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二十三章 计划很顺利,就是结果有些偏差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三章 计划很顺利,就是结果有些偏差

    最后还是选择了一岐日和熟悉的一家餐厅。

    虽然夜斗嚷嚷着要吃好东西,但是也就是习惯性的嘀咕几句,并不是非得宰一岐日和一笔,所以也没有非得纠结去什么高档场所。至于顾墨的话,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是了。

    他对于吃饭本身没有多少兴趣,今天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他巧妙的粉饰了自己的真实意图,甚至让对面误认为是他们有事找自己,而不是自己有什么事情找上他们,不会引起任何的怀疑。

    “请问是两位吗?”

    服务员小姐走上来,看着入座的两人,习惯性的如此询问确定着,同时打量着两人,目光从一岐日和身上移开之后,定格在顾墨的身上,紧接着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不由得微微一愣。

    “不是,是三位!”

    早早入座的夜斗根本没在意服务员小姐的心情萌动,他直接伸出三根手指,纠正后者的错误认知。

    “啊?啊啊,对、对不起——很抱歉!”

    服务员小姐有些惊愕的被吸引住注意力,她转头看向那个紫发蓝瞳的青年,呆滞了足足一秒钟的样子,才猛地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他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两颊飞起一抹尴尬的红晕,不住的连连鞠躬道歉起来。

    怎么会连人数都搞错了,真实太失礼了!

    自己一定是昏了头,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心中发出悲鸣的服务员小姐,觉得难为情到了极点,她迅速的完成基本流程,然后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甚至在最后还下意识的回头又看了好几眼某人,毕竟人总会下意识的为状况寻找原因,她自然也不例外。

    自己会一下子昏了头,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自身的注意力吧,那么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了……但是这小哥哥是真的好看啊,气质也非常特别,让她一个女生都要自惭形愧了。

    “呃,她这是怎么回事……”

    一岐日和有些疑惑,她现在已经不是普通人类,本质上属于半妖,眼下还在兼职神器,与夜斗算是一心同体的关系,再加上现在满脑子都在纠结着更加重要的事情,思考着要怎么开口询问或者提出请求,注意力压根不在这方面。

    因而她受到的影响极其轻微,自然也不会明白服务员小姐的自我怀疑与胡思乱想,就是单纯的觉得有些奇怪。

    “那个——她刚刚是没有看见夜斗你吗?”稍微有些诧异的看向夜斗,一岐日和问出了心目中早就想问的问题,“好像之前也这样,很多次别人都没看见你,但是有些又可以,这是什么原因啊?”

    “不是没有看见,而是忽略了过去……不过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的吗,看样子你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啊。”

    夜斗挠了挠头,对于这种初级问题,很是有些心累的感觉。

    如果是神器的话,就应该要好好记住主人说过的话才行吧,不然的话,怎么成为主人的左右手为其效力呢?只不过一岐日和貌似根本没有这个自觉,而且也没打算长久兼任这份工作,目前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所以他也不好摆出主人的架子来——毕竟像是伴音那种正正经经的神器,都说提桶跑路就直接提桶跑路了,现在的一岐日和自然更加没有负担,如果不计算根本不想使用的绯器,他目前手上就这么一张牌了。

    所以可不能够像是之前那样,把人给赶跑了……

    可恶啊,主要是这段时间都没能够找到合适的神器胚体,他都不知道未被污染的纯净亡灵是这么珍贵稀少的,明明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但是这段时间却愣是一个都没有碰上……

    ——当然,以前也不会经常在同一片土地发生时化现象就是了。

    眼神略微复杂的看向旁边坐着的某人,夜斗忍不住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在对方接连折腾出这样的动静来的这段时间,妖魔和神佛所栖息的“死角”根本不复以往的安静,如果是原先是一片安静的水域,那么这段时间就是经常有人来炸鱼。

    所以有鱼都被吓跑了,因此也难怪夜斗这段时间连找把趁手的神器备用都做不到,罕见的陷入一段时间的空白期。

    “啊,抱歉抱歉……”

    一岐日和伸出食指,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同时也试图为自己解释说道:“我不是没有听进去啦,只是没有理解你说的意思,我以前根本就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好不好,而且你说得又这么笼统。”

    “……”

    “……”

    “好吧,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说这家餐厅有几个服务生?”

    夜斗撇了撇嘴,然后饶有兴趣的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顾墨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也不着急催促什么,而是拿起菜单继续慢悠悠的翻阅着。反正他对此乐见其成,能够拖一会儿就是一会儿,越是这样自己能够正好碰上那个什么天神委托事件的机会,也才越大不是吗?

    要是雷厉风行的解决掉问题,然后自己就没有理由继续在两位主角的队伍里面了,厚着脸皮继续停留容易引起怀疑,而要是果断抽身离开的话,一个不小心又可能就会错过关键剧情,那自己这几天的工夫就白费了。

    “诶?”

    面对夜斗提出的问题,一岐日和稍稍一愣,接着下意识的想要转头打量着整个餐厅。

    “喂,不要在这个时候去看啊,那还有什么意义?你直接告诉我关于你的答案就好路,而且你不是来过这里几次吗?为什么现在还需要确认?”夜斗及时阻止了她的作弊行径。

    “这个……应该是两个吧?”一岐日和抿了抿嘴唇,她认真的思索了一小会儿,不是太确定的这么小声说道。

    是来过几次,印象也是有的,但是实在不清晰,不能够具体到每个人身上。

    她记得有一个比较文静的店员,还有一个笑起来给人很温柔感觉的,但是再怎么努力思索也想不起更多的印象,所以只能够给出这么一个自己也不确定的答案。

    “错了,你看,明明是四个啊……”

    夜斗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他伸手指了指餐厅里的服务生们,“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你不是看不见她们,对吧?但你下意识的忽略了她们的存在,因为没有产生交集,如果不是我问的问题,你一般不会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她们身上……”

    他摊了摊手:“就是这么一回事,在我出声之前,基本上被当作是背景板了吧,而在我开口之后,那个服务员才突然惊觉我的存在,不过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会觉得是自己走神了,心不在焉什么的,所以没有看到我之类的吧……”

    顾墨默默放下手中的菜单,他突然觉得这种特性似乎很不错啊。

    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之前,就会被直接忽略过去,明明看见了也不会过多关注,只会将其当做是背景板……似乎完美符合自己目前的需求,搞不好还能够解决现实世界里自己动不动就失踪一段时间的困扰。

    只可惜,这似乎不是一个可以学习传授的技能,而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夹缝之居民的某种天赋一样的性质?

    ——可能是独特的存在形式所带来的种族被动?

    并不知道自己旁边的那个被自己误认是同类的冒牌神明在想些什么,夜斗单手托腮撑在桌子上,继续对着一岐日和循循教诲:“如果你今天不是带着身体出来的话,肯定也是一样的待遇啦,反正这种事情,习惯就好了……”

    “这个说的容易,要怎么习惯啊……而且我都拜托你这么久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一岐日和不满的皱起眉头,她才不想习惯这种事情好不好,天知道现在的体质给她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平时的日常生活都总是觉得发困,上着上着课就想要睡觉,顶着睡意硬撑又难受。

    而要是不坚持住,直接睡了过去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体趴下了,自己还站在边上给傻愣愣的看着……同学老师也都很是担心,父母们也放心不下,怀疑是之前的那场事故的后遗症。

    虽然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她还是希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咳咳,很快了很快了……”夜斗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去,不过还是那套的说辞,“等过了这段时间吧,主要是最近事情比较多,而且没有神器的话,我也不方便行动,而且这段时间也脱不开身啊。”

    暂时在这座城市里找不到合适的亡灵进行赐名,而他最近也的确不适合往外地跑,因为让一岐日和跟着不太现实,她还得上学,而且最近还得考试。而要是他自己一个人没有神器在手,手无寸铁却跑外地去,被毘沙门袭击了怎么办?

    虽然说,自从兆麻上次来通风报信之后,到现在貌似都还没有什么动静,不过夜斗还是很相信这个情报的,觉得要么就是毘沙门临时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要么就是在耐心的等待,寻找合适的出手时机——

    一旦让她抓住自己的破绽,紧随其后而来的绝对是雷霆万钧的绝杀!

    他当然不能够冒这个险……

    至于绯器的话,他还是不怎么想使用,而且也知道对方肯定是不会跟着自己跑外地的,毕竟先前找上门来的时候,就专门告诉他让他最近不要乱跑,想必是出自自己父亲的要求……

    夜斗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父亲最近谋划的什么阴谋诡计,是不是就是针对毘沙门一脉的,否则的话,很难解释为什么毘沙门那边刚刚有所行动,他就立刻知道了,还专门派出绯来帮助自己。

    ——说是帮助,搞不好其实是监视,自己这个“儿子”可能就是在他的阴谋之中用来钓毘沙门的鱼饵也说不准……也就是说,搞不好毘沙门突然要对自己动手,可能也是他在推波助澜的吗?

    夜斗心里很是自嘲的这么想着。

    “好吧……”一岐日和叹了口气,作为目前暂时的神器,夜斗也将近期可能遭遇到风险和她说了,主要是关于最强武神追杀他的事情,因此少女也多少能够理解一下,知道夜斗目前的确只能够采取保守战略。

    收回注意力,她看向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的神明,发现对方不知道在想写什么,然后眨了眨眼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诶,墨大人为什么刚刚就会被直接看到?”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你看我只是说了句话,就马上让那个服务员注意到我了……”

    夜斗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等待着上菜,对此完全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话本身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要让她注意到我,不要忽略我的存在,只要能够引起她的注意就好了,办法是多种多样的。”

    发出声音,与之近距离对视,拍对方的肩膀一下,或者是第一个推门进来……有太多的不同方式可以主动透露自身的存在,引起他人的注意了,因为本来就不是看不见,而是看见了却没有注意。

    在心理盲区与认知交界处的自然转换,只需要简单的让自身从“不起眼”变得有些“特别”,自然就会打破平衡的状态,让一切发生变化。

    “哦,这样啊……”一岐日和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像是理解了,又像是还有些想不明白。

    顾墨没有主动说些什么,只是在心里暗暗给夜斗竖起一个大拇指,赞叹一声好助攻……基本上就是这么一回事,当有些事情形成了先入为主的认知之后,很多东西都不用自己去解释,别人就会主动帮你圆过来。

    “这个,墨大人,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一问你……”

    接下来是稍稍的沉默,少女组织了一下语言,很是有些忐忑的开口了。

    “嗯,你想问什么呢?”顾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是关于之前的时化的——”

    一岐日和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将自己的疑惑与不安诉说而出,顺便连带着说出自己的请求。

    叮铃铃——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亮铃声却是打断了她刚刚开了个头的话题。

    夜斗眼睛一亮,立刻闪电般的掏出了手机,伸手接通的瞬间,嘴里已经习惯性的飚出了连珠炮一样的自我宣传广告语:“么西么西,感谢你选择本神明,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祈愿,本神明都绝对是你的最佳选择,便宜快捷而且放心……”

    “喂……”一岐日和噎住,然后不满的看向一脸穷酸相的青年。

    “嘘!别说话,终于来委托了,我现在要先赶过去接下来再说……”夜斗对她连连摆手,身形轮廓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是风吹过整齐的麦田,掀起了麦浪的波纹一样。

    他的确是非常敬业,第一时间就想要瞬移过去接下委托。

    “开玩笑吧,你等等再过去不行吗?”一岐日和瞪大眼睛。

    而旁边的顾墨却是精神一振。

    来了!

    计划非常顺利,顺利得超乎意料,这应该就是那个什么天神来委托了,自己只要跟着过去就可以成功抵达对方的地盘,然后就可以开始举报大计了——没错,他已经决定要举报夜斗的父亲,这是最好的选择。

    高天原一直都视能够驱使面妖的傀儡妖术师为禁忌,一直都在不遗余力的进行打击……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夜斗的父亲却一直都在苟着,活得好好的,不得不说的确有过人之处,或许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但是顾墨综合了自己掌握的信息,却还是做出来同样的决定。

    因为高天原的政策在这方面是没得商量的,也是摆在明面上的绝对规则,所以就算是夜斗之父在高层有什么关系,或者有什么人在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罢,这都只能够是暗中进行的,绝对不能够摆出来放在明面上。

    所以只要举报就好,只要这件事闹大,那么不管是谁有什么谋算,都必须在明面上做出表彰来,就算是天照在罩着都没用——坚决要打击傀儡妖术师就是她,不可能说当某个人被揭发出来就是傀儡妖术师之后,就立刻变脸区别对待。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真的发生了这么荒谬的事情,高天原震动,“天”宁愿损害自己的权威,也不愿意对付夜斗之父——

    那也没事啊……

    反正不管往哪边发展,这都是对既定剧情的强力破坏,顾墨照样能够大捞一笔,把水搅浑之后就算自己成为了什么强大神明的眼中钉,也可以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副本出口的情况可不像是上个副本那么坑爹,对他来说毫无压力。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要么就是夜斗之父直接被他一通毫无章法的乱拳打死,要么就是高天原被逼着作出选择,发生大动荡,反正他自己肯定是血赚的。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举报还是人吗!

    “喂!你给我等等!!”一岐日和看着夜斗的身形模糊,赶紧下意识站起身来,想要伸手拉住对方。

    “就是啊,先吃完这顿饭也行啊……”边上的顾墨也默默伸出手来,像是在劝说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也赶在最后关头将手搭在夜斗的身上,准备借助对方的瞬移坐上这一趟的顺风车。

    下一刻,眼前一花,场景就完成了切换。

    一行人出现在一片青葱郁郁的森林里面。

    等等,森林?不应该是雾气缭绕,神秘肃穆而且庄严的神社吗?顾墨觉得自己的计划似乎出了点小小的问题,看清楚眼前的景色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

    “呵呵,居然这么容易就引出来了,真是丢脸啊……”

    冰冷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语的是一个头戴黑色帽子,身穿夹克和短裙,脚穿黑色高跟过膝皮靴的金发女性,英姿飒爽的站在前方等待着,在她身旁还静静的端坐着一头巨大的狮子。

    “毘沙门天……是你。”夜斗扯了扯嘴角。

    他感到异常的懊恼,真是大意了啊……不过也没办法,一有委托就十万火急的行动起来的这件事,已经是自己的身体记忆了,只是居然会利用这一点,对方真是太卑鄙了,没有考虑过这有多么伤人吗?

    淦。

    而在旁边,顾墨则是低下头伸出手掌,五指覆面从心底里发出一声叹息……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29675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