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熬不下去了

    “

    “给…”

    以为范赦嫌弃,郭敏说话的声音变的更小了。现在这副样子,她自己都嫌弃。

    “塔钟一响起我们又都得进去挖矿,你现在吃一个,进去怎么办?800的基础量,怎么完成?”

    提起这个范赦就郁闷,新来的一般都是800块九幽石。而他却远远超过这个数量。

    确实是这么个理,郭敏坐在一侧小口小口啃着馒头。

    “话说,你被判了多少年啊?”

    “10年。”

    这是提亲人承受的最高年份,当然,这是可以不用认判的,全凭自己。

    “我到现在还想不通我祖父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郭敏把碗里的两个馒头放进纳物袋。九幽石硬,这里的馒头也差不到哪去。

    “提诉讼出去吧。你祖父下来必然要下十层地狱以下,你分摊的这十年并没有多大的用。”

    为富不仁养人。八十多岁的郭成鹏还不知什么时候寿尽呢。

    有被触动,提诉讼确实可以出去。可没亲人替郭成鹏抗着,那在阳间的郭成鹏早晚会被天收。

    “你别建议啊,就当我没说过这话。”

    囫囵吞了两个馒头,范赦感觉自己嘴太长,别人家的闲事,不要管,OK!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东西要是搁自己身上,那也很难做出选择。

    “砰。”

    突如其来的响声给在场的众鬼吓了一跳。

    九幽山山顶的天字矿一号火光冲天,山体犹如心脏那般鼓动不止。姬提子被震到地府之顶,他面露难看,手中的结印式就没有停过。

    周边的魂力宛如长河那般,汇聚在他手心一点。

    “神鬼搬山印。”

    地府之顶突兀的出现一尊人形金光法相,地底则趴出一尊人形黑光法相。

    天神在上,地鬼在下。

    巨大的魂力波动引的塔钟乱响,范赦拉着郭敏躲在土坡之后。

    八境鬼君使用天阶中品神通,这个威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几天才把《无常诀》粗浅的学了一遍。本来想和周寅学《鬼画符》的。奈何被钟馗师爷给流放了。

    符箓之术《神鬼搬山印》算是地府前一百甲的大神通了。

    搞不懂好好的姬提子为什要轰山,躲起来不露头才是当下要做的。

    “不要把头探出去,留一双眼睛在外就好了。”

    范赦把郭敏的头给按了下去,自己则精精有味的看着。

    “嗯。”

    郭敏顶着范赦的手把眼里探了出来。

    天字矿一号里面冲一摊鼓动的泥浆,泥浆连续这九幽山。

    待天神和地鬼齐平,姬提子朝着鼓动的泥浆盖了下去。

    滚滚而来的气浪吹的塔钟晃动不止,没有找到掩体的哥们自求多福吧。

    范赦把郭敏的头又按低了一点。

    泥浆和《神鬼搬山印》接触的那一瞬间,万籁俱寂。

    “不好。”

    范赦第一拉着郭敏扒在地面,他仅护着郭敏。

    几段连续的音爆,远在酆都城的三大判官都能听见。

    绿袍,魏征,蓝袍,陆之判。红袍,崔珏。

    “九幽那个老怪物竟还没死?”

    魏征显然有些吃惊,死了万年之久,还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怀疑里面的东西已经成仙了。

    “过去看看,姬山主好像有些吃力。”

    崔珏率先遁走,魏征和陆之判随后。

    “你没事吧?”

    范赦拍了拍郭敏身上的泥块,这一下不知道炸到了什么鬼东西,总之不是什么感觉的东西。

    “我没事!”

    死后到现在,郭敏第一次感觉到了安全感。被范赦护着,她感觉很踏实。

    瞭望塔基本上都倒了,塔钟也不知道被震到哪去了。现在的塔钟广场,十分狼藉。

    “你在这里等会,我过去找一下那个老头。”

    来这里是被姬提子扔进来的,信息登记都给免了,有股子空降的感觉,可事实呢?

    空降确实是空降,可角色不对啊。

    “小心点,那片区域还是很危险的。”郭敏焦急的提醒道。

    “我心里有数。”

    郭敏可以替自己的祖父还债,那是因为她祖父确实不是个东西,可对她又特别好。可范赦呢,功德值96点的绝世大好人,这种大好人再来四点功德值,阎王爷都得来见他。

    这个地方有白千愁和欧阳震。范赦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头顶悬剑。

    虽说和白千愁已经有了君子之约。可摸着良心说,这鬼地方会有君子吗?

    姐姐,父母还在外面。现在不知道周寅什么时候才会来来领他,他想给自己买个保险拴在身上以防鬼心叵测。

    没有经过阴阳连接时的洗礼,被地之吐息侵蚀过的位置依旧有些烫脚。

    放完大招的姬提子必定虚弱,这是个好时机。

    ……

    “姬山主,有鬼要杀晚辈。你得救救晚辈啊。”

    姬提子在打坐养气,感应到范赦来了,他道:“钟馗没教过你,求救是弱者的表现吗?铁血判官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钟馗在地府挂职罚恶大学校长,这个学校是地府四大院校之一,专门培养地府人才的地方。从大学创立至今周寅是钟馗唯一认可的学生,乃真正的亲传二弟子。

    现在的地面很烫脚,靠近姬提子,范赦只感觉脚底冒油。

    他是真的没办法了,在这里生活,白千愁只要找到机会必定会兵不血刃于他。

    从接触白千愁这只老鬼起,范赦就感觉白千愁老而精,做事攻于算计不露破绽。

    “我得罪了白千愁!”

    欧阳震和白千愁的悄悄话范赦听见了,毕竟欧阳震说话可不避讳。

    “哈!”

    姬提子着看范赦。

    “千机白,略有耳闻。你遇见他还能活着出来,可见你也不傻吗?”

    六境神游被关进这个地方,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姬山主,晚辈来这里不是求什么的,晚辈想您把我和白千愁调远些,白千愁心机太过于深沉。晚辈才和他接触,若不是有搅局者,晚辈怕是见不到您了。”

    范赦装模作样擦了擦眼角的寂寞。演技有限,这已经是全部实力了。

    “姓范的,你最好一次说完。还有就是把你的袖子给我老朽收起来。”

    范赦跪在姬提子跟前道。

    “晚辈想要《鬼画符》的修炼方法。当然前辈若是有体术晚辈也是来之不拒的。”

    想要学《神鬼搬山印》,《鬼画符》自然是少不了的。

    姬提子揪住范赦的衣领。

    “小子,我现在扔你回去怎样?”

    被姬提子提起来,范赦缩了缩脚。这地面实在是太烫,有姬提子做支撑架,说实在话,舒服了不少。

    看到范赦露出安逸的表情,姬提子身吹胡子瞪眼,做势就要替钟馗教训徒孙。

    “姬山主且慢。”

    一袭紫袍,曼妙身姿。言希墨落在范赦的一侧,她对着姬提子作揖。

    “姬山主,我这师侄也是倒霉,当年阿寅洞微中后才被罚进九幽山,而他徒弟这才通幽初期,这确实不能同日而言。”

    范赦算是听出来了,眼前这个知性大姐姐竟然是他大师伯。在这茫茫鬼海之中遇到了一脉中人,莫大的幸运。

    “师伯啊,侄儿快要被里面的老鬼算计死了,这太难了。”

    一点都不认生,言希墨笑道。

    “乱说话的代价好感受吗?阿寅没教过你谨言慎行吗?”

    范赦低垂着个头,一条短信,三个字引发的无妄之灾。

    “希墨,你看好你的师侄,我去迎客。”

    姬提子朝着酆都城方向望去。

    “好的,姬山主。”

    把范赦送进来后,周寅才记起来自己的徒弟是通幽初期。钟馗对此只是咳嗽了两声便默不作声。为了这事,周寅只得联系言希墨帮忙送东西保命。

    “师伯,这地方我真的混不下去了。里面都是群老鬼,我现在还被所有鬼针对,你让我怎么活啊。”

    之前是有苦诉不出,现在靠少来了,范赦瘫坐在地上要多颓废有多颓废。虽然地板很烫,可要是没要到保命的东西,回去那就是九死一生。

    “你赶紧起来吧,这里山地烫。”

    好吧,坚持一会可以,久了还真受不了。范赦踮着脚在路面上不停的开会换脚。

    这地方,太过诡异。

    言希墨抬手用魂力把范赦的脚给裹了起来。

    “你跟着我去见几个前辈。”

    拂了拂衣袖,言希墨站在姬提子一侧。

    感觉身体不是那么难受了,范赦跟在言希墨身后后面。他站的很远,言希墨这个六境神游都要称呼对方为前辈,那对方的身份至少和钟馗师爷不相上下。

    “姬山主,九幽现在可否稳定?”阴律司崔珏第一个到。

    姬提子没有立马应答,待赏善司魏征和察查司陆之判两位判官赶来,他才把视线看着言希墨。

    言希墨当然懂,知多错多。

    “崔前辈,魏前辈,陆前辈。家事让我带你们问好。”

    范赦连续喊了三声前辈便哑火了。这三位身躯凛凛,光目视就能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嗯,确实有很久没见到钟馗了。话说他的位置什么时候才退让给你啊?”

    崔珏打趣道。

    不过说句实在话,四大判官本是四大鬼君,钟馗作为鬼王确实势大。言希墨上位他们三也能喘口气。

    “三位前辈,这都怪晚辈。家师说晚辈什么时候入七境,罚恶司总判官的位置便传给晚辈。”

    言希墨说的恭敬,可这话把陆之判的脸给羞红了。他也有亲传徒弟,现在阴丹后期呢!真TM丢鬼。

    见礼的时间已经给到了,姬提子开口道:“希墨,你带着你的师侄先回去等我,我和三位大人有话要谈。”

    “嗯,晚辈告辞。”

    上前本就是打个招呼,混个脸熟,正事要紧。
  https://www.shuquge.com/txt/151204/413401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