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十字街

    “

    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

    地府的普鬼住所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放眼望去,整条街道皆是相差无几的建筑。进入主干道到现在,范赦感觉自己走进了迷宫。

    从被抬出一殿到现在,他也不知过了多少天。期间醒来后他第一时间就去了寻亲大厅。错过地府给的约定时间,结果那地方一个鬼影都没有。问过工作鬼员,结果那黑心鬼要收小费,没有小费就要自己去找。

    酆都城西南第五十三道六百四十二街七十五号房。

    小费只给了一半,地府工作鬼员折半给了一张写有地址的纸。想要工作鬼员带你去找可以是可以,加钱。

    范赦郁闷的叹气道:“都是黑心烂肺,做鬼都这么惨我这也是没谁了。”

    路过的普鬼看见穿着无常袍的范赦都会忍不住多打量几眼。腰间挂着的拘魂令一晃一晃,明眼鬼都能看出来鬼是公家身份。

    一路走来很是吸晴,同巡防队的鬼卒擦肩,范赦很是骚包的擦了擦腰间的拘魂令牌,同巡防鬼卒相比,官大一衔压死鬼。

    想到自己才纳气通幽,他立马把拘魂令牌插入腰带之中。装逼是很爽,可是没有硬件实力,扮猪吃老虎那是非常容易被人敲闷棍的。况且眼前的队伍不是人是鬼啊!

    路过的巡防队向范赦行了一个军礼表示尊敬。为首的队长有着洞微中期的实力,看到通幽初期的少将他很是意外。

    功德值抓阄本就是地府设的局,拘魂使者这份工作是地府三百六十行里面死亡率最高的岗位。

    地府把写有拘魂使者的纸条放在暗箱里面不是因为它慷慨解囊,抓阄给你的本意就是想你自己放弃或者是退位。没有修为的新魂光是听说这个死亡率,就没几个敢继续下去。

    “嗨?”不知道为首的中年人为什么一直看自己,范赦便停下了脚步主动打起了招呼。

    巡防队长伸手示意身后的队员停下。

    “稍息…立正。”他径直走到范赦跟前,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范赦站在原地愣了愣,这难道就是职位带来的便利?刚来那会以为无常鬼是小小鬼,没有实权和地位的那种。当下这声将军叫的,范赦感觉自己的马屁都快要被对方拍开花了。试问哪个少年不想做将军,虽说这个职位在地府里面有点普通,可是军衔好听啊。

    他故意咳嗽了两声,随即问道:“六百四十二街七十五号房在哪儿?”很是深沉,不见畏缩。

    “回禀将军,前方直走三千米,右拐往前数到七十五号便是。”

    巡防队长答复的很是干脆,然而他的十二名队员都瞬间变了脸色,脸上的不喜之意那是藏不住的。在他们看来,范赦有通幽初期的修为那就是地府的老鬼,老鬼在地府问路简直可笑。

    他们这种神情好似范赦问了什么明知故问的问题似的。很是不解,难道地府不能问路?抖了个激灵,范赦脸露苦涩,有些不情愿的把腰间挂着的钱袋拿了下来。

    钱袋攥的很紧,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里面仅剩的一两银元宝。咬了咬牙,范赦把自己仅剩的抚恤金塞到了巡防队长手中。

    “就这么多了,给兄弟们买酒喝。”说罢,拂袖而去。

    握着钱袋,巡防队长欲言又止。通幽初期能在拘魂使者这个位置上混这么长时间不死不退,可见这小伙子做鬼够圆滑的。

    瞄了眼十二名队友,他把钱袋扔了过去,随即把腰间挂着的巡防令牌拿了下来,大手一挥,一道光幕地图在空中铺开。

    ……

    地府的银钱是由十殿阎罗管制,市面上不可能有鬼能仿制的出来。就算有,那也没命花。少将军衔的范赦每月可以领到5两银元宝的俸禄。作为鬼修,这5两银元宝着实不够用,都不够他去买九幽石修炼呢。

    身上又没了银钱,这叫范赦怎么能高兴的起来。挨着房屋一栋一栋数过去,范赦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一名少女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左顾右盼,待视线落在范赦身上后,她擦了擦眼睛,不确定的问了句。

    “你是范赦?”

    “老姐!”

    范赦强忍着心酸眼泪向着范若雪跑了过去,打算给多年未见的老姐一个拥抱,“啪”的一声,范赦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卧槽,洞微?”

    11岁模样的范若雪揪住范赦的衣领,问道:“你怎么死的?”

    感受到天生的血脉压制,范赦苦着脸说:“救人,车祸死的。”

    范若雪抿嘴不语,她整了整范赦的衣领。

    “疼吗?”

    范赦赶忙摇了摇头,道:“还好吧!”

    仔细打量了一下范赦,范若雪又问道:“你这身黑皮哪弄来的?”

    “功德值换来的,每月五两银钱呢。”

    还未等范赦嘚瑟完,范若雪跳起来重重的拍了他脑袋一下。

    “拘魂使你也敢当,几天前才死次,是不是觉得自己没死透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

    “进来再说吧!”站在院落里面的范世茂和崔莉一同走了出来。

    足足有十二年未见,范世茂和崔莉依旧是30岁出头的样貌。同记忆里一模一样,见到两人范赦喉咙很是沙哑,眼角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滚落。

    “爸,妈!”

    有那么一瞬间,范赦感觉这一切好不真实,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阖家团圆那是他不敢想的。

    进入屋内,一家人围着院子里面的圆桌坐了下来。这里的环境同人间一般无二,只不过这里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长的都不是那么普通罢了。

    这里的楼房不能起高,通常都是一层到两层。地府每个季节都会有一次深渊风暴,这个风暴是以整个地府为目标的超大型风暴。鬼帅在这风暴的外圈都是如同撕抹布一般。据说深渊风暴的中心可以撕碎鬼王。

    望着院子里栽种的槐树,范赦感觉有点膈应。自家院子里面种鬼树,这在风水上就是大祸。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树就是种给自己乘凉用的。

    看见范赦穿着的无常袍,崔莉打心底里就不舒服。

    “范赦,听你姐的,拘魂使者可不是你能当的。在十字街或者是酆都城内找份正经工作才适合你。”

    拘魂使者在人间拘魂遇到厉鬼或者是魔修,魂海境和阴丹境这是最基本的。有甚的还需要藏脉境或者神游境出马。

    厉鬼是灵魂入魔,魔修是人间修士入魔。只要是魔物。那实力就是恐怖的。拘魂使者做的事情本就是在人间找灵魂入地府,找寻过程中,拘魂使者都是在明处,厉鬼和魔修都是在暗处。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莫说是两位阴丹境的拘魂使者,就算是神游境也有可能会翻车。

    危险确实是挺危险的,范赦之前会保留拘魂使者的岗位,高薪资是其次,能学到本事才是主要。

    在地府,只有城隍和黑白无常或者土地公公以能在人间游走。其他岗位均是地下办事。放弃拘魂使者的岗位难道去九幽山挖矿?

    范赦伸出自己的左手,黑色粒子大小的魂力慢慢的凝聚在手心之上。他紧紧握住这团魂力,黑色粒子四散。

    “当无常鬼之前,判官老爷有说过其中的危险。我当时也有考虑过其中的风险。可你不往上走就得往下流啊!”

    玄阶中品功法《无常决》是拘魂使者修炼的功法。若是现在辞职,功法便会被没收掉,钟馗的罚恶大学也就同他无关了。没有功法和历练,修为那就只能停滞不进。感受到纳气迈通幽的魂力洗礼,便越发的想要体验后面的九窍洞微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孟婆那边上班,我和我的老师打声招呼你肯定能走后门。”

    “我不要。”

    想都没想,范赦直接拒绝了范若雪这个糟糕到极致的办法。

    范若雪拍了拍桌子,随即站在了凳子上,踩着凳子才勉强和范赦齐平,她气的脸颊鼓了起来,怒视着范赦。

    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当年仅有六岁,那时的范赦被范若雪这么一凶,打心底里是不敢反抗的。如今只感觉对方奶凶奶凶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孟婆那边只收女员工。我过去顶多就是个奈何桥保安。我是不可能会去的。”

    奈何桥上的保安只需要看住河里面的怪物就行。要是有特殊情况直接滴滴罚恶司判官。工作性质只能说是养老。

    奈何桥上常年腥风扑面,工作环境又奇差无比。若是可以和小姐姐一起熬孟婆汤,范赦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他要去,十殿阎王都拦不住,可人家孟婆能同意吗。

    这不,扯淡吗!

    小心思被当场揭穿,范若雪被气的肩膀一耸一耸。十二年未见,当下见面,她感觉臭弟弟变聪明了,没以前那么好忽悠了。

    看到范若雪的腮帮子鼓的大大的,范赦突然戳了她肚子一下。泄了气的范若雪脸色憋的通红,她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找父母。想到这点,她脸色羞的更红了。

    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这要是搁以前,早就黑虎掏心接虎鹤双形在五指擒拿术了。范赦突然有些感慨:老姐这是长大了?

    一旁的范世茂幽幽的叹了口气,补充道:“阴间不同阳间,凡事多留个心眼,不要蒙头就往上卯。阴间要是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得到父亲的肯定,范赦笑着点头“嗯”了一声。自打判官老爷说他是冲煞孤星那一刻起,范赦便非常清楚自己的未来。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