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心理博弈

    “

    走进地之吐息,三魂七魄在不断的蒸发,魂躯也肿胀了不少。

    一个位置不能停留,只要停了一会那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感受到后背气柱传来的压迫感,温度从刚开始的舒适变的灼烫。范赦的无常步差点走乱。

    郭敏眼神迷离,原本姣好的面容此刻只剩下浮肿,憔悴。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岁的妙龄少女如今会变成这般。

    “抓紧我。”

    被范赦给抱了起来,郭敏清醒了几分,他搂着范赦的腰生怕掉下去。

    两道气柱一前一后同时来袭,范赦搂着郭敏一个侧身滚进了塔钟矿场。

    随着地之吐息里面的矿工越来越少,那极其的温度也变的火麻。

    地之吐中有几个矿工不停的挠着自己的身体,原本黝黑的皮肤慢慢变白,密密麻麻的点,直至全身。

    回过头,一道包裹住九幽山内场的气浪直冲地府之顶。

    天齐大帝曾留下的“九幽山”三字在地府之顶若隐若现。

    死了上万年的九幽依旧有着恐怖实力。天齐大帝万年前留下的三个字却依旧可以将其镇压。

    待三个烫金大字没入地府之顶,围观的矿工均是感叹不已。

    “姓范的,今天算你小子命好,来日方长!”

    留下一句令听着遐想的话,白千愁走缓缓退进鬼群之中。

    杀人不过点头地,惊魂之言最忧愁。

    “姓范的…”

    “老欧阳,你就不用说了,我等着你们。”

    被两只老鬼给惦记,范赦当然会怕,可这地方就这么大,躲无可躲了,换一条矿洞可能是不错的路子,可是人家监工会给你换吗。用屁股想都能知道,不可能。

    欧阳震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作为古代武将的他就是如此,生被前文人算计,死后他坚信只要拳头大,诡异算计皆可破。

    “你没事?”

    被孤立是必然的,范赦还算看的开。

    出了地之吐息,郭敏身上的肿胀也在缓缓消散。

    “谢谢。”

    这一句谢谢何不是忍着眼泪说出来的呢。在这个地方待了将近半个月,郭敏感觉自己要疯了。

    “你其实可以不用来的。”

    听到范赦这个问题后,郭敏低下了头。

    “我要是不来,我的亲人就要来。一人分摊一点,总好过一人受着……”

    听到这细若蚊声的声音,范赦也知道这姑娘快要崩溃了。

    “迂腐,你在这里受罚你祖父以后该下十八层地狱还是要下的。还债才是你要做的,而不是在这里挖矿。”

    西蒙山确实有很多人因为郭成鹏的资本操作早逝,可这因果关系薄弱,要真想还债,在这地府之中总能找到当年之人。把人间亏空补上,阴间获得原谅,郭成鹏的案子还是可以减刑的。

    看到郭敏头埋的更低了,范赦感觉自己说错话了。俗话说的话,别人家的闲事,你算老几。

    “那啥,你去交任务吧。我走了。”

    “黑无常。”郭敏叫住了范赦,她手放在纳物袋上犹豫着。

    “我……我以后要是有多余的九幽石,我一定还给你。”

    “不用,你又没欠我的。”范赦摆了摆手。他差的不是几百块,而是近千块。

    背着纳物袋,范赦在矿场上随意找了个角落就地休息。

    罚地就是坐牢,还想地府给你整单人间,这不扯淡吗。

    今日没有下雨,广场上环境良好,适合睡觉。

    范赦走远,郭敏那双有些发抖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纳物袋。不过半月,她便从高高在上的公主掉进了泥潭中。原本精致的脸蛋当下只能看到浮肿。弹钢琴的手现在居然会抖了,简直可笑。

    这种日子日复一日的过下去,我也许真的撑不下去了。

    枕着纳物袋,范赦望着阴沉的地府上空。在酆都城看和在罚地看,心情简直是大逆转。

    话说,地府倒地是怎样形成的?九幽山下面的东西究竟是怎么死的?天齐大帝有多强啊?

    自打成为了拘魂使者,纳气迈通幽成为真正的鬼修之后。范赦脑海里便时常会有这类问题。

    这些问题,越想越乱………

    “………”

    塔钟被敲钟鬼敲的轰轰响。

    不知道睡了多久,范赦撑着疲倦的身子站了起来。身边已经睡满了大汉,这么响的钟声,这群大汉没醒,简直好毅力。

    范赦踩着缝隙走了出去,里面一股男人味,好不难闻。

    “早啊,老白。”

    没啥地方可晃悠,范赦便又来到了白千愁这里。

    睁眼便看到自己最讨厌的鬼,白千愁挠了挠身子。

    “怎么了,这是怕了?打算妥协了?”

    这老货心思还没歇,范赦都想骂娘了,后面仔细一想,吃亏的是白千愁和欧阳震,他在确实得到了好处。况且现在又是自己主动找白千愁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你魂力被封,我魂力也被封,老欧阳的魂力同样被封。我们三如果真的撕破脸,那时候就只能靠体术来一较高下。”

    “当然,老欧阳我是打不赢的。”

    “小子。你这是在威胁我?”

    白千愁面露狠色,他生前是文官,七十岁老死的。死后拖着七十岁的身体虽然成了鬼帅,可现在魂力不是被封了吗,论体术他真的很吃亏。

    “这不能叫威胁,我们三个里面,我的体术最差,可我自认自己是可以拖你下水的。因果道,因果道,有因必有果。”

    反杀不了没关系,只需要把因果映照在对方身上即可。沾上因果,监工自然会出手。

    罪犯里面也有弱势群体,在地府,只要有这条规定在,除非对方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去做,不然没有那个敢越雷池半步。

    事情已然挑明,白千愁眼中的凶光慢慢内敛…不能明着来,只能暗着来…

    “老白,你就不要想搞小动作了。我现在把话放这里,你只要不动我,半年之内我必定还你一千块九幽石。”

    “小子,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鬼我没见过。你的话,我能信吗?”

    范赦他是必定要杀的,前提是避开因果道。

    “能,一定能。”

    现在就是玩心理,范赦从没指望过这个老鬼会放过自己,只要把他吓到不敢明着来就行。

    暗中来需要时间等待时机成熟,需要时间。只要在时机没有成熟的时间段把欠白千愁的九幽石给还上即可。

    “可以。不过,老夫需要你以因果道起誓。”

    睡饱才和白千愁打交道,想要老鬼出纰漏,实在是太难。在矿洞中若是没有欧阳震,那今天的鞭子根本就逃不掉。

    “可以,不过我要你去说服欧阳震。我的身份在这罚地里面本来就尴尬,你不针对我,可只要欧阳震还在针对我。那我真的很难开展工作。”

    “范老弟,你的要求未免有些多了吧!”

    称呼改口,有戏,不过肯定还有附加条件。

    “你要我做的事有些困难,得加钱。”

    给欧阳震九幽石,白千愁自认自己可以压缩。范赦这里的也少不了,这就叫赚三份。

    “两百块九幽石,能不能成。”

    老鬼太精,想要在白千愁身上占到便宜,那只能以势压人,可范赦有势吗?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周寅回地府的那一天。

    “范老弟,爽快。”

    原本脸露喜色的白千愁看到拿鞭子赶鬼的监工,他脸色顿时变的僵硬。随即小声补充道:“洞里,我们认识。洞外…我们不认识……”

    白千愁挥着手示意范赦赶紧走,越远越好。

    MMP,这是要赶尽杀绝啊!范赦捂着脸走远。

    不知道姬提子为什么这么搞他。很是憔悴。

    九幽山的山顶,姬提子只是瞄了范赦一眼。

    10天纳气迈通幽,有意思,有意思。

    经过地之吐息的洗礼,九幽山整座山都变的滚烫无比。鬼将在这山间行走,脚底都会冒油。

    姬提子落入山顶的主矿,天字矿一号之中。

    这里的环境像是死火山,矿洞的最深处,一块大地一股一股的,像极了凡人的心脏跳动。

    “僵死万年之久,竟还要作妖,当年天齐天帝就不该留你。”

    姬提子双手结印,源源不断的魂力被吸进天字矿一号地底。繁琐的符文召唤出了九根镇魔柱。

    待阵法形成,地面的鼓动才缓缓平息。

    “……”

    广场上的矿工想要开工那就只能等到明天早上的阴阳交接时。

    听起来是上一天班休一天,可也就是口头上好听。

    收工也地之吐息,不收工也地之吐息。

    端着一碗水和三个大馒头,范赦坐在角落啃着。

    馒头很老,咽入喉咙中很是卡嗓子,这馒头显然是用粗粮做的。鬼也是人变的,干饭那自然是少不了的。

    被鬼群孤立,范赦只得孤芳独自啃,举碗润咽喉。

    将近三天没有吃东西,结果一吃就是吃这玩意,这可真让鬼落泪。

    一个黄褐色的馒头出现在眼前,抬眼便看见郭敏傻站着。休息了四个多时辰,郭敏身上的浮肿消的也差不多了,现在虽然衣着脏破,可依旧看得出其面容的姣好。

    “给…”

    郭敏把馒头往范赦跟前递了递,早上被范赦从死亡中拉了回来,她想表示感谢,

    “你自己拿着吧!”

    范赦淡淡的回了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三个馒头一碗水,这不是一天的饭,这是两天。没到三境魂海之前每天还是需要吃点东西的。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337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