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章 开端

    就这样,顾墨成功的在村庄里面暂住了下来。

    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尤其是有桔梗帮忙说话的情况下,村民们似乎连一点儿顾虑都没有,直接就给他收拾了一间干净整洁的空屋子出来。

    毕竟在这个战争年代,很多地方都因灾荒、战乱而十室九空,这座村庄自然也不例外就是了……从来就只有人不够,空屋子却是多得是,唯独在这方面,村子可以很慷慨大方来着。

    而且村民们对此也是喜闻乐见,很多人都觉得村子大约是要时来运转了——

    毕竟不久之前,才来了一个令人信服不已的巫女大人定居,后脚紧跟着又来一个强大的武士,都是可以轻易讨伐妖怪的存在,可谓是一下子就让村子的防御系统连升N级,对于接连经历过饥荒、战争、野盗妖怪等摧残的村子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就像是一个非洲酋长在短时间内,接连两发单抽都出了SSR一样。

    在幸福到做梦都要笑醒的同时,也不禁担心自己是不是把下半辈子的运气都透支了个干净。

    ——是夜。

    屋子里亮起幽幽的烛光,蜡烛的火苗在屋内显得很是稳定,外面的风与气流都干扰不到它的焰光,尽管光芒不算很明亮,尤其是对于经历过现代化的电气革命的未来人来说,但是夜间照明的基本功能还是没问题的。

    顾墨将投影出来的一根根蜡烛放在屋子四周的墙角,将烛台固定在木墙或者柱子上,毕竟质量不够,数量来凑,单根蜡烛的光芒或许比较微弱,但是只要他多点燃几根不就好了吗。

    将最后一根蜡烛点燃,他握在手里,看着亮堂起来的屋子,满意的呼了口气。

    或者投影魔术的最佳用途就是这样,用来投影一些本来就属于消耗品的事物,这才算是真正的物尽其用。

    “还是简陋了一些,不过这才正好发挥我的DIY水平……”他环顾四周的简陋房屋,木板墙璧,原木柱子,还有粗糙的木地板以及略显破破烂烂的席子,忍不住的连连摇头,这寒酸的程度配得上一首《陋室铭》了。

    当然,生产力落后的时代便是如此,村子也的确贫穷,他觉得自己不能够指望太多。

    而且越是如此,投影魔术这个技能所带来的便利与好处就越发明显,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手头上练度最高级的技能,就是这么一个能力了。而且达到了LV4的等级,强度、效率、持续时间等等,都有着难以言喻的质变。

    LV0的技能等级就是象征着基本入门,初窥门径的程度,算得上是掌握了基础,能够稳定的使用发挥这个能力的程度。

    LV4的技能等级又是预示着什么呢?融会贯通还是炉火纯青?

    顾墨有些难以界定这一点,他目前的其他方面的技能,熟练度都没有怎么提升起来,技能升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唯一一个直接坐火箭一样升级到LV4的技能,就是现在的这个投影魔术。

    但是那是一个巧合和意外,而且直接从LV0跳到了LV4,中间的升级过程都被直接忽略了过去,顾墨并不知道中间的那些技能等级是代表什么样的水准,也没有个明确的对比参照,因此自然也很难通过自身的感受去给它们详细分级。

    不过并不影响他目前的使用,以及明白自己的投影魔术,相比起刚刚开始的时候,得到了何种程度的加强。

    “镜子也挂一面吧……”

    顾墨琢磨了一下,走近墙壁然后伸手举起,将一面浮现在自己手中紧抓着的大大的半身镜固定在墙边,接着打量了一下镜子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镜像,顺手通过这个媒介打开了系统页面。

    这也算是这个技能带来的史诗级加强。

    只是这个时候,系统面板也没有啥好看的,顾墨稍稍后退了几步,打量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镜子,歪着脑袋沉思了起来……

    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似乎不伦不类的,充满了一种违和感呢?他的视线四下张望着,紧接着也恍然大悟过来,现代化的工业产物,孤零零的出现在这种简陋的古代木屋里面,画风明显有所冲突来着。

    “贴上墙纸应该好一些……”

    顾墨喃喃自语着,目光迅速的在屋子里四处徘徊着,寻找一切可以下手改造的地方,虽然很难打造出可以比拟现代化的优渥生活环境来,毕竟很多东西涉及到电气问题,而他还没有学习掌握太过复杂的蓝图——

    投影魔术的上限并不算低,然而使用者本身的条件所限,短时间内大概也很难挖掘出这个技能的真正潜能来。

    “地板也可以重新铺一下……”

    “门也换一个吧……”

    “这里可以放个壁炉?”

    顾墨的思维转动得极其迅速,并没有从那些有着复杂构造和运行原理的事物下手,也没有异想天开的准备投影现代仪器啥的,但是即使如此,整座简陋的木屋在他那超人般的手工DIY技术之下,仍然是迅速改头换面。

    不过本来就是没人了的荒废屋子,村子大概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况且都是投影魔术所造成的结果,特性之一就是如果失去了魔力,就会直接烟消云散。

    就像是他在屋子本身的面貌上,覆盖上了一层的真实的幻象,给屋子换了个主题皮肤而已,如果有需要的话,只要将其撤去,大多数的地方就都会恢复原本的样子。毕竟大多数都是直接覆盖上去,而不是实际取代什么。

    不多时。

    他站在焕然一新的屋子正中央,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心满意足的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笃笃笃——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顾墨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到门边,打开门。

    门外的夜色之下,是一大一小的两人,穿着白衣和绯袴的巫女,以及那个光着脚丫子的小女孩,后者提着一个竹织的篮子,里面放着一些饭团、浆果之类的东西,看见门被打开之后,小女孩惊喜的叫出声来:“大哥哥——”

    巫女却是禁不住的蹙起眉头,视线越过某人的肩膀,看向他的身后,打量着整间屋子的变化。

    明明外表一模一样,但是里面已经完全不同了。

    本来坑坑洼洼的腐朽地板,现在被整齐平滑的叠席所取代;而粗糙的木墙此时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呈现出来的是光滑的墙纸,纹路是红彤彤的砖头图案,营造出一种朴实坚固的质感;里面的墙角处有一个壁炉,里面的炉火燃得正旺。

    还有整齐的书桌,洁净的床铺……

    连带着窗户本来破破烂烂的,半边的窗门都耷拉下来,此刻也被换成了透明的玻璃窗……

    能够看到外面的浓稠夜色,两边的干净天蓝色的窗帘分开,优雅的挂起在窗台的两侧,暂时没有拉上……

    怎么说呢……明明之前还是战国时代的贫民窟,现在这个改头换面,全面装修带来的变化简直惊人,巫女也是显得有点儿愕然。她收回了视线,又看向了眼前的这个人,发现对方也早就不是之前的那副落魄武士的打扮了。

    顾墨并不在意,他之前只是为了更好的与村民交流而已,现在的情况自然不用再怎么装模作样,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你们这是……?”

    望着小女孩手里提着的竹篮,他略微有些猜测,但还是这么问道。

    “小夜的家里人很感激你之前救了她,本来是他们准备过来的,不过小夜坚持要自己来道谢,我就带她一起过来了……”巫女收回视线,言简意赅的这么说道,并没有对顾墨的房屋新装修和新的打扮发表什么意见。

    或许她心里有些疑惑,可能还有些猜测,不过她并不会去可以探究追寻。

    “啊,那个其实不是……”顾墨摇摇头,连连摆手拒绝:“这个就不用了,还是拿回去吧。”

    “大哥哥……”小女孩一下子有些丧气,乌黑的大眼睛巴巴的看着他。

    “还是收下吧,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安心的。”桔梗平静的说道。

    不管是在以前的枫之村,还是现在的这个小村庄,她都一如既往的做着巫女的本职工作,利用自身的医术治病救人,使用自身的灵力退治妖怪,而每次村民们都对她感激涕零,她也会时不时的收下一些东西,而不是每次都拒绝。

    虽然她的确不需要,但是却也知道,一味的拒绝并不是好事。

    有些时候也要学会接受他人的感激,这样别人才会心安,而不是胡思乱想……

    皱着眉头转念一想,顾墨也点点头,然后伸手接过篮子:“那我就谢谢你了,小夜……对了,别站在外面,夜风有点大,都进来坐一坐吧。”

    “嗯嗯……”小女孩一下子高兴起来,眉开眼笑的,嗯嗯着连连点头。

    桔梗本来正想要拒绝来着的,却发现小夜已经比自己更快的答应了,她稍稍沉默了一下,也没有说些什么,大约是不想扫了兴致。

    “坐吧……”

    顾墨将桌边的藤椅拉开,请两人入座,然后自己也在对面的藤椅上坐下,伸手从边上的托盘里拿出几只倒过来放着的洁白瓷杯,又拎起茶壶倒了几杯茶水,同时很是歉意的说道:“抱歉了,条件有限,招待不周……”

    巫女平静的打量着四周的装饰布置,闻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就是她不知道“凡尔赛”这个词。

    “大哥哥,你这里好漂亮啊……怎么做到的?这屋子之前不是这样的吧?”小夜却是满脸震撼,天真的大眼睛变成了星星眼,她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见什么都稀奇,只觉得开了眼界。

    “这个很简单啊,有手就……咳咳,因为我是妖怪啊。”

    顾墨随口就要胡诌,不过说到一半又觉得这样不太好,对面只是一个小女孩,所以后半段果断改口。

    “妖、妖怪?”小夜愣了一下,紧接着她撅起嘴巴,似乎根本就是一点儿都不相信,“才不会呢,大哥哥你骗人,你怎么会是妖怪呢,而且桔梗姐姐都没说。”

    “没说不代表我就不是啊,你想想啊,桔梗只是没说我是妖怪,但是也没有说我不是妖怪啊,是不是这个理?”顾墨笑呵呵的说道,伸手揉了一把小女孩的脑袋,同时如此循循善诱着。

    “呃,这个……这个……”小夜的脑子有些迷糊,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啊,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不过她抱着茶杯,苦恼的琢磨了没有一会儿,就果断的摇摇头:“反正桔梗姐姐都没说什么,如果大哥哥你是妖怪的话,肯定也是一个好妖怪……我、我不害怕的,绝对不会害怕的。”

    她鼓起勇气,最后有些结结巴巴的这么说着。

    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回答,顾墨略显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又忍不住瞥了一眼旁边的巫女,只见桔梗捧着杯子打量着,不知道蹙眉在思索着什么,貌似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小小剧场一样。

    回想起傍晚时候,这个巫女帮自己说话,一众村民们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下来,一点儿都没有任何异议的场景,他也不禁感叹起来。

    真是可怕的亲和力,按道理来说,她来到这个村庄应该还没有多长时间的吧。

    不过小女孩也是有些天真,现在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才会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害怕而已……实际上的话,顾墨记得在剧情里面,桔梗之所以打消了原本的想法,离开了这座村庄也是因为她的害怕。

    主要是一个云游到此地的和尚,看出了桔梗并不是生者,对她动手的时候被桔梗反杀,而这一幕正好被晚上不睡觉,跑出来的小夜所看到,她所表现出来对桔梗的恐惧,让后者明白了自己想要在这个村庄里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的想法,其实并不现实。

    “这些都是你的妖力做出来的?”巫女放下杯子,又望向四周,最终视线定格在对面的顾墨脸上。

    “对,不过茶水是货真价实可以喝的……”顾墨并不奇怪桔梗能够看出这一点,同时也开口点出茶水是真的,投影魔术不是用来投影食物的,况且那样子也没有意义——

    创出这门魔术的魔术师,大概也没有想过“先用自己的魔力投影构成食物,然后又把投影出来的食物自己吃下去”的这种事情。

    况且这种补魔方式也太奇怪了一些,根本就毫无意义。

    巫女若有所思的端详着这屋子里的一切,似乎不是单纯的妖气勾勒出来的虚假幻象,在某种程度上它们都是真实的……不过这种情况,她也的确是第一次看见,是什么特别的种族天赋吗?

    下意识的瞥了某人一眼,她只知道对方是半妖,但是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妖怪来着的。

    “话说桔梗你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只要不是很复杂的话,我也都可以做得出来,像是什么蜡烛之类的东西……”顾墨轻咳一声,看巫女似乎没有喝茶的心情,干脆将话题引向推销的方向。

    “如果有需要的话……”桔梗微微颔首,只是她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有妖怪!”

    远处的村边有村民惊叫着。

    同时有急促的钟声响起,那是村庄用来传递警讯的方式。

    巫女顿时皱起眉头,一下子站起身来,而顾墨的动作同样很快,两人一前一后的立刻就离开了屋子,走了出去。只留下小女孩呆呆的坐在那里,有些反应不过来,紧接着她也是一个激灵,赶紧跳下椅子有些担心的跑到门边。

    在以往的时候,每当村子发生这样的骚乱,有妖怪来袭击的话,都会是一个噩梦般的夜晚。

    像是她这种孩童,往往只能够跟随母亲躲在屋子里,声音都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只能够听着村子里的青壮在外面拼命,祈祷这个担惊受怕的夜晚尽快过去……不过现在却不同了。

    虽然也没有说一下子就浪起来,会跟着好奇的到处跑,孩童妇孺还是要躲在屋子里才比较安全,但是至少不会再有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忐忑恐惧了。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只是因为一个巫女的到来,而且还没有多久的时间。

    刚刚走出屋门,桔梗就抄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长弓,张工,搭箭,瞄准,一系列流程加起来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那行云流水的流畅度,也不知道她重复这么一个动作有多少个千次万次了。

    而且同样就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堪称巨大的灵力汇聚于箭矢之上,而后疾驰而出,如同闪电般的向着那边的方向飞驰而去。

    “这边也有……果然是闻着味就赶过来了吗?”

    顾墨皱眉看向村子另一边的方向,轻轻的挥了挥自己手里的那柄打刀,早上的时候就被投影出来,现在夜色降临了,仍旧坚固硬质,轮廓也是清晰明确,并没有任何粒子化的模糊迹象。

    LV4的投影魔术,能够让复制品坚持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去那边处理一下吧,放心,保证一个都跑不进来。”

    他对巫女说了一句,后者轻轻点头,然后转身就往另一边的方向快步走去,轻轻挥动手中的刀刃,白蛇神的力量被激活过来,蛰伏其中的守护灵就被唤醒。

    白蝮蛰伏在他的武器之中,九尾则是维持着常态的附身状态,如此两个守护灵都不是跟在他身边,因此也没有被桔梗所看到。而且还因为九尾的附身,才让桔梗确切的判断他是一个半妖。

    不过也没啥,一点点小误会而已,况且常态的附身是很有必要维持着的,只要不是大幅度催动守护灵的力量,在消耗方面就勉强跟得上,而好处就是他可以随时获得九尾的巨大妖力加持,甚至是进入妖怪化的状态。

    就算是奈落为了收集碎片,暗中盯上了他,在关键时刻他都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只能够说这个世界很危险,不能够掉以轻心。

    “那把刀是神器吗……”

    看着某人远去的背影,巫女略微有些疑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不适合细想,她也转身向着前方的村口而去。她刚刚的那一箭直接就扫灭了一大群冲到村边的妖怪,不过那些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却没有什么理智,并不能指望这么就可以吓住它们。

    “好起来了……我们村子真的好起来了啊……”

    在村子之中的高台上,已经很是有些老迈的村长艰难的爬上来,从这高处看向村子周边的方向,发现今天的妖怪数量有些黑压压的,比之前的几次袭击加起来都多,让他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脏都险些停跳。

    但是巫女大人一如之前的平静强大,发出的每一箭都能够大片大片的歼灭那些妖魔鬼怪……而走向另一边的那个奇怪武士,也是挥动着一柄发着光的剑,砍瓜切菜一样的横扫千军,无论多少妖怪冲上来都不能让他后退一步……

    看似是来袭的妖怪成群结队的,气势汹汹,却是以惊人的数量在迅速减少着,根本成不了气候。

    看到这一幕的老村长顿时喜出望外,他欣慰的长舒了一口气,真的是好起来了,村子真的时来运转了啊!

    真是感谢巫女大人!也感谢这位武士大人!

    “是啊,要是这位武士大人也在村子里定居下来,那就最好了,可惜的是,听说他只会留下一段时间……”

    边上搀扶着老村长,刚刚也敲响警钟的中年人也是这么感慨着。

    从来没有哪一个妖怪来袭的晚上,能够让他们可以这么安心的。

    老村长刚刚才觉得欣喜不已,仿佛看到了村庄的希望,现在听到中年人这么一说,顿时也一下子醒悟过了,忍不住的连连苦笑着。

    “别说是这个武士大人了,就连巫女大人可能也不会一直停留……”他喟然长叹。

    终归是上了年纪,见识得太多了,自然知道这两位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也知道村子只怕是很难有什么理由留得住两人。那个武士大人说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巫女大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她应该也不会长久停留。

    当两人都陆续离开之后,村子大概还是要回到以前的糟糕境况。

    “我们要做点什么才行……两位尊敬的大人要是愿意留下来的话,对我们村子大有好处。”老村长很认真的说道,他在高台上看着那两个分别在村庄前后应付着来袭妖怪的身影,琢磨着怎么让他们有理由继续驻足,一直在村里过日子。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418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