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心者(铜)

    没有什么意外收获,不过也是预料之中,张主任本来就不觉得小顾能够知道什么,监控上也是显示得明明白白——

    当时老丁在值班室里,小顾在外面走过,两人就是隔空说了几句,打了个招呼,根本就没有任何接触。而且这小顾走出去之后,老丁也没有出现什么状况,撞邪什么的都是之后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想要讹人都很难,尤其是“撞邪”这种事情。

    所以这个中年妇女含糊其辞,说什么最近治安不太好,让他小心一些,将自己问话的原因糊弄了过去。而顾墨当然是知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也没猜中具体,只是以为又是丁老头发挥了嘴碎天赋,开始造自己的谣了。

    这令他有些怀疑,到底是丁老头想象力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所以自己只是行为稍微奇怪了点儿,都能够马上联想到自己有问题……

    ——还是自己真的就表现得那么明显,在别人眼里破绽百出,早就已经显得很可疑了?

    不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他已然决意要从现在开始,扮演好一个正常人的角色,让所有人都看不出问题来。

    回到家里先是去洗了个澡,然后把洗好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面,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吹干了头发,接着躺在了床上。如此一系列的行动下来,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时间居然还有约莫接近半个小时的剩余。

    轻轻的呼了一口气,顾墨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为此感到高兴,这说明他好像已经逐渐习惯了现在的节奏……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吗?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除了适应之外,还能够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吗?

    “或者要考虑搬家的事情了。”

    回想到刚刚被张主任拦着问话的事情,这样的念头不可抑制的在脑海里升起,顾墨开始在手机上搜索起来了附近的租房业务,虽然似乎有点神经过敏的嫌疑,但是他觉得还是保险一点比较好。

    这个小区以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最为集中,丁老头只是其中比较碎嘴的那一个,但绝对不是唯一一个,更加不是战斗力最强的那个。更可怕的是这群大爷大妈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机甲粉,深谙“合体能够增强战斗力”的关键,经常聚在一起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八卦的威力也随之呈几何倍数上升……

    自己当初真是傻了吧唧,才会觉得这里条件好,搬来这个地方。

    所以还是搬去其他地方吧,新的地方什么人都不认识自己……嗯,也不用搬太远,毕竟现在的这个年头,城市里的人们的交际圈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往往一个小区里的人都互相认不全。

    不像是农村乡下啥的,离开了自己村子,然而隔壁村子,还有隔壁的隔壁的村子,可能随便一个人都听说过自己,又或者是和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能够扯上关系之类的……

    所以自己只要离开两条街道远的距离,估计这个小区的人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再过段时间就应该忘记还有自己这么一号人了。

    “嗯,最好可以搬去那家餐馆的旁边,如果离得很近的话,就算是他们本身没有开通外卖的业务,应该也可以给我留份预定……”

    想到这一点,更加坚定了顾墨搬走的想法。

    或许真的是自己的臆想和幻觉所导致的缘故,他昨天晚上到处觅食,在城市各处的宵夜档流连,最终发现那些东西都是难以下咽。

    “嗯,话说之前的那条街道叫什么名字来着?”

    抬起头来思索了一番,顾墨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留意这个消息,也没有办法以此作为地址搜索附近的房屋出租业务什么的……他想了想,又低头打开了外卖软件,输入了“幸平餐馆”四个字作为关键词。

    点击搜索,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新的页面跳出来。

    “兴平餐馆”、“星萍餐饮”、“幸福餐厅”……

    一系列相似的搜索结果罗列下来,最近的那家“兴平餐馆”都在八点七公里之外,除此之外,就是没有能够找到正主。

    挑了挑眉头,顾墨也并没有感到惊讶,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毕竟就是店里面都没有移动支付等扫码手段,那么这家店铺没有开通外卖业务,根本没在平台上注册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一件事情。

    “算了,还是明天再过去看一眼吧。”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他长叹一声,放好手机,双手抱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尽量让自己睡得舒服一些……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随着时间的到来,自己会眼前一黑,直接失去意识。

    等到再次睁开眼睛,感知和思考能力重新上线的时候,就已经是精神饱满的次日凌晨的午夜零点时分了。

    天可怜见,他的睡眠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

    不过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顾墨也没有觉得可以接受,尤其是现在决定要自救,想着自己还有机会纠正回来。

    自己还知道这是不正常的,这就是他的最大优势,也是他病情还比较轻微的证明。要是像他见过的那个精神病人那样,自身都已经完全接受了新的人设,适应了全新的扭曲世界观,觉得自己拿把水果刀就是武林至尊,宝刀屠龙……

    ——那大概就真的没救了。

    “十、九、八、七……”

    心里默默的读秒,顾墨打起精神,瞪大眼睛,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我很精神,现在时间还早,我很正常,也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也不想睡……

    四、三、二、一,时间到。

    伴随着仿佛夹杂着电流的刺耳幻听响起,他眼前一黑,意识迅速朦胧,感官知觉联系着的现实也迅速的远离而去。

    “滋滋……%¥#@&……滋滋……$#%&@……”

    “场景:幸平餐……滋滋……$#%&……”

    “难度:简单。”

    “当前场景探索……滋滋……$#%&……”

    “滋滋……场……$#%&……模式:和平。”

    “已触发任务:0。”

    “已完成任务……滋滋……$#%&……”

    “综合评价:F-(最低评价)。”

    仿若电流窜过神经,杂乱的噪声无意义,但是在支离破碎当中又夹杂着一些间或清晰或者模糊的破碎信息片段,勉强能够分辨,只不过对于已经被“强制下线”的当事人而言,这些东西等于不存在。」

    “解锁成就……滋滋……$#%&……获得称号「初心者(铜)」,称号徽章增益效果默认激活……”

    “你的……$#%&……命等级得到提升,现在为1级,获得1个自由属性点,请谨慎选择点数投入方向……”

    “%¥#@&……未满18周岁的用户将受到防沉迷系……滋滋……在线时间已经达到8小时,将强制下线……请尽快完成……滋滋……%¥#@&……实名认证……”

    在刺耳的噪声,沙沙作响之中,犹如老旧电视出现故障,雪花屏发出的奇怪声响,不过在最后的一段破碎信息播放完毕之后,一切就都停了下来,再无任何的动静,只有床上的年轻人气息悠长而且安静。

    似是正在美梦之中沉眠。

    ……

    ……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还是熟悉的仿若电流窜过神经的感觉,最先复苏的听觉首先感受到了刺耳的折磨,紧接着就是感官知觉的全面回归。

    并非是身体的机能从睡眠之中逐渐的恢复,人从睡梦之中醒来,意志一点一点的凝聚,神智一点一点的恢复清明的那个过程,而是非常突兀的那种……嗯,该怎么形容呢?

    反正就是前一秒钟还是睡得死死的,后一秒钟就突然醒来——

    并且说完完全全的清醒了,所有的朦胧睡意都不翼而飞,整个人都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满状态。这种感受委实是很诡异,也很难形容。

    “往好处想,至少没有赖床的毛病了……”在床上径直坐起来,顾墨眨了眨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看到了床头柜的电子钟的荧光屏,显示的时间告诉他,他今天也是在午夜十二点整的时候准时醒来。

    他摇摇头,径直穿鞋下床,以前赖床主要就是睡不醒睡不够,醒来的时候还很困,所以恨不得多眯一会儿,为此即使是发动「替身:浪费时间」也在所不惜……

    但是现在每次醒来,都是精神到不行,一点儿困意都没有,自然就不会想着再睡一会儿,因此也就没有赖床的念头和必要了。

    这大概是顾墨目前从自己的奇怪症状之中,所发现的唯一好处了……

    看来昨天的坚持失败了,心理建设没有成功,时间一到还是直接就睡了过去。这么想着的他来到床头柜前,拿起电子钟看了看,今天也是精确到秒的苏醒过来,看样子昨天早上应该也是精确到秒的睡过去。

    虽然说只要正常运动,正常作息,生理时钟是可以控制的,比人类想象的还要精准,据说赛马的骑师甚至拥有以十分之一秒为单位的生理时钟……但是吧,正常情况下顾墨觉得自己是没有这种能力的。

    怎么反而在发病状态下,体内的生理时钟反而就能够以秒为单位计算了呢。

    ——嗯,精神病人的世界果然难以想象。

    他放下电子钟,转身拿起边上电脑桌的椅子挂着的衣服,那是他昨天早上即将昏睡之前,就已经先一步准备好,因为第二天要用到的。

    走进浴室,顾墨以最快速度刷牙洗脸,解决个人问题然后好好的冲了个澡。

    出来之后,头发仍然湿漉漉的他看都没看一眼吹风机,而是果断的抄起钥匙,拿上手机钱包,就冲下楼去了。

    毕竟不知道那家餐馆营业到什么时候,据说昨天晚上已经算是比较晚了,今天这才赶过去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这令他心里有了一丝紧迫感,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想洗漱,一起床就杀过去了。

    “小顾,这么晚还出去啊。”

    在小区的出入口处,值班室里的中年男子听到动静,有点紧张的抬起头来往外面看了眼,发现是顾墨之后才舒了口气。

    “是啊,我最近找了份夜班工作……”顾墨尽管有点焦急,但是为了维持好自己的正常人人设,还是停下脚步来耐心解释说道,然后他有些奇怪的看着中年男子,“不过张叔,今晚怎么是你在值班啊,这个星期不是丁老头当值吗?”

    “……老丁啊,他这几天有点事,我帮他看一看。”中年男子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许奇怪,挤着笑容语气有些僵硬的回答。

    “这样啊,那你注意点身体,晚上风大别冻着了……”

    顾墨点点头,本来就是顺口问上一句,因此也没细想,挥挥手就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身影消失在窗口外,中年人有点紧张的往外面瞄了好几眼,坐回位置上还显得多少有点疑神疑鬼的样子。他不信丁老头的胡言乱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种说辞的确让他现在心里毛毛的。

    ……

    ……

    两分钟之后。

    “怎么会呢?我记得明明是在这里的啊……”

    在小吃街接近街尾的那段路来回走了好几遍,顾墨无视两边店铺摊档的老板或者服务员们的热情招揽,睁大眼睛来回的看了又看。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在他的印象之中,通往另外一边的商业街的那条小巷子,就是在这里。可是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却只是一条死路,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还有一扇锈蚀斑驳的铁门紧锁,看上去像是有点年头了。

    难道说自己记错了?他心情复杂的回头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就向那片走去。

    来到街道的另一边,他四下张望,紧接着眼睛一亮。

    昏暗的小巷子……

    对面尽头有灯光……

    原来真是自己记错了,不是在那边而是在这边。他顿时感到松了口气,接着果断迈步走了进去,在又一次响起的刺耳的嗡鸣和杂声之中皱起眉头,最终穿过昏暗与明灭不定的小巷子,来到了另外一边。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1661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