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器灵孽镜

    “

    “孽台镜中的画面一阵闪烁,结前世因果,总公德值9点为红色。”

    罚恶司判官用衣袖隔开孽台镜和郭敏的连接。

    站在角落的周寅和范赦两鬼面面相觑,他们在各自的脸上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生死簿上面的功德值分为四层,10点功德值以下为红色,下不封底。50点功德值以下为绿色。90点功德值以下为蓝色,100点功德值以下为紫色。

    生前若不是大奸大恶之人,红色的判书那是不可能会轻易下来的。孽台镜前神情恍惚的郭敏,光看长相怎么看都不像是狡诈之徒。

    范赦微微晃了晃脑袋,人不可貌相啊!

    “前世孽,今世还。长不慈,晚者受。郭敏,你家中长辈为富不仁,常年诈捐。按理来说祸不及子女,奈何你祖父不仅诈捐而且还利用诈捐骗来的名头去博好名声。因为你祖父的行为,西蒙山这个本该受到政府补助的贫困地区被贴上了脱贫标签。5681人受到不可挽救的伤害。你的衣食住行皆为不义之财,你可认判。”

    “不可能!”郭敏对着察查司判官嘶吼道。

    才看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又被告知这种事情。郭敏瘫坐在孽台镜前,祖父在她心目中是一个非常慈祥的长者。从小到大,祖父做的好事多不胜数,诈捐这个标签贴在祖父身上,她怎么可能会接受。

    察查司判官眉毛微皱,呵斥道:“天道在上,你既不愿认判,我便让你亲眼看一看你祖父的所作所为。”

    察查司判官双眼蓝光乍现直至阎王案下,云烟形成的镜像即刻显现。

    拨开云烟,华夏大西边的云蒙山呈现在了眼前。这里地处贫瘠,物资匮乏。画面里,只见一群衣冠楚楚的人和当地的贫民互动。为首的中年男子正是郭敏的祖父郭成鹏年轻时的模样。

    画面一阵加速,来人只是在这里拍了一些作秀的照片,发了不过10袋米,5桶油。

    拿到这些照片的郭成鹏回到公司就进行炒作运营。

    云烟构成的画面慢慢溃散,察查司判官额头上露满汗珠。眼睛里的蓝光逐渐暗淡,他撑着判官案大口喘气。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就是人世间只要有发生过的事情,只要有东西目睹其过程,那这件事就会被记录下来,直至天道崩塌,星河倒转。

    郭敏紧紧咬着嘴唇,极力克制着眼睛里面的泪意。

    此刻的她多么想质问自己的祖父为什么。发家已经够不光彩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冠上高帽,骗人骗己。

    生下来便是锦衣玉食,这一世受了郭家的恩,剩下的债,她自觉有自己一份。

    罚恶司判官正色道:“郭敏,你可服判?”

    不知后面还要面对什么,郭敏低垂着头抽噎道:“服判!”

    “牛头,马面何在!”

    此刻,端坐在阎王案后的一殿阎王蒋子文随手扔了一道火签令在郭敏跟前。

    浑厚的声音落下,1秒,2秒,3秒………12秒……

    火签令落地许久不见被唤者回应,殿内的气氛逐渐变的冷了起来。

    “牛头马面,在!”

    牛头李同,马面陈伟,两鬼脚不沾地跑了进来。

    来不及做别的,他们单膝跪在了殿前。在这冷到极致的环境里。李同用钢叉把火签令给拨了过来。一旁的陈伟偷偷的捡了起来。

    “咦……”周寅微微摇了摇脑袋,怜悯之意丝毫没有掩饰。

    范赦和在场的鬼将均是唏嘘不已。这就好比暴躁领导上班前日常点名,被点名者没有回应那就是怠工和对领导的不尊敬。

    这种单位这种场合,怠工和不尊敬领导,范赦想都不敢想。

    钟馗冲着蒋子文作揖道:“回秦广王!牛头,马面玩忽职守,应罚当月俸禄。”

    钟馗眼睛一眨一眨,嘴角高频蠕动。进来之前太过着急,把牛头马面的工作给抢了,这事办的………太不地道了。

    自打地府革命结束,十殿阎王的工作就轻松了很多。现在断魂生,魂死,基本上都是四大判官的事情。四大判官若是遇到判不了的案件,阎王才会出面。

    当然,五殿的工作狂是个例外。

    现在钟馗给了台阶,蒋子文也不是很想发火。他摆了摆手,示意牛头马面可以勾魂下去。如果不是因为外境拘魂使者他现在肯定还在家里追韩剧。话说德善和正焕到底会不会在一起啊!

    李同和陈伟无缘无故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他俩含泪勾着郭敏出了一殿。

    “该死的钟馗!”

    阎王没有发火,范赦很是意外。抬头看了蒋子文一眼,只是一眼,怎么感觉秦广王心事重重的呢?难道地府近期有大事要发生?

    殿内寂静着,蒋子文的眉毛紧紧皱成波浪,眼神目视正前方,焦虑之色显而易见。

    正焕这个人太狗了,喜欢就去说啊!错过就是一辈子,急死人了!

    蒋子文不开口,众鬼只得把目光投向钟馗。摸不清秦广王的脾气,没鬼敢乱来。钟馗的品性,整个地府都略有耳闻,虽说找钟馗出面众鬼依旧有些害怕,可是比起现在的秦广王,众鬼还是咬牙看向钟馗所在的方向。

    蒋子文如此神情,钟馗也是第一次见,心中不免泛起了嘀咕:难道地府真的有大事要发生?

    心中思量许久,钟馗正色道:“秦广王,若地府有难,钟某必定站在最前方。不劳几位大帝出关,也要让来犯之敌歃陨在酆都城外。”

    可以讲出如此豪言壮语,不愧是四大判官里面的铁血判官。范赦听的不免有些激动。三界之大,广袤无垠,能成就璞垢之境,寥寥无几。

    璞垢境说出来的话那基本上就是言出必行。

    微微一愣,蒋子文放在案下的手挠了挠大腿。只是构思了一下连续剧的剧情,这群鬼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激昂?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趁他不注意煽动众鬼的情绪。为了避免尴尬,蒋子文决定跳过这个插曲。

    “黑白无常,外境拘魂使者为何会来东方地界,你们可有调查清楚?”

    “嗯???”

    范赦和周寅同时懵逼,这个问题不对劲啊!距离他俩抓到外境拘魂使者的时间这才过了多久,蒋子文的问题这尼玛就是送命题啊!

    很是无助,范赦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前辈周寅身上。微微抬头,他就感觉到了周寅那怜悯的目光像是在说,好徒弟,下辈子我们还要做师徒。

    不好!!!!

    “回秦广王!”周寅来到殿前,作揖行礼,非常恭敬的说道:“这个外境拘魂使者是黑无常抓到的,小的不敢贪功。”

    “黑无常何在!”

    被老阴逼暗算,范赦强装镇定自若。

    “回秦广王!”关于领导的问题,若是回答的过于简单和普通,那肯定要扣工资。若是回答的过于虚伪,敷衍,孽台镜的器灵一定会蹦出来捶说话之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范赦认命般的说道。

    “来犯的外境拘魂使者一共有两位,她们躲藏的位置是凡人开的车子里面,所以我们的边关鬼卒没能发现问题所在。通过躲在阳人身旁,确实可以实现偷盗鬼魂的行动。”

    说完自己的观点,范赦偷偷看了眼孽台镜。发现镜子没有异常,他暗地里捏了把汗。

    怨毒的眼神看着一旁的周寅。

    我不是人,你是真的狗。

    小子,我这是给你上课呢!别不识好鬼心。

    信你个黑心鬼,待会我要是被扣工资,你必须得接济我。

    范赦的眼神互动周寅看懂了,可是提到钱,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慢慢翻白。

    浓厚的师徒情谊终究比不了金坚。

    蒋子文的眼睛微微眯起,少许打量了一下女死神。对付外境来犯之鬼,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孽镜,妳来测一测!”

    此言一出,殿内众鬼除了钟馗,其他鬼的心神均是一颤。魂魄是由三魂七魄构成的,孽台镜器灵孽镜若是出手,那就是碎骨抽经,验虚实。

    传言上一次孽镜出来,阎王殿内跪着的罪魂惨叫了十天十夜,不死,不伤。有鬼好奇上前一探,罪鬼的魂海皆是穿针引线缝补之孔……

    “叮”的一声。

    实力微弱的鬼,眼睛里慢慢起了朦胧,出于害怕,范赦不敢用手擦拭眼睛里面的霜寒。

    一股要鬼老命的感觉充斥着全身上下,周寅拉着范赦回到了角落。

    他神情凝重的看着孽台镜。镜花水月,霜寒绝伦之景呈现在了镜中。

    一滴水声入海,一只白皙的赤足从镜中缓缓的踩了出来。身材高挑,面若桃花肌似水,左眼眼角的泪痣衬托其空洞的眼神无神,无色。

    “孽镜仙子!”

    四大判官协同鬼将一同作揖行礼。范赦的眼前依旧是一片朦胧,他被周寅拉着弯下了腰。

    衣着玲珑绸缎,白色雾纱绕身。孽镜双手叠放在小腹上冲着蒋子文微微弯躯行礼,随后又对着钟馗点了点头。

    眼前的孽镜一颦一笑展现出来的气质只有端庄大气,除了赤足之外,尽是大家风范。传言中的碎骨抽经与之外貌相比竟丝毫不适。

    早年有幸见过孽镜审案的周寅双齿含舌,不言不语,一副老实人的做派。

    孽镜为器灵,器灵修身不易。在地府,大成级别的魂宝器灵阎王见面也得礼让四分。

    这种同人一般无二的器灵,杀一点小鬼是不犯法的。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