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境鬼王

    “

    身体突然发凉,随后开始颤抖。范赦那满是霜寒的眼睛一眨一眨,双唇青紫一片。想开口,身体却没有力气,一晃一晃。

    感觉到范赦的魂力在逐渐流失,周寅咬牙道。

    “秦广王,钟校长,孽镜仙子。黑无常范赦乃是福利岗位聘的职,法则之域他受不了,会死的!”

    蓦然回首,周寅那张坚毅的脸没有回避更没有躲闪,阴丹后期的修为直视孽镜那双没有颜色的眼睛。

    感觉有趣,孽镜含笑回应道:“抱歉,镜不知有无修为之鬼在场。镜的法则之域乃先天之域,镜目前还控制不了。你们快些离去吧。”

    双手始终叠放在小腹前,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清脆悦耳。这样的孽镜,作为老搭档,蒋子文非常意外,脸上的错愕之色不比在场之鬼少。

    要说孽台镜在地府的时间那可是比他蒋子文在位的时间都还要长。孽台镜在地府的时间具体有多长,关于这个问题,大概只有问酆都大帝和天齐大帝才能知晓。

    感受到周寅的确认目光,蒋子文摆了摆手,示意可以走。

    “谢过孽镜仙子,秦广王,钟校长。”

    回完礼,周寅扛起失去五感的范赦向着大门迈去。第一次见孽镜是在50年前,那时的他没有修为,趴在镜花轮回往生域外圈待了足足有两刻钟。也就是那一次,同他一批的普鬼死了接近一半。这件事就像是埋在心中的一根刺,这次若是继续埋头匐低,那根刺将会撬动他的道心。

    刹那间,孽镜突兀的出现在了周寅的跟前,纤细玉手攀向周寅的左肩,她把头凑了过去,低语道。

    “万年以来,你是第一个对吾不敬的。”

    幽幽寒气掺杂着女子的体香扑面而来。这一刻,周寅感觉到了死亡的前息。

    “孽镜仙子,你真当本判官不在场啊!”

    钟馗左右手把周寅和范赦两鬼拉在其身后护着。后背背着的七星宝剑剑锋吟叫,一殿之内尽是镜子破碎和宝剑铮铮作响的声音。

    七星伏魔斩鬼域同镜花轮回往生域两两相撞。

    “鬼王,璞垢境巅峰!”

    罚恶司判官脸露果然如此的神色。

    东方地府属十大鬼王最为出名,钟馗的实力已然超越了十大鬼王中的七大。如此实力就算和孽台镜器灵一战,输赢也未可知。

    “钟馗,你也敢对吾不敬了?”

    望着空中的孽镜,钟馗直接吐了口唾沫。虽说他刚来地府任职时孽台镜就是大成巅峰的魂宝。说句不夸大的话,若是论辈分,五方鬼帝都不一定有孽镜大。可是这个器灵是个疯子啊!

    孽台镜的器灵从孕灵化生到夺取天地造化破桎梏于大成,这个三个阶段都是在地府之内完成的。没有经过俗世历练,常年藏于十八层地狱之中,再源于其特殊的材质。当下会变成这般,完全就是天养,地蕴造成的。

    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蒋子文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孽台镜是他在十八层地狱底下发现的,器灵见过的第一位稍微正常点的生物也是他。这么多年,器灵对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器灵的本体孽台镜也是一直由他保管。当下钟馗和器灵对吼,孽镜有多记仇,他非常清楚。

    挪开阎王案,蒋子文的王霸之气隔开了钟馗和孽镜的对峙。

    “钟馗,除了这个死神以外,你带着其他鬼即刻离开一殿,以后没有什么大事就不要再回一殿了。”

    看了眼周寅肩膀上的五指烙印,钟馗气的吹胡子瞪眼。后背背着的七星宝剑已经出了一寸剑鞘的剑锋再次铮铮作响,随后“砰”的一声紧紧合拢在了一起。

    蒋子文的话他能听出好赖,孽镜的地位在地府之内实在是太高。早期的地府没有革命,那时的孽镜就算在地府之内天天犯错,执法队也不敢管。现在的地府对于孽镜,说白了只能冷处理,其他的东西还真就不能用。

    “秦广王,钟馗告辞。”

    钟馗带着殿内的众鬼谨慎的出了一殿。

    站在门口一侧的孽镜嘴唇咬的渗出蓝白相间的血液,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钟馗扛在肩上的周寅。

    阴丹后期竟敢对吾不敬,吾定会让你魂肢魄解,魂识不散且丢入地狱之火中炽烤千年。

    待钟馗等鬼背影消失之后,孽镜缓缓转身,视线落在了魂躯结满霜寒的女死神身上。突然,那双没有颜色的美眸笑成了月牙状。

    随着孽镜的靠近,跪匐在地的女死神心态彻底崩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哈迪斯,冥酆之约。不,不要,不要啊!”

    才缓过神,凄厉的惨叫声便映到耳畔旁。回过头,只得看见槐木门最后一丝关门的缝隙。钟馗背着的七星宝剑“梭”的一声出鞘在外,一名儒雅男子从剑身之处走了出来。

    “孽镜前辈距离帝蕴级只差一纸之厚,这一纸她滞停了很久,很久……”

    “七星,你竟也看不出来?”

    同样看向一殿方向,七星有些欲言又止,随即非常郑重的说:“看的出来,万年之上。”

    万年以上的魂宝光是吸收天地灵气都能变成帝宝,存于天地间万年之久的魂宝孽台镜还真就是独一件。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钟馗甩了甩双袖,不再看一殿方向。

    一旁的周寅整条左臂到左脸附近均起满了霜寒,左肩上那凹陷进去的女子掌印要多明显有多明显。

    跟着出来的罚恶司判官韩旧辞双手成爪狠狠地抓在了周寅的手臂上。他特意隔开孽镜留下来的掌印,十指顺势嵌入周寅的手臂之内,一股紫气顺着十根手指不停的注入魂力。

    “韩师兄,多谢。”

    “你小子以后看见一殿就跑远些,里面那位可是把你记恨上了。”

    魂海之内气息紊乱,周寅牙齿咬的滋滋作响。东方地府这么大,以后不入一殿影响并不大,就是被疯子给惦记上的感觉很不好受而已。

    “话说,我徒弟还活着吗?”

    众鬼望去,五感尽失的范赦身体早已被寒霜给裹的七七八八。僵硬的他突然晃了晃脑袋。

    伸手不见五指,不,是感觉不到一切。

    身处黑暗中心,范赦刚开始确实有些紧张。可他后面突然就释怀了。作为孤儿,一个人身处黑暗的经历他有过。那时的他没钱,没亲人,没朋友,从小到大陪伴他的好似只有黑暗和孤独。

    拿此刻的处境与之相比,那时的他感觉不到亲人和朋友的存在。而现在的他可以非常真切的感受到身旁的老师周寅和师爷钟馗以及站在一旁的众多鬼将。

    用心观察的话可以感觉到两股气息围绕着范赦的周身。孽镜的镜花轮回往生域和一丝薄弱的新生鬼气掺杂在一起,强中掺弱,因此那一丝新生鬼气显得很是薄弱。

    “小周,这小子入地府好像不足七天吧?”

    在人间是普通人,死后做鬼在头七之内便领悟到纳气迈通幽,这个速度在众多鬼之中已经算是上乘天赋了。

    不是很确定范赦此刻的状态,听到钟馗这似问非问的话,惊讶之色在周寅脸上转瞬即逝。

    世间所有的修行体系,属凡人最快,精怪最慢。灵魂虽说是凡人死后的产物,可他却已经出了凡人的修行体系。灵魂的寿命极长,同凡人相比被喊作‘异类’亦或者称之为鬼。普通鬼的寿命在270年到310年左右。

    纳气成功迈入通幽境界的普鬼则被称为鬼修,通幽境界的鬼修寿命高达600年。

    不过由于鬼修的特殊性,日积月累下,积数庞大的普鬼在修行天赋这块极差。他们想要纳气迈通幽那可是比凡人纳气入练气还要难上几十倍。

    人间修士想要缔结金丹自然少不了天雷洗礼。地府的鬼修想要缔结阴丹不仅有滚滚天雷,还有要命的因果道印。

    如此修行,想要踏上修之尽头,天赋强大是必不可少的助力。

    就在这时,范赦蓦地睁开了双眼,一双黑眸炯炯有神,他目视着酆都城所在的方向。视线透过护城结界以及无数道青石墙。

    魂识划过长空,视线在由十字街道构成的外城中找寻着三道心心念念的身影。

    在这偌大的酆都城中,范赦徘徊着,走走停停了许久,他好似失去了方向感………突然,西南方向的远方,两高一矮的白色朦胧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外貌很是朦胧,模糊,可就是能感觉到熟悉和亲切。

    确认好目标,范赦嘴角不由之主的咧开,止不住的开心在脸上显现。没有犹豫,他朝着西南方向追了过去。

    “咔擦!”身体上的寒霜顷刻间碎裂,才迈出一只脚的范赦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晕倒在地的最后一瞬间里,左右眼最后的画面是周寅和钟馗。

    “这小子比起你当年还要虎,才通幽就敢透支魂力。”

    “校长。”周寅拉着还在给他渡传魂力的韩旧辞挤到钟馗的身边,低声道。“玄阶中品功法《无常决》我是四天前给他的。”

    此言一出,钟馗和韩旧辞瞳孔微缩,顿了顿。两个呼吸间,钟馗随即哈哈大笑。

    这个天赋未来只要心智不是太差,怎么着都得是个鬼君。

    鬼修前四境看天赋,后五境看心智。心智不坚定者是扛不住天雷洗礼的。以灵魂之躯硬刚天雷,这便是鬼修的道。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