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算计鬼

    “

    自古人心险恶,亘古不变的道理。人心黑,鬼心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去。

    跟着老白一起走远,耳边“咣咣咣”的声音也逐渐消失。

    走着走着,范赦感觉有些怪怪的。老白带着他走的路都是七拐八弯,错综复杂。这要是被他带进暗处给壁咚了,这找谁说理去啊?

    在九幽山,直接被牛头马面勾进来的新魂身上是没有锁链的。从酆都城里面抓进来的,那都是会绑上锁链的。

    有着锁链压制魂力,老白也就是一普通的鬼。普鬼同普鬼,范赦虽说没理由怕他,可是这地方不熟,就怕这货玩阴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跟在老白身后。然而……老白呢?范赦站在原地谨慎的看着周围。

    “老白?”

    试探性的喊了一句,搞不清楚这老鬼在耍什么花招。少挖一颗九幽石就得马脸男子挂在阴风道口抽一鞭。现在已经将近过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范赦可真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躲在暗处的老白斜眼看着慌张的范赦。他还是想确认一下这娃是真傻还是假傻。

    虽说他不能杀鬼,可是要把一只鬼引入绝境处,然后把路口封死,最后借着阴阳交界那会的地之吐息。鬼帅都坚持不了一个时辰。

    老白想到这点范赦自然也想到了。这次终究有些所以然了。范赦在原地徘徊着,焦虑之色尽显无遗。

    “老白,你再不出来我就回去挖矿了。”

    范赦撒腿就往回跑,来之前有设想过老鬼会没安好心,这一路上的标记他给留了点。若不是担心老鬼太精,范赦肯定会把标记留的明显点,大点。

    没跑多远,来时的路已经被巨石给封死,范赦走到路口前打量着堵门的巨石。

    有两点疑问。

    一,范赦自认自己和老白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更没有血海深仇。两鬼才认识不到半个小时,老白做这事的动机是什么?

    二,九幽山内场罚地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身为平级的老白弄死他有什么好处呢?

    事情的关键点在于老白做这两件事情的动机。

    范赦在路口附近迂回着。一直走动不是因为焦虑而是因为这样不容易中冷箭。对于老鬼的品性,范赦可不敢保证。

    和老白无仇无怨,所以老白没理由杀他。但是不排除老白是个心理变态以杀鬼为乐,这一点才成立便被范赦给否决了。

    刚才在那边的矿道里面,里面的矿工对老白都不畏惧,老白在他们身边该怎样还是怎样。被老白困在这里,所以老白对这里的环境还是比较熟悉的。由此不难猜出他是一只老鬼,一只在罚地的老鬼。

    从地府的铭文规定来看。在这里挖矿的矿工,他们都不能胁迫其他弱小的矿工帮自己挖矿。那只能是自愿……所以,什么样的人才会自愿呢。

    叮!

    范赦眼前突然一亮,他赶忙用袖子挡住脸上的狡黠。

    想通前因后果,他极其用力擦了擦眼睛,把眼睛擦的通红后,范赦第一时间提着镐头四处找九幽石挖。

    “咣咣咣……”

    范赦眼睛通红,拿着镐头左边凿一下右边凿一下。一套动作下来凿了个寂寞。他现在的样子也是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老白,我的任务指标要完不成啦!”

    说罢,他又擦了擦眼睛。好一番折腾才把眼泪给挤了出来。

    “老白,任务指标要是完不成,那个监工就要拿鞭子抽我。我才刚刚做鬼没几天,要是知道地府会这么苦,我当时就应该去投胎的。”

    原本以为范赦来这里是想找回去的路,现在看见范赦在挖九幽石。老白心中的警惕稍微放松了几分。不过,在警惕心没有消失之前,他是不会出来的。

    “老白,你帮帮我啊!”

    尽量表现的像个傻子,这是范赦当下在做的。

    在这里,只要有地府的监管制度在,团伙的金字塔模式就形成不了。组不了团,鬼和鬼之间又互相不信任,在这鬼鬼平等的环境里,貌似只有无私奉献才能避开监管制度。

    至于无私奉献的品格什么样的鬼才会有,那只有圣女和傻子了。

    前者先天,后者培养。

    话说这老鬼怎么还不出来啊。

    咬了咬牙,范赦把镐头摔在地下。他一屁股坐在碎石堆里双脚不停的摩擦地面,手也是不停的晃。

    老鬼,算你狠,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妈妈……”

    哭的好不伤心,眼睛都肿了好多,虽说是被擦肿的,可这并不影响效果。范赦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腾,这个老鬼也太谨慎了一点吧。

    为了效果卓越,范赦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嘴边小声喃道:“姐姐……姐姐………”

    角落的老白看到这样的范赦,老脸都挂满了灿烂的笑容。只要把范赦培养成挖矿的牲口,那他就可以躺在天字矿624号里面安享晚年了。

    曾经吃过亏的老白依旧没有出去见范赦,在范赦心里底线没有破开之前,他是不会出去的。心里底线,这是他曾经以惨痛代价换来的教训。

    躺在碎石堆里,范赦感觉很是膈背。现在他就保持这个姿势不动了。这个时间点,1千块九幽石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了。现在要么在老白身上揩点油水,要么出去之后举报老白。总之不能自己认,自己认那不得被马脸男子打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范赦肩膀一耸一耸,幅度也变的越来越小。保持一个姿势也是很累的好吧。

    很是犹豫,老白犹豫不决着。这个小弟他想收来着,可是以前吃的亏实在是太痛,他可不敢忘。

    “哎呀,范老弟你这是怎么了?”

    跟了一路,听了一路,就连手里的活计都给停了下来。欧阳震表示范赦这个小弟他收定了。毕竟,在九幽山罚地,几百年才难得遇见一个傻鬼。

    “你是?”

    范赦抽噎着,眼前这个膀大腰圆的古装肌肉猛男,他有一点印象。

    “范老弟,我叫欧阳震。你以后喊我欧阳哥哥就好了。来,哥哥带你去完成任务指标。”

    看着欧阳震伸出来的手,范赦感觉胃疼。欧阳哥哥,好油啊。

    话说古代人都这样吗?一点都不含蓄。

    没有等到老白,欧阳震也是一样。他可不是王宝钏,没有薛平贵,这不是还有魏豹嘛。在范赦看来,三鬼都是利用关系,谁也不要说谁心黑,辣手。

    “欧阳震,你这是做什么?”

    老白赶忙挡在范赦身前,眼睛紧紧的盯着欧阳震,他像一头蛰伏的狼蓄势待发。

    “干什么,白千愁,你躲在暗处戏耍我的范老弟,你说我要干什么,给老子滚开。”

    一手把白千愁推开,欧阳震把范赦扶起来。

    拍了拍范赦衣服上的灰尘,欧阳震轻声道:“范老弟,也怪哥哥不好,哥哥应该在这老货把你骗走前拦住的,可是你要体谅哥哥的工作啊。好在现在没事了。范老弟,我们回去吧。”

    一股怪异感,范赦很是无奈的被欧阳震拉着走。事情现在变成这般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

    欧阳震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白千愁是打算把范赦培养成牲口帮自己挖矿。这个培养方向在他看来不免有点浪费。

    范赦这模样看着细皮嫩肉的,这要是让他去坐台,这才是物尽其用啊。

    罚地也有女鬼,色鬼那自然也少不了。

    白千愁推着巨石堵住路口,道:“欧阳震,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敢把路口封死,让我们三个死在这洞中。”

    “白千愁,你敢!”

    欧阳震怒视着白千愁,挖了几百年的矿,投胎转世无望,现在虽说活的很差劲,可是能多活一天谁不想多活一天呢。现在范赦来了,未来的日子是朝着好的方向去的,他可不想被地之吐息给吹死,要是有这个勇气,那他何苦挖几百年的矿呢。

    “我不敢,我现在就剩二百年不到的寿,我有什么不敢。”

    同样不能投胎转世,白千愁只想好好过完余生。

    感觉白千愁是认真的,欧阳震犹豫了,他还有六百多年的寿,拿自己的命去填白千愁的命,这很不值当。

    “老白,没必要吧,总不能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吧?”

    多年相处,两人对对方的品性也是相当了解。在自身利益面前谁也不会让步的。

    范赦感觉很无语,要不是因为时间不够,他也不至于铤而走险去套老白的九幽石,不套九幽石就不会遇上这破事。

    现在依旧危险状态。三鬼之中只要有一只鬼在对方手上出了事,那因果道便会察觉到,矿洞上面的监工便也会知道。

    所以说只要有一只鬼是死于对方手里的,那就没有赢家。

    白千愁也不是真的想自杀,可他不甘心啊。现在责怪自己对付范赦时过于谨慎,那也没用。

    稍加思虑,白千愁道:“对半,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今天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欧阳震也有些扛不住。虽说作为老鬼,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存货,可这些存货都是自己用勤劳换来的啊。

    “成交!”

    两鬼握了握手,愉快的决定了。

    范赦眨了眨眼睛,搁这里卖牲口呢?买牲口,人家牲口也会不乐意好呢。

    都是算计,为了明天不挨鞭子抽,范赦躲在欧阳震身后装作不敢看白千愁。

    都是算计,他也就心安理得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307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