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是双赢!

    正如藤吉郎说的那样,他和美浓霸主斋藤道三的确是可以说得上话的。

    虽然这是以往兜售灵石建立起来的联系,不过也说明他的确有过人之处,否则的话,斋藤道三也不会高看他一眼……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什么商人,都能够想见就可以见到一城一国之主的。

    在让人通报一声之后不久,很快的,一行三人就得到了传召,前往那通体白色的三层五阶天守阁,美浓之蝮就在最上层等着他们。

    “道三大人还是很威严的,虽然最近这几年可能是年纪大了点,开始修身养性了,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他的外号……”藤吉郎在前面跟着带路的仆人,同时小声的压低声音对着身后的两人嘱托着,“所以最好表现得恭敬一些,至少不要失了礼数。”

    “嗯嗯,明白明白……”

    顾墨跟着前面队伍,一边如同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一边很是好奇的四下张望着,打量着天守阁的内部装饰。

    这是日本城堡中最高、最主要也最具代表性的部分,具有瞭望、指挥的功能,也是封建时代统御权力的象徵之一。不过他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而没有见过,想不到第一次参观不是跟着旅游团去的……

    ——而是在这种情况下……

    ——确切的来到这段对应的历史时期……

    多少有些奇妙的感觉,也让他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仿若浑身都每一个细胞都因此雀跃起来了……是因为眼前的这一切,但又不完全是,还有对于日后的其他世界的瑰丽风景的期待。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每一个副本都将会是一个等待着他去探索的新世界,充满了未知与冒险……

    古今中外,异域山川,幻想与现实,历史与神话……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怎么能让他不感到兴奋雀跃呢?

    啊,果然!比起无聊而且毫无生趣的现实,还是这种华丽而魔幻的经历来得更有意思一些!想到这里的顾墨,脑海里禁不住的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然后心中的某些疑虑不安也因此霎时间烟消云散,不复存在,让他眉宇之间都舒展轻松了许多。

    因为他本来就是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的,毕竟在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开十三樱村很远的距离了,想要走人也不现实,所以只能够接受事实。

    但是说到底,心中终究还是难免有一丝丝顾虑的,譬如说担忧自己在副本世界里面的时候,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比例,担忧自己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够回去,担忧回去之后可能要面临的各种麻烦……

    不过在这一刻,他却是突然念头通达了,有些事情既然已成定局,那么不管自己怎么纠结都不会发生改变的,不管自己回去之后,会有什么麻烦,那都是之后要面对的事情,着重于自己当下的情况才是更重要的。

    ——况且也未必就有那么麻烦,只要自己不是失踪太久太久的话,搞不好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这件事情。

    人要有自知之明,并没有那么多的人天天关心你,时刻注意你的动态,就算是好朋友,在现代社会的高强度和快节奏之下,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往往也是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够偶尔联系一下。

    藤吉郎并不知道自己的新搭档一下子想通了某些事情,心态都因此变得豁达了不少,他只是有些担忧的回头望了一眼,顿时犯起愁来。

    这个新搭档到底有没有听自己说话来着?虽然点头答应得貌似很痛快,但是只会嗯嗯啊啊的回应实在是显得有点儿敷衍的意味来着。

    而且看对方那种饶有兴趣的四下打量张望的样子,似乎是对天守阁这种地方也委实没有多少敬畏之心啊,简直随意得像是藤吉郎以前见过的那些去游玩的赏花客一样……该说艺高人胆大呢,还是什么的?

    本来以为相比没有怎么见过世面的阿秀,这个明人会更加稳重大方一些呢,不过似乎情况完全就是反过来的,阿秀明明才是安安静静的,目不斜视的那个。

    藤吉郎苦着脸,想要再说些什么提醒一下,譬如说一下道三大人的脾气、性格、手段什么的,终究是上位者喜怒无常,不可等闲视之。但是他看了看在前面带路的仆人,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总不能够在别人仆人的面前,说对方主人的坏话吧。那样的话,不说搭档接下来能不能做好,但是他自己接下来估计讨不了好。

    希望等会儿都靠谱一些,或者道三大人宽容一些吧,不要生气发怒就好……

    “就是这里了,诸位请稍等一下,道三大人马上就来。”

    在前面带路的仆人终于停下脚步,拉开了长廊尽头的门,低眉顺眼的对着里面的幽玄和室伸手,向后面的众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人沉默的陆续走进去,然后听着后面的门被关上的声音。

    房间的光线再度变得昏暗起来。

    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习惯带来的错觉……顾墨打量着房间两侧的烛台,烛光在静静的燃烧着,散发着稳定柔和的光芒,一定程度上的照亮了这个封闭的空间,也许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已经是很明亮的照明条件了。

    不过在经历过后世的光污染洗礼,别说是在室内了,就算是在室外也看不见星星的他看来,这个程度的照明……

    emmmm,挺有氛围的,很适合说鬼故事。

    时间在沉默之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东张西望好一会儿,顾墨发现着实没有什么好看的。

    这房间里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除了两侧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铜烛台,就只有上首处供奉的佛像,以及背后墙上挂着的几幅字画,不过光线这么昏暗,也是实在是看不清楚是什么。

    他也没有失礼到在这种时候站起身去,凑近了仔细端详,而是微微侧过脑袋,望向了旁边端庄跪坐着的秀千代,欣赏了一下少女的端正坐姿。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他也不至于说在面对阿秀的时候,还会觉得尴尬不已,不想面对——

    因为少女看上去是过后就真的不在意了,也不打算追究,他自然也就松了口气。

    顶多就是还有些别扭,不过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了。

    他就这么看了一会儿,然后秀千代终于是若有所察的挑了挑眉毛,有些疑惑的转过头来望着他,顾墨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指了指她的脸,似乎是在示意着什么。

    “……”

    “……”

    虽然仍然蒙着脸,看不出具体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秀千代的身子似乎是僵了一下。

    要摘下面巾吗?

    她还是感到有点无所适从,毕竟她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生活,不与任何人往来有交集,偶尔接受除妖委托的时候才会与人打交道,还都是蒙着脸去的……如果是偶尔不小心被人看到真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她也不怎么在意的。

    但是刻意放下面巾,去正常的和别人打交道,这种事情对于少女而言,还是有些陌生与不适。

    不过在迟疑了一下之后,她还是无声叹息一声,伸手轻轻取下了自己脸上蒙着的面巾,露出那张精致得好似人偶一样的脸蛋,只是神色显得很是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淡的样子……

    当然不是说她性情冷漠高冷啥的,主要是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所以才下意识的绷紧了小脸,抿住了嘴唇,让人看着就容易误会这是冷淡疏离的表现。

    顾墨倒是没有太过惊讶,毕竟他早就知道秀千代长什么样子了,所以此刻只是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非常熟悉的少女,完成了最后的确认,的确是和自己头脑里亲手创造出来的那个印象几乎完全吻合。

    黑发,泪痣,赤瞳……

    所有的特征都别无二致。

    不过第一次见到的藤吉郎就没有这么镇定了,他直接一下子整个人都愣住了,震惊得差点儿没有能够回过神来,因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甚至觉得那些公卿贵族家的千金、公主,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好半晌之后,他才有些愣愣的样子转过头来,直直盯着顾墨一直看着,似乎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来着,但是好几次张开口都没有说出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哈哈哈哈哈,猴子居然又过来了啊,这几个月不见,我还以为你这家伙死在什么地方了呢……”豪迈的笑声伴随着门外走廊上的脚步声响起,下一刻,房间的门被打开,一个壮硕的光头身影大步迈入其中。

    一个激灵,藤吉郎马上反应过来,将之前心中的种种情绪全部抛之脑后,脸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出现了小人物的谄媚讨好表情。

    “怎么会呢,道三大人,我这段时间可是一直都在为了您的指示在各地奔走来着,没有完成您交代的任务,可万万不敢就此离开人世。我死了倒是没什么,就怕耽搁了大人您的事情……”

    在旁边的秀千代微微愣住,表情也变得有点古怪,这人怎么能够一下子说出这么一大段话来,而且语气这么自然,充满了感情,明明是一听就知道是讨好拍马屁的话语,却愣是有种似乎发自肺腑发自真心的感觉。

    顾墨的眸光闪烁,却是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是出身于贫贱却能够一步一步往上爬,最终成为天下人的猴子,他只是非常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且也总是能够厚着脸皮去抓住机会,而不是顾忌别人的眼光看法。

    与之相比,自己还会因为扯了个谎被当事人发现,就觉得尴尬得要死……

    嗯,实在还是太嫩了一点,或许应该要在这方面跟猴子好好学习一番才行。

    “哈哈哈,你这个猴子还真是会说话……”斋藤道三再度大笑起来,他径自走过三人的身边,来到上首处毫不在意的一屁股坐下,手里还提着一个精致的酒壶,“怎么样了,我让你收集灵石的事情,既然现在来见我的话,就说明你……”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这个美浓霸主的视线划过了三人的身上,瞬间就定格在秀千代的身上,然后就是表情一呆。

    “是这样的,道三大人,您交代我收集各地灵石的事情……”猴子却一点儿都没有发现,依旧是眉开眼笑的同时低眉顺眼的恭声汇报起来。

    “你别说了!先闭嘴!”

    不过也是才开了个头,就被斋藤道三低喝一声,直接打断了。

    藤吉郎一下子吓到了,脸色微微发白的抬起头来,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但是又发现上首处的那条蝮蛇的目光根本没有看着自己,而是死死的盯着另一边的黑发少女,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和热切的希冀。

    斋藤道三在刚刚的时候,本能的以为是义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也在这里等着自己,不过马上就察觉到不对。

    他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其实是一对双胞胎,自己将以前曾经使用过的名字拆开,分别给她们取名为“义秀”和“义龙”……只是妻子因为某些原因,后来带走了义秀,只给自己留下了义龙。

    这么说来……

    这个号称美浓之蝮,心狠手辣的男人罕见的有些紧张起来,声线也因为激动而略微震颤:“你……你叫什么名字?”

    “……”

    “……”

    黑发少女也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人怎么一上来就问自己的名字?

    她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取过腰间的短刃,以一贯以来的方法介绍自己,不过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进入天守阁是不能够携带兵器的,所以她在来这里之前暂时将东西放下了。

    “抱歉,道三大人……”在旁边的顾墨轻咳一声,开口说道,“阿秀她不能说话,不是故意不回答你的问题的……”

    “……阿秀?!”

    眸子里霎时间精光迸发,斋藤道三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而是第一时间抓住了关键,锐利无比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语气都变了:“你是说,她的名字是「秀」吗?”

    顾墨迅速的回想了一下,很肯定的点点头:“对,她还有一把母亲留下来的刀,上面就刻着这个字。”

    严格来说,秀千代这个名字还是后来才起的,因为没办法让谁都阿秀阿秀的这么叫,尤其在她不断积累功勋,名声地位也越来越大的时候,自然就需要一个正式的名字了,所以就根据她的“秀”字,取了个秀千代的正式名字。

    因此的确是从头到尾,只有那个“秀”字是可以确定的。

    “那把刀呢?快带我看看!”

    斋藤道三几乎已经确定了,他一下子扔了手中的酒壶,整个人从地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上前抓住黑发少女的肩膀用力摇晃着,语气特别的激动。

    乒乓!

    “怎么回事!”

    “有刺客!”

    “道三大人!道三大人!”

    “怎、怎么……义龙大人?!”

    精致的酒壶摔得粉碎,脆响的动静却是让外面的走廊上一阵喧哗,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一大群披甲持刀的精锐武士们就撞烂脆弱的木门,好似潮水一样哗啦啦的涌进来!

    “全部滚出去!!”

    斋藤道三转过头来,面目狰狞的对着这群下属咆哮着。

    后者一群人面面相觑着,一缩脖子,看情况似乎不是有刺客啥的,连忙灰溜溜的原路退去,在走廊上拥挤着,盔甲碰撞发出的哐当声远去,只留下被撞的稀烂的拉门。

    “……”

    “……”

    转过头来,斋藤道三变脸似的换上了一副最为和蔼可亲的脸,语气特别温和的对着有些发愣的黑发少女开口:

    “阿秀,我……你……我是你父亲啊!”

    在一片静默之中。

    藤吉郎张大嘴巴,几乎要合不拢嘴,他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思维只有一个念头在牢牢占据着,他下意识的看向那个年轻人——

    阿秀小姐如果是道三大人的千金,那么以对方和阿秀小姐这么好的关系,那接下来还不是直接一步登天,飞黄腾达了?

    并不知道其实严格来说,三人的相识都是在同一天,藤吉郎下意识的认定了不久之前顾墨和自己扯皮撒的谎,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不怕对比就怕伤害,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

    自己熬了这么多年,都还在积攒资本,要等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这么拼命都还只能够想尽办法换取一个机会!

    而有的人……怕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赢麻了啊!

    并不知道藤吉郎的心理活动,顾墨只是看着眼前的父女重逢的一幕,很满意的点点头,一切如自己所料般的发展,这么一来,阿秀和生父相认,得到自己应有的承认和待遇,而自己也可以舒服一点抱大腿。

    这是妥妥的双赢啊!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123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