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计划通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从呆滞之中回过神来,感觉刚刚像是看了一场电影的毘沙门,她晃了晃脑袋,努力的梳理了一下刚刚所接收到的信息,觉得有些晕眩,对方所给出的情报实在是太惊人了一些。

    “这不是凭不凭什么的问题,而是毘沙门大人你只能够作出选择的问题……”

    顾墨举起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苦口婆心的说道:“你的神器们就在外面,他们被妖气侵蚀,目前的情况有点严重,我把他们救了回来,而且正在用外面神社的净水祓除染上的恙……”

    ——不为你自己考虑一下,也要为你视若亲人的神器们考虑一下。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虽然一直这么重复是挺无趣的,但是不怕套路,只要有人受就好……尤其是毘沙门就吃软不吃硬,只吃这一套,他也只能够这么重复着提醒她了。

    “你!……你以为那是谁的妖气!”

    金发女武神怒极的瞪着他,伸手想要指着他的鼻子,但是手臂刚刚抬起来,马上又发现不对,赶紧缩回去继续捂在身前,尽可能的遮掩自己身上的暴露,羞愤之下,又气又急。

    她一旦情绪激动,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马上就会陷入一个很窘迫的状态之中,迫不得已又要缩回去,如此一来二去之下,再强的气势也得泄得干干净净,不自觉的就在心理上居于下风,变得弱势而又被动起来了。

    “嗯……应该不是我的妖气吧?”

    顾墨很是认真的手抵下巴,思索着这个问题,然后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怎么看那都应该是九尾的妖气,而不是他的……没错,就是这样。

    可恶的家伙,真够厚脸皮的……

    毘沙门差点儿要咬碎一口银牙,她努力的深深呼吸几次,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尽管对方的威胁真的很没品,然而她的确没有办法,就吃这一套……她对待自己收养的神器的态度和感情并非是虚伪的立牌坊,而是真情实意的。

    既然是视若亲人,那么现在满门神器都落入他人手中被拿捏着,就等于是全家人的身家性命都系于他人一念之间,而生死与否都看她接下来的决定,巨大的压力自然逼迫她不得已的一再让步。

    只要不是一开始就绝不让步,其实结果就已经注定了的,动摇就意味着不坚决,不坚决就意味着正在慢慢的放弃原本的想法。

    现在这个金发女武神也已经认真考虑对方的提议了,虽然她不一定相信对方给出的信息情报的真实性,也多少觉得自己有点儿自欺欺人的想法在内……可是,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她试图说服自己,如果对方给出的线索是真的,那自己配合一下对方似乎也不算什么,能够救下自己的神器们,也不用做什么背叛高天原利益的事情,而且对方说的本来就是高天原都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关于傀儡妖术师的问题。

    能够驱使面妖的术师是八百万众神之中的一个公开公认的禁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因为“天”极其忌讳这方面的东西,一旦发现任何痕迹,就要立刻重拳出击,彻底抹去这方面的问题以及造成问题的人。

    一般来说,本来某些事情越是禁止,就越是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来着的,人人皆有好奇心和逆反心理,众神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奈何神明居所高天原以及“天津神”之主太过强势——

    作为八百万众神之顶点之存在,并不是靠和和气气的表现,然后让大家都觉得这个人不错,所以在投票的时候都挺她一票,从而“民主”而又“公正”的票选出来的结果。

    而是打出来的,直到现在为止也好,任何拥有“天籍”的神都必须向“天”宣誓效忠,如若不然其“天籍”会被剥夺,同时还会被定为“邪神”予以讨伐消灭……这是从神代的时候开始,所有与”天“敌对的神都接连被讨伐后表示归顺的历史。

    所以或许仍然有人蠢蠢欲动,想要看看被天照如此忌讳的力量,到底有什么奥秘,是不是自己拿到了也可以实现一番野心……但是这终究只能够是暗中的想法,至少在表面上都不敢表露出来,甚至不敢去公然打探这方面的信息,就怕也上了高天原的黑名单。

    毘沙门以往也是对此有所了解,却知道得并不详细,因此现在对方抛出这么一个大新闻,也是连她都感到震惊。

    黄泉之语的下落……关于面妖的真相……

    还有那个神秘的傀儡妖术师,凭借神明附身的能力一遍遍在人类身上转生,所以总是逃过打击的原由……

    等等等等。

    这些零零总总的秘密加起来,在让她惊愕不已的同时,也是心生忌惮,连高天原追杀打击了这么久,却一直都没能够抓住重点的重要目标,对方都基本已经掌握了大概的情报?

    虽然不能够具体到是谁的程度,仍然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

    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足够真实可信,否则的话,这人要是指名道姓说是谁谁谁就是傀儡妖术师,目前是什么什么身份,希望让她配合传信高天原实施精准打击……那她反而只会怀疑这绝对是借刀杀人,栽赃陷害的戏码了。

    “……”

    “……”

    顾墨并不催促,看着金发女武神真正认真思考起来,也很耐心的在等待着,同时往外面看了一眼,仿佛隔着墙壁看到了外面的水手舍前发生的事情。

    紫发蓝瞳的青年正在以一种缓慢而有节奏的速度,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给地上的那头狮子、那堆衣物饰品、武器杂物,一遍一遍的冲洗感染,祓除不净,似乎已经不再竖着耳朵,偷偷摸摸的注意着这边了。

    他的感知能力在九尾附身的加成增幅之下,这么短的距离内,还是可以察觉得到夜斗的动静的,所以刚刚在说到关键处的时候,才会刻意利用守护灵来传递信息,而不是正常的诉诸于口。

    虽说没有直接指明是对方的父亲,但是考虑到那个名为绯的神器少女最近也和夜斗多有接触,哪怕只是泄露一些相关的风声,让那个傀儡妖术师察觉到不妙,果断跑路就不好了。

    那个家伙的苟命能力的确是一流的,不然的话,也不会一直活到现在了……

    况且顾墨也不想赌一把夜斗对他父亲的感情,因此想了想,觉得让穷神负责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就好了,譬如说帮助自己和毘沙门的神器谈判之类的……至于真正要向他父亲动手的环节,最好不要他出场。

    “话说回来,想好了吗?”

    回过头来,看到毘沙门的眼神不断的变化,脸色也是阴晴不定的,顾墨知道她其实是已经有所松动,只是事关重大,还没有真正的下定决心,还要自己最后推一把才行。

    他稍稍斟酌了一下,梳理自己记忆里的印象,然后开口说道:

    “要不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在你的神器里面,其实可能就有人和那个术师勾结了,估计是想要对你不利。”

    他不太确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是现在就已经在进行着的事态,还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不过既然原本都是会发生的,也的确是白狼眼本身有异心引起背叛,就当作是现在就有的问题吧。

    “不可能!你胡说!”毘沙门却是立刻便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的怒斥出声。

    她最是听不得这个,自己把神器们当至亲来看待爱护,怎么可能会有人和外人勾结,要对自己不利呢?她当然不会相信,也不能相信,因为那无疑是对她过往信念的无情否定。

    “就是那个叫做陆巴的,神器形态为天秤的家伙,据说平时还作为医师负责你的健康状态来着……”

    顾墨没有和她正面争论,只是自顾自的说出自己的结论。

    他之前是知道这么一件事,却没有能够想起谁才是那个白眼狼,而在不久之前,他和夜斗一一检查过那些神器,也询问了一下他们分别对应的名字和职务——夜斗对这个还是比较上心的,毕竟毘沙门一直追杀他,他总得知道对方手下有些什么牌。

    而再加上兆麻这个双面间谍的存在,穷神自然对于毘沙门手下的神器如数家珍,非常了解。

    所以顾墨成功的依靠这个联想起来,确定了到底谁才是二五仔,就是他此时此刻说的这个家伙……只不过,对面的金发女武神似乎很不愿意接受这么残酷的事实,只是对他怒目而视,愤怒不已。

    “别这么瞪我,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你不愿意承受也不会改变这个结果……只会把毘沙门一脉拖进地狱里去。”他本来也没指望自己这么一说,对方立刻无条件的相信自己这个外人,只是好心的提醒道。

    “那你凭什么这么说!证据呢?”金发女武神怒气冲冲,甚至已经放下手来,也顾不得遮掩自己身上的春光了,这个可恶的妖魔居然准备挑拨自己和神器们的关系了吗?

    “证据的话,我的确很难拿得出来,我只是追杀那个术师这么久,对他比较熟悉。而且因为我本身的特殊之处,可以察觉得到他最近和谁有过密切接触,留下过相关的印记而已,而你的那个神器就符合这个条件……”

    顾墨微微挑了挑眉,干脆的给自己为什么能够确定二五仔找了个理由,反正这种事情对方又不能够证伪,自然是任由自己怎么说都行。

    “不过我就是给你说一下,要不要慎重对待这件事,只能够看你怎么想,反正最终危害到的也不是我而已。”

    他充其量就是扰乱毘沙门的心态,顺便借助破坏这段二五仔反目的剧情,多赚一两把铜钥匙或者铁钥匙罢了。而且不管对方信与不信,种子已经种下,对方哪怕是觉得自己的神器是被傀儡妖术师迷惑的,也总会帮助她坚定对付后者的想法。

    “现在,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他上前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缩在墙角处的毘沙门,伸出手来一副想要与对方握手以示友好的样子,脸上也是笑眯眯的。

    “毘沙门大人,请问要加入我吗?”

    “……”

    “……”

    没办法了,自己现在必须做出一个选择……金发女武神痛苦的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恶狠狠的说道:“我只会帮你这件事,而且你要保证他们的安全,绝对不能伤害他们……我只要这个保证,你答应了的话,我就加入你!”

    “确定只要这个吗?”

    顾墨点点头,没有收回自己伸出的手掌,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眼神显得异常的微妙——

    “衣服不要了?”

    “……要!”毘沙门紧咬牙齿,压抑住扑上去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的冲动,也举起手来狠狠抓住他的手掌,极其用力似是要捏碎他的掌骨。

    今天的事情她记下来了,这是生平仅有之奇耻大辱,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最好日后别让自己逮住机会,不然她一定要报复回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把自己受到的折辱全部在这家伙身上也报应一遍!

    ……

    ……

    时间匆匆而过。

    正所谓生活就像那啥,不能够反抗,就只能够接受了。

    就像毘沙门顾忌自己的神器会受到伤害那样,她的神器的绝大多数也是对她忠心耿耿,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因此在两边都投鼠忌器的情况下,自然就都被拿捏住了,双方都忍气吞声,都分别为了自己最在乎的人而选择了屈服。

    “这么一说,还真是可歌可泣的主仆之情……”

    顾墨轻轻咳嗽一声,一副被感动到了的样子。

    而在他的旁边,以兆麻为首的一行神器们纷纷因此露出了厌恶、愤怒、仇视,却又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对他怒目而视却又只能够忍气吞声。形势比人强,哪怕是以为了主人,他们也绝对不能够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

    “好了,别这么看我了,来布置一下今天的任务哈……”

    顾墨却不是太在意他们那各种要杀人吃人的目光,反而是兴高采烈的拍拍掌:“这片地方最近闹得比较凶,以前好像还出现过命案,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清理这附近的魑魅魍魉……还是之前那样,大家分工合作好好努力。”

    他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机来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这一次就打个十分钟吧,然后我们就撤……明白吗?”

    “……”

    “……”

    “……明白了。”戴着眼镜,穿着得体的西服,像是个年轻有为的才俊青年一样的兆麻看了看自己的同事们,然后还是有气无力的代替大家这么回复了一句,声音显得很是低沉。

    自从那天之后,已经过去又是半个星期的时间了,他们苏醒过来之后,就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不过不管怎么样,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哪怕是为了现在不能相见的主人,他们也没有办法全凭自己的情绪来发泄,只能够憋屈的开始为这个妖魔做事……幸亏对方没有让他们去做什么违心的事情,而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

    每天都带着他们去打怪……

    主动将栖息在死角的那些夹缝之怪物引诱现身,然后就是重复的不断清理……

    完全搞不懂他到底是图什么,反正就是要求他们像是打卡上班一样,每天都是这么的从早刷到晚……

    如果不是神器也会累,也不可能无限制的永动下去,他们一点儿也不怀疑这个妖魔会要求他们一直反复刷个不停。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家伙自己不就是妖魔吗?怎么看上去反而和妖魔有着深仇大恨的样子,每天杀这么多都杀不够?

    “别这么绷着脸,像是你们说的,我也很好的兑现了对你们主人的承诺,绝对不会让你们去做什么违背正确之意的事情……”

    顾墨努力给自己找到的代肝人员打气,以便更好的压榨他们:“所以打起精神来,清理妖魔乃是积德行善之举,这个你们总不能够说是不正确的吧……顺便一说,今天刷怪数量最高的,回去就可以去见一下你们的主人了。”

    必要的激励措施也是需要的,互相之间的良性竞争也能够更好的提高效率。

    “……知道了。”

    兆麻扯着嘴角,虽然听不懂对方说的话,但还是如此低低的回应着。

    众神都是依赖人的愿望或是信仰存在于世间的,因而神明与人类的世界很容易相互干涉,人间乱离诸神亦然,天界乱离人心亦同。但是神明本身虽然没有善恶之分,但是所有行为必须基于正确之意。

    若不然,神明就会堕落成妖魔并为人类带来灾祸,神器的不良品行、心生邪念会刺伤主人,也是因为如此。

    他们就是担心这个妖魔想要逼迫他们去犯下恶行,然后拖累主人堕落,才死死坚守底线……只不过,现在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糟糕,但是为什么总觉得似乎更加不对劲了呢?

    对方无论是出于什么意图都好,似乎都把他们当作是无情的刷怪机器了啊!

    伸手接过那一小瓶子的引怪液体,兆麻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向着那边的空旷操场走去,这是在一座老旧的小学校区之中,大约是已经放了暑假的缘故,今天这里也是寂静无人的,所以被选定为刷怪点。

    天上的乌云散去,澄澈的月光洒落下来。

    顾墨看着一众恼火散开的神器们,毫不在意的搓着手,虽然是资本家看了都要落泪的做法,但是他总算是实现了刚刚进入副本的那天,就琢磨过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找人代刷,自己拼命吃组队经验,轻松升级。

    “今晚应该就可以到十级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奖励……”

    看了一眼天色,他心情非常好,同时仔细算算时间,貌似距离一个月之期好像也差不多了。

    “也是时候该动手了……”

    虽然说稍微有些可惜,他或者能够在这个副本再刷两级的样子,不用早早去打草惊蛇……又有说法夜长梦多,考虑到那个家伙太能苟了,顾墨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太贪心,可以先把最有价值的保底奖励拿到手再说。

    …………

    “也是时候该动手了……”

    依旧是那个昏暗的房间,将最后一张画着眼球图案的纸张轻轻放下,仿佛高中生一样的身影在黑暗之中冷笑几声。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确认那些人都被潜鬼操纵了吧?”

    “是的。”房间里的少女点点头,她这段时间来回奔走,就是要确认“父亲”派遣出去的那些面妖的情况,因为第一支黄泉之语的性能不稳定,总会有些意外发生的,这个就需要她去好好处理了。

    至少在计划实施之前,不能够轻易暴露“父亲”大人的布置。

    “非常好,再过两天,我们就可以动手了……”夜斗之父点点头,很是满意自己的安排。

    计划不算复杂,但是对方无论如何都是躲不开的,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暗算他……为了这个准备,自己可是利用黄泉之语,召唤了不计其数的面妖,已经不知不觉的操纵了这座城市的相当一部分人的内心,把他们化做傀儡。

    只等之后的妖灾爆发了……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048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