哈!无救和我说有黑白无常抓到了外境拘魂使者。我当时就说肯定是我的学生。现在看来,果然如此!魏征那厮竟敢和我打赌,待审完案件我就带你们俩过去找他讨要彩头。”

    才落地,身高超过一丈,有着凛凛身躯的钟馗未等周寅和范赦有所反应,一手夹起一个,直接把两鬼夹孩童般夹了起来。颓废的混血女孩和女死神跟着飘在其身后。

    卧槽,强制性加班?话说地府有劳动仲裁吗?

    “你不要瞎想有的没的!一殿里面可是有孽台镜的。”

    魂登孽镜现原形,减字偷文暗补经。阴律无私实判断,阳人作恶受严刑。

    被周寅点醒,范赦赶忙清空自己的思绪。待会进去要是被照出心里的歪歪。那极有可能会被当场结算工资,遣回十字街做普鬼也不是没有可能。

    “砰”的两声闷响,周寅急忙捂住了后脑勺。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阎王殿前都敢讲悄悄话了?”

    “校长,我这徒弟是走后门进来的,他目前还没有修为啊!”

    吃了钟馗的爆栗,范赦当场昏死了过去。

    大踏步走向一殿,钟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后对着范赦吹了一口白色的雾气。

    泛白的鬼气敷面,冰凉舒爽,片刻间范赦双眼缓缓睁开,头上无形的白雾纱布便是钟馗方才动粗的证据。

    牛头马面看着几鬼的背影,不确定的说道: “好像没咱啥事了?”

    勾魂进殿的差事按理来说是他们要做的事情,可谁让抢他们差事的人是紫袍钟馗呢。

    ……

    钟馗做过周寅的老师,周寅现在是范赦的老师。想到日后要归罚恶司,范赦感觉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很颤,很颤。

    地府四司衍生出四大院校。四大院校里面的四大校长,以钟馗修为最高,实力比肩十殿阎罗,甚至是超过。他为人刚正不阿,做事也是力求无瑕疵,整天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

    这些品格虽然都很好。可是,拜托,大哥!咱现在是做鬼啊,做鬼懂不懂?做鬼都要这么累,那还做个屁的鬼。

    站在阎王殿前,钟馗先是整理了一番衣襟,待抚平褶皱,他左右手甩了甩衣袖。

    “嗯?”

    被钟馗犀利的眼神余光给包裹,范赦非常无奈的看了眼自己穿着的破烂工服。

    “这……”

    紫袖抚过范赦头顶,崭新的黑色无常袍代替了被致命之剑割破的无常袍。

    拱手作揖,范赦恭敬的说:“谢过钟校长!”

    一旁的周寅赶忙踹了范赦一脚。

    “傻小子,你这是打算和我攀同辈?”

    东方地府虽然经过一系列的改革,可是有一些传统的东西还是保留着古时候的作风。目前地府里面所有的要职都还是第一代领导班子职政。这群大佬在一些原则性质的问题上是不可能会让步的。

    “师爷,师父!”

    再次向钟馗和周寅作揖行礼,算是认了单位分配的便宜师父。

    整理好衣服上的瑕疵,钟馗带着两人对着大殿作揖。

    “罚恶司钟馗奉命前来一殿旁审!”

    嘎吱一声,咬着门环的两只螺狮宛如有生命一般,淡淡的扫了三鬼一眼,发现来人是紫袍钟馗,原本神色慵懒的两只螺狮吓的嘴里的门环晃了又晃。它们慌张的把厚重的大门给打开。

    巨大的槐木门只是露出一丝缝隙,阎王案前端坐着的蒋子文刚好露出二分相貌,蜂准,长目,鸷鸟膺。同一脸凶相的钟馗相比较,只能算是半斤对八两。

    左脚踏入大殿,两侧的鬼将敲了敲手中的廷杖。一股庄严,威武之势直逼来鬼心府。

    浮在空中的混血女孩脸露惊骇之色。阎王殿内的画面骇人是其次,阎王右手下面的镜子才是让她恐惧的根源。

    被钟馗护住魂魄的女死神恐惧的不敢睁眼,作为拘魂使者她可不是混血女孩这种初来乍到的菜鸟,混了几十年的公家单位,华夏地府的铁律她有所耳闻。

    初听就觉得离谱,当下可能会被送去体验,她的魂海竟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干枯的魂海里面不见鬼气均是浓郁的恐怖气息。

    没有跟着钟馗继续往前走下去,周寅领着范赦站在入殿口最左侧。来到角落的两鬼还未松开吊在心头的那口气,惊堂木一声响,两侧的鬼将有节奏的敲击着廷杖。

    短响,惊胆,长响,施压。入场就是肃清之势,然而这只是开胃小菜。

    钟馗向着阎王案后端坐着的一殿阎王蒋子文拱了拱手,得到眼神回应,他随即站在了鬼将右侧最前方。身后漂浮着的混血女孩和女死神从空中落跪在了正殿中央。

    有节奏的声音让两鬼纳气困难,来到这里,山雨欲摇的感觉充斥着两鬼全身上下的感官,深邃恐惧笼罩着她们。

    廷杖敲地结束,站在角落旁听的周寅和范赦才敢大口喘气。

    别说周寅是老员工,就算是在地府混了一千年以上的老鬼也会怕这套流程。一套流程下来,所审之鬼若是新魂,便是待判。若是老油条,那大概率会被下油锅。

    就在这时,阎王左手的副判,红袍阴律司判官,蓝袍察查司判官。只见阴律司判官冲着阎王点了点头,得到阎王的眼神示意,他随即站了起来,双手打开,左手捧着生死簿,右手持着判官笔。

    生死簿在手中翻转,一页蓝光闪烁,簿停。

    “郭敏!”

    跪在殿中的混血女孩听到自己的名字心神不由得一惊,阴律司判官口中说出来的话语好似有牵引灵魂之力一般。怀着复杂无比的心情,阳世有诸多事情还没有做完,郭敏感觉自己死的很冤。

    “年20,死于车祸。生前公德值68点为蓝色,上右台照镜。”

    音落,右台的绿袍赏善司判官和紫袍罚恶司判官各自来到了孽台镜一侧。

    “郭敏,速速上台照镜,断阳间之事真与伪。”

    郭敏撑着疲倦的魂躯缓缓站了起来,步伐有些不稳,她稳了稳心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孽台镜。

    一殿内所有的鬼和流程她都只是感觉害怕而已。唯独这面镜子她是恐惧的,站在这面镜子前,灵魂好像没有秘密可言。

    世间上最恐怖的东西不是是欺骗,生活在现代社会,骗与不骗和实话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相反,真实往往是露骨的,令人想逃避的,不敢直视的。

    看着镜中的自己,郭敏压制着心中的恐惧,镜子里面的自己忽然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随即镜中的画面直接扭曲,瓦解,前世今生的记忆瞬间涌入镜中。

    这一系列操作都是瞬发,快到郭敏自己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动作。

    曾有人前世贷款赊账言下辈子一定还。结果那人下下辈子也没能还清。如此恶性循环,在孽台镜前,当毙。

    第一世,奸臣之后因党争失败被迫沦落花柳之地,19岁猝于教坊司。

    第二世,商贾之女因家族攀附权贵,权倒厦顷,16岁被家族视为不详,落得白绫自缢。

    第三世,英格兰地区公爵之女,18岁死于疫病。

    ………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