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区区半妖?

    转瞬间,破魔之箭的光芒已经来到神久夜的身前。

    箭矢不是抛射出来的弧线轨迹,而是如光一般完全直线的前进,违背了物理定律的常识,这自然是因为结合了术法与灵力造就的现象。

    毕竟如果不是如此的话,只靠古代弓箭本身的基本性能,不外乎两百来米的射程,以及不到三分之一音速的箭速,想要以此来狙杀那些魔幻的目标,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能不能射得中都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箭矢带着灵力的光辉破空飞去,远远看去的效果就象是箭头与空气剧烈摩擦,出现了强烈发光发热的现象,即使是在白昼的天空下也是如流星一样璀璨,并且速度很快,快到超出想象。

    然而——

    神久夜身前悬浮着的那面古朴镜子,也是绽放出了光芒。

    于是本来连一眨眼都不需要,就迅捷无比的呼啸来到她身前的破魔之箭,飞行的速度马上便是肉眼可见的放缓,仿若陷入了某种力场之中,前进的势能变得滞涩;又仿若是电影里的强化慢镜头,子弹时间一样的效果呈现。

    前面百分之九十九的路程只花了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后面百分之一的距离却愣是足足过了一秒钟都没有走完。

    破魔之箭仍旧是无比坚定的一点一点的向前推移着,但是也开始慢慢的震颤起来,箭身不住的颤动着,仿佛在发出某种嗡鸣……

    而那面镜子也是同样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但是有书则长,无书则短,这样的僵持其实只是持续一个刹那的时间都不到,就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破裂声,镜子上出现一抹明显的裂痕,而破魔之箭也是被反弹回去!

    “怎……怎么?!”

    “这……”

    一瞬间,对峙之中的两人的美眸里,都是微微呈现一抹愕然之色。

    神久夜是没想到这个巫女居然这么离谱,纯粹的灵力恐怖到能够差点儿击穿自己的镜子。而巫女则是没想到对面的妖魔不躲不让,居然能够把自己的攻击直接反弹回来,有些猝不及防的意味。

    就如这命运般的此刻——

    她灌注了强大灵力射出的一箭,恍若是一道流星一样璀璨的向着她自己呼啸而来,犹如一道真正的炽烈奔雷,瞬间在她的眸子里放大。

    不过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眼前,背对着被反弹而回的破魔之箭,脑袋的狐狸耳朵和赤色的瞳孔,妖怪化的特征显得特别明显……这令巫女一惊,脸色再也无法保持淡然。

    ——砰!

    灵力的清辉绽放开来,直接淹没了四周,遮蔽了视线。因为并没有爆炸的属性,所以没有造成过于恐怖的余波,既没有震耳欲聋的爆炸,也没有让地面崩碎、建筑崩裂的真空冲击波,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一箭的威力不强。

    毕竟真正可怕的还是附着在箭矢上的灵力。

    只要轻轻擦过去,在这光芒耀发之下,不管是多少的妖怪在这个范围里面,都会直接灰飞烟灭,蒸发的干干净净。

    这是特化威力到了极点的破魔特攻!

    而且强悍的灵力冲击,还是让破魔之箭在柏油路面上撞击出了一个极其明显的陨坑,约莫一米左右的直径。坑底微微冒着热气,箭矢深深插入其中,只剩下约莫三分之一的箭杆,尾羽也在微微震颤着。

    “哼!可恶……我的镜子!”

    神久夜打量着自己身前悬浮着的生命之镜,对于镜子上的明显裂纹感到心疼不已,顿时就是咬牙切齿起来,她恶狠狠抬眸看向了对面的高楼。

    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正揽住那个巫女纤细的腰肢,稳稳的站在那边的屋顶上。

    …………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北条同学面色愕然的看着天空:“那个、那个是戈薇吗?”

    虽然说自家的祖训很奇怪,也的确让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一些不寻常的展开,毕竟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可是理性也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是一个科学唯物的世界,并不存在什么怪力乱神的要素。

    接连几天的满月异象,和自家的祖训只是一个巧合,他是这么坚信。

    这份坚信一直持续到刚才为止,一个会飞的女人带着恐怖的压力突然出现在天空之中,然后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看到自己手里的盒子之后,立刻就毫不留情的发动了攻击……

    接下来的展开更是令他目不暇接,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有恐惧不安,也有更多其他的情绪,像是接触到新世界的不敢置信。

    其他的几个女生也是呆呆的看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幕,只觉得三观都要碎了。

    “那个是……戈薇?”

    “还是说我们真的认错人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绘理,你、你让我捏一下!”

    …………

    与此同时,神久夜紧紧盯着的对面高楼上。

    “你……!!”

    桔梗终于是回过神来,看着进入妖怪化状态的顾墨,微微的蹙起了眉头,她目光在后者的身上徘徊,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本来是下意识的想要挣扎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了一下。

    “放我下来。”她轻声的开口说道。

    “好的好的……”顾墨忙不迭的连连点头,将怀里揽住的巫女轻轻放下,动作轻柔小心得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在放下之后,他又打量了一下巫女,确认她没有什么问题,很是明显的长长的舒了口气。

    桔梗脸上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她看了一眼这人的身后,发现他后方左边臂膀处,明显的出现了一块非常严重的焦黑灼痕,虽然只是肩膀连着背部的一处,面积并不大,但是看上去触目惊心。

    不是什么血肉模糊,也不是什么皮肤消失不见,露出里面黏糊的猩红肌肉……

    就是单纯的漆黑一片,好似是彻底碳化了一样的感觉。

    但正因为如此,才显得破魔之力的可怕……

    “最后还是被灵力的光芒轻轻擦了一下……”顾墨注意到巫女显得甚是怪异的神情,他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不过没有什么大碍的,放心吧,我完全没有什么感觉,一点儿都不痛。”

    “你其实不用这样做的,太冒险了……”巫女先是看了一眼对面眼神冰冷的神久夜,垂下长长的眼睫毛。

    “没办法啊,当时想要提醒你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总不能够眼睁睁看着吧……”

    顾墨轻笑着说道,他在看见神久夜的生命之镜发力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担心了,毕竟这面镜子可以毫无压力的将本应该遇强更强的爆流破反射回来,桔梗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可能也会吃个大亏。

    也幸亏他多留了一个心眼,所以尽管两者的交锋只是在刹那之间——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巫女就已经发动了攻击,把神久夜的镜子打出了裂纹,同时神久夜也将她的攻击反射了回来。

    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但是他的反应还是非常及时……也有妖怪化大幅度增强了身体能力的缘故,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妖怪化虽然让他的速度能够跟得上反应的同时,也让破魔之箭对他的杀伤力大幅增加。谷徶

    “我有办法应付……”

    巫女微微低头,语气有些奇怪。

    “倒是你的话,如果被破魔之箭击中……算了,现在先不说这些。”

    她不再说些什么,脸色依旧还是维持着那副平淡无波的样子,仿佛永远将自己封在冰中,没有流露出什么表情……只是转头看向了那边的妖魔,借此掩饰自己双眸之中的情绪波动。

    她太清楚自己那一箭的威力了,自然更加明白这个周身散发着比起之前,更为不加掩饰的纯粹妖气的家伙,正是自己这一箭所特攻的对象。

    一旦结结实实挨了这一箭,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事情。

    为什么这人可以这么果断的呢?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办法重来的啊……

    巫女莫名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沉重。

    “……”

    “……”

    气氛变得安静下来,整条街上的空气似乎都是凝固了一样。

    之前还人来人往,显得热闹繁荣的街道,此时此刻显得空旷无人,跑掉了的早就跑远了,没有跑掉的也找了地方躲起来,或者僵在原地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

    虽然那全力的一箭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的,但是第一波交手也是谁都没有占到好处,神久夜也只是神色更显冰冷,却没有急着动手。她的镜子出现了裂纹,见识到了巫女的灵力之恐怖,心中不由得有了忌惮之意。

    以前随时听说有这么恐怖的灵力的巫女,只有一个来着,但是在自己被封印之前就已经死去了……而自己更是倒霉,一被封印就是五百年之久,好不容易在最近破封而出,竟然又遇到一个同样恐怖的巫女?

    这样的人物……区区五百年的时间,连续出现两个?是不是太频繁了一点儿?

    可恶!还是说自己真的这么倒霉!怎么好像在成功吞噬了天女之后,运气就彻底败光了的样子。神久夜的心情无比烦躁,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掉了天女,却没有如愿继承天女的命格,反而是遭到了世界的敌视。

    反正似乎自己从那之后,就一直都很不顺利,总是处处遭遇挫折。

    “你们是谁?为何要与我为敌?”

    压抑着心底的怒火,她看了一眼下方被自己的气势震慑住的几个学生,冷声的向着对面开口说道,准备先看看能不能说服这两人……等到自己拿到需要的东西之后,再好好的炮制他们也不迟!

    “我乃神久夜,夜之掌管者,你们如果愿意……”

    “多说无益,妖魔。”桔梗清冷的声音打断了神久夜的话语,她平静的开口说着,“我们和你不是一路人,不会放任你胡作非为的。”

    “……那便去死吧!”

    神久夜的脸色瞬间转冷,或者说变得更冷,她伸出双手捧着身前的镜子,生命之镜的镜面再度绽放光芒。那是深紫色的光线,致命而又美丽,瞬间向着前方的一大片区域照耀过去!

    光线落下,所过之处,柏油路面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建筑物直接分崩离析,在光线的照耀下粉碎!

    “……!!”

    巫女眉头紧皱,她的结界也是流光闪烁,好几次宛若是摇摇欲坠一样,出现了剧烈的波纹,有着裂痕在蔓延,险些就被击溃……

    她毫不犹豫的直接加大灵力的灌输,这才让结界重新稳定下来,但是在生命之镜发射出来的破坏光束之下,灵力的消耗也是在迅速增加。

    “哼!我看你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神久夜冷笑一声,直接一转镜子,伴随着角度的调整,那似乎可以杀灭一切的紫光迅速的横扫向城市的其他方向,顿时就让巫女的神色一变,结界的防御范围瞬间蔓延出去。

    果然如此,这些滥好人总是这么容易拿捏……

    神久夜冷笑不已,自己被封印之前的那个法师就是这样,自己差点儿就被对方用风穴吸了进去,但是因为顾忌被自己当作人质的剩余村民,最终还是只能够选择封印自己,而没有办法做得特别彻底。

    五百年前就是如此,这个时代,这种地方又能如何?

    “我讨厌空中单位啊……”

    远远看着悬浮在空中的神久夜,顾墨扯了扯嘴角,有本事你下来啊。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魔剑,又看了一眼四面八方,这条街道或者说这片区域都变得特别空旷安静,但是并不意味着事态得到了遏制,只能够说骚乱正在进一步蔓延来着。

    “反正都已经闹大了,希望日暮戈薇她心态良好吧……”

    喃喃自语着,妖怪化的他呼唤白蛇神的力量,将守护灵之力接引到手中的魔剑之中。

    都是面对这种等级的敌人了,这把魔剑如果还是因为理由各种不能用、不敢用的话,那自己拿到它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地狱之牙奋力的咆哮着,极力排斥白蝮的神性力量的注入,但是在刀鞘的压制之下,以及九十九武器的技能发动的效果之中,似乎没有办法抗衡这种趋势。白蛇之力融入剑中,与那股可怕的庞大力量同化,试图暂时接过管理权。

    下一刻,他猛地一拔剑——

    神速!拔刀斩!

    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将整个京都的天空从中一分为二,呼啸的黑色洪流直接淹没了神久夜所在的位置。

    “月牙天——啊咧……?”

    保持着挥刀的姿势,顾墨愣了一下,他刚刚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对着神久夜拔刀斩,在锋刃出鞘的瞬间压缩妖力,想要通过刀刃释放出高密度的妖力,把斩击本身巨大化后再击出……

    但是……为什么不是斩出一道月牙形状的漆黑锋刃,而是打出了这么一发妖力炮?

    看着自己手中出鞘的魔剑,顾墨一脸深沉的表情,果然只是知道设定的话,是没有办法直接习得技能的吗?因为不同于风之伤,那是铁碎牙自带的技能,自己拿着铁碎牙又知道关键,满足所有的使用条件?

    “可笑,就凭这样粗劣运用的力量就想与我为敌?”

    神久夜的声音传来,并没有什么气急败坏的意味,反而是充满了对此不屑一顾的样子。

    “我是不老不死的天女!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杀死我!”

    在高空之中,一团破碎的血肉悬浮着,伴随着声音落下的刹那间,它们纷纷聚合在一起,迅速的重组出一个大致的人性轮廓。紧接着血肉生长,皮肤愈合,变得紧致光滑,如同之前一样的神久夜重新出现。

    她看向顾墨这边,冷笑着:“原来是区区一个半妖而已,真是浪费了你的力量……来,我来让你体会一下,成为完全的妖怪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吧!”

    轻轻伸手一招,她将生命之镜移向这边,不再发出破坏性的紫色光芒。

    而是让镜子直接捕捉在远处的顾墨的身影,映照出了他的镜像。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6698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