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三十九章 落幕、尾声与变化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落幕、尾声与变化

    “我到底都做了什么啊……”

    喃喃自语的声音响起。

    躺在自己住处的床上,顾墨双手枕着脑袋,眼神直直的盯着天花板,在床头边角处,那个发绿的木纹面具静静的躺在那里。而外面一片喧闹之声,不时的还有由远及近的警笛呼啸,警车三三两两的开过。

    时不时的还有一些高声争执、吵闹,怒喝、尖叫的声音响彻,那是游行示威的信众与介入这座城市的执法部队的冲突。

    昨天晚上残留的影响极其深远,所以一大早的,日本政府就采取了行动……咳咳,当然,表面上是这么一回事,实际上一切都以美国爸爸为主,美国优先,美国利益优先就是了。

    所以发生一些冲突也不出奇,尤其是美军鬼畜,对自己人都不手软,所以就不要指望太多了。

    不过这一切顾墨都怎么不关心,他就是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自己这段时间使用的床榻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他只觉得他们吵闹——虽然明明之前最吵闹的就是他自己。

    只是就像过了午夜十二点,灰姑娘的魔法就失效了一般——

    在黎明的第一抹阳光穿透黑暗的夜幕,洒落在大地上的那一刻,属于“夜游者”的面具也理所当然的失去了恶作剧的魔力。

    因而在那之前就已经回到自己住处的顾墨,眼下已然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他的理性,他的情感,他的思维方式……等等等等,全部都悉数回归,他也是重新戴上了自己熟悉的人格面具,变回了原本的那个人。

    然后。

    在恢复过来之后,他就陷入了深深的迷惘与反思之中。

    如果在这个时候,点燃一根香烟,在屋子里抽起来,让房间里烟雾缭绕的话,大概就很有那种感觉了……迷惘,颓然,沮丧不已,像极了青春。

    正如他眼下的喃喃自语一样,那是他最为深刻的自我反省,掏心掏肺——

    “……真是太爽了!”喃喃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emmmmm……

    咳咳,好吧,似乎没有自我反省这么一回事。

    不同于电影主角一开始只把变身的一夜,当做是一场荒诞不经的梦,后来才逐渐明白过来,从一开始就有心理准备的顾墨,对于先前发生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明明都是自己做的事情,也是第一视角下记得清清楚楚的展开,就连当时的情绪都是印象清晰,发自内心的感受。

    然而现在,在正常状态下自我审视一番,顾墨却觉得自己当时大概是精神分裂了。

    或许就是清醒状态的人,完全理解不了喝醉酒的自己的类似情况,为什么喝醉之后情绪敏感奔放自由,抱棵树不撒手,哭得全身颤抖……

    ——明明其实都是同一个人啊,不是吗?怎么就因为一个契机,一个状态的转变,前后的反差就会如此巨大呢?

    “呼……”

    五指萁张,深深从额前插入到长碎发之中,躺在床上的顾墨翻了个身,同时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电影里的主角是怎么样的,但是他并不想变成那个样子,所以从一开始就有意识的试着去对抗。

    ——或者说控制面具的副作用。

    现在看来,很难说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他不是变成电影主角的复制版本,言行举止都要模仿对方的风格……但是他依旧是无法控制的放飞自我,以他自己的方式。

    那种状态真的很怪异,像是喝醉酒,却比喝醉酒更加疯狂。毕竟醉酒的人行动力是有限的,脑子里的念头也是迷迷糊糊,并不清晰。虽是闹了笑话,但是也就仅此而已,破坏力相对有限。

    但是顾墨借由面具魔力变身后的奇怪状态却是大不相同,情绪念头皆是如同脱缰的野马,他的脑海里每时每刻都会转动不计其数的念头,而每一个念头都可能在刹那间放大到极限,然后主导他的行动一段时间。

    ——这样的想法超好玩!我要这么做!

    ——那个想法太有趣了!我要这么做!

    ——哦哦哦哦哦,这个计划太cool了,我必须立刻马上现在这么做!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偏偏他当时还行动力超强,能够指鹿为马,弄假成真,谎言与诡计之神的力量被他所驾驭着,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夜晚的世界玩弄在掌心之中……这种破坏力就极其惊人了。

    仔细回想着自己当时的状态,自己的一言一行,顾墨眼神深邃,没有出声。诸如羞耻的情绪什么的,这些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儿,但是并不足以令他感到社死什么的。

    至少没有以前的某些时候,偶尔在半夜回忆起自己发在空间的青春文学语录那样,尴尬到头皮发麻,在床上扭来扭去,一整夜都再也睡不着觉的那种难受感觉。

    更多的还是不以为然,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当时的表现没有什么可羞耻的……亦或者是觉得自己当时戴上了面具,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认出自己的缘故?

    转头看着那边躺在枕头上的发绿木纹面具,顾墨叹了口气,迟疑了一下,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张面具直就这样子接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他只有自己能够感受得到的物品栏里面,某个格子里面多出了一个道具。

    这玩意儿应该是自己的底牌,但不会是常态,能够不用最好就不用,更加不能够轻易滥用……他默默的这么想着。

    不需要支付魔力,可以随意使用那仿佛万能一样的力量,肆意的组合骗术与魔法就能够达成自己想要的任何结果……唯一的限制就是只在夜晚能够发挥作用,而且副作用就是放飞自我。

    似乎真的属于那种bug一样的道具了,效果极度强力,使用门槛近乎无限制,也不需要付出什么明面上的诸如能量交换等代价……

    然而顾墨越是回想自己当时的状态,就越是觉得不太对劲……说是摘下面具,还不如说是理性崩坏,人为了生存往往都戴上面具生存,但如果不觉得自己戴着面具很痛苦很压抑的话,那么其实就是人需要这个面具。

    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知道自己应该有所分寸……这些都是那张面具表现出来的一部分。

    彻底将之抛弃,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来着。

    顾墨仔细想了想,他觉得自己是挺渴望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状态的,那可谓是终极追求了。但是并不是面具带给他的放飞自我,无法自控的疯狂状态,两者并不是一回事。

    那个状态下的他理性崩坏,反而完全就是情绪的奴隶。

    这个时候,窗外的尖叫变得很是大声,玻璃破碎和什么东西被打砸的声音响彻,说着美式英语的粗鲁声音在大喊大叫,听语气像是在警告什么的,一时间场面变得乱糟糟起来。

    同一时间,下方一楼的门外也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有人在敲门。

    “啊,真是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了……”

    从床上坐起来,顾墨甩了甩脑袋,他现在很是有些慵懒感,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来。

    并不是那种几乎已经要习惯了的精力透支的感觉,他现在体能充沛,精神饱满。只是心理上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种奇异的满足感,像是积攒在心里好久的压力,在昨天晚上全部宣泄了出来,痛痛快快的全部解放了。

    压抑的、憋屈的、苦闷的、自己也没有觉察到的情绪郁结,在一夜之间被彻底抽空,就像是一个脓疮被挤破,挤得干干净净,就连心灵的阴暗面都变得焕然一新,所有的不好都被一丝一缕的抽得干干净净了,没有任何的残留。

    很难形容那种心理上的放松舒适感,舒服得难以形容,像是做了个心灵马杀鸡一样。

    不过也正因为太过放松了,也让他现在像是在冬日的午后晒太阳那般,感觉慵懒到根本不想挪动一下身子。

    摇摇晃晃的来到玄关,打着哈欠的打开了门,顾墨看了一眼门外,大大咧咧的开口:“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先生,我们是警视厅的……”

    门外是两个警察,其中一人出示了一张证明,另一个迅速的开口说道:“很抱歉打扰你,我们这一次的登门,是想要向你了解一下……关于昨天晚上发生的那场……那件事情,请问你有什么可以提供的信息吗?”

    “你是指什么?”顾墨平静的反问。

    “都可以,像是你昨天晚上看到了多少,了解了多少,或者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感想,都是可以告诉我们的。”那个警察认真的说道。

    “看到的就那么多……我离得那么远,昨天晚上根本没有到现场,就是趴在窗户看那边的广场上的大屏幕转播的。”顾墨一脸不忿的样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像是亏了一个亿那样。

    “这样啊……”

    那个警察也不怀疑什么,很多人都是这样,而且说起来的反应也差不多,不是懊恼就是痛恨,好像昨天晚上没有能够被操纵着到现场是多大的损失一般。

    本就是一个中二而又慕强的民族,很多人在经过昨晚的事情,现在清醒过来之后,不但没有多少恐惧害怕,反而是表现出了不正常的亢奋,还有些人极其狂热,好像一下子就变成狂信徒了。

    这也是为什么外面这么嘈杂的缘故,冲突不断。

    “那你对那个……那个神秘人,你知道的,有什么感想吗?先生。”警察低头迅速记录着,一边又这么问道。

    “很帅!超级帅!这绝对是世界上最帅的人了!”顾墨一脸严肃的竖起大拇指,给昨天晚上的自己评分。“你们难道不这么觉得吗?这样的人实在太让人崇拜了,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麻烦!又是一个受到影响的狂热分子!

    “是啊,真的超帅……”

    “我也觉得,太完美了……”

    想想自己同僚们的惨状,两个警察心里微微发毛,果断的连连点头,连声附和着。

    没有必要和对方起冲突,他们就是应付一下任务而已,这也只是仓促之下的第一遍初步排查,他们本来就不是专业的,所以没有必要为美国鬼畜这么尽职尽责。

    最后盘问了几句,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两个警察松了口气,转身离开,最后也告诉顾墨最近这段时间封城,没有得到允许之前不能够乱跑,否则引起什么后果都需要自负,希望他这段时间安分守己。

    顾墨当然毫不在意,满口答应下来,就差没有拍着胸口自吹自擂,保证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加安分守己的人。

    重新关上门,他轻笑一声,然后伸了个懒腰,转身往楼上走去。

    …………

    昨天晚上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今天早上,相关信息就已经传遍了全球各国,虽然在五大善人的默契联手之下,事发地的整座城市都被封锁,相关新闻也没有向普通民众提起,但是能够隐瞒得多久也是个问题……至少这座城市里,昨天晚上的亲历者的数量就多不胜数。

    本来按道理来说,根据此岸与彼岸的法则,人世的活人是记不住另一个世界的信息的,他们还是活人,还没有死去,遵从此岸的法则而生存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就像是偶尔看见了栖息在死角的妖魔,或者神佛,很快就会转头忘记了一样,本不应该有所记忆……但是吧,昨天晚上的主角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妖魔,也不是这个世界的神明。

    而且其还运用了其独特的力量,让谎言与诡计成真,以至于连那些非科学的东西也被摄像机、卫星图像等清晰的收录了下来,这是科学与情报第一次清楚的捕捉到神秘侧存在的确切证据。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人失忆,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可就掀起了一场动荡的暴风雨,尤其是最后,那个自称是来自异世界的旅法师的怪异存在,对着各国的卫星悍然发表了一波可怕的演说——

    这个世界已经病入膏肓,在未来必定会崩坏成一个鬼怪横行,人人绝望而死的灵异时代,他本来将这个世界视为他的囊中之物,先前也曾经想着清理掉那些污秽与感染,不过后来他改变了主意。

    自称来自异世界的旅法师发现自己并不需要预设人类立场,妖魔占据了这个世界对他也没有影响,只是为了好玩,或者说给这件事增加一些趣味性,他还是愿意给予人类这个种族一个机会……所以才说赌注是整个世界。

    坦白地说,这种话有些危言耸听,也不可能说一下子就被接受,五大善人都无条件的相信这种说法。

    只不过备受重视是肯定的,对方展露出来的力量太过无解,像是降维打击,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说,还有那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整座城市的妖魔鬼怪,在天亮时分到来之前,四下散去的一幕也被卫星图像清楚捕捉到——

    那是真的极其瘆人,一想到这成千上万黑暗中的怪物潜伏扩散开来,就足够让所有人不寒而栗……尤其这还不是全部,全世界可能都有这样的密度。

    因此一大清早的,美国爸爸就果断插手了,整座城市刚刚脱离了恶作剧之神力量的控制,马上又被美军接管……当然也不全是美国大兵,短时间内,根本抽调不了那么多的人手过来,所以本地警察也被征调了。

    “不过收获也不错……”

    回到衣橱前,通过镜子打开系统面板,顾墨清点着自己的收获。

    一个B-评价,一个B评价……

    加起来三把黄金钥匙。

    藤崎浩人的死亡只给了一把,也算是对得起他所背负的因果的身价,而另外两把则是他最后的那则发言,要和整个世界玩一个游戏的举动。

    看似是把这个世界当作斗兽场一样的轻蔑行为,实际上却是以自身的力量揭露了神秘侧和妖魔的存在,并且点出了妖魔的现状,还有继续这么下去,这个世界将会演变成怎么样的一个坏结局的趋势。

    给了人类一个反应的机会和准备的时间,虽然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因此抓住机会,改变这个世界的糟糕走向,但是他的行为无疑是对这个副本世界命运因果的一次巨大“破坏”,也让他拿到了至今为止最高的综合评价。

    “果然是这么一回事啊,这样的奖励机制,完全就是鼓励我去搞事的……”

    看着物品栏里面静静躺着的三把金钥匙,顾墨眼神有些莫名。

    这才是最正确的攻略方式吗?

    他思索了一会儿,稍稍摇摇头,然后换上一身休闲衣服,径自的出门去了。离开之前的纷纷攘攘与他无关,他准备去吃点东西……至于是不是直接离开,还是今天晚等到面具冷却恢复,再来一场盛大的谢幕式,这个还在考虑中。

    大概是因为还很混乱的原因,顾墨找了许久才找到一家还在正常营业的餐馆。

    推门进去,找到一个靠近窗边的位置坐下来,顾墨等待着服务员的同时,扭头看向玻璃橱窗外面。

    “破喉咙神会拯救我们!”

    “破喉咙大人!我爱你……”

    “滚开!别碰我!”

    在尖叫声中,举着横幅或者是打印着他昨天晚上造型的大幅海报的狂热粉丝们,与一群警察发生了冲突,很快就变成拳打脚踢起来,在街头上演全武行。

    嘴角扯了扯,顾墨赶紧将视线收回来,之前他还觉得没什么,现在却从心中泛起浓浓的羞耻感……不管再怎么说都好,自己昨天晚上总应该想一个更加正经霸气的名号来着的,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现在才知道难受……

    他叹息着的同时,发现有几个人在自己这一桌坐下。

    那是几个兴奋的年轻男女,他们口沫横飞的说着昨天晚上的事情,浑然不顾早就有人占据了这一桌。

    “那个……抱歉,这里已经有人了。”

    轻轻的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顾墨轻声开口提醒道。

    兴奋讨论的话语声戛然而止,几个年轻男女好像这才看到他一样,窘迫不已的连忙站起身来,不断的向他鞠躬道歉,连连解释说刚刚没有看到他,很是不好意思的换到了角落的一张桌子去。

    “没有……看到吗?”

    顾墨转头看了看自己在玻璃橱窗里的倒影,依稀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

    就是之前也在餐馆里面,夜斗没有出声之前,服务员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还以为只有顾墨和一歧日和两个人。

    …………

    (PS:电脑今天中午重新开机……老家不够发达,电源适配器的问题都需要三天才能够送来……)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216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