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修真者联盟

    “

    拖着怨灵到六楼,范赦挥起哭丧棒连续抽了几下。怨灵满身的赤色火焰被抽的时而小时而大。

    怨灵原本要拉七楼的一家三口下火海的,当下不仅让人给跑了,还被范赦推下了七楼,他气愤不已。双臂合实硬挡了几下哭丧棒,起身便朝着范赦冲杀过去,血盆大口,口中含火。

    闷的一声巨响,退无可退的范赦双手凝聚魂力护盾迎击了这破天荒的一吼。余震的威力差点把他震下楼。退到墙边的他用魂力灭了身上的鬼火,鬼火的炽烤实在是不好受,通幽初期的他累的呼呼喘气。

    六楼的闷响,升降梯那时恰巧经过六楼。这一震可把升降梯上的几人吓的够呛。

    不明所以,一名消防员向楼下挥手示意:“赶紧走,这里要塌方了。”

    周寅向前走了一步,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还在分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的关典词伸手示意暂停。他四处看了又看,没能找到透明的灵魂。不知道周寅在和谁讲话,他和其他新魂的目光便都停在留了周寅身上。

    “白大人,别来无恙。”

    咔吱一声,天台铁门被打开。一名穿着白色衬衫搭配黑色直筒西裤的中年胖男人走了出来。

    他习惯性的推了推戴着的金丝眼镜,嘴角咧开,笑的很是油腻。打趣道:“哎!白大人,你们地府选黑大人的标准什么时候降准了?”

    “福利岗位,不怕死的。”

    “哦?”

    很是惊讶,范赦的实力作为金丹中期的他是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顶天了就是个通幽初期的小鬼。

    没有在无常袍上看到实习标签,这就证明范赦是正式员工,是个老鬼。要知道,地府的福利岗位只有在灵魂初下地狱才有可能分配的到。通幽初期能做这么长时间的拘魂使者,这个黑无常得有多苟啊。

    不过,眼前的范赦可是在和怨灵搏杀,如此看又不像苟的。这就很让人费解了,中年男人摸索着肚皮思索着。

    “黄部长。”

    天台入口处又出来了一男一女。白衬衫搭配黑色直筒西裤,最后一双黑皮鞋。妥妥的修真联盟打扮。

    黄士奇左手凝聚了两个灵力球,微微挥手,两个灵力球各自飞向一男一女。

    灵力才开眼,两个练气的小菜鸟吓的够呛。

    眨了眨眼,见到眼前新的画面,俩人默契的站在黄士奇身后,眼神会偷瞄周寅,但不敢一直盯着。

    “袁峰,李紫婷你们俩个还不快向地府拘魂使者问好,莫要坏了长幼的规矩。”

    “白前辈。”

    地府拘魂使者黑白无常算是听的比较多的鬼将。第一次见,心情难免会激动。

    周寅淡淡的“嗯”了一声。

    修真联盟分布世界各地,人才广济,黄士奇便是是山城市西城区的负责人,挂职部长。

    “道友,这里难免会有些疏漏,事后就交给诸位处理了。”

    “份内之事,何足挂齿。”黄士奇拍着肚皮答应道。

    “那就好。”

    始终背负双手的周寅缓缓抬起左手,道:“拘魂。”

    五指连接五根飘在空中的白色锁链,待长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浓郁的魂力构成了阴丹后期强度的拘魂锁链。

    一旁的黄士奇砸吧砸吧了嘴,心道:这货怕不是快要晋升藏脉了吧!

    不停延伸的拘魂锁链遁入范赦战斗的方向。“砰”,五条锁链瞬间分解成十五根。

    一个缠绕,怨灵被捆的结结实实的,不待犹豫,拘魂锁链朝着三楼遁去。

    紧张的情绪得以缓解,范赦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在昏暗的火光映照下,手掌纹路清晰可见,均是鬼火灼烧的痕迹。有点细皮嫩肉的感觉。这次的历练有些失败,还是太弱了。

    双手撑地,范赦跃了出去。

    没有怨灵作祟,原本就被浇的差不多的火焰只剩沙发等易燃物还在燃烧。

    见到有人间修士,范赦拱了拱手。

    “这位小兄弟好魄力,通幽初期力抗两只怨灵。袁峰,李紫婷你们俩个要好好学习这种越战越勇的精神。”

    “好的,黄部长。”

    六境以下鬼修要比人修强大。这是源于鬼修的魂体特殊性。人修里面若是出了特殊体质的修士,那就这段话就不适用了。六境之后就是看各自学到的神通法术。修为达到领悟法则的程度,就不局限微毫之间的差距了。那个时候领悟能力才是后三境的主要助力。

    黄士奇笑起来很是油腻,范赦对此也是回应了一个憨笑。他现在很郁闷,和两只怨灵打了半天都没能打服他们,这叫什么事啊。

    “黄部长,这么晚的时间,你们这是特意出来救火的?”

    黄士奇这个身份能出现在这里,显然不是因为这里起火的原因。在周寅看来,蜀地的天颂教或者是不久前发现的阴阳瞳女孩,黄士奇因为这两件事出来的可能性大一点。现在寻魂盘上暂且没有出现新目标,刚好有时间,之所以这么问,无非就是想从黄士奇口中套点话。

    黄士奇拍了拍肚皮,笑呵呵的说道:“公职事件,恕黄某不能多嘴。”

    没能听到自己想听的,周寅也同样笑道:“黄部长,话说天颂教的大本营目前有没有找到?”

    黄士奇眼睛瞬间眯起,周寅知道天颂教,他是非常意外的。天颂教发展至今已有十年之久,教中有魔修,厉鬼,精怪,妖魔等物种齐聚。

    这十年之间,天颂教不像其他邪教那般猖獗无法。相反,天颂教是一个异常低调的教派,低调到外界都不知道有这么个教派。

    自打蜀地的县城隍庙被毁,天颂教才崭露头角。

    四日前,镇守城隍庙的鬼帅以及文武判官和所有日夜游卒均亡。要知道,三百多名鬼修被堵在家门口屠杀且家里有逃生通道都没有逃出去,这就很离谱了。

    经过四天时间的回溯调查,修真联盟只是查到一丝信息。

    天颂教教内供应的信仰之物均为带泥的无头观音像。贡台上贡应什么神像都不奇怪,这么多物种聚在一起贡应带泥的无头观音像,这太过诡异了。

    这件事是在人间发生的,又太过诡异,目前人间金丹以下的修士都是无知情权的。因为影响太大,地府那边暂时是封锁消息进行处理的。能知道这件事情的鬼修皆为八境鬼君。

    况且案件卷宗上有特意交代过地府的特派员乃是鬼王钟馗,阴丹后期的周寅知道天颂教这事,这不符合规章制度啊。

    黄士奇突然变的严肃:“白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不管周寅是不是打算套话,这件事都已经不能草草敷衍了。

    这件事情之所以是让修真联盟去处理,纯粹就是因为天颂教手中极有可能有着镇鬼的帝器。

    好奇心害死猫,黄士奇这个油腻胖子忽然变的这么严肃,周寅现在突然不想知道了,黄士奇要是告诉他不好的消息这段时间怕是要夜不能寐了。

    出于强烈的好奇心,周寅终究是跟了过去,走之前他撇了被捆着的新魂一眼。

    年纪最大的关典词以及身旁的一男一女均吓的把头埋下。

    这就好比官差压送犯罪嫌疑人去京城送审。押送过程中犯人要是作死得罪了官差,那后面的路不得穿小鞋穿死。在这种事情上,他们不敢赌黑白无常的鬼品。

    “小范,看住他们。”

    “好嘞。”

    范赦拿着哭丧棒抽了抽还在反抗的怨灵。

    这几下不带有任何私鬼恩怨,完全就是出于管束,约制。

    两个小时不到,意识还算清醒的新魂感觉脑袋很不够用,短短时间经历的事情已经刷新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哥哥,我要哥哥。”

    第一个被拘出来的小女孩被范赦用拘魂锁链绑在了玩具熊身上。

    拘魂锁链有克制灵魂的特性,被拘魂锁链绑着的灵魂除了快步走动以外,其他的事情均做不了。

    初死之人最是感性,你不绑着他,他就会到处乱走。入地府本就路远,到时候把新魂弄丢,不免多生事端。

    “女娃儿,你不用害怕,你哥哥暂时不在这里,将来你们会有见面的机会的。”

    李紫婷蹲在小女孩跟前,双手抚摸着小女孩的脸颊。才四岁就要独自一人去地狱生活,亲人在人间痛苦,这个小女孩在地狱更痛苦。

    看见穿着无常袍的范赦,李紫婷有些恍惚。火灾和黑无常,只要这两者同时出现,她便会想起自己的凡人母亲。

    地府是专门给凡人准备的,修真之人和鬼魂一般,他们死了便是真的死了。修真本就是条逆天之路,夺天地造化,凝聚万古金身。想要拥有盖世神通,不朽寿命,那便需要逆天而行。

    这世间之物,从来都是等价交换。

    “你走开,我要哥哥,我要哥哥。”

    有人过来安慰,小女孩哭的声音更加沙哑了,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在没有见到哥哥之前,她能做的只有大声哭泣。

    火灭了,一具尸体接着一具尸体被消防员抬出来,人群中有个小男孩不停的打着自己,脸颊早已被自己抽的通红,一旁的父母都快拦不住了。小男孩肩膀一耸一耸,自责之色,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黑大人,能不能让这个孩子看一看他的哥哥,哪怕远远看一眼也是好的。”

    “不可以。”想都没想范赦果断拒绝。

    上前才把木愣的李紫婷给推开。一旁的袁峰便上前一步帮腔道:“你这个黑无常怎么这样,不给看就不给看,干嘛要推人。”

    他扶住神情恍惚的李紫婷安慰道:“你就是太善良了,鬼都是没有人情味的,更何况你问的还是黑无常。”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