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借刀杀鬼

    “

    轮到范赦交任务时,站在高台上的马脸男子跳了下来。

    “小子,我看你拿什么东西来交付。”

    白千愁心道,不好,被这小子给耍了。

    新魂被鬼将针对,那只能是新魂在酆都城里得罪了谁。

    一旁的欧阳震还有些郁闷,新收的小弟被鬼将针对,以后在外面那就很有必要和小弟保持距离。若是没有镣铐,就算再来二十个马脸男子这种货色,他都不虚。奈何今时不同往日。

    “监工大人。”

    范赦拱了拱手,随即把九幽石全部给倒进了箱子里面。

    看到没有装傻的范赦,白千愁咬牙后退,没入鬼群之中,他脸露凶光,若不是被欧阳震横插一脚,当下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有其他矿工帮你?”

    马脸男子极其意外,挖一千块和找其他矿工帮忙,前者还有可能,后者基本上不可能。

    “监工大人,在下可以走了吗?”签完道,范赦也不打算久留。

    “好,很好,你小子千万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范赦身上没有因果缠身,那只能说是有其他矿工帮忙。没有抓到纰漏,用刑无望。虽说用刑无望,可是小鞋给他穿死。

    “欧阳大哥,我们赶紧去找老白。”

    “范老弟,不用管那个老鬼,你去我那边休息就可。”

    欧阳震可是打算拉范赦去坐台挣九幽石,找不找白千愁,他一点都不着急。

    范赦连忙躲开欧阳震伸过来的手,他朝着白千愁跑去。

    “老白,这些九幽石就当我欠你的,来日方长,他日我手头宽裕一定加倍偿还。”

    便宜不好占这是真的,侥幸心理更加要不得。

    同白千愁欧阳震两鬼本就没有深仇大恨,真要结仇,那后面总有两个会死。当然,这是建立在范赦可以反杀一个的条件上。

    欧阳震眉毛皱出了几道鸿沟。

    半盏茶前才把范赦当作聪明鬼,现在看来,坑爹的玩意。

    范赦一把抓住白千愁的手。

    “老白,我这也是没办法,相互体谅?”

    “哎呀,你赶紧放手。”

    “不可能。”

    范赦抓住白千愁的手宁死不放。现在要是放白千愁走,那以后就得小心老鬼敲门了。

    关于白千愁的顾虑,范赦也知道,无非就是知道了他被监工针对想和他离得远些嘛。可万事不能只看一面性啊!

    现在虽说顶着拘魂使者的衣服被鬼群孤立,还被姬提子山主说“关照”。可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啊。只要周寅来捞他了,那这些东西都会变成良性。

    “老天爷,你放过我好吗?你赢了,我的九幽石也被你骗了,我现在不想和你待在一起啊。”

    不远处的马脸男子一脸所以然,怪不得。他不解的摇了摇头,依旧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老鬼给范赦九幽石。现在小鞋要准备三双了。

    搞清楚前因后果,欧阳震气的面目通红。

    “姓范的你有种,你有种”

    才劝回来一个,另一个又原地炸了。范赦站在中间无奈道。

    “这些九幽石就全当我借你们的,日后我一定加倍奉还。”

    “此话当真?”有利可图。欧阳震急忙把头伸了过去。

    “欧阳老鬼,你是不是傻,这个龟儿子才坑了我们将近七百块九幽石,你还敢信他。而且你不知道这龟儿子被监工针对吗?”

    被白千愁提醒,欧阳震才急忙打量四周的监工。

    有姬提子的叮嘱,所有监工都不敢懈怠。看见谁和范赦走的近,他们都是叹气摇头,三双小鞋准备好先。

    “姓范的,算你狠,咱走着瞧。”

    “老欧阳,你莫走啊。目前处境只是暂时的,你要相信我啊!”

    “给老子松手。”

    白千愁打开范赦的手,怒气冲冲的走远。在场的监工这么多,现在只要表现的过激一点,气愤一点,说不定监工会网开一面呢。

    就在这时,沉闷的塔钟正式结束。

    地面一声闷响,正在交任务的矿工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晨钟结束,阴阳正式交接。

    又是一声闷响,地面震动,挖矿的洞中传出凶物吼叫声,上万口矿洞前前后后同时喷出白色的气息。在这股气息的衬托下,空气变的极其暖,像温柔乡那般。

    范赦不自觉的走到广场边缘,广场和矿场的区分线,一边普普通通没有特殊情况,另一边白色朦胧气体不断喷出,烟雾缭绕,远处看上去还真的是和仙境那般。

    还有个别矿工在朦胧雾气里面挣扎,他们拖着装满九幽石的纳物袋向着塔钟方向走。可是这白色雾气又实在是太舒服,舒服的让人不想离去。

    这便是地之吐息的第一阶段,沉沦。

    白色的雾气里面的身影越来越多。随即数一遍都有五十多。

    “三个,只有三个可活。”

    白千愁挤了过来,每逢地之吐息蒸死鬼,这便是九幽山内场唯一刺激,热闹的事情。

    “老白,每天都要死这么多矿工吗?”

    “姓范的,你给老子滚。”

    欧阳震挤了进来,他把范赦拱到一边还嫌弃的吐了口痰。

    范赦往后退了退,如今看来同欧阳震的梁子是解不开了。

    “姓范的,你离死不远了。”

    白千愁朝着范赦意味深长的笑着。目前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范赦,可是来日方长吗。

    好吧,和白千愁的梁子也结不了。突然没什么心情看地之吐息了,奈何看的鬼太多,挤不出去,范赦只好离欧阳震白千愁两鬼远一点了。

    “救救我!救救我!”

    二十步远的距离,拖着纳物袋的矿工满面都是眼泪鼻涕,身体已经发胀了不少,三魂七魄也在不断的蒸发。

    外表看似美丽的东西,其内在蕴藏的力量只有你想象不到的大。这便是地之吐息的第二个阶段,分裂。

    “哥们,袋子里一半的九幽石,我立马进去拉你。”欧阳震伸出五根手指朝着雾中说话的矿工挥。

    “我只要三成,三成我就敢进去救你。”

    “二成,我只要二成。”

    有愣头青喊二成,正在起哄的鬼便没有说话。他们让出了一条道示意喊二成的鬼上前。

    喊二成的鬼直接上前,他晃了晃身上的镣铐。

    喊救命的矿工显然也是一只老鬼,在分裂之中他真有点撑不下去了。出去挨鞭子也比在地之吐息里头好,他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嘞。”

    喊二成的鬼Z字形跑了进去,只见他踩的位置先后喷出气浪。最近的一道气浪直冲天际,在这道气浪旁边的矿工直接看傻了眼。

    地之吐息本就是九死一生。这就好似是一个领域之地,生物要是走了进去,没有经历过第一阶段,直接就是第二阶段,这个时候,领域便会把闯进来的生物判断成外来之物。这个气浪冲天的压力柱便是领域驱赶来犯的手段。

    来到矿工身边,喊二成的男子把矿工扛了起来,撒腿就是跑。

    两鬼在接触到一起,一条冲天气浪变成了前后各一条。

    二十步的距离,宛如天堑。

    一套诡异的步伐,喊二成的男子把矿工给扛了进来。

    看热闹的众鬼都觉得扫兴无比,便又去看其他地方的热闹了。

    “砰”,几百颗九幽石从天而降。一侧同样出去救矿工的喊价者协同矿工被炸的魂飞魄散。

    从九幽山里挖出来的九幽石并没有被轰消失。只不过都碎成了小块而已,本着苍蝇再小也是肉的真理,这些碎石本该被哄抢的,可惜矿场有着明确的铭文规定,落在矿洞外面且持有者死亡的情况下,这些九幽石碎片那就是地府财产。

    好不霸道。

    几吸之间又响了几次,五十多名矿工已然不到二十了。

    最后的二十几名矿工显然没打算找其他鬼帮忙,他们都是自己走。

    范赦揉了揉眼睛,眼前的雾气里,他好似看见了熟人。

    郭敏?

    身体肿胀,三魂七魄被蒸,郭敏也看见了范赦。死后见到的第一只鬼,这辈子怕是忘不了,搞不清楚范赦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现在也没心思去想,走出分裂场才是燃眉之急。

    郭敏身处分裂场中,身体肿胀的不成样子范赦差点就没认出,他揉了揉额头,发配到罚地就怕遇见被拘之魂。范赦赶紧把高帽摘下,打算开溜。

    “黑无常,救我。”

    三魂七魄被蒸,身体像是撕裂那般,郭敏再也走不动了。

    黑无常,整个罚地广场百万鬼群,也就范赦这么一个身穿无常袍的。

    “哎哟喂,姓范的这是遇见熟人了?这是又打算见利忘义了?”欧阳震嬉戏道。

    拘魂使者在这里本来就不受欢迎,只要稍加挑拨一番,范赦成为众矢之的这是必然的。

    轻笑的,不屑的,看热闹的。拘魂使者在大多数鬼魂眼里,那就是阎王爷的狗腿子。对待拘魂使者这里有些普鬼可是恨之入骨。

    不知道郭敏是有意还是无意,范赦站在白雾面前。进去很危险,不进去不用白千愁和欧阳震动手,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他。

    “老欧阳,不错,不错。老夫以前常说你是糙汉,现在看来是老夫错了。”

    “知道就好,老白,弄死这小子,我都不需要动手指的。”

    没有理会两个老货的激将法,范赦踩着无常步冲了进去。

    郭敏会来这里,完全就是因为替自己祖父赎债来的。她是可以提诉讼不用来的,可就是迈不过去内心的谴责。

    地府的阴律是冰冷且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的。阴律上所述之法,皆为地府之本。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3229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