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章

    谎言……

    若是自己的猜测没错,这份权能和自身无疑是非常契合的,简直可以说是对自身的力量与领域的一次全面补完。

    顾墨的指尖轻轻抚摩粗糙的石板,若有所思。

    不过眼下只是成功的将面具之中的力量转移出来了一部分,接下来又应该怎么将这部分窃取出来的力量,从石板上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呢?毕竟严格来说,这第二个步骤才是最关键也是最为重要的。

    若是卡在这一步无法进行,  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没有意义。

    他可不是为了好玩,才选择付出代价获取这块可以窃取神力的圣遗物石板,也不是为了好玩,才在这些天的时间里一次次的尝试转移面具之中的力量……若不是有所图谋的话,谁愿意这么大费周章的呢。

    普罗米修斯的石板能够窃取神力,也能够让使用者通过石板来使用封存其中的被窃取神力……

    但是如果仅此而已的话,  那么并不能够让顾墨满意,毕竟说到底,  就是从使用面具变成使用石板,  本质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自然不会乐意就此止步,因此也是在认真地思考着。

    其实关于这一个步骤,他早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所以拿着石板和面具,身形陡然淡化,消失在空气之中。。

    远处的两位巫女小姐微微皱眉,不过都没有说些什么,她们互相默默地看了一眼,又默契的同时移开视线,继续研究起来关于那份法师论文的工艺知识了。尽管是非常新奇的魔法体系,  但是只要能够理解文字,那么也不算是特别难以掌握。

    这片山腹空间不像是之前的那么单调,空荡荡的广阔溶洞,就只有一個高台和一只巨大的上古炼丹炉,  考虑到奏姬小姐以后大多数情况都要在这里居住,  顾墨打算将这里改造一番。

    虽然目前还没有能够来的及,不过——

    石桌石凳,  烛台灯火。

    虽然是简洁不已的布置,但是勉强有了些许属于起居之处的生活气息。

    空气都是安安静静的,又过去了片刻,才被一个音色异常空灵动听,但是相对来说语调非常温婉的声音所打破。

    “这附近的山中有一片很大的采石场,那里的石料带有充沛的灵力,若是用来制作这种傀儡应该是不错的……”奏姬稍稍放下手中的那本泛黄书籍,很是认真的思忖了一下,然后才这么轻声的提议道。

    桔梗抬眸看了看仿佛自己镜像一般的奏姬,平静的微微点头:

    “我对岛屿还不是太了解,不过既然奏姬小姐你这么说,那么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

    另外一边。

    顾墨身形淡化,接着重新出现。

    这里仍然是山腹之中的空间,周围的样子似乎也没有变化,唯独是两位巫女小姐并不在这个空间之中,高台上尽头的那只三足丹炉通体呈黑色,乌光烁烁,似乎固若金汤,坚不可摧。

    而且在这里,它一直都在鸣动着,发出巨大的震颤,就连地面和山体都出现了明显的震动,炽烈无比的熊熊烈焰在大釜之中燃烧咆哮,火光透过表面的炉门缝隙迸发而出,带来了惊人的热量。

    整个山腹都隐隐透出火光,好似是走进了巨人的锻造场。

    在这仿佛地鸣一样的巨大动静之中,顾墨转身便走出那巨大的壁刻门户之间的廊道,离开了这山腹的空间,出到了外面。

    仿佛是山脊线一样的道路在门外蔓延,蜿蜒向着远处的大地而去,刀劈斧削般的道路鬼斧神工,两侧都是云雾缭绕,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顾墨站在壁刻门户外向外眺望,俯瞰着岛屿的景色。

    就和正常的蓬莱岛没有什么样,但是天上没有星空,没有月光。

    背景贴图仿佛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只有无尽的如深海一般的死寂。

    生命之镜作为升级素材,连带着背后的宏大空间也一同作为养料,被系统融合进了蓬莱岛之中。并不是在蓬莱岛上重现梦幻城那么简单直接,而是出现了一座与真正蓬莱岛相对的镜像蓬莱岛,就如同硬币的正反面的关系一样。

    光与暗、冷与热、阴与阳的概念就这样固定下来,就好像表世界与里世界的区别一般。

    不过表侧的蓬莱岛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发,里侧的镜像世界自然更加顾及不上……顾墨只是利用权限将鸣动之釜的本体与镜像调转了过来,把真正的鸣动之釜藏进了里侧的镜像世界这里。

    平时更多的是将这里用作一个中转站的作用——因为这项升级解锁了蓬莱岛的进阶出入功能,可以通过事先设置好的特殊镜子进行传送,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这个镜像空间的主体基础上。

    在他眼中的这个镜像世界就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空无一人,仿佛是死亡与寂静的居所。来到这个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里侧空间之中,顾墨深深呼吸一口气,端详了一下自己一手一个拿着的面具和石板。

    在石板原产地的那个世界里,只有胜利才能够诞生出真正的魔王,那是以「非神之躯上达天意」,以人类之身弑杀了神明的加冠冕者。

    但是这种事情不可强求,也无法复制,更遑论现实世界也没有这种条件,所以顾墨并没有往这个方向去寻求解决之道……

    他的方法是从另一种思路出发。

    因为按照正常来说,普罗米修斯的石板只能够窃取神力,性质更加像是短暂的借用,虽然这个借用没有得到原主人的允许……因此只要释放封存的神力,这份神力就会自动的回归到原主人的那边去。

    那么,如果在这个空荡荡的死寂空间之中,没有任何其他的生灵,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

    这份被剥离出来的神力想要回归的话,会回归到谁的身上去?

    如果神力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选择他的话,那么……他再戴上面具呢?

    “多试几次,这个方法不行就再换一个……”顾墨在心里过了一遍自己的计划,觉得思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就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实施设想就可以了。

    他甚至将外界蓬莱岛的结界都升了起来,让整座岛屿与现实世界的交点消失,像是两条平行线一样错开。除了做足了自己能做的齐全准备,尽可能的保证试验场的不受干扰,他还设想了好些种的不同方案。

    当然如果都不行的话……

    那就没办法了。

    …………

    ……

    “石料之中的天然灵力的确很充沛……”

    空灵的声音在深沉的夜色中响起。

    在云雾缭绕的深谷之中,是一片仿佛露天矿场一般的地域,桔梗和奏姬小姐在这其中缓缓穿行,打量着那些仿佛直接暴露出来的矿脉,它们通体呈现黯黑色,在手电筒的光芒之下又反射着玻璃的色泽。

    奏姬小姐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巫女手里的奇异物件,又收回视线,同时用力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这里距离岛屿的灵力源泉非常接近,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这里就产出这些有灵力的石头了,之前的那些妖物也有很多想要霸占这里的……”

    不过基本上都被她清理掉了。

    这里就是在岛屿心脏的火山口地带附近,所以奏姬小姐的活动范围也包括这里,自然能够实施有效打击。

    “不过这里也荒废了呢……”如此感慨着,打量着四周的采石场的荒废迹象,奏姬摇了摇头。

    越是看到岛屿的衰颓与败落,她就越是缅怀过去的那段时光,正如所有的地缚灵异样,她也被束缚在过去的那段记忆之中。

    桔梗没有说些什么,她只是轻轻的俯下身子,优雅的从地上拾取起一块仿佛黑曜石般的石块,真正的黑曜石大多是在有火山活动的地区才会有出产,倒也符合这里的地理环境,不过明显又有所区别。

    石块内中蕴含着相当纯净的灵力,也改变了石质本身的硬度与韧性,的确是用来制造魔像的上等材料。

    “已经开始筹备了吗?你们这么快就吃透那个法术的关键了?”

    轻快的声音传来,桔梗转眸看去,微微皱起眉头,发现那人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两人的身边,也正有些好奇的拿着一块黑曜石在察看着……

    什么时候的事情,就连她的灵觉居然都被瞒过去?

    思绪转动只是一念之间,不过巫女也不是太过在意这一点,她轻轻的嗯了一声说道:“术理总有相通之处,而且那份秘籍上说得非常清楚,批注的人也是精通此道,细节方面无一不是精髓,理解起来并不困难……”

    一边说着,她的眸光一边在这人身上徘徊,总觉得似乎对方身上发生了某些变化,但是在仔细观察的时候又是什么异样都看不出来,稍微有些罕见的,桔梗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错觉。

    “厉害厉害,不愧是巫女大人……”

    顾墨连连点头,关于魔像制造的技能熟练度,他也才堪堪刷了一小半,而对面的两个巫女却已经笃定的掌握了这份制作工艺,其中的差距实在是令人唏嘘,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正如他就算是很快将基础精神提升到25个点数,解锁属于仙人的进阶,也不意味着他在法术、技能等方面也会立刻得到全面提升,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仙人……底蕴与积累这些属于基本盘的部分,同样也是需要恶补的。

    桔梗和奏姬才是真正的神秘学大师,她们并不是只有灵力强大,知识面技能也是博学而且精湛,这份底子能够让她们触类旁通。

    “那我也来帮忙吧,尽快做出魔像让岛屿重新运转起来。”

    顾墨端详了一下手中的石块,自告奋勇的说道。

    尽管相关的熟练度才刷了一小半,不过他现在有其他的方式弥补这个不足,甚至是有信心做得更好……谷虚

    ——诡计和欺诈,认知即实在。

    通过对他人甚至是世界的整体认知的操纵和欺骗,达到以谎言改写“真相”的目的,这就是谎言与诡计之神的力量本质,而这份本来存在于面具之中的权能,目前已经被他握于手中。

    这个过程非常麻烦,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不计其数的反复调整方案之后,他最终是在戴上面具的时候,以九尾形态切落尾巴变作化身,然后让戴着面具的本体离开,只留下作为力量延伸的化身在里侧的镜像世界里,选择释放石板的神力……

    那份力量才流向了那具化身,然后他的本体又直接解除变身,脱下面具收入物品栏之中——

    那份力量才伴随着化身一同回归到他的身上,而没有办法回流到面具之中去。

    不过无论怎么说都好,总算是卡bug成功了,而也正如顾墨一开始思考的那样,这份属于恶作剧之神的权能,对于他的力量有着近乎全面性的补完与增强,能够让他的幻术与变化之道得到极大幅度的提升。

    它并没有凝练出对应的技能徽章。

    顾墨觉得可能是自己仍未算是真正得到这份力量的原因,或许在重新拿出面具的瞬间,一切都会立刻修正过来……

    还有就是有一个缺点,那便是以非神之躯行驶权能之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需要付出惨重代价的,顾墨虽然不会重伤而死,但是仍然需要承担巨大负荷,并且消耗也是异常巨大的,也就是现在的他才能够基本应付得来。

    大概在解锁属于仙人的进阶后,这种情况就会有有所好转?

    或许吧。

    顾墨脑海里思绪转动,视线却在这片隐藏在火山地带附近的深谷中的采石场上徘徊,石林嶙峋,雾气萦绕,不过只要第一座魔像工厂在这里矗立起来,那么这里同样会成为带动整座岛屿运转起来的动力车间。

    …………

    ……

    时间匆匆,现代版桃花源记的新闻也在网络上不断发酵。

    尽管在官方有意的淡化之下,最终并没有多少人相信这种离奇的说法,只当作是无良媒体哗众取宠的行径,而且对那群大学生的嘲讽力度也更高了,认定他们是为了逃避责任才编篡出这么离奇的说法,说谎也都不懂得找个能够令人信服的理由。

    不过这件事也多多少少引发了一些关注,也有一些人相对来说比较上心,开始有意识的追寻……毕竟这世间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有,沉迷坚信鬼神之说,致力于追逐长生不老的人自然也不会缺少。

    然而就像是那群大学生事后不死心的一次次回到那片海域上,就像是官方也开始保持关注,但是最终也都是一无所获。

    不过某人刻意撒播的种子,已经开始萌芽了。

    时间也来到了中秋的这天——

    “延寿的补药,辟邪的护符,镜子也在这里……好像没落下什么,哦,还有这对石狮子……”

    一大清早的时间,提着大包小包的袋子,站在毗邻乡间公路的一个山清水秀的村子入口,顾墨认认真真的清点着自己带回来的东西,感觉是没有遗漏下来什么,紧接着又想起了身旁的两尊石狮子。

    就是那种放在大门左右两侧的一对狮子状石雕,雕刻得极为精美,威武雄健,任何人看到就会感到那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意味,下方有着高大的石头台座,加起来有一人多高……实际上,这是一对制作极为用心的魔像。

    只是待机状态才是谁也看不出的石雕,它们不会思考,只会毫无质疑的遵守创造者的指令,是非常理想的仆人或者守卫。

    老两口性格都比较独立,虽然老家的大祖屋是拆迁了,不过也没有打算离开,而是在村子里的另一块宅基上,建了一栋小房子,和和美美的过上了二人世界,夫唱妇随别提多开心。

    顾墨也记得上次打电话的时候,母亲说过屋子门前空荡荡的,有想过装饰一下或者干脆建个小院子……他觉得这是个机会,所以干脆把一对魔像伪装成石狮子带回来,准备等会儿不由分说的摆在二老的屋门前镇宅守卫。

    虽然应该也用不上它们发挥作用,不过总归能够安心一些。

    “先让它们在这里吧,太重太大了,直接带进去也不好解释,等会儿我安排一下,用个比较合理的理由送进来……”他笑眯眯的拍了拍一只石狮子的脑门,这么说道。“不过也真的要谢谢你了,桔梗,那几张古方要是我自己来弄的话,肯定是没有办法弄出成果来的,实在是太感谢了。”

    “无需客气,你更应该谢谢奏姬小姐,能够这么顺利多亏了那只炼丹炉。”巫女平静的说道,并不居功。

    她只是轻轻皱着眉头沉思起来,这人的父母居然真的只是普通人,这个实在是令她有些惊诧。

    “当然,都要谢谢才行……”

    顾墨嘿嘿笑着,伸手从石狮子的雕像上移开,鉴定功能弹出的具体属性页面也自然而然的淡化下去。

    那是魔像的具体属性,包括产地、品质、免疫特性等等,同时也清楚的标注出了它的常规弱点,除了电击会特别有效之外,魔像还弱反魔法金属炸弹、元素油……所以果然是来自巫师世界的技术结晶啊。

    顾墨心中感慨,不过也不惊讶,在那份法师论文之中就有所说明,提到过猎魔人摧毁魔像的有效手段,就是在银剑上涂抹酸性剑油。

    而且按照自己之前摸索的规律,商店刷新出来的商品,也就意味着被系统搜索到的世界……所以说现实世界先前曾经有副本入口打开,通往巫师世界来着,不过眼下已经早就刷新掉了。

    两个世界的交点也早就消失,宛若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一般。

    “好了,我们走吧,就在前面不远了……”

    顾墨看向在思索着什么的巫女,开口招呼着,同时主动迈步向前走去,步伐都有一股兴高采烈的味道。

    “说起来,桔梗你居然会答应一起过来,我也有些想不到……”

    “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你说的事情……”

    巫女蹙眉说道,她多少是不太相信这人的说辞,什么只是普通人,实在是难以置信……不过这个有什么好惊讶的?——生活在战国时代的她,甚至都没有战国时代的寻常女子应有的常识,所以眼下自然更加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

    村子里比较安静,很多屋子也都是门窗紧闭,看上去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年轻一辈纷纷去大城市讨生活,剩下的往往就是老人和孩子,而不是学校放假的话,村子里平日往往是非常安静的。

    在一栋房子门前站定,顾墨呼了一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

    楼上传来女性平和的声音,伴随着的是电视机的声音的迅速调低。

    “送快递的……”顾墨语气轻快的笑着回应。

    紧接着就听到了楼上的动静,声调都变得惊喜起来:“回来了?今天居然这么早回来了,发在群里的消息你还没回我呢,小兔崽子,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咚咚咚的下楼声,那个声音迅速的来到了一楼,紧接着就是从里面传来门锁的声音,同时女性的急切说话声还在继续传出。

    听着这门锁还没有打开,里面就已经连珠炮般的絮絮叨叨起来,顾墨禁不住的哑然失笑,同时心里也有一股淡淡的暖流。

    “这不是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吗……”他开口这么回应。

    “惊喜?什么惊喜……你带女孩子回来了吗?”

    门里的女性声音显得不置可否:“你爸总说不要催你不要催你,不过你也不能一直没有动静啊……”

    “……”顾墨扯了扯嘴角,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巫女奇怪的蹙眉看着他,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却是微微变化。

    而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顾墨的心灵也是仿佛因为直感而发出了某种奇怪的预兆,像是秋风未动蝉先觉,虽然不是什么危机感,也不是什么强烈的威胁,但是就是预感到有什么东西似乎正要发生。

    下一刻,有光芒猛地一闪。

    一个白色身影仿佛是从虚空之中冲出来,毫无征兆的正好一头撞在顾墨身上。

    哗啦啦的声音嘈杂,大包小包的各种袋子倒了一地,而正好在这个时候,屋子的门也被从里面打开,里面刚刚说话的女性探头出来,一眼就首先看到了风华绝代的巫女,整个人顿时就是一愣。

    紧接着,她目光下移看向地上的两人,一个白发少女正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手忙脚乱的从自己儿子身上爬起来。

    “这……”

    居然真的是惊喜?!不过这双倍惊喜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白发少女脸上有一道伤疤,她手里还握着一柄银剑,她站起身有些茫然的拉开距离,同时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并且开口吐露出了三个人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听懂的奇怪语言。

    “这……这是什么地方?”

    “……”

    “……”

    “欢迎来到地球,辛特拉的公主……”

    在地上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被撞翻的顾墨看清楚这个突然出现的白发少女的样子,嘴角也是禁不住的抽搐了几下,心里却是福至心灵的浮现出一个非常古怪的念头——

    难道说,这就是自己回到过去的副本时间的契机?

    而同一时间,听到这个陌生男人对自己说出的称呼,白发少女顿时就是脸色大变。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196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