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罪业观音

    “

    沐浴在银色的月光中,范赦已经可以熟练的控制魂力裹体了。

    约莫走了一半的路,放在怀中的寻魂盘突然间震动不止,阴面的盘面好似裂开一般。

    向着寻魂盘上的指针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名少女不间断的穿墙而过,少女显得很是惊慌失措,每跑出一段距离便会向后看一眼,不管前方有没有阻隔,总之就是无脑的跑。

    “新魂?”

    范赦停在了附近,少女身上感觉不到游魂的气息,尽是新魂之气。左右看了又看,不见附近有黑白无常,倒是又看见了不少逃跑的新魂。

    随意看了一圈,九个新魂,比自己背着的还多。

    没有过多犹豫,范赦连忙把背上背着的新魂卸下。才迈出几步,他又退了回来,回来便是用拘魂锁链把关典词他们给捆严实。

    “这位大哥,你干嘛咬人家,要不我把他给松开,你们俩练练。”感觉这一批次的新魂很是难带,范赦突然感觉很是心累。

    男人欲哭无泪,这种事情让人怎么回答嘛?他咬紧牙关不在看老王,心酸的眼泪竟流了出来。

    “关典词,你看着他们几个我后面就不颠你了。”

    “此话当真?”

    现在作为灵魂体,关典词还不至于那么脆弱,这种颠簸至少还能走二十个来回。

    “当真。”

    音才落,范赦便没入脚下的楼房。

    “黑大人,你倒是给我松绑啊?”

    这么大年纪被这般折腾,关典词很是郁闷。

    穿过几户人家,范赦来到了一楼。出了楼房后他来到了墙边,双手扯了扯手中的拘魂锁链。范赦脸露苦笑,看来今天是要“大丰收”了。

    少女不停的往前奔跑,每回头一次她都能感到心悸。被激发的求生欲望让她不敢停下休息。

    一条漆黑的锁链突兀的出现在视线之中,少女才反应过来便已经被范赦给绑好了。

    “黑无常!”

    发现绑她的鬼差是黑无常,少女恐慌的大叫着: “鬼啊,鬼啊。”

    “卧槽,我长的有这么吓人吗?”

    少女乃新魂,身上也有其他拘魂使者留下的印记。按理来说少女是见过黑白无常的,都已经见过黑白无常了,还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很是不解,有点担心少女吵到附近的八名新魂,范赦用拘魂锁链勒住少女的嘴巴,让她不能发出高音。

    待鬼面蝴蝶结绑好,范赦自顾自拍了拍手。

    “哭丧棒还是没这个好用啊。”

    有些感慨,不,很是感慨,周寅可以用哭丧棒画出符文攻击。然而范赦用哭丧棒只能用来抽打。抽打就算了,伤害关键还不高。哭丧棒同拘魂锁链两者皆为中品法器,这么一对比,范赦还是感觉拘魂锁链好用的一批。

    把少女扔在关典词身边,范赦又朝着寻魂盘上的指针方向遁了过去。

    “黑大人,松绑,松绑啊…….”

    饱读圣贤书,关典词是不想随意批评他人的。因为他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是范赦这个黑鬼,他今天批评定了,阎王爷也拦不住。

    “莽夫………”

    …………

    此时的范莽夫拿着拘魂锁链从地底冒出,又阴了一名不停逃跑的新魂。同样把嘴巴勒住加上鬼面蝴蝶结。

    被这般对待的新魂看见高大的范莽夫站在跟前,他瑟缩在地板上发抖。

    “咦,不对劲啊!”

    前面的少女还好说,可这个七尺大汉是什么鬼。范赦可不认为自己能把这么个大汉吓成这般,毕竟同样是鬼,况且这群新魂身上都有其他黑白无常的灵魂标记。按理来说新魂身上有灵魂标记就一定有见过其他的黑白无常,所以没理由这么怕他的呀。

    “难道是我这些天学到了钟馗师爷的气质?或者说是神韵?”

    目前好似只有这个说法能解释的通目前的情况了。

    没有过多纠结,范赦把新绑到的大汉扔在关典词身边便又朝着寻魂盘上的指针方向遁走。

    已然麻木的关典词无奈的摇了摇头。

    “粗鄙……”

    ………

    又陆续绑了几次,待寻魂盘不在震动,9个新魂3女6男一个不少均被范赦绑了回来。

    在关典词的口术下,早到的8个已经没有范莽夫绑他们之前那般害怕了。

    这些新魂很是奇怪,范赦带着疑惑径直走到这些新魂身前,他用哭丧棒挨个敲碎勒住口齿的锁链。

    上下颚终于可以活动,九名新魂高兴不已。按照范赦绑锁链时的手法来看,行为很是粗鲁,动作很是熟练。这般想后,他们九个新魂心中有着一个统一的猜想,虽然几人才认识不久,但是这个猜想应该是最接近的。这个黑无常应该是个熟手吧。

    范赦没讲话,在场新魂便都不敢先说话。当然,两名怨灵除外。

    把腰间挂着的哭丧棒取了下来,范赦像拿鸡毛掸子那般在手上弹了又弹。

    都在范赦手底下吃过亏,九名新魂不敢反驳。他们有些委屈的挨在一起。

    “拘你们回地府的黑白无常呢?”

    对于这个问题,范赦在抓他们的时候就想问了。可这群新魂好似被吓傻了似的,一个两个只知道逃跑。现在被关典词开导了一番才好了不少。

    最早被拘的少女缓缓站了起来,在关典词的开导下,她算是认清了当下的情况。

    “你们七个继续蹲下来。”

    范赦用哭丧棒指着还要站起来的新魂表示不用你们了。

    少女咬着嘴唇,做了一下心里平复才开口道。

    “一个小时前,拘拿我们九个的黑白无常带着我们去往第十个目标时,当时第十个目标是在西城区西街的马路上,黑白无常带着我们去了西街的马路,我们刚到便发现有两只怪物在场,哦,对了,当时那里还有一个活人,是个小女孩。第十个目标应该就是小女孩的亲人。”

    “小女孩是不是能看见你们?”

    “嗯…”少女呆呆的点了点头,范赦突然来一句她刚准备讲的话,这让她挺意外的。

    “后面呢?”范赦铁着脸继续追问了下去。

    “后面黑白无常和怪物打了起来,两个怪物不敌黑白无常,本来是稳赢的,可后来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鬼影偷袭了黑白无常。当时那个鬼影好像向着天空扔出了什么东西,我们本来是都要被那东西盖住的,可是黑无常把我们和小女孩一起给扔了出来,也就是在那一瞬间,黑无常的头被黑影斩了下来。在之后白无常带着我们逃跑,白无常路上说一起跑是跑不掉的,之后他就对我们施展了一个法术,我们便一直跑到了这里。”

    一口气说完,少女依旧感觉心悸。黑无常被斩的画面烙印在脑海之中拔之不去。

    惊魂术!少女现在的症状便是中了惊魂术后的状态。

    范赦赶忙拿出拘魂令牌滴滴周寅。不知怎的,这件事他忽然联想到了天颂教头上。虽然他对天颂教这个教派了解的不多,可是出鬼门关时郁垒鬼君有特意叮嘱过小心行事啊。

    黑白无常,一死一逃。这说明对方有五境六境的强者。

    本着谨慎的态度对待,范赦也滴滴了钟馗师爷。

    周寅和钟馗的联系链接是他拘魂令牌里面仅有的两个联系链接。工作令牌不添加家人联系方式这是常识。

    “……”

    在西城区的周寅看完范赦的留言后,他很是欣慰。看来我这徒弟不是很笨嘛。如此甚好,甚好。

    “叮。”

    又一条来自范赦的消息。

    “老师,我怀疑对方有五境和六境的强者。我把你的消息也粘贴给了师爷。(狗头)”

    看到最后一句话,周寅心中感到的欣慰感瞬间变成心梗感,他嘴角突然抽搐不止。

    天颂教………

    “………”

    蜀地,西岭雪山。

    一把撑开的黄纸伞飘在空中,远处看上去,西岭雪山还是如同往常那般静谧。不过,今日的静谧还是同往日有所区别的,现在的静谧,静的没有灵气,静的像一潭死水,静的让人害怕。

    黄纸伞伞下,七星宝剑锋内敛,伞下绚烂的青锋也逐渐消失不见。

    没了青锋遮眼,映入眼帘的不是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白色的雪被五颜六色的血水染的一片通红,一片漆黑,一片通紫以及一片通绿,雪堆里有横尸当场的妖兽,劈成两半的树精,有精怪,有厉鬼,有人修。

    钟馗站在一个趴在地上的人族修士身前。

    人族修士缓缓抬头,眼前的钟馗像是一座越不过去的大山,巍然耸拔,一望无际。

    “钟馗,你很强大,我见过很多鬼修,你能排在前三甲。不枉你这四大判官之首铁血判官的谥号。”

    “八境返虚,千年之间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再给你点时间你或许真的可以天启入大乘。”

    “呵。”

    趴在地上的男子嗤笑一声,随即脸露决绝之色,他看着钟馗嘴角发笑。

    “大乘,大乘又怎样,我要的是成仙,与天地同寿,做人间共主。”

    男子口中尽是血水,他双手按着头,活生生把自己的头给拧了下来。

    “钟馗,罪业观音终有一天会将地府所有的鬼给镇压的,她必定会成为这世间最强大的仙,唯一的仙。”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2960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