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十二章 现代时空 魔剑与封印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现代时空 魔剑与封印

    死魂虫的飞行速度不算快,但是终究是走直线距离,而不需要考虑地形因素,而且枫之村离得也不是特别远。

    两人从傍晚的时候出发,马不停蹄的向着一个方向赶去,中途没有歇息过哪怕是一刻钟……死魂虫同样如此,尽管是非常孱弱,但终究也是妖怪,体力非比寻常,这点儿的路程同样不需要怎么休息。

    理所当然的,如此星夜兼程,约莫在深夜十一二点的时候,两人终于是抵达了一个坐落在山麓之下,被茂密的森林和寂静的河流所环绕,在月色之下宛若是世外桃源一样的村庄。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河流环绕村庄,寂静的河水在黑夜之中潺潺流淌,远处的森林弥漫着常人肉眼看不见的瘴气,在顾墨的眼中看来,就是在森林淡淡在绽放荧光,乍一眼看去,宛若是潘多拉星球的发光植被环境,相当的美丽。

    “你……”

    站在村子的外围,桔梗稍微有些感慨,紧接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向了身旁的人,微微蹙眉似乎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去吧,我正好在外面转悠转悠……”

    顾墨很是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主动的开口这么说道,正好他的确需要点时间,去践行一下自己的计划来着。

    他的眼神悄然瞥向弥漫着瘴气的夜晚森林所在的方向,貌似那口神奇到不得了的食骨之井就在里面,还有一棵特别神异的时代树,前者是用后者的木材造就的,貌似是因为这样而拥有了穿越时空的魔力。

    “……也好。”

    桔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轻声的说道。

    巫女在路途之中,并没有询问什么,例如说对方的真实来历,还有关于他所知道的事情等等,倒不是说她完全不相信或者不在意,而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准备先去查证一下最为关心的事情。

    ——尽量在不受这人的影响的情况下,以她自己的方式。

    现在的话,她准备去见自己的妹妹,既然日暮戈薇都能够这么信誓旦旦的说出五十年前另有隐情这种话语,看上去也不似是在作伪,那么于她而言最好的确认方法,的确就是去询问自己的妹妹。

    就目前来说,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继续相信的亲人了。

    巫女在黑暗之中独自走进安静沉睡的村子里,径自走到不远处的一间木屋的前方,枫就住在这里,她能够感知得到对方的气息……说回来,也已经五十年过去了啊,她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是怎么一种复杂滋味。

    桔梗下意识的望向村子后方的一座小山,那是曾经枫之村的神社的所在地,四魂之玉就供奉在那里,而她作为当时村子里的巫女,也是和妹妹一起住在那上面。

    不过现在,既然就连枫都已经搬到村子里面来了,想必后山神社也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也真是难为枫了,自己死去的时候,她仍然很年幼,结果却是要独自接过自己这个无能姐姐的重任,拿起弓箭继续守护村子……一直坚持到现在,真的已经非常非常了不起了,至少要比自己好上太多。

    站在门帘前沉默着,巫女低垂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半晌之后,她回过头来,发现在村边不远处的方向,那人的身影仍然站在那里,耐心的静静看着这边,虽然整个人都被天上夜空的乌云投下的阴影笼罩着,在夜幕下的黑暗中一时间看不真切就是了。

    她重新回过身去,轻轻的掀起门帘,走进了屋子之中。

    屋内的火坑之中,炭火正在燃烧着,尽管没有那么熊熊而且热烈,但是也让屋内有了些许红彤彤的火光,不是纯粹完全的黑暗,而炭火的光亮也带来了暖洋洋的热力,同时映照出睡在火坑边不远处的一个老婆婆的轮廓。

    桔梗的动作很轻,进来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是老婆婆还是第一时间惊醒过来,睁开眼睛的同时,手臂也伸向了就在旁边的弓箭。

    只是在看清楚进来的人后,她整个人都是惊呆了。

    “枫,好久不见了……”

    桔梗仔细端详着已然老去的妹妹,轻轻叹息一声,开口说道。

    …………

    另外一边。

    顾墨看着巫女的身影消失在门帘之后,也不再耽搁什么,转身就径自穿过田间,向着那边的山麓方向走去,在那边就是那一大片的森林。

    走进森林之中,他没有察觉到弥漫的瘴气给自己有带来什么debuff,这种常人看不见的瘴气并不是什么毒气、腐蚀之类的属性,更加像是一种弥漫开来的零散妖气,气机并不显得驳杂,也不是由很多不同妖怪发出的。

    约莫是村子长年累月的,都将被击杀的妖怪的尸骸带来这边处理,而曾经守护四魂之玉的桔梗,也不知道杀了多少来袭的妖怪,经年累月的这么下来,死去妖怪的残余和精华,大约就化作了笼罩整座森林的瘴气。

    因为本质是无主的妖气,所以危害也不见得太大,大约就是普通人在森林里面呆的时间长了些,就容易被迷惑神智。

    当然对眼下的顾墨来说,是没有什么威胁了的,而且他有意识的寻找瘴气的源头,往那些越往深处走,瘴气就显得越是浓重的地方走去,借此非常迅速的深入森林,找到了一口被掩盖在盘根错节的树木、藤蔓以及草丛之中的枯井。

    他趴在井口上往里面看去,里面漆黑一片,不算特别深。

    浓重的瘴气源头正是这里,经年累月的妖怪尸骸都被扔进这里,很快就会不知所踪,那情形就像是这口井将抛进去的尸骨吞食了一样,而且永远都填不饱,因而才得名——“食骨之井”。

    事实上,是因为这口井是使用附近的御神木的木材建造的,那棵时代树的木材有着特异的力量,而且井就在旁边,或许也勾连上了时代树的力量,所以有着穿越时空的奇异能力……

    应该也不是没有限制的,大概只包括这口井被建造出来的那一日,到未来存在的最后一刻——

    这之间的这段时空,一直有这口井存在的历史时段,时空才能够被联通……

    而且大概也还有别的什么条件,才能够使用这口井,在特定的两个不同时空之间来回转移……至于那个条件的话,顾墨觉得应该是四魂之玉的缘故吧,但是也不能够全然确定。

    因为这口井在他的记忆印象之中的表现,实在是很唯心很微妙来着。

    日暮戈薇一开始带着四魂之玉,才能够在战国时代和1996年的后世时空来回转移,而在失去了四魂之玉之后,有一段时间的确是没有办法使用井回到战国时代……

    犬夜叉当时身受重伤,正好又被奈落盯上,所以趁日暮戈薇放松的时候,冷不防的抢走她身上的四魂之玉,将她推回现实世界,打算独自面对接下来的战斗……日暮戈薇忧心忡忡,却的确是回不到战国时代,直到感应到四魂之玉的气息。

    那是在战斗之中,犬夜叉带着的四魂之玉被敌人打落,掉落在井中。

    而又因为食骨之井的特殊性,五百年后的戈薇感觉到玉的气息出现,重新跑入井里,把握住这一次的机会,才得以重新回到战国时代……也是在这一次,两人互相隐晦的向对方表白了彼此的心意。

    ——而且根据时间来推算,貌似这段剧情就发生在不久前。

    但是说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在前期的时候,日暮戈薇带着四魂之玉回到了现代世界,而犬夜叉身上没有四魂之玉同样也轻松穿越了过去,并且轻松的回来……这种事情不是一次,而是多次发生。

    还有就是到了大结局,奈落被消灭,四魂之玉彻底永远的消失,日暮戈薇也被遣返回到自己的时代……本来以为缘分已尽,再也不能够见面,但是过了三年之后,食骨之井却又奇迹般的重新联通了战国时代。

    ——这些情况完全就是没有理由的,所以很难说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往返车票。

    顾墨认真的思索着,顺手捡起一颗小石子,扔进井里听了一下回声,确定的确就是四五米左右的高度。

    他往四周打量了一下,便直接一翻身就跳入了井中。

    “……”

    “……”

    森林里静悄悄的,偶尔有夜风吹过,不知名的夏虫在欢快的发出鸣叫,但是反而更显寂静,跳进井里的人影没有再出现,仿佛就这样子消失在井中了一般。

    一直到穿着白衣和绯袴的巫女轻蹙眉头,沿着痕迹一路找到这里来,站在井口前疑惑的看向其中,顾墨的身影都没有再次出现。

    ……

    ……

    对于当事人来说,穿越时空的体验一点儿都不新奇。

    没有什么绚丽的光影特效,井底的土地也没有发出光芒,眼前更加没有出现一条长长的时空隧道,自己身体好似是无重力一样的在其中不断坠落……以上这些全部都没有,他就是单纯的跳进井中,脚踏实地。

    然后抬起头来,井口上方却不再是森林夜空,而是变成了一片昏暗的屋梁。

    悄然不觉之间,时代就已经发生了转换,真是难以想象的怪异现象……顾墨对此啧啧称奇,看样子四魂之玉的确算是车票之一,至少是影响到这口井开启时空通道的重要因素。

    他迅捷离开了枯井,四周的建筑是一间密封的屋子,是一座古老的木造小建筑,食骨之井陷在地下,有着阶梯通往上方……

    这就是日暮神社的祠堂了吧,顾墨做出如此的揣测,走上去轻轻伸手推门。看上去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门,被他伸手一推就开,根本就没有锁上。

    大概是日暮家为了方便日暮戈薇在两个不同时代往来的缘故吧,不过这一家子也的确是心大,居然这么放心让一个国中女生面对这种事情,还帮她请假打掩护,让她能够心无旁骛的穿越战国时代,踏上寻玉除妖的旅程。

    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特别的魔幻。

    顾墨走出祠堂,首先看了一眼天色,现代世界正好也是深夜时分。

    不远处的参天大树在夜风之中静静伫立,他眼睛一亮,顿时就快步的走上前去,打量着这棵时代树。只是并没有从其中感觉得到任何的力量存在,没有灵力,也没有妖力,如果不是知道这棵御神木的神异,他大概也不会觉得它有多么起眼。

    “emmmmm……让我想想。”

    视线在时代树的枝干上来回徘徊,顾墨琢磨着要从哪里下手,砍点木材带回去比较好……这绝对是极其珍贵的材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恰逢其时,一阵夜风吹来,树木沙沙作响。

    “咦?”顾墨稍稍收敛表情,歪着脑袋盯着它又看了好大一会儿,有些不太确定这东西是不是有灵性的。

    不过这件事可以先放放,他转过头去环顾四周,日暮神社有些大,不过空旷地方占据了大多数的面积,神社主殿和后方的日暮家才是主体……他要找的东西,应该就在日暮一家人的房子里。

    毕竟就是一栋两层房屋,一家四口人的起居空间排除掉之后,就没剩多少地方可以放东西的了。

    就是话说回来,这一家子上下都被自己洗劫一遍,这是不是不太好?顾墨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往那栋屋子的方向走去。

    悄无声息的摸入屋子之中,他很快的就找到了一个储物间,大概是日暮爷爷用来收藏他的各种各样的“宝物”的杂物房,里面各种看上去就很是有些年头的古物堆积在一起,这一箱那一箱的。

    精神力散发出去,如同肉眼不可见的蛛丝,迅速蔓延至整个储物间,眨眼间就将所有的物事全部过滤了一遍,在有限的空间之中进行筛选,顾墨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自己想要拿到的东西。

    将一个个箱子搬开,找到最角落的一个大箱子,又将里面的杂物轻轻拿出来,最终他如愿以偿的在最底下看到了一柄静静躺着的古朴直刀,木鞘风格古朴,略显单调,刀柄的顶端镶嵌着一颗兵乓球大小的淡白珠子,像是石质雕凿而成。

    丛云牙……

    一柄堪称在出场剧情之中最强的魔剑,完全就是白送一样在这里积灰,被压在某个箱子的最底下。

    顾墨伸手将之轻轻拿起,而触发的鉴定功能也告诉他,这是一件黄金级的装备……不对,应该说是两件,因为竟然就连刀鞘本身也是一件白银级的装备,只是两者显示出来的字样颜色光泽有明显差别。

    ——“丛云牙(封印)。”

    魔剑的名称显示是璀璨生辉的金色,无比的闪耀,这种纯粹闪耀的金色几乎就要接近他手上的那个面具。

    ——“丛云牙的刀鞘。”

    木鞘的名称显示则是很暗淡的白银色泽,有种斑驳感,边缘处甚至还残留着一丝丝非常细微,几乎没有办法确认的金色。

    系统貌似是通过颜色深浅、纯粹与否的区别,来简单划分同样品质层面的装备道具的好坏程度。顾墨略微沉吟了起来,眼神变得有些惋惜,该不会这个刀鞘本身都是黄金级装备吧?

    貌似很有可能啊,毕竟七百年前犬大将就已经死去了,而在他死去之后,丛云牙这柄魔剑根本就是无人能制,只能够由刀鞘进行封印。

    都是同样材质的刀鞘,但是铁碎牙和天生牙的刀鞘并没有诞生意识,唯独只有丛云牙的刀鞘有灵,而且如此独特不说,还硬生生将这柄魔剑独自压制了七百年的时间……只可惜的是,这么漫长的封印大概也是耗尽了刀鞘的力量。

    轻轻的呼了口气,顾墨压下心头的惋惜之意,握住丛云牙的刀柄,将它提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木鞘轻轻绽放出光芒,仿佛是阿拉丁神灯被摩擦,里面的灯神从灯嘴里钻出来显形一般,一个怪异的光团悬浮在剑鞘的铭刻上,同时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妖怪,你是专门为了这把剑而来的吗?”

    “不是。”

    顾墨没有被吓到,同时还非常干脆的回答道:“我就是正好路过,不小心误入这里,又恰好发现了这把剑,有些好奇拿起来看一看而已。”

    “……”

    “……”

    刀鞘顿时被他干沉默了,这人一点儿都不按套路来接自己的开场白,让它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上后面的台词……而且这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简直让它都觉得不好评价了。

    虽然所有的力量都在镇压魔剑,但是它也并非对外界变化全然一无所知,这人晚上的时候摸到这家人的屋子里,精准的找到这个储物间,然后目标明确的从一大堆箱子里准确无误的翻出丛云牙……

    这算是哪门子的正好路过?不小心误入?

    而且还正好发现了这把魔剑?

    停顿了一下,光团继续发出声音:“妖怪,你的妖力足够强大吗?如果没有把握的话,立刻带我和丛云牙去找附近的强大妖怪,或者带着我们立刻离开这里,去找一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越偏僻越好……”

    “咦?你不应该是警告我才对的吗,怎么不反对我拿走这东西?”顾墨稍微有些惊奇的样子。

    “为什么要反对,我巴不得有人来分担一下压力,丛云牙的封印现在已经到极限了,只凭我自己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

    苍老的声音满是无奈与疲惫的感觉。

    “还是那个问题,妖怪,你的妖力足够强大吗?专门找过来的话,应该是明白这是一把怎么样的魔剑吧,你觉得你能够压制得住它吗?”

    “嗯,这个不好说,我觉得要看情况吧……”

    顾墨思忖片刻,摇了摇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空口白牙的也不好下定论。就目前他的妖力来说,大概是比二狗子强上一些吧,但是不会超出太多就是了,不过手里却捏着两张不会比丛云牙逊色的底牌。

    不过它们副作用同样明显……

    大概不会比这柄想要杀戮生者,化世间万物成灰的魔剑的副作用小……

    “什么人!!”

    突如起来的一声大喝,储物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手电筒的光芒直照进来,一个有些干瘦的老头拉开了门,紧张的立刻拿过旁边的扫帚,死死的盯着储物间里面。

    他起夜上厕所,听到了储物间里居然传来说话声,顿时就认定是家里进了贼,现在却是一下子呆住了。因为老头看见里面有一个青年,浑然没有做贼心虚的觉悟,大咧咧的坐在杂物堆之中,正在和一柄剑对话。

    “你、你……”老头觉得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小偷吗?还是精神病,脑子有问题的人?

    “啊哈哈哈哈,抱歉抱歉,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了吗?”那个年轻人却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转脸看来的同时,也是主动的率先道歉起来,“实在是很不好意思,没有注意时间,我们都没发现已经这么晚了……”

    “你知道就好……”

    看来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属于是比较好说话的人,日暮爷爷长长的呼了口气,严肃的表情稍稍变得缓和起来,但他还是板起脸来瞪着眼睛,直视着对方的漆黑双眼,一板一眼的教训着这个没点正样的小年轻。

    “也不看看现在都已经几点了,我们都还要睡觉的呢!”

    “说话的声音记得放小一些!”

    “接下来不要再吵了!”

    一通训话,将对面的那个小年轻训得头都抬不起来,老头子终于是感觉心满意足了,放下了扫帚,再度叮嘱了几句,让对面接下来注意说话声音,这才关上了杂物间的门,然后施施然的重新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好了,我们刚刚谈到哪里了?”

    看着房门被关上,顾墨好整以暇的收回视线,依旧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日暮家的杂物间里,对着身前的木鞘开口问道。

    “……”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5872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