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千里眼EX(雾

    戴着高帽的阴阳师,似乎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相貌俊朗,穿着一身深蓝色调的阴阳师狩衣,气度颇为不凡。

    作武家装束打扮的女子英姿飒爽,眼神锐利,即使在对面端坐着的同时,也不忘以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一直看。

    顾墨表情非常平静的扫视着两人,因为在前来会客之前,他就已经有过猜测,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缘故,所以此时此刻一点儿都没有惊讶,表现得却是非常平淡。他的目光在两人的头顶上扫过,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两人的ID。

    ——“安倍晴明(100%)。”

    ——“源赖光(100%)。”

    大约是因为他知道这两人是谁的缘故,所以相应的ID就显示出来了,不再是单纯的一连串问号。

    真的是这一对CP啊,而且还主动找上门来了……明明在原本的剧情里面应该是没有这一茬的,所以果然是因为自己乱入这个故事之中,造成了蝴蝶效应扩散的原因吗?

    emmmm,貌似也不对,虽然本篇剧情里面没有体现,但是安倍晴明似乎算是老师傅之中的一员,属于是秀千代的阴阳术老师。

    本来还以为是单纯的游戏性设计,但是考虑到秀千代日后会穿越到平安京,也的确与那个时代的安倍晴明打过交道,而且在安倍晴明本体牺牲自己封印三大妖怪的时候,似乎的确留下了一个式神纸人,以安排自己身死以后的事情来着。

    那么是不是有理由认为……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安倍晴明留下的纸人因为知道穿越时空的事情,所以在这个时代专门找上秀千代,教授其阴阳术,同时也在为引导其日后穿越时空而在暗中布置安排?

    本来就是会发生的事情,只是因为自己的乱入,稍微变化了一些,譬如说源赖光也出现了,不知道也是不是一个纸人分身……

    而且不是找上阿秀,而是第一时间指名道姓的找上自己,似乎也间接说明了自己以后很可能也是参与到平安魔京的一役中去……

    一念至此,顾墨的眼神也不禁稍稍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多么奇妙的一件事事情,如果自己的揣测是真的,也就是说在这个副本世界之中,未来的自己在以前的时代就已经活跃过了……当现在还是萌新玩家的自己,还在这个战国时代步步为营开荒攻略的同时,还有一个可能已经是老油条的自己在以前的平安魔京刷本?

    纵然在智障系统上身之后,他的日常早就逐步崩坏,世界的一切都早就变得魔幻起来,但是这种涉及到逻辑顺序、因果先后的古怪时空现象,依旧是非常令人费解的问题就是了。

    ——当然,估计也和他的节奏不太对有很大程度上的关系。

    作为第一个正儿八经攻略的副本,这个世界的等级未免有点高过头,不是他这种萌新该碰的,普通人要面对的就有战火连天,兵荒马乱,荒魂滋生……高层次又涉及到各种不可思议的神佛之力,穿越时空……

    神灵庇护带来的起死回生,甚至不老不死,这些也是存在的,诸如术法之道也能够精研到极其可怕的程度,譬如让神佛的精神面貌重临人间大地,譬如炼金术将人体炼成都推演到近乎完美的程度,搞不好下一步就要打开真理之门了……

    所以也难怪他觉得太过魔幻,刚刚进入游戏的新人,本来就应该去格兰之森刷哥布林,一步一步的升级起来,等到角色成型之后再去接触高难本才对,这个才是正常节奏。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

    对面的戴着高帽的男子本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见眼前的这人打量着自己的两人,眼神古怪,然后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出神,顿时也是表情微微变化起来了。

    给旁边的英气女性武士使了一个眼色,阻止了源赖光的不耐烦下想要做出的举动,安倍晴明又试着轻唤几声,看见对方的眼神焦点重新移到自己的身上,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可能只是对方只是不认识自己,单纯的在走神而已,阴阳师这么想着,同时向着对方拱手行礼,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顾墨大人,此次贸然求见,实在是失礼……我是葛叶,一个四海为家的阴阳师。”

    葛叶?

    是因为母亲的原因,所以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假名吗?顾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光再次扫过对方头顶上的ID,在他不看到时候,ID和血条都是隐藏起来的,但当他的注意力集中的时候,这信息立刻就跳了出来。

    呵,没想到吧,老子在游戏里就见过你了,这个时候还想跟自己装蒜?

    只是表面上也是不动声色,顾墨一脸淡定的表情,轻轻点头说道:“这个无妨,我们开门见山吧,请问……葛叶你们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呢?毕竟我傍晚的时候才来到鹭山城这里。”

    安倍晴明的表情多少有些奇怪,他迟疑了一下,总觉得对方的表现像是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尤其是叫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那古怪的样子,好像是知道自己的真名但是配合着自己演戏一样。

    不过应该不会的……毕竟这个时候的对方还比较弱小,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除了守护灵之外真的没有任何的特殊的,不可能会知道才对。

    所以稍稍犹豫,他继续挂着那副温和的笑容,决定先坦白一部分:“城主大人,其实我们前几天就有过一面之缘了,那是在稻叶山城外面的时候,我们远远的见过一面,想必你当时也是看到了我们吧。”

    安倍晴明思索后,认为应该就是因为当时被看到了,所以现在对方又看到自己两人紧跟着找上门来,才会有所怀疑,觉得自己两人有问题。

    这个阴阳师做出这样的推断,同时稍微有些无奈,早知道当时就不要去找对方两人了,直接在鹭山城这边等着就好……那样的话,就不用让这人先入为主的怀疑自己两人,交涉也会顺利很多。

    “……嗯。”

    顾墨凝视着对面两人,片刻之后,慢慢的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之前就见过面吗?怎么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啊,一点儿都想不起来……等等,当时的那两个远远的被自己以为是野怪的血条,不会就是这两个家伙吧?自己还真的没有想过啊!

    果然如此啊,那就好办了……安倍晴明轻轻点头,他露出轻快的笑容,继续斟酌着语气说道:“其实我们当时也不是偶遇,而是就为了见到城主大人你而去的,主要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

    他打算改变一下策略,围绕这个惹人误会的点来解释,说明自己等人是为什么会这么做,总之先取信对方再说。

    “哦,是什么事情呢?”

    顾墨好整以暇的点点头,仿佛很有耐心也很有兴趣的问道。

    “在在下说明之前,请容许在下先卖个关子……城主大人,请问你了解阴阳师吗?”安倍晴明说道,脸上的笑容一如之前的温和。

    眼下的这个战国时代,皇权没落,武士阶级治世,阴阳师也已经逐渐从历史舞台消失。但是在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唐朝时期就由遣唐使将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学习而来,而后逐渐流行于日本的阴阳师,可是炙手可热的职业。

    公卿贵族们需要从阴阳师那里获得精神上的安宁和社稷上的保障,而百姓也从阴阳师那里获得艰苦生活的安慰。而且在蒙昧时期,退治妖怪,祓除诅咒,都需要倚仗阴阳师的符咒和术法,可谓是整个国家的精神支柱。

    安倍晴明抛出这个问题,就是想要以此为切入点。

    如果对方在这个时候就很相信阴阳师的力量,那么一切都好说,而要是对方比较怀疑的话,他就好好的展示一手,表明自己的确是有真材实料的,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引出接下来的说辞。

    像是自己占卜吉凶,预测到未来将有大变,而对方是天命之人,注定了要拯救世界啥的,所以自己两人才会找到他,想要助他一臂之力,在注定命运到来之时可以有力量改变一切……等等等等,类似这样的套路。

    然而——

    “阴阳师?当然知道了,这游戏没有SSR。”顾墨继续点头。

    这个怎么可能不了解呢,这个他可太熟了啊。

    “……”

    “……”

    奇怪的寂静。

    安倍晴明张了张口,似乎整个人都愣住了的样子,他这副样子可不多见,就连性子似乎有些火爆冲动的源赖光,此时此刻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突然苦笑出声,叹息着连连摇头:“原来顾墨大人你的确什么都知道啊,我还以为你是说笑的呢……”紧接着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他有些懊恼的用手中的扇子敲了敲脑袋:“明明你刚才已经提示得这么明显了,我还是不相信,实在是令你见笑了。”

    另一边,刚刚准备解释一下那是个玩笑的顾墨,话语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他脸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脑海之中的思绪却急速的转动起来,什么什么,这个人在说些什么东西,怎么自己一个字都听不懂呢?

    “如此说来,顾墨大人你曾经和我说过的千里眼的事情,竟然都是真的了……”

    安倍晴明有些赞同的端详着顾墨的那双眼睛,只觉得其澄澈明亮,但是怎么都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也正是如此却反而令他更为惊叹不已。

    “生来就具备凝视世界的眼睛,可以看透过去未来……如此天眷,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之事,在下还是孤陋寡闻了。”

    emmmm……千里眼?看透过去未来?

    顾墨眨了眨眼睛,大概明白了什么,未来的自己在过去的时候,对这个大阴阳师口胡过什么来着?

    先前关于自己也跟着时空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等一切其实都是猜测,他虽然一定程度上的先知先觉,但是一般只限于主要的大事件的来龙去脉,对于那些被忽略过去的细节部分掌握不多,只能够依靠自己的理解和线索进行关联推测。

    因为游戏里面的时间跨度太大,没有办法事无巨细的将所有一切表现出来,剧情任务之间的间隔少则几个月或者几年,动辄十几年几十年的跨度。

    中间偶尔穿插一些支线任务,夹杂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线索信息,综合起来才能够联想揣测一个大概……所以顾墨此时此刻已经全力开动脑筋,但仍然是只能够有一个猜想,综合他掌握的线索来说,很有可能,但是无法完全确定。

    然而现在,安倍晴明的说法却是非常有力的一个佐证……

    “真是令你见笑了,不过这样也好……”安倍晴明叹息着,然后又笑了起来,“这样子我和赖光就不用担心怎么解释我们自己的来历,并且能够让你接受的这件事情了,说实话,这可真是令人头疼。”

    “其实也没什么,你们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如果用同样的名字,怕是会招人非议,用个假名倒是也好。”

    顾墨依然有很多不太清楚的,不过还是按照大概的思路,顺着对方的话语而说道,一脸平淡笃定的样子……虽然不清楚所有细节,但是大致的情况还是了解的,而且自己现在的人设可是先知者啊!

    “是这个道理,不过我和赖光本来也不打算在人前现身……”

    安倍晴明摇摇头。

    “我们不过只是寄宿一丝生前分灵的纸人式神,虽然保有本体生前的所有记忆认知,但是终究不是完整的生人,而且这一晃眼已经又是数百年的光阴岁月了,纵然依靠灵石蕴养,状态也大不如前……”

    他洒然说着,又用扇子指了指自己和旁边的源赖光:

    “我们已经做不了什么事情了,只能够如约定那样,趁现在的纸人分身还可以,尽量教导你们一些东西,在凤凰院的封印松动之前……嗯,我也只有阴阳术能够拿得出手了,赖光她也有一些独门绝技,希望你和秀千代大人不要嫌弃。”

    英姿飒爽的女性武士轻哼一声,不过也是默认下来,这是一个闭环——

    自己和晴明尽心教授这两人,让他们快速的成长起来,最终在命运的指引下解决掉自己和晴明只能够封印处理的三大妖怪……

    而同样也是在命运的指引下,成长起来的他们回到过去帮助了自己和晴明的生前本体,所以自己两人知道了才会想办法留下纸人,在后世反过来帮助他们成长。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305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