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十二章 今天开始当神明?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今天开始当神明?

    夜斗的速度与效率比顾墨想象的还要快,让他稍稍有些意想不到,不过倒是没有影响他去与对方会面。

    这本来就是避不开的,除非他没有之前的想法,打算自强单刷,否则的话,只要还想着搭个顺风车,趁着神明劳动力如此低廉优质的时候,好好购买一波代肝服务,那么都是避免不了和夜斗见面的……

    至于守护灵的存在,的确是有些难以掩饰,不过倒也没有特别重要。

    因为这同样是避免不了的问题,他不可能一直在夜斗面前掩饰住自身的特殊,也没有打算真的装作一个全无特别之处的普通人,那样的人设是做不了正义的伙伴,和对方一起组队刷怪蹭经验的。

    他打算尽量掩饰一下它们的存在,同时也在琢磨着应该寻找一个怎么样的理由来解释,反正只要不被对方认为守护灵是邪恶的妖魔鬼怪,大概就没有问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也应该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情况——

    毕竟这个世界和上一个副本的世界观貌似是比较契合接近的,而且守护灵的本质也是与纯粹的妖魔有所不同的,那是先天就具备一体两面的特殊性质,它们既可以化作无与伦比的盖世妖魔,同样的也可以拥有极高的神性。

    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守护灵都是比较中正平和的,变得极端的情况倒不是没有,不过往往是受到外界因素和宿主的影响,才会确切倾向某一边,从而使得天平发生严重的倾斜。

    因此,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的顾墨思索了一会儿,却没有纠结太长的时间就作出了决定——

    反正本来就有处理的方法。

    他在医院对面的马路上直接伸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师傅说了一下自己的要求,就径自往之前的巷子而去了。

    …………

    这个时候,正是时值下午,太阳开始西斜的时间点。

    而且附近的国中也刚刚放学了,朝气蓬勃、豆蔻年华的学生们,正三三两两的结伴走在回家的路上,说说笑笑,蹦蹦跳跳的,他们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能够担忧的事情不外乎就是考试作业之类的,还不知道生活的忙碌与艰辛。

    不仅仅是凡人,还有像人类世界一样竞争激烈的神灵的社会。

    在旁边的小巷子的垃圾桶前站着,丝毫没有神明风范的夜斗刚刚才将垃圾桶翻了个遍,他手里提着一个行李包,嘴角耷拉着显得很是有些苦恼的样子。行李包在垃圾桶里面变得脏兮兮的,而且拉链被粗暴的拉开。

    里面只有凌乱的衣服,却没有别的东西。

    譬如说是像钱包证件啥的,这个是一点儿都看不见,他扫视了一眼垃圾桶里面,垃圾不算太多,不过显然没有那些东西的存在……

    他又转头看着四周,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行李袋会出现在这里,就基本上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估计是那个外来游客被偷走了行李,而下手的小偷把有价值的东西粗暴的搜刮走,剩下的袋子和没用的衣服就随手扔在这里了。

    果然,这笔委托并不怎么好做啊。毕竟剩下的那些东西去了哪里还不知道,想要追回来也得花费挺多精力的,他也不敢保证那些东西是不是还完好无损……

    “有些头疼呢,还是先看看委托者怎么说吧。”

    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夜斗决定先看看委托人的想法,同时忍不住的觉得如果自己还有神器在手就好了,这样子的话,或许像是之前那个需要除妖战斗的委托才比较适合自己。

    毕竟他说到底,其实是应该归类为“武神”一类的职位,这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指代那些性质比较相同的武斗派,诸如堂堂正正的战神,光辉伟大的军神,永垂不朽的荒魂,战斗是他们的天性,因为讨伐敌人的愿望而诞生的神与灵。

    夜斗也是可以归类到这方面去的,所以最擅长的还是战斗,要是可以用刀剑解决的问题,那对他来说就简单许多了。

    “想什么呢,可不能够三心二意……”

    有些出神的幻想了一会儿,夜斗反应过来,连忙用力的甩了甩脑袋,莫说自己现在又陷入到了手头上连一件神器都没有的窘迫处境,就算是伴音没有跑路的时候,也不能够这么挑挑拣拣的啊。

    能够看到自己的有缘人终究是少数,而真的需要自己帮助,又正好能够看到自己的留言的人就更是少中之少。所以委托也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多,运气不好的时候,常常是三五十天或者更长的时间都接不到一单。

    很多时候,夜斗都有些慌张,担心自己会不会等不到下一单委托到来之前,就要消失了。

    毕竟他没有神社供奉自己,缺少香火和固定的信众群体,只能够在帮助人类达成愿望后会收取五円钱作为自己的“祈愿”报酬,实质是为了维系自己作为无名神的不稳定存在,那么如果没人与他结缘,没有人记住他的话——

    作为没有神社的无名神,他自然就会很快的彻底消失。

    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残酷法则,他一直这么打拼奋斗,就是因为对自己会被人类遗忘直至消失感到不安,所以从小就十分希望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神社。

    轻轻的叹了口气,提着行李袋,夜斗走到小巷子另一面的墙上斜斜依靠着,看着外面巷口处不断匆匆走过的行人学生,然后又皱着眉头,回头打量着身后的巷子深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这么过了一小会儿,他突然察觉到什么,略显诧异的回头看去。

    没有过上多久,巷口处就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夜斗……先生?”

    顾墨打量着在巷子里站着的人,那是一个紫发蓝瞳,看上去气质有些轻浮的青年,穿着一件朴素的运动服,脖子上也挂着白色的围巾……

    本来已经模糊了的久远印象,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起来,他认出了这个穷酸到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穷神形象……这一位的确就是自己要找的正主了,只不过对方此时此刻却是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应该是惊讶于自身所持有的守护灵的力量与气息?

    顾墨心中思绪电转,虽然知道守护灵的特殊是没有办法遮掩的,但是他也不会说掩饰都不掩饰一下,所以目前的做法就是让九尾附身,然后让白蝮寄宿在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把工具刀上。

    因为如果就在自己的身边环绕,那么很有可能对方是直接看得见的——主要是因为对方的存在形式是类似的,很大可能与守护灵的存在位于接近的界层——所以暂时只能够出此下策。

    大器之中才能够寄宿守护灵,也就是说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大器,守护灵就寄宿其中,虽然平时它们都可以环绕宿主而在一定范围内自由行动,不过那是因为顾墨大多数时候都没有进行约束的缘故。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是可以将它们收回去的,所谓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附身自然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守护灵本来就是以附身的形式来选择并且庇护宿主的——“凭依合体”也是建立在此基础上,不过只有在发动守护灵的力量的时候,才是这么一回事,只是单纯的附着在身体之中的话,其实是没有什么消耗的。

    至于寄宿在工具刀上,这是九十九武器的应用方法技巧,也是顾墨所发现的一个关键——就像是附身一样,只要不发动守护灵的力量来消耗使用,爆发出巨大威能,那么光是让守护灵暂时寄宿在武器上,同样是没有太多消耗的。

    就是这样子,他让一直环绕在自己身边的蛇和狐狸,都以这样的方法暂时隐藏了起来。

    它们依旧还是在自己身边,只是不会再被直接看到……这样子的话,应该是可以瞒过眼前的这个穷神的吧?顾墨如此想着,但是看着夜斗的表情,却是又觉得没有什么把握了。

    “……”

    “……”

    一片沉默。

    空气短暂的安静了下来。

    夜斗看着巷口处出现的那道身影,先是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巷子,而后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间就变得特别古怪起来了。

    他先是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才开口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大概明白了……你的委托其实不是寻找失物吧?”

    顾墨先是愣了一下,心中顿时微微有些惊诧起来,自己已经尽量掩饰并且不留下痕迹了,结果……果然还是第一时间被看穿了吗?果然不能够小觑这个穷酸无名神,虽然看似是更加擅长肌肉的武斗派,但是终究是非普通人可以触及的神异存在。

    说到底,还是自己不自觉的被剧情印象先入为主了,看来这个需要检讨一下才行……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准备开口解释。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过我的事情的,不过现在我已经很久不干那一行了……”

    这个时候,夜斗却是继续说道,他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无奈的样子:“而且那都已经是战国时代的事情了,现在就算是还有别的神明来委托,也应该知道我一般只接受斩杀妖魔的委托了。”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基本上就是这样,如果是要杀人的话……我可能帮不了你。”

    咦?

    顾墨也愣了一下,但是思绪也是急速的转动起来,对方似乎的确是看出了一些什么,但是反而因此误会了?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我的事情的”、“现在就算是还有别的神明来委托”……关键的词句在脑海里迅速的过滤一番,再联系上自己之前打过的电话,以及现在对面似乎很是无奈的解释,他抖了抖眉毛,表情变得很是微妙。

    所以说——

    他该不会把自己也当做是……那些来给他下委托的“别的神明”之一了吧?

    一念至此,顾墨突然觉得事情变得非常荒谬起来,他想过很多种的可能以及应付的方案,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展开,这个副本的“神灵”概念是不是太不值钱了一点儿?

    不过……

    看着对面满脸写着“穷酸”两个字,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的所谓神明,再想想所谓的八百万神里面的绝大部分估计都是这样子的艰辛画风,甚至于整个副本的主题都是关于超贴近现实社会的新神明物语。

    顾墨又觉得貌似完全可以理解了,毕竟如果认真计较起来的话……不管是九尾也好,还是白蝮也罢,它们都是自己的守护灵,等同于自己半身一般的存在,那么按照自己所持有的底蕴来看。

    ——似乎这种看法也的确没毛病,甚至不能够说夜斗是认错了。

    所以,这算是什么事儿……顾墨满脸复杂,他之前准备的计划,预想过所有方案,似乎全部都派不上用场了。

    “你故意让我来这里,是为了这里发生过的事情吧?那个女人……是你的信徒吗?还是有什么渊源?”夜斗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样子,他只是自顾自的又回头望了一眼巷子深处,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在此岸与彼岸间徘徊,自然能够看到太多现实里并不存在的东西,因此也总能够明白某个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情……

    难怪对方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就直接问自己接不接杀人委托,原来是为了这个缘故。

    夜斗觉得自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由,顿时也认为自己理解了对方的想法,看对方身上的气息也是明显的有些波动,估计和自己一样都是混得不咋地的状况,存在算不上稳定,搞不好也是挣扎在随时会消失的临界点边缘。

    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一名比较固定的信徒,都是弥足珍贵的……若是换做自己遭遇到这样的事情,那么怕是也会愤怒到不行吧。

    “算是吧……”顾墨稍稍沉默了一下,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他在思索着怎么改变原先的计划,但是事发仓促突然,又没有时间让他好好思考清楚,一时间自然也是有些拿捏不准。

    夜斗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提出建议:“这样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干过杀人这种事情了,现在也不打算轻易的重操旧业,不过……我可以帮你查一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让你自己来做决定应该要做些什么,如何呢?”

    他也在这座城市厮混过一段时间了,之前都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一位,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对方有一点没有撒谎,对方的确是最近才从外地赶过来的。

    大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没有能够庇护到在这里的信徒,毕竟他们这些落魄的野神并没有人类想象之中的那样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虽然有很多超越人类的能力,但同样也有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

    所以,他只能够帮忙调查一下了,至少比起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对方,自己还要熟悉一些当地的情况。

    “我大概知道凶手是谁……”顾墨轻声的说道。

    “这样啊……”夜斗略微有些遗憾的点点头,看来这一单生意是做不成了,难怪当时会想要直接下达杀人委托,不过他依旧并不打算接受。

    也许在不知道从何处听说自己消息的对方的眼里,他是祸津神,本来就是专门干这种脏活的工作,所以才专门找过来,就像是别的神明想要处理掉某些妖魔的时候,也会过来给自己下委托一样。

    但是夜斗自己却是早就厌恶身为祸津神的一面,厌恶这种仿佛被诅咒一样的命运,并不想再回到过去的那个时候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8013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