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好大哥

    “

    一路都是跟在欧阳震身后,范赦特意躲着白千愁。

    看着范赦和欧阳震走的很近,白千愁很是郁闷。坏人他做了,好处却被被欧阳震捡现成了,这属实不止。

    “欧阳大哥,我现在只有一块九幽石,上面的矿工说我今天要是没有完成任务指标就要把我挂在阴风道上拿鞭子抽,少一颗九幽石,就要抽一下。”

    欧阳哥哥是不可能叫的,死也不可能,这是底线。范赦可不觉得罚地里面有老实的鬼,在这种环境里生存你要是太过老实那只能被其他老鬼踩在泥里。

    “范老弟,我们现在就去挖,你差的数量,哥哥我帮你补上去的。话说你的任务指标是多少啊?”

    “一千块!”

    空旷的矿道里,欧阳震脸露凝重道:“范老弟,你先候着,我和老白先去帮你想想办法。”

    他第一时间拉着白千愁走远。

    擦了擦额头上的灰尘,范赦蹲在原地凿石头玩。对于这个量,想要在这群老鬼身上拿到,怎么可能有那么简单呢。现在只需要努力扮演一个傻子就好,只要自身对他们有价值,那么就总会有人投资的。

    “老白,这量太大了,你要是想要这小子以后一半的劳动力,那你就必须得给我出一半,否则免谈。”

    白千愁瞄了眼范赦,蹲在原地凿石头的范赦看起来确实不太聪明。

    有想过让范赦出去挨鞭子,可是要是挨了太多鞭子,那今后基本上就是个废物了。他想要的是专门挖矿的牲口,要是范赦被抽成了废物,那他就只能等下一个傻鬼进来了。

    欧阳震急躁的说道:“老白,649号矿里面我认识几个女鬼。现在帮这傻小垫上,以后一定能回本的。”

    “是不是刘婆婆那几根老葱?”

    “是的。”

    白千愁狠狠指了指欧阳震:“欧阳震,你毒啊。”

    被白千愁这个老货说毒,欧阳震只觉得好笑,在这里受罚的鬼有几个生前做过什么好事?或者说是又有多少死后做过坏事。

    “白千愁,堂堂阴律司判官,熟读地府阴律,要说歹毒,我欧阳震自愧不如你。”

    “这事你休要再提!”

    本是瘦矮老叟的白千愁眼露凶光,直视欧阳震,势有你再说就同归于尽的冲动。

    “老鬼,你到底出不出这个九幽石?”

    在罚地比斗狠,也就只能过过嘴瘾。真要动起手来,若是同归于尽还好说,可要是被对方给跑了,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

    “现在回去挖矿,塔钟响起,一人补一半。”

    白千愁头也不回便独自离去。再和欧阳震争吵下去他可能会真的忍不住动手。对于欧阳震,他只有三成把握杀死。没有同归于尽的实力,意气用事只会把自己给塔进去。

    欧阳震冷哼一声:“老色鬼!”

    “范老弟,我们走吧。”

    “等等我,欧阳大哥。”

    只要拿到两鬼手里的九幽石,范赦感觉自己很有必要换一天矿洞。

    这两只老鬼心思都不单纯,这里人生地不熟,在这里待久了,真的很容易翻车。

    来到一条满是九幽石的暗道里面。

    范赦没等欧阳震说话便跳进去开挖了。现在身份是个傻子,傻子就要做傻事。

    “范老弟,你得这样挖。”

    范赦的左一下右一下,只能凿出白点,欧阳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见他双腿分开,标准的马步姿势,腰间微微斜着,微调了一下姿势。

    蓄力完成的欧阳震道:“范老弟,你看好了。”

    “咣”的一声,碎石四溅。又是连续几下,被黑岩盖住的九幽石便露出了一半来。

    范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故意挠了挠头,问道:“我试一试。”

    眼睛看着欧阳震,范赦有模有样的学着。这条暗道里面只有三只鬼,他可没忘记一旁的白千愁。这个老鬼实在是太精了,他不相信白千愁现在没有在观察他。现在如果露出一点马脚,那之前做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咣”的一声,范赦握着的镐头都脱手了。顿了两秒,范赦连忙说道:“我现在就去捡回来。”

    “老白,这小子会不会太傻了?”当着范赦的面,欧阳震毫不避讳。

    “谁知道呢。”

    至今没能抓到范赦的破绽,白千愁感觉有一点奇怪。只要和范赦对视,他就会感觉到假。

    可是每当想起自己以前收过的小弟,和范赦相比,两鬼之间没多大的差距,妥妥的新魂蛋子。当时的小弟本来已经快要培养好了,结果那傻子挖矿挖的忘记时间,直接死在了地之吐息里面。好在投进去的九幽石没亏本。

    范赦躲在一侧平复着紧张的心情。

    地府的罚地真可谓是纯粹的罚地,一年四季皆为如此。这里与其说是体罚倒不如说是熬心煎肺。进入九幽山内场挖矿还不到六个时辰,范赦就已经感觉到心态崩溃的的预兆。

    孤独,算计,嫉妒,憎恨等多种情绪时刻围绕着这些矿工们。

    ……

    范赦不停的挥动着手中的镐头,感觉时间已经把自己给抛弃掉了。

    四周除了镐头凿岩的声音和地底阴风刮墙的声音,便再无其他任何色彩。关在这里,真的感受不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两万四千六百三十二。”

    镐头定在岩矿槽中,白千愁震和欧阳震先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出三百二十一颗,多的出来的那颗你来出。”

    白千愁率先开口。挖的九幽石虽然是分三堆放的,但是一旁的范赦具体挖了多少颗,白千愁心里可是拿捏的准准的。

    “哈哈哈,范赦老弟,这些九幽石你赶紧拿着,以后在这里就由哥哥罩着你。”

    比白千愁这个老抠多出一块,欧阳震自然要在范赦面前刷一波脸,这就要培养忠诚度。只要范赦现在依赖了他,那以后就会养成习惯。所以说有些东西前期还是不能吝啬,像白千愁那般就是没出息。

    “谢谢欧阳老哥。”

    把九幽山放进兜里,范赦高兴坏了。

    “小子,我呢?”一旁的白千愁还不忘提醒道。

    对于这个心机老鬼,范赦本就有些心悸。脸色都不用装便尽是提防之意。

    白千愁看到范赦又躲在了欧阳震身后,他心中对范赦的顾虑才散去。真正的傻子认可一件事,那这件事情就是绝对的。就像范赦现在这样。假傻则不同,在多番试探下,范赦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学孔孟之道,不读中庸之辈。

    毕竟鬼也是要脸的好吧。如果范赦要是装的,那这逼就真的是无皮无脸不学无术之徒。

    “咚…”

    晨钟暮鼓,塔钟响起,阴阳交接即将来临。

    “赶紧上去。”

    白千愁率先跳出暗道,欧阳震随即跟上。地之吐息在九幽山上空看去,似画似仙境。

    可是在地下,穿躯透魂之感,普鬼在这吐息之中,三魂七魄会被慢慢吹胀,在慢慢蒸发。最要命的是被吐息蒸发掉的三魂七魄还会有意识,离开身体没了魂识护体却又和魂识相接。

    沉浸在痛感里,又没有自救或者他救的可能性。

    待地之吐息结束,就连存在世间的痕迹都会被抹除。

    范赦最后跳了出去,目前所在的位置还是九幽山深处,想要出这个迷宫还得指望两位老大哥,现在要是因为举动反常被暴露,代价可就太大了。

    “哎呀,你个傻子。”

    欧阳震拉着僵硬的范赦快步走动。

    来到矿洞主道,四面八方都有矿工窜出来,这些矿工都有主动保持距离。肢体接触可以,就怕把对方给弄伤了,在没有信任的环境里,各个都是谨慎的。

    “咚,咚,咚。”

    跟随着塔钟的声音,万鬼狂奔。

    九幽山内场的鬼全部从地底涌出来,数量密密麻麻,超过百万之多。站在塔钟的位置看着这些鬼们乱窜不免有趣。

    马脸男子背负双手站在高台之上,视线紧紧盯着624号矿洞洞口。在这里,山主交代过的话那就是绝对的,范赦的鞭子他今天是抽定了,没有‘关照’好范赦,到时候山主问起,不免引火上身。

    空气变的愈发的暖了,甚至是有点舒服,这便是地之吐息来临时的前兆。死在暖息之中,本来还算是不错的死法。可地之吐息的暖息,没有那只鬼敢乱来。

    一群灰头土脸的矿工冲了出来,矿洞洞口还不算安全,高台下面也就是塔钟所在的位置,整个内场也就只有那里是安全的。

    被锁上镣铐的鬼修基本上都不如普鬼跑的快。

    范赦此刻才算是真正懂得了地府的阴律之严。在地府,阴律就是绝对的存在,只要犯了错,那么你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么受刑,要么叛逃。

    谨言慎行四个字慢慢烙印在了心中。

    到了塔钟覆盖的距离之内,欧阳震领着范赦来到了624号矿工面前交任务。

    矿工依旧是那个在洞口看守的矿工。一张长案,案上放着一个小木头箱。

    来交任务的鬼只需要把九幽石投进去再签一下到就好了。

    在这个广场上,矿工数量密密麻麻,若不是有临时好大哥罩着,那还真有可能找不到交付任务的地点呢。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3213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