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七章 做自己的导演,分享你的炫酷时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章 做自己的导演,分享你的炫酷时刻!

    重新浏览了一遍自己的剪辑,顾墨压下心里的奇妙违和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就算是职业的演员,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表演转化为荧幕上的成果的时候,大概都会是这么感觉的。尤其他还不是职业的,眼下看到自己的“表演”或者说“表现”,自然更加不可能例外了。

    往右下角的那个分享图标瞥了一眼,顾墨略显犹豫迟疑,心中却是有些意动。他不否认自己本身有些想法,但是也是觉得智障系统应该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也多多少少还是比较重视这个功能。

    也许智障系统是有什么深意呢,总得试一试才知道,万一要是每日分享能够水经验,或者积累什么抽奖机会,再或者给个宝贵的成就啥的……自己却连试都不试一下就直接无视过去了,岂不是损失一个亿?

    尤其是最后的那个成就,他比较看重这个,就目前获得的成就徽章来看,并不像是一般游戏里的成就那样,多数就是凑数,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

    而是比较有纪念意义的同时,也会给予极其给力的加成增益效果,像是初心者的成就徽章能够让他在任意等级达到10级之前,通过任何方式获取的经验都增加25%,升级速度等于提升了四分之一。

    还有第一滴血那个成就徽章,更是限定通过战斗获得的经验可以直接增加一倍,如果不是这两项加起来的话,顾墨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目前最多就是升了两三级或者三四级的样子。

    所以的确不能够忽略过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重新又再度浏览一遍,切切实实的看完了整段的影像,将所有的细节都稍作修改,内容是十三樱村的场景,从他抵达村子,到走上村子的后山祠堂的整个流程……

    也只到这里为止,就是黑发少女单人单刀的走进祠堂里面,大杀特杀,砍瓜切菜,然后落下帷幕,最后的镜头是她手刃掉那只猿鬼,然后站在原地,静静的倒提着太刀,一脸“平静如水”的表情……

    ——实际上这是当时她的妖怪血脉躁动的缘故,大约是好不容易才压抑过去,也是没有来得及及时救援外面遭遇袭击的顾墨的缘故。

    便是顾墨自己也是在通过游玩记录进行回顾,看到了自己之前没有能够注意得到的细节,才大约揣测到这是怎么的一回事。貌似是从牛头鬼的常暗开始,再到后山祠堂的常暗,秀千代两次都是在进入常暗的时候,显示出一些不对劲来的。

    然后在再次遭遇到马头鬼的常暗的时候,就终于是按捺不住那份妖性,彻底变身成为妖怪了。

    结合自己所掌握的情报,诸如常暗常世之中,妖怪的力量得到加强,妖力变得活跃;还有关于秀千代只是在十三樱村失控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样的事情,甚至可以自如的操纵妖怪化的力量为己所用……

    顾墨不难揣测具体的情况,也大概明白那一次的失控对她来说,就像是度过了某种意义上的成年礼一样。在那之后,少女才开始不断势如破竹的成长,进度突飞猛进,又好似是呼吸与血液一般的自然。

    从一开始就连自身的血脉之力都难以驾驭,有着被侵蚀失控的风险的半妖,慢慢的在数十年间变成战国时代的第一大妖——

    封魔灵堂的两个大妖怪好不容易才破封而出,然后想要找茬大闹一场的酒吞童子被秀千代当场打死,只有玉藻前因为果断而跑掉……还有后来的大岳丸,变身祸梦鬼背水一战都照样被锤爆,完全就是用战绩诠释了谁才是真正的妖王。

    轻轻的呼了口气,他完成最后检查,确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当然,真实流程是花了足足半夜的工夫,从三更半夜一直到天明日出,现在的这段内容却是经过他的剪辑与后期,硬生生剪成一集番剧的时长左右……主要是从头到尾,基本上很多都是秀千代的镜头。

    也不是说他就没有出场机会,不过多数都是嘴炮环节。

    譬如说在夜樱之下,和少女一本正经的装熟人,表现得自己对这座村庄了如指掌,甚至好像是在与少女的相处之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模样……

    主要是与他相关的战斗素材挺难处理的,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就是一个纯纯的萌新,没有升级,也没有技能,更没有经验和意识……只有一颗热爱学习的心,很努力的利用那个时候的机会,力所能及的在提升自己刷经验。

    这个听上去挺励志的,但是真要作为画面影像放送出来的话,就是很单调乏味的镜头了。

    尤其有秀千代珠玉在前的对比,就更加是如此了。就连他都觉得自己那想尽办法和小饿鬼斗智斗勇,打个几只就要停下来喘口气,歇息一下的表现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自己看着都觉得辣眼睛。

    还能够怎么办呢,所以最终果断的pass掉了。

    同样被否决掉的还有他被妖鬼偷袭反杀的那一幕,并没有被剪进去。不光是太狼狈了,而且也太血腥了,到后面连衣服都被撕破了,裸露血腥等元素一应俱全,怕是过不了审。

    还有后面的马头鬼一战也是如此,那血流成河的惨烈景象过于惊人。

    完成这些之后,顾墨有些不太确定的点击了一下右下角的那个分享图标。

    然后……

    在他眼中的那个界面中央出现了一个新的弹窗,显示着一行文字信息——“正在上传中”,下方则是一个仿佛代表着网络的圆圈状图案,就这么一直转一直转。顾墨愣了一下,这就直接开始上传了?

    难道不应该有更加细致的进一步操作的吗?

    他的疑惑当然得不到回应,弹窗也是维持着那个样子,圆圈状图案也在一直转一直转,即使点击关闭页面也停不下来,再次打开还是这个样子,顾墨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眼下也只能够耐心的等待着操作完成了……

    但是——

    随着时间过去了足足十几分钟,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的表情也慢慢凝固,这是……智障系统又开始犯病了?

    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只能够让自己冷静的又等待了大半个小时,前前后后加起来都一个多小时了。然而界面依旧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副样子,关也关不掉,操作也一直没有完成。

    淦!浪费感情……顾墨也不知道是应该感到失落,还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但是他瞪着这个界面也暂时没有什么办法。

    似乎智障系统的确因为这点事情就卡住了,很难想象这玩意儿到底还有多少的bug,他也找不到什么重启的功能键,同时也没敢去试一试那个登出功能有没有可能解决问题,最终只能够大眼瞪小眼老半天。

    算了,明天再看看。

    都这个点了,自己也该休息一下了……

    最后折腾了一会儿,还是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顾墨只能够咬了咬牙,他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发现也已经凌晨三点多就到四点了。从之前回归到现在就没睡过,还多次使用守护灵的力量,不久之前还消耗精力做了十来张的咒符。

    而且又熬夜剪了一宿的视频,即使是以他的精神属性,这个时候也是感到了非常疲倦,再不休息的话,怕是要猝死了。

    迅速的洗漱一番,然后把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

    顾墨这一次不需要使用阴阳师秘制的熏香,很快的就在倦意之中,进入了香甜的梦乡里。

    …………

    翌日,接近中午时分。

    顾墨一觉睡到现在才醒来,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一时半会儿的还有些迷糊,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应该还在鹭山城的,怎么房间里变成了这个样子……迷糊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从床上坐起来,他用力伸了个懒腰,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接着马上连鞋子都不穿,就跳下床来到房间里柜子前的半身镜子那里,对着镜面打开了系统页面,然后发现一切都已经停止。

    弹窗已经消失,圆圈状图案也不再出现并且无休止的转动,只有之前的那段剪辑文件的左下角显示出了一个标签。

    ——“上传完毕。”

    他抿了抿嘴角,又打开了邮箱查看系统的日志记录,找到了最新的几条信息:

    “%¥#@……确认上传,权限验证通过,开……准备工作……”

    “$#%@……正在搜索默认频道……正在锁定时……%¥#@……信号……”

    “已锁……%¥#@……送对象坐标27658个,开始发送情报……”

    “发送完成。”

    …………

    大概就是这样。

    因为日志记录一直都是存在乱码的问题,顾墨也有点儿摸索不明白,但是依旧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里面出现的那个数量级。

    貌似是发送对象两万七千多个?如果自己没有理解错的话……

    不会吧,开什么国际玩笑,难道说上传进度昨晚卡了那么久的缘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智障系统直接发神经,劫持了整个现实世界的网络平台?顾墨觉得头皮都要炸了,立刻冲回到电脑桌前坐下。

    开机进入,立刻打开浏览器,输入关键字进行搜索。

    没有。

    再输入,再搜索,也还是没有。至少推送是看不见的,不管是直接搜索的关键字,还是今日的实时热点新闻啥的,他一路翻了好几页都照样是看不到相关的消息。

    “咦,等等,这个是……”

    就在纠结不已的这个时候,顾墨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搜索结果,正是自己上传的文件的标题——

    《天下英雄,唯阿秀与墨耳》……

    emmmm……这是他玩梗的自定义标题,主要是当时看完了一遍成果,发现自己不管是在实际中,还是在剪辑好的影像里面,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所以苦中作乐的以此自嘲。

    用意就像是那个笑话一样,我和马××、王××、李××的财富加起来,足以撼动整个亚洲的说法一样,其实在这里面有没有“我”这个人,完全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所以他当时的意思也是如此,阿秀和自己加起来可以横推天下……

    脑海里转动着这些思绪,顾墨点击了进去,发现这不是巧合,正好就是自己在某个视频网站的账号在昨天晚上发布的更新,大概是智障系统的力量。不过正如他的账号本身死气沉沉那样,因为没有任何的热度,所以这个视频也是不温不火的。

    留言没有几个,观看数据也才不到三位数,一如既往的惨淡。

    “什么人间真实……”

    顾墨挑了挑眉毛,倒是觉得心头大石落地,不过他却没有放下心来,而是继续不死心的在网上翻找查阅着。

    如此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他才真正的松了口气,同时却又禁不住的感到疑惑,再次打开系统的日志记录看了又看,似乎的确是没错,这里出现的数量级就是那个数字,足足两万七千多个发送对象。

    可是自己怎么找也只能够找到自己名下的唯一发布渠道的更新,除此之外,网络上根本没有任何的推送和热度,也再也找不到别的任何渠道……哪来的这么多发送对象坐标,而且还一点儿水泡都冒不起来?

    发送了个寂寞,发送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因为卡了半夜的进程,最终导致绝大部分都发送失败了?

    顾墨皱着眉头,颇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感觉。

    ……

    ……

    或许是不同时间,发生在不同世界之中的故事。

    “还是不对啊,也不是这些,看上去有嫌疑,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他们……”

    将手中厚厚的一沓文件扔到桌子上,有着醒目的白发,束着黑色眼罩的男人叹了口气。

    自那天晚上的事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那个神秘的人并没有再度出现过。

    但是五条悟却没有掉以轻心,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追查这件事,基本上将整个咒术世界都查了个底朝天,所有有登记、未登记、在册的、野生的咒术师或者相关的人或事,他调查了个遍,然而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真是奇怪,难道真的是很老很老的已经没有任何人认识的超级老妖怪,或者干脆是突然横空出世的后起之秀,中间没有任何的崛起过程来着?不然按道理说,不可能一点儿名气和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的啊……”

    没有办法轻易抓住那个人,这个五条悟还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自己已然倾尽全力,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却连一点儿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这个就有些可怕了。

    要么就是对方藏得太好,要么就是根本不存在,只有这么两种解释,但是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极其可怕的,因为背后能够引申出来的东西太多了。

    恰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戴着眼罩的男人做出一个看了一眼的动作,然后顺手抄过手机,按下接通键,同时整个人懒洋洋的后仰靠在后方椅背上,双脚放在前面的桌子——

    “么西么西,我亲爱的学生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老师我呢,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我……虎杖他好像发现了关于那天晚上,那个神秘人的一些线索了。”手机的对面传来伏了黑惠的声音,他的语气在沉稳之中带着一些古怪。

    “嗯?”

    五条悟发出一个尾音上扬的嗯声,他皱起了眉头,语气也不再那么的轻佻亲切:“你们去追查这件事了?我不是说让你们不要插手吗,那个人可能很危险,不是现在的你们可以应付的……”

    “不是的,老师,我们没有去追查这件事。”

    伏黑惠语气加重的强调着:“我们只是无意间正好发现的线索,就是虎杖他正好看到……”

    “无意间发现?还正好给你们看到?”五条悟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起来,“怎么一个无意间发现,他难道正好上电视,然后被你们看到了?”

    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追查,整个咒术界都翻遍了,照样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来着。而自己的两个学生没有主动去追查,反而正好可以无意间碰到线索?这是什么动漫情节展开吗?

    找理由也应该找个合格一些的,这种毫无说服力的借口太过拙劣了。

    “……”

    “……”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五条悟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听着对面自己学生沉默的呼吸声传来。

    “虽然……不是那个人上了电视,但是感觉是差不多的……”对面的伏黑惠似乎很是艰难的开口,像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一样,“老师你现在方便上网吧,你去找一下京都电视台最近的电视动画放送……”

    “哈?为什么我要去看这个?”

    “就是最新的那一部战国题材的,现在已经放到第四话了……”

    伏黑惠没有理会自己的老师,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同时他的语气变得非常的故怪:“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巧合,但是这个真的太奇怪了,也实在太荒谬了,那个人……那个人好像是一部动画里的角色来着……”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714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