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四章 问题很大,慌也没用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章 问题很大,慌也没用

    “呵呵,客人你说笑了……”

    虽然觉得这位深夜食客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过既然是开开玩笑,也无伤大雅,幸平诚一郎自然不会在这上面较真,所以只是笑呵呵的就带过这个话题。

    而也正因为如此,顾墨也只觉得是对方谦虚,浑然没有发现问题到底是出在了什么地方来着。

    就这样,老板和食客又互相吹捧了几句,场面一派友好,其乐融融。

    “客人,我们的食材基本已经用完了……”看了看桌子上的几个空盘子,幸平诚一郎委婉的这么说道,虽然破例的继续接待了这个单纯的客人,不过店内的食材已经用完了也是客观事实。

    开了这么久的餐馆,自然知道每天应该准备多少食材,基本上都是大概正好可以消耗完的,最多就是有一点点的盈余,但是更多就是浪费了,他也不愿意在店里囤积太多的食材,基本上都是每天换新鲜的。

    “这个……真的一点都没有了吗?”

    眨了眨眼睛,顾墨虽然心知肚明这就是事实,但是仍然有点不太情愿就这么离开,毕竟吃了八分饱的意思就是说他没有完全饱,但是刚刚吃了这里的魔幻饭菜,他怎么能够忍受外面的那些现实画风的食物?

    “真的没有了……”幸平诚一郎略显无奈的回答,被食客这么要求,的确是会让厨师感到高兴,但是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咳咳,老爸,其实还是有的……”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故作老成的咳嗽声,两人同时转头望去,只见在柜台那边的少年人站了出来,手里捧着个盘子,像是献宝一样。

    “我在傍晚之后又改良了一下,现在的这道菜应该……”

    “唔……我突然觉得好像又饱了。”

    顾墨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看到的那盘子上的菜品是淡淡的银色字体之中,夹杂纠缠着一些诡异的扭曲黑气特效,和刚刚的饭菜连字体都是泛着金光的特效完全不同,于是果断的改口,做出了决定。

    “……”

    “……”

    “等等,我还没有开始说呢……”幸平创真似乎大受打击。

    这么果断的吗?他都还没有来得及介绍自己的创新作品,甚至名字都还没有说出来呢,本来还想着是不是可以从这个单纯的食客这里,得到一些更有用的建议来着。

    “对了,老板,你们这里每天都营业到这个时候吗?”顾墨顾左右而言他,问起了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这么物美价廉的餐馆,而且还距离自家这么近,下楼出门走不到五百米就到了,他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可以多来帮衬。

    “这个可说不定啊……”幸平诚一郎笑了笑,说道,“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看情况,今天就属于比较晚的。”

    “这样啊……”

    顾墨挑了挑眉毛,这么说来,按照自己现在的状况,还不一定每天都能够赶上?

    自己现在每天的作息都特别规律,十六个小时醒一次,总是每日的午夜零点才准时醒来,万一那个时候这家店已经打烊了,那岂不是白跑一趟?嗯,也不知道他们接不接受提前预订外卖的服务。

    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站起身来,径自走到柜台边,同时伸手想要摸手机——只是扫视了一圈柜台,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付款码的存在。他耸了耸肩,也不是太在意,毕竟身上也有现金来着。

    因为有些时候总是会需要用到的,譬如说有些老人家摆摊或者守店,他们是不怎么认可移动支付的。顾墨也不想让他们为难,所以多少会在身上准备一些现金,用不用得到另说,有备无患总好过有患无备。

    就好譬如现在,这家店明显就是不支持电子支付业务的。

    只是顾墨刚刚拿出钱包,目光就发现视野里的柜台前方多出了一个互动框。

    ——“购买。”

    “……”

    “……”

    没有思考太多,就像是所有手贱的人那样,他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下意识的将注意力集中上去,于是新的界面就在他眼前跳出来。

    新的列表罗列而出,长长的一串串的菜单整齐排列下来,而排列在最上面的则是他之前点的蛋炒饭等几道菜,呈现出一种被选中的颜色,旁边还标明了价格。而在最底下理所当然是“付款”的选项,同样的旁边也标注了总价。

    顾墨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个付款选项上,看着它的图标颜色从黄色迅速变得深色起来,一秒渐变完毕之后,又是一行字体在中间冒出……

    “-¥65。”

    整个流程就是这样,让他觉得非常眼熟,整个人都不禁微微走神。

    “好的,谢谢惠顾……”

    就在顾墨发呆的时候,在柜台后方的幸平创真已经熟练的清点了款项,收好钱币放进收银台里,同时用精神十足的声音大声感谢着,虽然刚刚有点受打击,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

    然后,少年就看见眼前的客人眨了眨眼睛,整个人仿若如梦初醒一般,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

    “怎么了,客人?是有什么问题吗?”幸平创真有些奇怪的问道,难道是等自己找钱?

    可是对方是正好给够的啊,一分钱都不多,哪来的零钱可以找?

    “没有,我只是……嗯,刚刚想到一些别的事情,所以走神了。”

    顾墨反应过来,如此解释一句,紧接着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钱包,似乎有些迟疑的慢慢转身走开,一步、两步、三步……

    直到一直走出到店外,都没有被叫住,这令他特别的诧异,难道自己真的是这样子就付了钱?

    回头望了一眼里面,发现幸平父子两人已经又在收拾东西了,这个时候再回去询问,貌似会很尴尬的样子。

    于是四下张望了一番,他向着街道的那边走去,在避开幸平餐馆之后,于路边借助路灯的光芒,疑惑的打开手上还拿着的钱包清点了一下,发现自己带的零钱的确是正好少了六十五块钱,和刚刚的情况完全对应得上。

    顾墨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呼唤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系统?”

    “深蓝?”

    “出来!我要加点!”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的时间里,试图呼唤出自己的金手指,证明自己不是脑子有问题……理所当然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了,只有过往行人在经过的时候都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周围也聚拢了一圈用看神经病的目光对他指指点点起来的人。

    顾墨颓然的叹了口气,放弃了不死心的妄想,他看向四周的那些指指点点的人,果然快乐都是别人的,自己什么都没有。

    重新以理性来看待刚刚的现象,顾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觉得似乎有一个更加合理的可能性——如果刚刚都是自己的臆想和脑补的话,或许其实就是自己老老实实的掏了钱付了款,但是在自己的臆想之中又是另一回事。

    就像是某些精神病一样,曾经他就见过一个例子,约莫是妄想症中毒太深,拿着菜刀非要坚持说自己是拿着屠龙宝刀的武林至尊,坚信自己是一代宗师,刀剑双绝……

    或许在他人眼里看来,这种行为滑稽荒谬而又可笑,但是最可怕的却是……当事人自己是真的这么觉得的,认为自己的逻辑和世界观才是正确的。

    是不是有点类似?在别人眼里,那个精神病拿了刀,精神病也知道自己拿了刀,但是后者觉得自己拿的其实是屠龙刀……而顾墨现在的情况呢?可能就是他刚刚掏了钱,但是他觉得自己是通过类似“系统转账”的方式完成支付的。

    这么说来,自己和曾经的那个精神病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对方觉得自己是武林高手,而自己刚刚也是开始怀疑自己有什么金手指……

    嗯,似乎一切都合理了。

    经过这么深刻的自我剖析一番之后,顾墨觉得自己逐渐理解一切,原来这就是精神有问题的人的世界吗?他曾经还觉得非常疑惑,现在才终于明白,原来精神病人的世界是真的和正常人看到的完全不同。

    如果一个人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世界,总是与正常人不同,认知也和正常人有出入的话,那么格格不入才是正常的吧……

    看了看身边指指点点的人,顾墨揉了揉脸颊,赶紧快步离开。

    说起来,医生也曾经建议他看一看精神病科来着,只是他当时没有听从建议,大概是因为看多了关于精神病院的不好新闻吧,所以他也多少担心,自己一旦被检查出问题很严重的话,怕是要被送进去……

    高墙电网,封闭病房,强制镇静,虐待打骂……

    诸如此类的,或者并不是所有的情况都这么黑暗,现在的这个时代也不如以前那么管理混乱,可是不管是偏见还是固执也罢,他既然已经先入为主的因为以前接受的信息而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自然就非常排斥这个可能性。

    不行,不能够这么下去了,自己必须要自救……

    顾墨暗暗下定决心,也许真的是刚刚的料理激发了他的什么正面情绪的缘故,他现在充满了决心,行动力十足,因此也决定必须要做些什么才行……继续看医生应该帮助不大,精神病科他又敬而远之。

    所以……

    “先调整好自己的规律作息,保证身体健康,过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有所好转,同时要继续扮演好正常人的角色,免得被人发现问题,最终还是被送进精神病院里面去。”

    他迅速的做出决定,制定了今后的行动指导方针。

    “说到底,我的情况还没有严重到自己都深信不疑的程度,也没有像是那人那样,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武林高手,认知和行为的出入不算特别大,应该还是有机会纠正过来的……”

    嗯,他觉得自己优势相对来说还是很大的,很乐观的想法。

    一分钟后。

    “滋滋……%¥#@&……滋滋……$#%&@……”

    在原路返回,重新穿过光线昏暗的小巷子的时候,顾墨再度听到了那种刺耳的幻听折磨。

    好似是有电流窜过他的大脑神经,令得他眉头紧皱,感到很是难受,这种感受可比什么尖指甲在黑板上刮过给人的体验糟糕多了。

    “什么鬼……”

    低声嘟囔一句,他走出巷子,回到小区前的小吃街的柔和灯光之下,紧接着便感觉脑海里的刺耳与不适感迅速如海潮般退去。

    是这条巷子有什么问题吗?他回过头来看着身后漆黑昏暗的巷子,稍微显得有些疑惑。毕竟刚刚走进去的时候是这样,现在走出来的时候还是这样,这样的巧合不能不令他感到奇怪。

    歪了歪头,伸手挠了挠脸颊,他转身离开。

    这边的小吃街依旧热闹,根据经验,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那时候的人们才会逐渐散去,各个小吃摊和店面也会逐渐打烊关门,这是顾墨在这一个星期以来逐渐总结出来的规律。

    摸了摸只有八分饱意的肚子,他径直走向最近的一家小吃摊。

    大约五分钟后。

    看着手里咬了一口的烧烤,顾墨一脸凝重的神色,紧蹙着眉头。他就知道会这样,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对于刚刚品尝过的那么鲜美的冲击的味觉而言,刺激的阈值在短时间内,提高到了一个有点夸张的地步。

    ——以至于现在普通的食物对他而言味同嚼蜡。

    ……

    ……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早上的七点左右。

    顾墨这才回到小区,他没有再连夜到医院挂号,一大早就去排队占第一,但是也不愿意把一天所剩无几的活动时间浪费掉。

    “小顾啊,怎么这一大早的就出去了?”

    “张主任,早上好啊。”

    看了看旁边值班室里的中年妇女,感到有点疲惫了的顾墨伸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主动解释说道:“我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而是昨晚十二点就出去了,现在才回来……嗯,我找了份工作,这段时间要开始上夜班。”

    他要扮演好正常人的角色,所以考虑到自己目前的状况,他觉得有必要先说明一下,这样子自己以后昼伏夜出的情况就不会那么显眼,引人怀疑了——晚上出去上夜班,白天回来睡觉不出门,合情合理啊!

    “这样……”张主任点点头,似乎不感到奇怪,只是表情微微迟疑:“你昨天晚上出去的时候,是和丁老头说了话吧?”

    顾墨顿时心中一凛:“是啊,怎么了?”

    不会吧?难道自己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表现得稍微奇怪了一些,丁老头就这么大嘴巴,到处去说自己有问题了?

    果然啊,自己就知道那个大嗓门老头不安好心!

    “没什么,就是……你们说话的时候,你没有说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张主任欲言又止,斟酌着这么说道。

    昨天晚上,值夜班的老丁撞邪了,虽然没有大碍但是也被吓得够呛的,问他到底是怎么样也说不清楚,就是一个劲的说值班室有鬼……反正说得煞有介事的,张主任都觉得有点毛毛的。

    她今天一大早就来看了看监控,发现在十二点多的时候,只有小顾一个人出了小区,当时还和老丁说了一会儿话,在那个时候老丁似乎还没出问题,而在那之后,老丁就一直坐在座位上盯着手机看——

    似乎表现得很正常,如果不是接下来一个多小时他都不敢动的话。

    当然,只看监控依旧发现不了什么,张主任也没有办法当中宣扬封建迷信,只能在询问顾墨的时候,旁敲侧击的问一句,看看是不是他当时说了什么东西,可能刺激了丁老头。

    自己说了奇怪的东西?果然是这个!丁老头肯定是这么造自己的谣!

    顾墨心中大为警惕,更为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同时他蹙眉装出一副懵然的表情:“没有啊,我没有说什么,就是打了个招呼而已……”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而且从现在开始,不管再出现什么离奇的错乱脑补,他都一定要继续扮演好正常人的角色!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16418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