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守护灵与相性

    朝阳温柔的照彻大地,金色的晨曦不但瓦解了这个漫漫长夜,更仿佛消除了十三樱村萦绕不散的怨恨。

    但也只是仿佛而已。

    大火足足烧了一夜,尽管因为屋舍都相对分散而不密集,所以不至于整个村子都被付之一炬,但还是有很多地方都烧得只剩下焦黑的倒塌废墟,而一夜杀戮带来的血腥味依旧浓郁到挥之不去,以至于吹拂的风似乎都带上了一股奇异的腥甜。

    人类的血,妖怪的血,整个村子这么一夜下来,基本上就没有哪寸土地没有染上血色的。

    这个时节正是樱花盛开之时,花色幽香艳丽,可是昔日繁荣一时的十三樱村却不复往日光景,在喧嚣的妖鬼们也被尽数除去之后,唯一的赏花客就只剩下沉默不语的死人了。

    在这村子里剩下的活人,在这个时候大概也没有心情欣赏樱花。

    考虑到阿秀的情况,顾墨找了间还算完好干净的屋子,拾掇了一下,把昏迷的少女放了下来。也算是风水轮流转吧,不久之前,是他失去行动能力,只能够让少女把他从山上带下来,而现在轮到他将失去行动能力的少女带下山了。

    就是前后间隔都不过半个小时,这风水未免转得太快了一些。

    看着自己铺好的茅草上,昏迷之中的黑发少女沉睡之中的面容,顾墨呼了口气,稍稍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少女的体重当然不重,甚至可以说是很轻盈,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人的重量,而且山路也相当不好走。

    可是他就是自己一个人就把秀千代从山上背了下来,现在的体感也就是出了点汗而已,一点儿都没有什么劳累感……仔细想想的话,大概是因为他不久之前通过努力,提升了一个点数的力量值,和三个点数的体质值的原因。

    对前者投入的一个点数,让他的力气要比正常人明显大了不少,而对后者投入的三个点数则是使得他的体能持久力变得非常惊人。简单来说,就是让他可以负担更大的重量的同时,还使得这个负重的过程可以坚持得更久。

    果然还是加点香啊……

    顾墨如此感慨着,只是一个晚上,自身就仿若脱胎换骨,搞不好那些坚持锻炼了不短时间的人,都达不到他现在的体魄水平。

    虽然说在后面,升级的速度大概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放慢,不过从能力成长的幅度来看,每一个点数带来的变化都弥足珍贵,似乎成长幅度不是固定的份额,而是在当前基础上按比例提升。

    当然,这是他目前的猜测,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表明就是这么一回事,猜测也是来源于加了体质之后,感觉自己所增长的体力上限一次比一次大的体验……嗯,没错,纯粹就是体感而已。

    但是也不是毫无来由的感觉论,而是他的确察觉到了某终端倪,所以才会这么认为的。因为总体来说,顾墨是在体质属性上投入了三个点数,可是加点的次数却只有两次,第一次加了两点,第二次加了一点。

    而他的感受很明显的就是,第二次投入一个点数所带来的体力成长幅度,要比第一次投入两个点数的成长幅度……还要高出一些。

    “天亮了……”

    看着外面的阳光从破旧的门扉缝隙里面透进来,在不远处的前方洒下点点光斑,顾墨仰头靠着身后的墙壁,闭上了眼睛。

    有种漫漫长夜总算结束的感觉,不过他还算是收获颇丰,而且因为抱住了大腿的缘故,不能够说是有惊无险,但的确总体还算侥幸的打通了这个高难度的新手村,并且连升四级,为自己的前期积攒了一定的新手资本。

    至少之后的副本什么的,他不用开局一条狗都没有,就一个0级白板新号在艰难的肉身开团了。

    轻轻的呼了口气,重新睁开双眸的顾墨又忍不住看向了旁边的秀千代,少女依旧紧闭双眼,呼吸的气息悠长,节奏很是安定……看情况问题不大,就是不知道要睡多久才能够醒过来了。

    他觉得情况变得稍稍有些微妙起来,自己所掌握的剧情,或者说既定的“命运轨迹”发生了一定的偏移——阿秀最终没有出什么问题,即使没有灵石的力量,也依靠自身的坚强意志夺回了本我。

    这个当然是好事,但是代价就是她的心神消耗可能有点大,比起原本的剧情里借助灵石的力量恢复过来,马上就好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展开,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自己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又实在是放心不下。

    顾墨纠结的将目光望向空荡荡的窗户,从他坐在地上的角度看去,窗外的景色似乎很美很美,湛蓝的天空如同水洗过一般澄澈无垢,屋外不远处的樱花树的花瓣如雪纷飞,在风中漫天飘飘扬扬。

    从那边过去应该就是村子的正门所在,出了正门沿着河边的道路走一段,应该就能够成功原路折返,回到自己进入副本的那个“出生点”的位置。

    一切就到此为止了,手脚利索点的话,或许能够赶在小区的人起床之前,悄悄的溜回家里而不被发现,不然的话,要是被他们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可有点儿不好解释……

    摸了摸自己胸前破碎的衣襟,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那些被溅射上去的斑驳血迹,顾墨扯了扯嘴角。

    也不知道离开副本的时候,自身身上的衣服会不会得到什么神奇力量的修复,若是没有的话,那就真的有点麻烦,他最好换一身衣服回去,说自己是去cos了,也总好过被造谣是晚上出去杀了几个人……

    当然,前提是少女能够尽快醒来,他才好放心离开……

    唔,或者换个思路,能不能把阿秀也带出去?

    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不过他仔细思索了好一会儿,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自己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关于这种事情或许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至少要等到自己有把握了再说。

    就在他觉得颇为苦恼的时候,刺耳的电流杂音窜过神经,一如既往的折磨,令他不禁的眉头紧锁,抿着嘴唇,努力的压抑着这种令人不快的感受。

    “滋滋……%¥#@&……滋滋……$#%&@……”

    刺耳而又折磨的杂音,好似是在耳边响起,又好似是在意识之中回荡,只不过与之前不同,这个时候的顾墨已经能够大概听到一些破碎的片段,从其中分辨出有用的信息内容了。

    他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赶紧集中精神去仔细分辨,好似以前的人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只能够努力的去听一台老旧破烂的收音机发出的折磨响声,竭力从其中提取勉强能够听到的内容片段。

    “场景:十三樱村……滋滋……%¥#@&……”

    “难度:困难。”

    “当前场景探索度:87%。”

    “滋滋……场……$#%&……模式:非和平。”

    “已触发任务:查明导致十三樱……滋滋……$#%&……的问题,并消灭为祸的妖鬼。”

    “已完成任务……滋滋……$#%&……”

    “综合评价:B-。”

    “根据综合评价结算,额外奖励……%¥#@&……通用经验,黄金钥匙×1。”

    “解锁成就「第一滴血(金)」,成就徽章增益效果默认激活……”

    …………

    尽管模糊而听不清楚的地方还是很多,导致关键信息都是支离破碎的。

    可是也比之前好上太多了,已经多少明白一些智障系统的尿性的顾墨,自然不会再奢望太多——珍惜眼前就是了,搞不好哪天又来了一个经典的拆东墙补西墙式的修复,然后就连这些能够听到的也听不到了。

    窜过神经的过电感消失,模糊的干扰杂声也逐渐低沉、远去,他眨了眨眼睛,确信这部分的结算内容已经告一段落,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刚刚他甚至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话说回来,这是延迟吗,所以直到现在才进行结算?马头鬼都凉了大半个小时了,尸体搞不好都已经如同阳光下的冰雪消融,根本找不到了,现在才跳出通关结算是不是迟了点?

    虽然也有可能是计算的机制比较复杂,有多方面的因素影响,所以直到现在才判定是真正的通关,并且进行结算。但是考虑到自己的智障系统那令人发指的bug与故障频率,他还是相信这是延迟问题导致的……

    真是绝了,也不知道哪里能够找到投诉热线。

    一如既往的在心里腹诽了几句狗系统,宣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满之后,顾墨这才认真思考着刚刚得到的信息。

    这个场景的确算是通关了,虽然只是限定十三樱村的场景,而不是整个副本世界,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正如他只是通关幸平餐馆的场景,却不意味着通关整个食戟世界观的副本。

    场景应该只是副本里面特定的一幕,流程和跨度相对比较合适,而要是整个副本的话……那需要的时间就太长了。

    ——现在是公元1555年三月份,阿秀的故事刚刚从这个十三樱村开始。

    ——而到最后一切的结束,那应该是公元1616年,是六十一年之后的事情了。

    前后足足一个甲子的时间跨度,顾墨委实想象不出,正儿八经打一局就要花费足足六十年的时间……那他还是用第二种方式出本好了,甚至都不用劳烦敌人自己动手了。

    “综合评价B-,唔,听上去就不太值钱的样子,还有这个黄金钥匙……”

    皱着眉头,顾墨思忖着刚刚获得的信息,觉得那个综合评价似乎很好刷的样子,毕竟自己这一路的挂机行为严重,完全就是抱大腿过关的,居然都能得到B级的评价。

    就是不知道额外结算了多少的经验,不过应该不够自己再直升LV5了,而且还有一把什么黄金钥匙,是不是开宝箱用的?但是只给钥匙,难道还要自己去刷出对应的宝箱才能用?

    这套路有点眼熟……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物品栏,他找到了里面多出来的东西,图案的确就是一把金灿灿的钥匙,不过看说明却是可以直接使用,打开对应等级的副本宝库,从其中获取任意一件的随机奖励。

    微微愣了一下,顾墨再度望向边上的秀千代,琢磨着黑发少女一时半会儿应该是还醒不来。

    于是他手中浮现出那柄钥匙,入手的瞬间都觉得手中一沉,有点重。

    长度如同婴儿手臂,样式很是古朴,而且通体都金灿灿的,由衷散发出一股华贵之感……

    他微微沉默了一下,打量着手中的这把大型钥匙,有点怀疑是不是真的纯金打造的,而且这重量到底是有几斤啊?话说回来,自己用掉是不是一个好选择,或者带回现实世界里想办法出手的话,能够狠狠赚一笔?

    脑海里闪过这种稀奇古怪的念头,但是不说别的顾虑,玩家怎么可能忍耐得住开箱的诱惑?几乎是在下一秒钟,顾墨就选择了那个明晃晃的互动选项——

    “使用。”

    紧接着,在他前方不远处,屋子中央的空气好似水波一样泛起涟漪,金光潋滟,最终虚空勾勒出一道道线条,质感从无到有的变得立体起来,几秒钟后,一道好似黄金铸成的大门就呈现在他眼前。

    大门紧闭,被粗大的锁链和一个巨大的门锁紧紧锁住。

    有必要这么充满仪式感吗……

    低头看了一眼,顾墨有些稀里糊涂的上前一步,将那把大大的黄金钥匙对着门锁的锁孔插入,轻轻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他手中的钥匙碎裂,化作光芒,连带着门锁与锁链一同消散开来。

    大门缓缓打开,里面当然不是屋子的另一边,而是充斥着刺眼金光,门内似乎是一片未知的空间。

    他险些被亮瞎狗眼,下意识的伸手阻挡,过了一会儿那金光闪闪的特效也没消失,明悟过来的他咬了咬牙,一步迈入大门之中,被满溢的金光特效吞没。

    待到炫目感消失,视野恢复正常,顾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奇怪的房间,四周堆满了如山一样的金银珠宝,俗不可耐,但是贵金属反射的色泽光芒和珠光宝气,却很好的衬托出了这个房间的主题——“宝库”。

    在他前方的正中央处有一个圆柱状的高台,一只浑身火红的大狐狸端坐其上,身后的多条尾巴轻轻晃动着,在视觉上宛若火焰燃烧似的……

    下一刻,在顾墨诧异的与之对视的时候,它从高台上站起身来,眼神变得无比锐利,就这么多向前一扑而去。

    瞬间在前者的视野里急速放大,似乎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脸上……

    …………

    如同在梦中惊醒,顾墨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如之前那样半靠着墙壁,正在休憩。

    屋舍老旧,家徒四壁,根本就没有什么家具之类的东西,在他拾掇之前还满地狼藉,各种物件都被打翻凌乱一地。似乎是昨天晚上事发的时候,屋主人慌慌张张的收拾细软想要逃离村子。

    旁边的茅草堆上,黑发少女依旧气息悠长。

    刚刚发生的一切,在现实的层面其实是客观不存在的?他有些惊疑不定,四下张望着。

    “来了来了,我找到一些东西可以吃的,兄弟来尝一尝……”

    这个时候,已经有点猥琐大叔样子的藤吉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下一刻,他就推门进来,一脸自来熟笑呵呵的样子。

    不过紧接着,藤吉郎的声音戛然而止,瞳孔也微微收缩,在他的眼里,能够看见那个奇怪年轻人的身旁,静静的卧着一头浑身若火的巨大狐狸,身后的九条尾巴在缓缓轻拂。

    这是对方的守护灵?

    但是为什么是九尾狐?

    藤吉郎瞬间惊诧起来,他被山王权现的使者神猿附身,又以灵石商人的身份磨练了这么多年,自然明白守护灵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而且守护灵只会寻找那些命格特别,与它们相性契合的人而附身。

    而九尾狐……

    是“带来混沌之世的存在”而受人惧怕的象征,另一方面也以“和平之世到来的象征”的图腾受到崇敬。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说法,似乎都预示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

    一瞬间,藤吉郎的眼神火热起来。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0105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