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后的收尾

    果然如此……

    顾墨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说之前的那次升级就让他上了心,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确认了。

    很经典的RPG设定——

    角色在升级的瞬间满状态,移除所有的DEBUFF,不管之前再怎么狼狈,甚至距离死亡只有一线之差,也会刹那间满血满蓝,不但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就连属性面板都比刚刚要有所提升。

    因为升级了嘛……

    至于在对立面承受了这一切的NPC怪物们,心里有没有疯狂骂娘,这个就没人关心了。

    心头大石落地,发红发黑的视野也是迅速的恢复清明,顾墨注视着水里的自己的倒影,长长的呼了口气的同时,一直紧绷着的神经陡然放松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心理上的疲惫感。

    像是“体力”、“精神力”这些损耗,似乎系统都能够通过升级的行为补充回来,直接给他回满状态。

    但是唯独像是“注意力”、“集中力”这样的损耗,却是似乎不会有什么效果,或许是因为这种损耗属于心理上的作用,即使是智障系统,也没有办法进行这么唯心的转换?

    顾墨这么想着,忍耐着想要直接躺下来的冲动,倒也不是真的疲累想要就地睡过去,就是刚刚绷得太紧,现在很想放松一下。

    主要还是因为这要命的安全感……

    瞥了一眼水中的倒影,他能够看到黑发少女就站在自己旁边,愣愣的看着自己,似乎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基本就是因为她的存在,毕竟这一路上的表现真的太让人放心了。

    顾墨毫不怀疑自己现在直接一觉睡过去,都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就是他这么放松的缘故……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一路过来,少女的形象在他的脑海里也越发的深刻起来,变得有血有肉起来,不再是他印象里的那个单薄的“游戏角色”,或者说不单纯如此……而是在他所了解的基本人设的基础上,变得更加的真实。

    脑海里的思绪有些乱糟糟的,顾墨一边这么走神思索着,一边关闭了升级页面,开始清洗自己的手掌手臂上的血污。

    伴随着天色逐渐发亮,河面也不再漆黑如墨,能够隐约看见水体澄澈,只是伴随着他的动作和荡漾的水声,暗沉的血红色还是在水面上晕染开来,既有他自己的,也有妖怪的血。

    因为几乎半边身子都染上了血迹,这个时候也很难有条件完全的清洁一番,回过神来的他发现了这一点,也只好有选择的清洗一下。

    洗干净双手,擦了擦脸,又清理了一下胸膛的位置——

    那是本来伤势最重的地方,刚刚也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虽然升级之后,伤口直接愈合,但是正如破碎的衣襟不会复原那样,之前流出的血液还有破碎的血肉,这些也没有被清除掉,凝固的血凝块,模糊的破碎皮肉,都黏糊混在一起,特别难受……而且恶心。

    很快的清洗完毕,他站起身来,看着胸前破碎的衣襟叹了口气。

    就这样吧,不过幸好自己多少加了一点力量属性,虽然身材不能够说有多好,八块腹肌啥的,但是至少没有赘肉,肌肉线条也是有些的……嗯,之后或许再加一点力量,可能就有八块腹肌了?

    反正根据成长的幅度来看,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再不济的话,即使12点的力量值达不到这样的表现,13点的力量值也肯定超过这个门槛了。

    甩干净手上的水渍,他回过身来再度意气风发的一挥手——

    “好了,我没问题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啊,阿秀。”

    “……”

    “……”

    身后的黑发少女眼神极度古怪的看着他,她总觉得这一幕充满了即视感,似乎不久之前已经发生过一次的样子了,只不过先前的那一次,是对方太累了,去洗了个手就变得精神奕奕起来。

    而这一次却是这人明明都就要断气了,硬是撑着来河边洗了个手,就重新变得活蹦乱跳的,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曾经受过伤了……

    脑海之中泛着这样的念头,秀千代的古怪目光禁不住的在这人的胸前,还有手臂上来回徘徊,不说那胸口上几乎要剖出心脏的可怕伤势,光是她之前看到的这人的手臂呈现出的诡异扭曲姿势,也是记得清清楚楚来着。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之前的一切恍若从来未曾发生过似的。

    “咳咳,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也会害羞的……”有些不自然的掩盖一下,顾墨侧过身去,他不是太习惯这样子袒胸露腹的感觉,打着哈哈说了句很冷的话,当然黑发少女并没有笑就是了。

    她保持着轻蹙眉头的表情,似乎是对眼前人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感到惊疑不定,一般人类怎么可能有这样惊人的表现?

    她对此是比较有发言权的,因为她作为半妖,恢复能力也算是极其惊人了,毕竟从年幼时就独自谋生,以讨伐妖怪为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但还是好好的活到了今天。

    可是饶是以她的经验来看,也还是觉得这一幕有点玄幻,可是无论怎么看也好,这人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妖气妖力之类的,真的似乎就是纯粹的人类而已。

    “对了,话说阿秀你要不要也洗一下手?”

    这个时候,被少女看得浑身不自在,顾墨想要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边上的河水,被打断思绪的秀千代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肯定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也肯定不是河水本身的问题,因此没有必要去尝试这样的傻事。

    “不洗啊,嗯,好像你的确不太需要……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顾墨轻咳一声,继续打定主意装糊涂,他当然知道少女目前在纠结着什么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他也很难解释,所以干脆就不解释了。

    反正在这么一个妖魔鬼怪什么都有的世界里,让阿秀自己脑补一个合理的解释,总要比自己错漏百出临时捏造的说法来得好……还有的一点就是,反正少女没问出来,他就装作不知道好了。

    思索着的黑发少女挑了挑眉毛,然后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转头看向后山的方向,在微亮的天空之下,山林的漆黑轮廓有着一股神秘感,而在她的视界之中,还有一股妖气盘踞在半山腰的那座寺庙之中。

    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扫除,那里仍然有着漏网之鱼。

    深深的看了某人一眼,知道对方不愿意解释自己洗手回血的秘密,秀千代也不再纠结,将这件事抛在脑后,转而打算先解决这座村子的问题。

    看着少女不再用那种视线紧紧盯着自己,而是转身往下来时候的山道走去,似乎是准备原路折返的样子,顾墨松了口气,连忙快步跟上去。

    只是看着少女那单薄的背影,瘦削的肩膀,他犹豫了一下,想起了自己注意到的一些迹象和自己所掌握的剧情,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下?”

    虽然知道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他也察觉到少女的状态似乎有些起伏,譬如说不久之前在祠堂里,她本来可以更快解决那些妖鬼的,但是却没有能够做到,最后在面对猿鬼的凶狠绝地反扑的时候还险象横生,差点儿失手。

    再考虑到她明明可以轻易的解决牛头鬼,那么没有道理说在剧情里面最后的马头鬼,反而就能够让她陷入险境之中……

    这其中不然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所以顾墨多少有些担忧。

    黑发少女没有出声,她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妖怪血脉,似乎已经不复之前的躁动,狂暴的本能与冲动也似乎完全平息了下来,接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反正刚刚的那座寺庙里面,并没有第三个常暗的存在。

    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在妖鬼的常暗领域里战斗,让她的妖怪血脉越发的活跃了……幼年时明明还没什么,但是这两年她一直为这个问题所困扰,似乎是作为半妖,妖性的一面似乎随着她的长大而越发成长了。

    虽然妖怪血脉的每一次活跃,都可以令她的妖力大幅度增强,身体能力也越发的变得非人起来,但是……

    隐藏在血脉深处的那股似乎可以毁灭一切,破坏一切的暴戾,那种狂暴之意,却让隐约察觉到自身的妖性本质的她,下意识的压制这个进程。

    …………

    沿着山道回到祠堂,顾墨趁机检查了一下院子里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妖鬼尸体,想要看看有没有爆出什么好东西来。

    先前他其实就看到了道具光点的出现,只是那个时候没有时间去捡拾,只能够让阿秀尽快带自己下山去河边洗手。现在回来之后,发现道具光点也并没有消失,这让他松了口气。

    看来远离战场也不会刷掉战利品,而且组队关系的确存在,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共享经验,但是至少“队友”打怪是可以爆出东西来的。

    就是可惜当事人看不见……

    看了一眼黑发少女的表情眼神,顾墨若无其事的伸手在空气中一捞,捞走了那几个道具光点。

    只不过——

    关于明明是阿秀打的怪,明明也是阿秀爆出的东西,但是阿秀却是看不见也碰不到,这些未鉴定的战利品对她来说似乎根本就不存在,最终就全部便宜了自己的这件事……

    唔,怎么越想越觉得不对呢,好像自己吃的软饭越来越多了,顾墨咂了咂嘴,这可真是太爽……咳咳,太让人心里不是滋味了。

    而且还有一件事,那就是阿秀是不是太欧了?亦或者是自己太非了?

    自己从村头砍到村尾,也就爆了块小灵石……怎么这小小的一个院子里,反而就爆了一地的东西?看着特殊“视觉”才能够看到的物品栏里面,一下子多出了五件新物品,顾墨一脸沉思。

    不对,一定是因为自己刷的都是炮灰杂鱼的小饿鬼的缘故,而阿秀锤的怪是更高级的妖鬼,所以出货率自然就提升了。

    秀千代并不知道奇怪的委托人又在做些什么,不过也多少有些免疫了,她迅速的检查一番祠堂,确认绝对没有漏网之鱼后,就匆匆的离开院子,往上方的山道继续走去。

    某个混子亦步亦趋的紧随大佬的脚步,同时查看着刚刚收获的战利品。

    五件新的物品,其中三块都是灵石……

    剩下的两件,一个是猿鬼的魂核,一个是普通妖鬼的魂核……

    仿佛是鲜血萦绕的红色果实,但是又宛若心脏一般的在怦怦跳动,每一次跳动都能够吞吐妖力……这些是妖鬼的心核,力量精华所凝固的本质,看注释的描述用途都是素材。

    以及——可以当做技能徽章来使用。

    这让顾墨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么说来依托于系统的功能转换,自己在这方面和阿秀其实没有什么两样?可以驱使打倒的妖怪的魂核,将无数妖鬼的力量化为己用?

    正思忖间,前方的道路到了尽头,伴随着沉重的大门被推开发出的闷响,山路尽头紧闭的寺庙的院子呈现在他们两人的眼前。

    一棵巨大到不可思议的樱花树,在黎明到来的时分,展现在顾墨和黑发少女的眼中。

    树干粗壮到只怕三五个人合抱都保不住,散开的树冠如同无垠华盖一样,遮蔽了整座庙宇方圆的地界,樱色的花瓣在晨间的早风吹拂下,大片大片如同鹅毛飘雪般纷纷洒洒,煞是好看。

    这一幕美得惊心动魄,顾墨都动了想要拿出手机拍摄一张作为壁纸的想法——

    如果在那树下,不是有一只巨大的马头怪物正幽幽的回过头来,同时停止了它用手中的巨大锯刃一下一下的锯着堆积如山的村民尸体的话,那么这一刻的景色是真的毫无死角。

    秀千代咬了咬牙,脸色微变的同时,迅速拔刀向前冲去。

    而就在同时,俯下身子的马头怪物回过身来,人立而起,长长马脸露出满是尖利獠牙的长嘴发出一声嘶吼,仿佛是有什么无形的气压以它为中心炸开,整个世界迅速从人间坠落到魔界之中。

    近似黑白的色调,彼岸花迅速的绽放掉落,空气暗沉如水一般沉重……

    ——小小一个十三樱村,连续的第三个常暗之主在这一刻,展开了它之前收起的妖力领域!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1956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