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六章 都市传说……以及记录剪辑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章 都市传说……以及记录剪辑

    医院一楼大厅里。

    罕见的聚了一大群人,乍一眼看去,不知道的估计还要以为出了什么重大事故,不过有人挤进去之后却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说是医闹又不像是医闹,说是出了什么大问题,也不像是那么一回事。

    没有尸体,没有血迹,也没有假惺惺的表面哭丧,实际上是趁机讹人的喧闹,更加没有医生受到袭击,等等等等,反正就是和他们预想之中的情形有着很大的出入便是了。

    在人群当中圈出的空地上,就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又气又急,在和对面的一众医院人员大声的说些什么。

    而在女孩的身后是靠着医院墙壁的一排椅子,一个脸色煞白,眼神呆滞的男人发愣的坐在那里,身体好似是打摆子一样的微微颤抖着。

    有几个医护人员也围着他上上下下,手忙脚乱的做着各种检查,神色紧张得不行,生怕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看上去似乎倒是还好,就是受到了一些惊吓,本身没有太大的问题。

    也有医院的人士在努力的疏散人群,只不过效果不大,任由他们嘴皮子磨破了,周围的人也只是越聚越多,而不见减少。毕竟看热闹是人之天性,这也是没辙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强行赶人。

    “你是说你们医院没有问题?!那这件事为什么会是这样,你们告诉我!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被关到那种地方去的!”

    名叫晓丽的女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眼里明显有些心疼的样子,紧接着她转过身来怒气冲冲的双手叉腰,瞪着眼睛大声说道——

    “幸好我的男朋友没事,但是你们医院同样也是有很大责任的吧,事实就摆在眼前,现在居然还想着推卸?!”

    “这位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没想推卸责任……”头顶明显有些秃,但是地中海式发型也彰显了资历的某个主任苦笑连连,这件事真是有够倒霉的,偏生现在还是自己当值,就要下班了的时候遇到这么一遭,也真是心累。

    不过听到对方说的那句“幸好我的男朋友没事”,这倒是让他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位姑娘也只是气得慌,而不是想要借题发挥讹诈啥的,能够在这方面达成一致共识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好解决得多了。

    当然,该解释清楚的还是要解释清楚的,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围观群众的面。

    他一边绞尽脑汁,一边努力的斟酌着语言:“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医院在这方面的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太平间也并不是可以随便进出的场所,如果没有相应事务的话,一般都是不能够进入的,我们也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怎么进去的……”

    围观群众之中,有些刚刚挤进来听了几句,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人捕捉到了关键词,顿时哗然起来。

    “太平间?”

    “怎么回事?人被关到太平间去了?”

    “哎呀,难怪这小伙子吓成这样子,被关在那种地方可不是嘛……”

    “不过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还被关了起来,这也太奇怪了吧,会不会是那个……”

    人群之中有人窃窃私语,也有人大声的议论纷纷起来,大概了解整件事情的人在兴奋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而后来的人也通过周围人的交头接耳,逐渐了解到了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在不久之前,医院地下三层的太平间本来是一片安静的,明明大门也是紧锁的,但是里面却是突然传出极其瘆人的惨叫,还在里面砰砰砰的拍门,将巡逻的保安都吓得够呛,当即就觉得腿脖子都发软了。

    而在打开门之后,发现里面当然不是诈尸什么的,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被关在了里面,被吓得那叫一个魂不守舍……好不容易将人带回到这一楼大厅,接下来就是那个人的女朋友赶过来,再接着就是眼前这一幕的上演了。

    听上去似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是很简单的,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又会发现这里面充满了疑点,使得整件事情带上了一丝诡谲的味道与氛围。

    如果像是这个主任说的那样,没有事务的话就不能够随意进出,那么这个小伙子是怎么跑到那个地方去的?如果是他自己开的门,为什么后面又会把自己关起来?而要是医院的人给他开的门,又是为什么要关住他?

    不管是哪一方导致的原因,似乎从逻辑上来说都是存在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再加上看到那个小伙子吓得够呛,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很多人都忍不住的发散思维联想起来。

    “这样吧,小姐,我们现在去办公室里面谈好不好……你不管要什么说法,我们都可以配合,但是也请你配合一下,这样子好不好?”

    听着周围人群的哗然,地中海主任忍不住擦了把冷汗。

    继续这么下去也不是事儿,在大厅这里争论只会越闹越大,搞不好最后还会上新闻。本来这些类似于医闹性质的事情,就都是这么麻烦的,不管医院有理没理,一旦闹大了肯定是焦头烂额的。

    “好,我要查监控!”女生用力点头,果断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虽然之前才闹过不愉快,不过小两口的感情还是挺好的,不至于为了这个计较,而且她非常清楚自己男朋友的为人,平日里的表现也是看得见的,正常情况下知道他不可能会做出自己偷偷摸摸跑去停尸间,还被关起来的这种事情。

    所以她才认定了是医院的问题,非要找个说法。

    “这个……这个……”

    地中海主任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

    “对啊!查监控啊!就要查监控!”

    “没错,我们要看监控……”

    这个时候,也有人在人群之中发声,带动着别人的情绪,人群纷纷附和起来。有人是单纯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也有人是觉得出现这么离谱的事情,一定是医院的问题,所以在发声支持这对年轻男女。

    …………

    十分钟后。

    “这是今天的监控,你们看,这个时间点是你们刚刚进医院的时候拍摄到的,我们从这里开始看没问题吧……”

    在监控室内,医院方面的人员坐在电脑前叹着气,调出今日份的对应时段的监控画面。在他的身后围了一大群人,以那对男女为中心,周围是地中海主任等一众医院人士。

    医院最终还是承受不住压力,同意了查看监控的要求,不过只限于他们当事人,至于那些想凑热闹的人则是以不是相关人士之类的理由,拒绝他们也来到这边,进入监控室内……毕竟本来就不关他们的事情。

    地中海主任叹了口气,环顾四周一圈,忍不住懊恼自己的今天的倒霉。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纰漏,监控的确是要查的,该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如果不查的话,那就肯定是医院的问题。既然怎么选择都是一样糟糕的结果,他也只能够尽可能的降低影响了,至少不要一直在一楼大厅那里争吵。

    “……你们看,这是大概十分钟之后,陈先生离开了病房,在外面坐着……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他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就突然走了过去……”监控人员指着显示屏上的画面。

    众人看得很清楚,在监控里陈欣代走出病房靠着墙角,因为摄像头距离和分辨率的缘故,看不清楚具体表情,但是其行为表现还是比较直观明显的。

    录像里的男人过了几秒钟,东张西望了一下,像是在活动颈椎的样子,不过下一刻,动作突然停住,然后整个人愣了一下,就开始向着视线的方向慢慢的迈步走了过去。

    ——动作看上去有些奇怪,好似是被什么迷住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除了当事人,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你当时是看到了什么吗,陈先生?摄像头没拍到那边的情况……”监控人员开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脸色煞白的陈欣代开口,声线都还在发抖,他死死的盯着监控里的自己,越看越觉得恐惧与怪异,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阵后怕。

    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看到什么,一来是自己都不确定起来,二来是当时的真实想法实在难以启齿,总不好说自己被一个同性别的人吸引过去了……吧?

    这人说自己不知道?

    众人脸色古怪的彼此对视了一眼,而女朋友则是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监控还在继续,技术人员很快的也找到了下一段的相关录像:“这里是下一层楼,陈先生你来到楼梯看了看,又继续跟着下去了,看上去是很有目的性的,不过摄像头依旧什么都没有拍到。”

    “……”

    “……”

    沉默着,没有人说话,那人也加快了动作,接下来的拍摄到的几段录像都挺短暂的,不过基本上都是类似的画面,录像里的男人似乎是跟着什么摄像头没拍到的东西,一路向下,最终不知不觉的来到地下三层。

    四周已经没有其他的往来行人的身影,走廊过道都变得空旷而且安静。

    众人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陈先生还是这样,继续向太平间的方向走……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都是他自己的意愿,没有我们医院任何的误导或者暗示,对吧。”技术人员的语气轻松了下来,而周围许多人也是明显的松了口气。

    女生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她搀扶着的陈欣代却是瞳孔收缩,压抑自己的呼吸,死死盯着监控屏幕。

    什么都拍不到,果然是这么一回事!也就是说,自己看到的可能根本就不是人!太邪门了!

    “这里可以看到,太平间的大门在这个时候还是锁着……诶,这怎么突然黑屏了?”技术人员皱起眉头,看着那一块的屏幕突然黑下来,他反应过来伸手握住鼠标,正想要做些什么,就发现屏幕重新恢复正常。

    似乎在刚刚的几秒钟,摄像头突然就拍不到东西,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

    而重新恢复的画面里,太平间本来紧锁的大门却是已经敞开,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简直像是监控录像画面一花,然后锁着的门就开了……这让众人都是愣了一下,脑子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回事?

    接着又过了一小会儿,他们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期期艾艾的出现在画面里,从这边走廊走过去,走进了太平间之中。

    然后……

    又是短暂的几秒黑屏,再度恢复过来的画面里,大门已经又重新紧锁上了,仿佛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接下来好像就再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了,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

    “……”

    死一样的寂静。

    不少人反应过来,眼神悄然带上了一丝茫然与恐惧,他们似乎理解了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为什么陈欣代会吓得这个样子,但是更加宁愿自己不理解。

    “到底是……怎么?”女生一下子就没了之前护犊子的气势,不知所措的看向自己吓坏了的男朋友。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就这么跟了过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已经被锁在那个地方了,周围都是尸体,我……我……”陈欣代声线颤抖着,恐惧感再度袭上心头。

    监控除了自己,什么都拍不到,似乎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的确是不存在的。

    短暂的黑屏,然后就是太平间大门被打开和被锁上……如果是人的话,一路过去不应该发现不了,而且那么短暂的时间,没可能跑出去了,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起来,但偏偏就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说,自己果然是……见鬼了。

    他的想法也是周围很多人的想法。

    这一刻,仿佛医院里的环境都变得阴冷起来了,空气之中有种凉飕飕的感觉……其实这是因为空调,但是此时此刻,谁都不这么觉得。

    ……

    ……

    作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某人却反而是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他的行动很快,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之后,马上就直接撤离现场,利用守护灵里应外合的清除痕迹,重新锁上大门,并且迅速的将窃取的钥匙还了回去……一切都是通过对守护灵的指挥来遥控完成的。

    在搞定这些之后,他就径自离开了地下停车场,施施然踏上了归家的道路,压根就没有回去医院里。

    所以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闹起来了,还导致市医院开始流传起来某个都市传说。

    回到家里,吃饭洗澡,然后就是每日功课的早晚修行。先将大部分的精力转化为咒符产出,看到自己物品栏里的几个种类的咒符数量各自增加了好几张,感觉到安心的他又开始研读那些术理奥义,冲击还没有掌握纯熟的符咒熟练度。

    只是没有了老师傅的循循教诲,时刻指点,学习速度未免慢上了不少,顾墨对此有了心理准备,而且也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

    他一边自我学习充电,一边打开系统进行“课时回顾”,虽说是不如真人授课,但总归也是个办法。

    只是好几次都要反复在漫长的记录里面,拖动进度条找到自己上次学习的节点,一次一次的回顾,未免麻烦了一些。于是很快的他就动了心思,试着将两位老师傅的授课根据不同的教学内容,剪辑成不同的片段方便自己查找。

    开了个头,他又觉得秀千代与源赖光的每日实战修行也是挺不错的,他就喜欢看女孩子打架……啊,不对,是他虽然现在还学习不了这个,不过可以作为进阶训练内容,以后观摩学习。

    所以必须得剪,这个也剪!

    大概是系统提供的剪辑工具太过好用,他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陷入进去,就这么的到了半夜时分,似乎找不到更多的素材了,他打着哈欠看着系统提供的功能界面上,那零零总总显示着几十个的剪辑文件,突然反应过来。

    怎么到后面基本上都是秀千代相关了?

    自己明明一开始是想要好好学习来着的。

    点开其中的一段看了一下自己的成果,顾墨轻轻的呼了口气,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这段是关于自己刚刚进入十三樱村的场景的记录,不过在他的剪辑之下就稍微有些变化……

    嗯,和真实情况有些出入,不能够说胡编乱造,但也至少是一个面目全非。

    不过应该还好吧……他略微有些心虚的想着,剪辑本来就是一种很神奇的事情,过分的那种连《魔〇少女小圆》都能够剪辑成《北〇神拳》,与之相比,自己这个其实倒是还算好的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700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