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妖怪化

    怎么是这一招?

    而且能够隔着这么远直接发动的吗?

    不应该是把人控制起来,然后才能够施加催眠影响的么?二狗子都是这样的待遇,怎么自己反而没有……是神久夜太高估二狗子,还是太低估自己了?

    认出神久夜想要做些什么的顾墨吓了一跳,同时也感觉到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声音,若隐若现的,带着蛊惑的魔力,便直接就条件反射的要挥剑劈砍过去,漆黑的魔剑伴随着他手臂抬举的动作发出嗡鸣……

    呼啸的气流猛地在身周交织起来,那是如钢似的风压,或者已经不是风与大气的运动,完全就是从虚无之中刮起的绝望,一轮暗红色的太阳冉冉上升,在他头顶显现出看着就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重感的轮廓。

    淦!这把破剑是不是有毒!

    一瞬间反应过来,顾墨赶紧停下手去,这把破剑果然危险邪门到了极点,明明被自己以妖怪化和九十九武器的双守护灵之力,在刀鞘镇压的情况下强行驾驭了那份力量,然而力量之中的沉重魔性仍旧是挥之不去。

    他就是单纯的想要打出个巨大化斩击,或者干脆就是之前的坑爹炮击,能够稍微干扰一下神久夜的技能发动过程就好。

    结果丛云牙可好,慷概大气的直接就要借他之手发动基本奥义,要是挥出一记「狱龙破」的话……啊哈哈哈哈,今天天气可真不错啊。

    想想犬夜叉被这柄魔剑强行控制身体,硬生生挥出的一刀造成的结果吧,根本就是虚空之中生出暴风,平地之上刮起绝望,地狱之龙从古老深渊之中升腾而起,裹挟着前所未有的巨大龙卷风,摧枯拉朽的破坏大地上的一切。

    地表被风暴撕裂……

    险峻的高山被夷平……

    巨大的沟壑犁出深深的大裂谷,犹如在大地上撕裂出来的伤口,触目惊心的巨大裂缝动辄便是蔓延数十公里……

    这是至今为止的任何妖刀都无法企及的卓绝威力,就是纯粹到极致的超强破坏力,然而还只是最基本的奥义,像是铁碎牙的风之伤那样……这柄魔剑存在的意义仿佛就是为了毁掉一切,杀戮生者,化万物成灰!

    因为这后果实在是过于严重,在现代世界打出来自然必须要慎重考虑,顾墨只能够急刹车了。

    况且就算是不计算后果,他也知道怕是也很难这样子简单的消灭掉神久夜,尤其是在这种四周过于空阔的场所,只要察觉到不对劲的话,她大可以立刻跑路……狱龙破的确很强很强,但是前摇非常大,时间甚至足够让弥勒法师等人在犬夜叉身前逃走。

    神久夜这种存在,自然不可能说反而跑不掉。

    一旦这一招没有能够如愿消灭她的肉身,反而让她有了警惕的话,就基本上等同于废掉了。

    最好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轰出来,譬如说……她的老巢——镜中的梦幻城。如果在那个封闭空间之中,将魔剑奥义以最强最凶狠的气势打出来,将这个凶婆娘连带着整座城一起爆破掉,那就是最好的出手时机了。

    顾墨心中的念头急转,果断的生生停止了动作,硬生生踩下了刹车。

    呼啸的气流突兀的停止,暗红的太阳轮廓也变得模糊,紧接着消失不见,一切都是如此的突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可笑,连自己的力量都无法操纵自如吗?”

    在对面的神久夜发出嘲弄的冷笑,并不知道自己刚刚差点儿要吃下一发狱龙破,她刚刚也是有些警惕起来的,以为会是什么不得了的大招,结果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刚刚有了点儿声势,下一刻便戛然而止。

    想必是对方半吊子的水平,根本就无法娴熟运用这个未知的招式吧……也对,区区一个半妖罢了,自己何必要有什么期待呢?

    不过为什么这个半妖的内心黑暗面,好像迟迟无法被自己窥见呢,不应该第一时间被自己控制住心灵的吗?

    她皱着眉头看着迟迟无法控制住那个半妖的命镜,有些怀疑是不是刚刚的那个可恨的巫女的一箭,令镜子的核心受损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做些什么,迎面而至的又是一发呼啸而来的破魔之箭,令她脸色顿时微变。

    这一发破魔之箭不比之前那一发更强,但是巫女却很好的抓住了时机,正在用镜子发动术式的神久夜自然没有办法如法炮制,重新将攻击反弹而回,只能够狼狈的惊险闪过。

    “……你们这些有灵力的家伙果然就应该通通杀光!”

    连续被巫女针对得很是难受,神久夜双目也不可避免的变得有些赤红,满满的杀意几乎要溢出,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当初意气风发,却直接被路过的法师抓住破绽封印起来,一封印就是五百年的悲惨经历。

    这个女人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巫女自然并不在意对面的妖魔的愤怒,只是平静的从箭筒之中抽出又一根箭矢,遥遥指着对面的神久夜。

    “那把剑……还是慎用,不要勉强。”

    她轻声的说道,没有看向顾墨的方向,但是却很明显是在和他对话。

    因为事发有些突然,她没有来得及阻止这人拔出魔剑的行为,不过确认对方没有被魔剑直接操纵,像是传说之中的那样变得失去理智,六亲不认,嗜杀成狂……也就微微舒了口气,但仍然是开口叮嘱着。

    “了解……不会有问题的。”

    顾墨从善如流的点点头,也是看着神久夜的方向,在巫女松手再度射出一箭的同时,也是直接挥剑横扫而出,这一次如愿的劈砍出一道巨大化的斩击。然而显赫的光辉却不如往常那么纯粹闪耀,而是溢出漆黑的混沌之色。

    即使是魔剑暂时化作了九十九武器,但是也依旧不改本身的邪性与力量属性,白蝮的力量虽然是强行驾驭了这份力量,可是在同化其成为九十九武器的同时,自身也是被侵染成了漆黑之色。

    ——不再是拥有如细雪一样的鳞片与美感。

    ——而是一条浑身漆黑,无比凶恶的巨蛇。

    “痴心妄想!我是不死的!”

    神久夜的身形模糊了一下,有着朵朵虚幻不实的樱花在原地洒落,她抛下这么一句狠狠的话语,直接就消失在原来的位置,在樱花缭绕的法术之中,躲开了巫女的破魔之箭和顾墨挥出的斩击。

    破魔之箭和九十九武器的锋芒在半空之中交错,闪耀璀璨一瞬就消失不见,虽然是瑰丽而且配合得不错的合击,但是也的确是没有起到效果。

    “她冲着那东西去了……”

    巫女轻轻挑了挑眉,第一时间根据自己对妖气的感应,察觉到这个妖魔似乎是想要直接抢了东西就走。

    下一刻,她皱眉侧目,发现某个人的身影早就已经不在身边。

    仗着妖怪化带来的身体素质,运动能力突飞猛进的顾墨,直接几个纵跃落在了街道上,正好挡在北条同学等人的身前,毫不客气的当空一剑劈向前方。神久夜现出身形,恼怒而又轻蔑的嗤笑一声,伸出纤细玉手直接一把抓住漆黑的魔剑锋芒。

    这份举重若轻的傲慢,被她体会得淋漓尽致……然而装逼遭雷劈,早晚是要吃亏的,这个女人下一秒便是眉头一跳,脸色一惊。

    “勇气可嘉!”

    顾墨已然轻笑一声,直接用力一格手中的剑柄,丛云牙的锋刃也飞快的转动起来。

    仗着吞噬夺来的天女之躯,这个凶婆娘是真的有种修成不坏金身的感觉,毕竟可以徒手撼动铁碎牙的刃锋,一点儿都不带怕的。也正是因为有底气,觉得可以以肉身挡妖刀,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浪起来,但是自己这柄可不是一般的妖刀。

    即使不动用奥义,魔剑也仍然是极度危险。

    甚至只是被单纯的剑锋伤害杀死的目标,都会被化作没有魂魄的行尸走肉,成为丛云牙的傀儡。

    “你……!!”

    刚刚还特别嚣张的神久夜触电一样的收回手掌,但是即使反应速度极快,还是被那锋利无匹的锋芒伤到了,一篷黑血在空中溅射而出,就差那么一点儿,她的五指都要被丛云牙削下来!

    “这剑怎么……”

    神久夜退出一段距离,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已经发黑,渗出的血珠也是变得乌黑不已,不由得惊怒交集。这把剑的漆黑锋刃之上,附着异常猛烈的妖性之毒,便是以她的无垢天女之身,竟然也正在被毒素缓慢的侵蚀着。

    但是也只是惊了一下而已,毕竟这点儿伤势对她而言不算太痛,而且毒素虽然猛烈,然而也只是压过了她的长生不死之躯的被动恢复力……她神色冰冷的收拢五指,紫色光芒一闪,伤势恢复如初,毒素也被祛除。

    “把你那盒子给我……”

    顾墨全神贯注,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神久夜的身上,同时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北条同学朗声说道。

    “啊?好、好的……”谷瑖

    北条同学反应过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连连点头,直接就上前几步,将盒子递了出来。

    虽然满脑子都是疑惑,但是他知道眼下最应该做的就是什么……尽管不明白双方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神久夜一来就冲着他直接动手,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他也只能够寄希望于另一方了。

    “给我死!”

    眼中燃烧着怒火,神久夜一转镜子,破坏性的紫色死光就要迸发而出,将眼前的这些人一同杀个干净。

    然而恰在此时,又是一根破魔之箭破空飞来,声音比箭矢摇落许多,在呼啸而至的时候,箭矢的锋芒几乎就要精准的击中那面镜子了。

    一只手突兀的出现,正好抓住了那突破数倍音速的箭矢,灵力光芒在她手中绽放清辉,一股肉眼可见的青烟冒起。但是伤害并不严重,手掌上被灼烧的痕迹也是很快的就消退下去,如玉般的皮肤重新变得光滑紧致。

    “果然是天女的身体了……”

    远处的巫女挑了挑眉毛,虽然严格来说还是妖魔,但是对面的肉身已经不在自己的破魔之力的特攻范围之内了,效果不能够说是不理想,只能够说是低得令人发指……

    她的破魔之力就是要铲除一切不净,然而神久夜的身体却正好是最为纯净通透的天人体,不管这是怎么来的都好,她的肉身都已经不属于邪魔范畴了……打不出特攻,没有属性克制,破魔之箭的威胁反而对她本身不大。

    “很好……你们真的激怒我了……”

    神久夜怒极而笑,本来以为收回羽衣,让自己恢复全盛状态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这两人,对自己横加阻挠,让她的怒气也是不断的累积起来,现在也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虽然对面有些施展不开,在这城市之中难免有些束手束脚的,但是她被封印了五百年,也不可能说状态一如既往的好,同样也正是非常虚弱的……可是现在,再向着保留也没有意义了,如果不能够夺回天女羽衣的话。

    她的杀意波动变得无比剧烈,整个人的身形一下子冲天而起,重新来到整座城市的上空,俯瞰着下方。

    命镜的光芒大盛,而后猛的吐出一个巨大的黑球。

    宛若是暗黑天体,好似一个微型的黑洞在城市上空被撕开,猛烈的能量波动在其中翻滚着,带来了比天雷还要恐怖的威压……在这一刻,四面八方或者更远处的骚动人群,看着这里的表情都是目瞪口呆的。

    “都给我去死吧!!”

    伴随着一声怒喝,在那巨大的黑球之中,一道道漆黑的闪电如雨一样密集落下,轰鸣着击打向下方的城市建筑,似乎每一道漆黑闪电的力量,都足以将一条街道炸飞上天!

    不过这些黑色的扭曲霹雳却是尽数落在了流光闪烁,好似是能量护盾一样的大范围防御结界上。

    桔梗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吃力的表情来。

    “就是这样,好好体会一下自己的绝望与无力吧,我要让你这个臭女人……不,是让你们两个都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在我面前……”神久夜的声音在巫女身后阴恻恻的响起,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她本来也不指望这个大范围aoe建功,唯一的用处就是要波及四周,伤及无辜,迫使这个可恨的巫女要分散力量去救人,然后她正好可以将对方作为突破口!

    “……!!”

    表情微变,桔梗没有回身,而是直接手腕一翻向后打出一张咒符。

    “天真!”

    神久夜挥舞着手中发簪变成黄色的剑,神色冰冷的向前一剑劈落,将咒符一分为二,依旧是去势不减……

    不过或许稍稍阻碍了一下,总归多少争取到了一丝时间,漆黑的剑锋从旁边猛地突兀横插进来,狠狠格开她的剑锋!

    “呵呵,就等着你呢!我说过,我一定要让你们都死得痛苦不已……别想着那么干脆利落的死去!”

    外表是天女的妖魔狞笑着,狠狠一剑劈下的同时,身前悬浮着的镜子仿佛早有预谋一样,释放出数十条紫色光鞭,向前猛地缠绕而去!她性格极其的阴险狡诈,不然也不会成功的吞噬掉下凡的天女了。

    顾墨只觉得巨大的力量传来,双臂都是一阵酸麻,身体不可避免的倒飞出去。

    即使是妖怪化状态下,有一枚四魂碎片的加持,身体素质也很难比拟真正的大妖怪……神久夜并不仅仅是擅长法术,她的近战能力同样也是极其惊人的,看似柔柔弱弱的样子,腕力搞不好比犬夜叉还要强悍!

    不过才刚刚倒飞出去,势头马上就停止了,顾墨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一下子被那些紫色光鞭缠绕上,紧紧束缚在半空之中。

    猛地带着自己的俘虏与巫女拉开距离,发出猖狂而畅快的大笑的神久夜,看着那个巫女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神情,只觉得心中快意无比,她伸手一招,将镜子召回到自己手中。

    “我要做的事情!谁都挡不住!”

    神久夜恶毒的笑着,明明是姿态优雅如公主的上好皮相,愣是让她表现出了一种惊人的恶毒王后一样的感觉来,她走到双手双脚都被紧缚的俘虏身前,眼神冰冷举起镜子映照他的镜像。

    “我说过要让你变成完全的妖怪,就一定会做到!谁都阻止不了我……”

    回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巫女,她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来。

    “我被封印之前,听说过有一个愚蠢的巫女和一个同样愚蠢的半妖的事情,说起来你们的情况也很相似呢……也都是一对巫女和半妖,呵呵,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你们都遭遇同样的命运吧。”

    桔梗的表情变化,眼神也变得特别危险起来。

    神久夜却是浑然不觉,依旧是自顾自的说着恶毒的剧本:“我会让他变成完全的妖怪,然后……再让他杀了你!我要让你们一个体会到被自己爱人亲手杀死的感觉,而另一个体会到自己亲手杀死爱人的感觉,这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吧……”

    没错,她绝对不能够便宜了这两人!

    一定要!一定要让他们死得无比痛苦!哪怕是下一辈子也要后悔与自己为敌的愚蠢行径!

    桔梗紧紧的咬着下唇,没有去分辨自己两人的关系,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保持冷静了……尤其是神久夜的恶毒计划,基本上是正好误打误撞的戳中了她心底最血淋淋的那块伤疤。

    自己和对方如果因为这个妖怪的刻意操纵,而互相残杀的话……那和她所遭遇过的五十年前的那一幕有什么区别呢?

    “来!变成完全的妖怪,然后为我杀了那个巫……”

    带着畅快的恶毒之意,神久夜转过身来,声音尖锐的叫喊出声。

    然而——

    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听得扑哧一声。

    鲜血四溅,神久夜愕然的低头看了一下那只按在自己左胸上的手掌……不,不是按在上面,而是直接透体而过,在她的背后将她的心脏紧紧的攥在手里,滚烫的血液沿着尖锐修长的指甲不住的滴下。

    “你……你……怎么会……”

    她惊愕的抬头看着那个被自己牢牢束缚起来的半妖,自己的术式还没有开始呢,对方怎么会……

    “神经病……我如果想变成完全的妖怪,用得着你来教我?”

    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顾墨的双眸闪烁着危险的赤色光芒,脑袋的狐狸耳朵没有变化,但是身后的尾巴却已经不是一根,而是庞庞九尾宛若孔雀开屏一样,缓缓的在神久夜的瞳孔里展开。

    “你……你不是半妖,明明是全妖……”

    神久夜声音颤抖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压抑着愤怒。

    她察觉到对方身上那股正在剧烈升腾,仿佛无限制的攀升的纯粹妖气,一瞬间觉得自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难怪自己刚刚第一次想要让对方变成完全妖怪的术式没有起效,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变化的余地……

    这就是一个隐藏自己的大妖怪!

    ……

    (ps:大家注意身体啊……我就感冒了,昨晚鼻塞流鼻涕睡不安好,今天吃了药也感觉好困啊……)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36835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