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眼中的印象

    体力、精神在身体里奔流,宛若滔滔的大河奔向未知的远方,河水不断的倾泻而下,消失在尽头,犹如被未知的下游所吞噬。

    顾墨可以感觉得到,自己在对时空另一方的某个存在发出呼唤,那是他从得到守护灵之时,就一直能够感觉得到的链接……建立于感知、心灵层面上,没有理由的就能感觉到的微妙神秘联系。

    这让他能够感觉到守护灵的确切存在,也能够自然而然的明白,守护灵看似跟在自己的身边,实际上只是一个类似于投影之类的性质。

    所以平时只能够发挥一些常时庇护的效果,宛若是一个光环加持,带来一些被动的BUFF加成,幅度不大不小……而要是想要主动发挥守护灵所拥有的那份强大力量,对物质世界进行直接干涉的话,就需要消耗灵性力量。

    他没有灵力、妖力、魔力之类的神奇力量,自然就只能以人本身的体力和精神来进行代偿。

    由彼方而来,来到此方,在旋风和燃焰卷动的闪耀光芒之中,包裹着仿若传说中的幻兽神秘而美丽的高贵身姿。

    其状如狐而九尾,通体上下长有火红色的绒毛……

    体型相对庞大,约莫是因为本身就是一只很大的狐狸,不逊色于雄狮猛虎等猛兽,而庞庞九尾好似燃焰一般,在其身后徐徐拂动,这更是在视觉上增加了那种体积感。

    好似这从滔滔不断溢出的眩目光芒之中,出现的周身烈焰环绕的幻兽身姿占据了所有的空间,使得走廊都在一下子就变得狭窄起来。

    它眼神锐利,傲然的挡在守护对象的前方,似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前方冲来的濡女,那条五六米长的浑身着火的半人半蛇妖怪。

    同样也是在这一瞬间,急速冲锋着的后者却是猛然开始刹车,因为速度、惯性与本身的重量的缘故,在走廊地面上犁出了一道长长的深深痕迹才成功的刹住车,本来怨毒憎恨的眼神霎时间只剩下惶恐与不可置信。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优雅的九尾狐狸却是完全没有看见有什么动作,就好似是无形的冲击波掠过空间,又好似是空气之中有着巨大的镭射光线闪过……总之站在大狐狸身后的顾墨也不是太确定,他看不清楚。

    五六米长的大蛇动作凝固,定格在原来的位置上,维持着那个急刹车的奇怪姿势,犹如整个身体都僵硬住,石化了一般。

    然后,就在下一个刹那,它毫无征兆的破碎开来,身体爆碎成细碎,在原地碎落一地的灰烬……

    竟然是不知道何时,整条大蛇就已经由里而内的化作了彻底的焦炭,身体不光是被烤熟了那么简单,更是直接被烧焦了,仿若刚刚那划过空气的无形波纹,或者闪过走廊的镭射光线,只在刹那间就将它从细胞层面烧成灰烬!

    悄然寂静,无声无息。

    只有远处的木材在火焰里燃烧开裂的噼啪作响。

    这种恐怖的杀伤力让顾墨都有些发愣,他还以为会是一场精彩的对决猎杀,再不济也是九尾驱使火焰,闪光特效不要钱的到处乱闪,华丽丽的将这个会伪装成人类的濡女秒杀。

    但是谁能够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简直像是大狐狸只是一个眼神,前方一条直线上的敌人就都会从分子层面被烧成焦炭,零落一地燃尽的无机物灰烬。

    不过迅速流失的精力让他很快的就回过神来,脸色微微变化。

    召唤守护灵的剧烈消耗,再加上身在常暗之中的时刻被抽取精力,双重消耗之下,让他也是觉得极其吃不消,尤其是之前就已经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精力的情况下,现在就有种即将不支的感觉了。

    顾墨迅速的作出决定,正准备利用这宝贵的时间,让守护灵争分夺秒,冲向自己之前才离开不久的战场中心的时候,却是猛然感到身体一轻。

    黑白色调的空间撤去了阴间滤镜……

    地上随处可见的彼岸花在凋零后没有再绽放……

    视野之中的一切景物都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与模样,不复之前那如同行走在水墨画卷中的世界的感觉,却是常暗在这一刻突然消退了。

    这是展开这个常暗领域的强大妖鬼,正好在这个关头,被阿秀讨伐了?!

    顾墨立刻反应过来,尽管没有在最后关头抢到人头,多少有些惋惜,不过他却一点儿都不带犹豫的就中断了对守护灵的持续召唤,开了闸的泄洪感总算是停了下来,体力与精神也不再疯狂下降。

    周身环绕着火焰,却一点儿都没有伤害到近在咫尺的他,九尾的大狐狸转过身来,静静的端坐在那里,优雅而又高贵,平静的眼神倒映着他的身影。

    然后如此过了数息工夫,有如失去了与现世的交点,它的轮廓边缘开始变得模糊,身影也逐渐透明虚化,最终消失在现世之中……当然,这是客观层面上发生的事情,顾墨自己看到的就并非如此来。

    因为他本来就能够一直看到自己的守护灵,也一直都能够感受到那股对于其他人并不存在的温暖与热力,所以他看到的景象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对他来说,大狐狸依旧还是好好的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自己。

    也不嫌弃地上脏,他在狐狸的凝视下,很有安心感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再次掏出那个青翠竹筒来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清凉感发散,四肢百骸的疲惫感也被凉爽的冷意驱散,他长长的呼了口气,缓了一下觉得好多了……接着他看着自己的守护灵,又看了看远处的那摊灰烬,濡女被精准的定点击杀,但是四周的环境连溅射伤害都没有受到一点儿。

    他禁不住轻轻扯了扯嘴角。

    的确很强啊,但是能够坚持的时间太短了,虽说也有自己之前就消耗了不少,而且现在身在常暗里的缘故。

    不过才十来秒钟似乎都撑不住,就要把自己抽空了,也的确是一个问题……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么就是继续加点,毕竟加点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要么就是尽快掌握类似于灵力、魔力等等的特殊力量。

    仔细想想的话,如果想要深挖九尾的潜力,驾驭其强大力量为自己所用,最好还是两者双管齐下比较好。这玩意儿前途无量,但是根本不是他现在可以把握得住的……正好似是小孩舞大锤,看着生猛,实则是超出控制能力之外,稍有不慎反而容易伤到自己。

    因为九尾是非常强大的守护灵。

    其九根尾巴都宿有巨大的妖力,还被称为既可以带来混沌之世,也可以带来泰平之世的存在,只要其出现,在近期世局就会迎来转机……

    这或许并不是单纯的吹牛皮,因为不光光是系统的背书,还有顾墨所了解掌握的情报,以及他刚刚所感受到的都是如此。守护灵是一个很大的分类,看似是多种多样包罗万象,绝大多数都是一些中规中矩的,但是其中最顶尖的少数,力量都是极其bug的。

    ——像是源义经的守护灵鞍马天狗,能够穿越时空……

    ——像是大岳丸的守护灵貘,会读取守护对象的想法,然后为实现其愿望而不断的提供助力……

    ——又像是威廉的守护灵瑟夏,能够赋予宿主死亡回溯的能力,可以近乎无限制的一次次死而复生……

    和这些一个比一个不讲道理,一个比一个恐怖的守护灵比起来,像是什么八百波姬令人青春永驻,天眼孔雀可以预见未来,六牙象操纵天象影响战场气候等等,这些本该是寻常人梦寐以求的神异,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九尾大概也是如此,它的能力性质或许没有上述的那么bug,只是体现在影响命运的方面上,但是本身所持有的力量却无疑是极为庞大的。

    尤其在顾墨方才的感受之中,他觉得自身就仿若变成了神秘仪式的一个组件,身体完全变成了连接灵体和物质的回路,在灵性力量的急剧消耗中,非人世间的场所被联系起来,构筑出了一条短暂的通道。

    从而让那未知次元之中的庞大力量,确切的将极小极小的一部分挤进现实世界之中……

    就像是以他的存在作为基站,将那边的信号传输到了这边。

    只是限于他这边的“通信技术”问题,带宽、延迟等等都是要命的程度,所以极大程度上的限制了那边的信号传输……因而虽然是呼唤了守护灵的力量,但是只能够呼唤一点点。

    也就是说,刚刚护灵招来的大狐狸虽然在现世之中显现,但是依旧不是全部,而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就是如此,就是只召唤了一点点,他的精力都撑不了多长时间。

    可见自己还是任重而道远。

    “而且还可以升级……”

    想起智障系统给守护灵列出的子菜单,顾墨就是一阵嘴角抽搐,眼前恍惚的同时觉得肝脏已经隐隐作痛起来了。如果九尾再经他之手,借助智障系统升级的话,一定会更加强大吧,所以使用要求又会相应的变得更高吧?

    怕不是要肝死……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黑发少女快步走了过来,看见坐在地上的他,顿时心里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尽管一直都分出感知,注意着对方的气息波动,知道对方没出什么事情,不过亲眼看到才算是确认。

    看着走廊尽头燃烧起来的房间,火势有蔓延开来的趋势,秀千代轻轻挑眉。

    环绕她身体,仿若在虚空之中游弋的一条酷似鲨鱼的样子的巨大阴影,一个溅跃就扑进了火场当中……如果有普通人在场的话,大概就会发现,明明什么都没做,正在蔓延的火势就慢慢的被抑制了下来,火势越来越小,最终熄灭。

    “不用往回走了,藤吉郎这么机灵的人,在发现常暗消退之后,肯定就会主动过来找我们了……”

    听到少女来到自己身旁站定,思索之中的顾墨抬起头来,有些懒洋洋的摆摆手:“我们就在这里歇一歇吧,反正这一路的妖鬼也清理得七七八八了,正好可以让士兵们在这里休息一下,他们一定很累了……”

    听着他义不容辞,仿佛很贴心的为下属着想的发言,又看了看他现在坐在地上,眉眼之间尽是化不开的疲惫的样子,秀千代也是叹了口气。

    到底谁才是很累了,需要休息一下的那个人……

    不过她也习惯了这个同伴的奇妙发言,况且只是累了一些,没有怎么受伤,这样就挺好的……反正少女是不想看到像是十三樱村的那一幕,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有种微妙的被欺骗感。

    “对了,阿秀你真的不来一点吗?就算是不累,也该喝口水吧?”

    顾墨对着少女举起了手里的竹筒,轻轻的晃了晃,容器内的澄澈液体发出晃荡的声音。

    “放心,这一筒是还没开封的!全新的!”看着少女就要习惯性的再次摇头,他又开口强调着说道:“不是我喝过的,真的不用嫌弃。”

    黑发少女仍然是稍显迟疑,顾墨略微无奈的耸了耸肩,正准备收回去,下一刻,就发现她还是犹豫着伸出手来,白皙修长的五指轻轻接过了自己递出的那个青翠竹筒。

    他呼了口气,心中略感欣慰。

    这也算是一个进步了,不是吗?

    陆陆续续的脚步声显得嘈杂混乱,盔甲碰撞磨擦的哐当声传来,却是像顾墨说的那样,藤吉郎看见常暗消失之后,马上就带着人马冲了进来,沿着一路的痕迹,非常快速的找到了进入宅邸深处的他们。

    猴子打呼小叫着,看见顾墨坐在地上,大惊失色的上前来嘘寒问暖,确认他没有事情之后才放下心来。

    …………

    片刻之后。

    在士卒们纷纷找了个地方休息的时候,三人也聚拢在一起,讨论着目前的战果。

    一路上打上山,沿途干翻了不知道多少的妖鬼,然后这宅邸里面也请扫了一遍,算是暂时解决了问题……藤吉郎认为接下来就应该要调集大军,将山上散落的其他妖鬼也驱逐扑杀。

    “这个之后再说,我们现在还是先好好的将这个宅邸从里到外检查一次,可能会有些漏网之鱼,而且也要查一下为什么会闹妖鬼……”

    顾墨摇摇头,有不同的意见。

    蝮蛇神域这个场景应该还不算完,因为山体内部还有不为人知的空间,只是比起游戏里面,斋藤道三的宅邸就是一独栋建筑,进门右转左转几下就可以从后门出去,踏入通往岩山内部溶洞的道路不同——

    在这个真实世界里,这山上的宅邸占地面积巨大而且复杂,进入山体之中的暗门暗道更是不知道被藏在什么地方……当然也正常,真要是进门就可以看到的话,斋藤道三也不可能说在这里隐藏自己的秘密了,怕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

    顾墨没办法解释,只能够寄希望于仔细搜查一遍,触发这条线索。

    “对对对,宅邸是重中之重……”

    猴子点头好似是小鸡啄米一样,想到这个脸色就皱成苦瓜样子。

    “我们一定要将这个问题漂亮的解决,并且查清楚是怎么回事,至少到时候也好向道三大人解释……唉,明明我们才来鹭山城这边不久,这真是飞来横祸,顾墨兄弟,到时候道三大人要是责难我,你可要多帮我美言几句。”

    “这种事情你求阿秀才有用吧,和我说有什么用……”顾墨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边上有些不自然的黑发少女。

    “啊哈哈哈,这个……和你说和阿秀小姐说,不都是一样的吗?”藤吉郎干笑着。

    “怎么可能一样,那个糟老头子本来就看我不顺眼,搞不好这次连我都会迁怒,你还是不要指望我给你说什么话了……”

    “怎么会呢!道三大人很重视顾墨兄弟你的啊!”

    藤吉郎赶紧摇头,他也参与了一部分,听到斋藤道三的说法,因此也基本联想到一些什么,知道虽然蝮蛇因为女儿的事情看眼前的人不爽,但是客观上还是很看好他的。

    “少来了,我在他眼里都指不定是个啥形象了……”顾墨摆摆手。

    藤吉郎有些急切的开口,将自己的口才全部都用上了:

    “我知道三大人是怎么想的,他之前和我说过,他觉得你有远大的理想和野心,不过只有这个还不够!因为你是要与无数人为敌,道三大人希望你除了决心之外还要坚持不懈,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身体力行的付出努力,即使失败也不能气馁动摇……”

    “嗯……远大的抱负,持之以恒的决心,身体力行的努力,失败也不气馁,而且还要与无数人为敌?”

    顾墨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

    “这怎么听着这么耳熟……等等,原来在他眼中,我的印象就是最终反派吗?”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4523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