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逃亡者与旅行者

    “坐吧坐吧,不要客气……”

    母亲非常热情的招呼着两位姑娘,热情的程度让对面都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就连一向恬静的桔梗都不太淡定,更加别说整个人都稀里糊涂,压根就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的白发少女了。

    她很是敏感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捧着手中的茶杯, 轻轻咬着下唇,目光下意识的有些飘忽不定的感觉,像是在认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观察合适的逃跑路线,犹如本能一般的习惯动作。

    不过能够注意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顾墨和桔梗两人。

    除此之外, 在常人眼中大概也就是觉得这个少女很拘谨。

    “你小子……”

    父亲也是一副老怀欣慰的样子, 只是一转身就拽着顾墨进了厨房。

    他神色怪异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儿子:“还真是可以啊,不声不响的搞出这么一个大新闻,不过你就没考虑一下我们老两口的心脏能不能接受得了吗?”

    “其实我们只是朋友……”顾墨眨了眨眼睛。

    “少来,今天什么节日,能够跟着你一起回来的,你敢说只是朋友?”老父亲明显不吃这一套,用力的对他挥了挥手的同时,脸上也是流露出明显的嫌弃神色,“不过你小子给她们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说服得了两个姑娘都跟着你一起回来的……”

    老父亲也是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这小子是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的变成这种人渣的?抱着这样笃定的想法与评价,这个一向乐观开明的中年男人看着顾墨的目光变得很复杂,正如此时此刻他的心情那样。

    “我其实只邀请了桔梗……”顾墨认真的为自己解释着,“希里……就是另一个姑娘, 她其实是刚刚突然杀出来的,坦白来说我也很意外就是了, 不过也不能不管她, 只能够一起带进来。”

    “招惹了人家姑娘, 人家都直接在杀上门讨说法了, 你小子还很意外?还不能不管她, 所以才一起带进来?”老父亲的目光顿时变得更加复杂了,这小子好像不知不觉的长歪了,而且还歪得离谱啊。

    这边老妈还在担心这孩子以后找不到对象的问题,那边他可好,一转头就带了两个女生回来……

    “对了,老爸,我这一次回来给你们两口子带了点好东西……”顾墨歪了歪头,语气很是自然的就要转移话题。

    “不要装傻,你这已经是原则性错误了……哎哎哎,你听我说完,现在干什么去?”父亲一本严肃的说道,想要给小子训训话,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这小子转身就要走出去,连忙拉住了他。

    “我这就去把另一个赶出去!您就放心吧,原则性错误我是绝对不会犯的!”顾墨一本正经的这么保证着。

    “站住站住!你小子……诶,算了,反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老爸眉头狠狠跳了几下,最终只能够叹着气这么说道,虽然他也觉得很不妥,但是都已经是这么一个情况了,总不能够真的把人赶出去吧。

    “其实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就是……就是那位姑娘有点特殊,所以我没有办法让她就这么离开,你们就当作是寻常客人来看待就可以了。”

    顾墨摊了摊手,在认出那个突然闪现出现,一头撞翻自己的白发少女到底是什么人后,他就不能够让对方就这么走掉了,但是也不好用太过强硬的方法留住对方,所以才会变成眼下的这副模样。

    不过已经见多识广,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他,对此的表现也是相当的淡定,甚至是多少有些不以为然,正如他说的那样,就当是一个突然认识的朋友,当作是一个寻常客人来看待即可。

    只可惜老父亲大概没有他那样的粗神经,正嘀咕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把那两位姑娘当作是普通客人来对待,紧接着又似乎想到什么,开口问了一句:“对了,那个姑娘是日本那边的巫女吧?”

    桔梗的装束还是很经典的白衣红裙,因为这个实在是太有特色,被辨认误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也不算是误解吧,毕竟就是那么一回事。

    “没错,的确是巫女。”顾墨淡定回答道。

    他并不担心父母会有什么联想,毕竟他们基本上就是与动漫番剧绝缘的老一辈经典人设了,所以完全不可能有认出桔梗的可能性,就像是他们同样认不出希里那样,在这方面甚至不需要他帮忙伪装掩饰。

    “这姑娘感觉是真不错,你最好把握好……”老父亲很是欣慰的点点头,巫女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

    至于另一个就稍微让他有些拿不准了,应该怎么说呢?用委婉一些的说法来形容,大概就是那个女孩子好像有些太过……emmmmm,太过时髦前卫了一些?

    ——那应该是什么吧……

    ——现在的那些年轻人说的什么cosplay之类的……

    毕竟巫女还是比较容易理解接受的,也并不一定需要了解动漫番剧之类的元素,这个职业直到现代也仍然在日本活跃。但是与之相对的,白发少女的那一身猎魔人装束,随身携带的银剑就实在有些超出常识了……

    这个中年男人自然只能够往这个方向去试着理解,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性了。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话说我这次真的给你们二老带了一些很有用的补品回来……”顾墨眨了眨眼睛,有意的岔开话题,“你和老妈都有份,这个要坚持每天吃,真的很有用……”

    老仙人的遗留是一份无价的宝藏,里面的诸多宝物价值只等深挖,而光是那十数种珍贵延寿补药的古方,就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一笔财富,毫不夸张地说,即使只以这些古方,顾墨都能够有让现实世界自上而下来一场大地震的底气。

    毕竟要知道,世界上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资源,掌握在不到百分之一的人手中。

    而这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又能够有多少能够正处于健康活力,青春年少的阶段,丝毫不在意身体逐渐老化带来的问题,一点儿都不渴望拥有更多的活力,更多的寿命呢……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加,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对死亡与衰老的恐惧是令人最为无力的,在这种恐惧达到最大的时候,变得甚至是疯狂起来,愿意去相信那渺茫的概率,相信自己就是特殊的那一个,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或许并不是不知道,但是恐惧却会让人不是那么理智。

    他们是最有权势,最有财富,掌握世上最多的资源的人,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往往越发放不下……

    实际上,顾墨已经琢磨着以此来做一些文章了,蓬莱岛上有仙人,藏有长生不死之说的海上仙山现世,只不过是一个释放出去的信号,后续怎么安排还要看能够引来多少的入彀之人。

    “带什么补品,浪费那个钱,我们身体健康得很,才不需要这种东西……”老父亲不知内情,对此显得不以为然。

    不过顾墨也知道他的性子,同样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反正买都买了,也不能退货的。”

    “行了行了,我和你妈看着吃一些吧……”老父亲无奈的挥挥手,他觉得保健品什么的其实也是智商税,不过既然是这小子的一片孝心,那也没有办法,毕竟买都买了……他到现在为止,都还不明白这东西要比想象中的智商税高出多少个等级。

    虽然限于时间,限于条件,目前也只有一种补药是能够直接制作的,还是因为盆景洞天里栽种着所有的对应药植的缘故,至于其他的方子则是或多或少缺少了几味药材,导致暂时没有办法完成。

    比起其他要求更高的方子,目前能够直接制成的这一种补药虽然相对初级,但是效果也是非常不错的了。

    毕竟也是仙人密藏之中的一项,自然属于世俗之中难得一见的灵丹妙药。

    顾墨不通医术,也不习药理,但是他能够看到具体属性页面,因此知道这种补药能够很好的调理人体,使之气血通畅,有着能够延寿五到十年的功效,具体效果视服用者的身体情况而定,每个人都有所差异……

    如果已经达到了药效的上限,那么之后重复服用同一种的补药,也不会再有什么效果了。

    只是为了不吓到二老,他才将其分割为多份,虽然药效会有所损失,但是可以用数量来弥补……这样子能够达到应有的效果,又能够令这个过程显得润物细无声,自然而然的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并完成。

    “好了,你出去陪陪人家吧,还有去叫你妈进来一起做饭,别像是查户口一样,小心把人家姑娘吓着了。”隔着厨房看向客厅的窗台,老父亲看了一眼外面,母亲正在热情洋溢的向着两位姑娘问来问去。

    巫女还算相对平静,不过白发少女明显已经很是坐立不安了。

    毕竟相对来说,她才是真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那个人,穿越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被一个陌生人一口叫破自己的身份,那一刹那间足够令她生出太多太多的联想……

    就像是怎么逃都逃不掉,命运的大网一寸一寸的收紧,最终令她窒息一般的感觉,自己无论如何竭尽全力,都没有办法真正的摆脱那如影随形的追猎,甚至猎手还早就在她逃跑的前方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守株待兔一般等着她自己一头冲进陷阱……

    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白发少女发现自己有些想多了。

    对面在自己打算动手先发制人的时候,轻而易举的制住了自己,但是却没有再做些什么,反而是说了几句奇怪的话语……有些在意,也是觉得可能自己跑不掉,所以少女才咬咬牙跟着一起进来这房子里。

    只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情况似乎变得更加糟糕了……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这个女人一直在盘问自己,是不是某种审讯?

    太多太多的疑惑在少女的脑海里翻涌着,她努力维持着脸上有些僵硬的笑容,应和着眼前的这个和蔼的中年女性的问话,也幸好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随着老父亲在厨房里的叫喊,母亲也站起身来进去帮忙了。

    “我也可以做饭的啊……”被老爸老妈嫌弃的联手推搡出厨房的时候,不愿意出去的顾墨还在试图据理力争,他难得回家一次,也打算好好的给两老露一手来着,结果却被鄙视了,说他的确可以做饭,但是也仅仅限于做饭了。

    这是瞧不起谁呢?虽然顾墨的确只会用电饭锅,厨艺菜谱等一概不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真的可以做出能够媲美那些美食番里的不科学发光料理啊!

    认知即是实在,谎言改写“真相”。

    涉及太高层次或者太大规模的欺诈虽然还做不到,但是编造这样的谎言却并不算太难,只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他是挺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但是两老却不打算给他这么一个机会。

    有些失望的回到客厅之中坐下,顾墨伸手拿起茶壶,淡定自如的给所有的杯子重新添上茶水。

    “谢、谢谢……”白发少女下意识的道谢着。

    “不客气。”顾墨点点头,也是很有礼貌的回应。

    “……”

    “……”

    短暂的沉默,白发少女捧着手中的杯子盯着看,片刻之后,她似是下定决心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对面的那个正在淡定轻抿茶水,一手拿着遥控器在百无聊赖的给电视机一遍一遍的换台的青年。

    “知道啊,你是希里雅·菲欧娜·艾伦·丽安伦,辛特拉的公主,尼弗迦德的皇女,同时也是上古之血的继承者……”顾墨很是淡定的开口说道,正在按着遥控器的手也停了下来,新闻上正在重播关于现代版桃花源记的采访。

    幸亏在搞明白魔像制作工艺的源头世界之后,顺便去查了查资料,正好记住了这么一个名字,不然的话,他现在还真的说不出来。

    巫女很是平静的瞥了他一眼,又若有所思的看向白发少女。

    “……”

    “……”

    “你……我……”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希里稍微有些卡住的感觉,她还没有问出来呢,对方就已经回答了,而她准备好的问题还卡在喉咙里,欲言又止,不知道应该说出来还是吞回去。

    进程还挂着,但是无响应。

    “你的精神波动太过剧烈而且明显了,对我来说很好分辨,就像是你把自己的想法写在脸上一样……”放下手中的遥控器,顾墨笑着回头解释了一句,语气非常爽朗的说道,“不过你倒是不用太过担心,我不是狂猎,对上古之血也不感兴趣。”

    其实还是挺感兴趣的,不过眼下主要还是以安抚少女的敏感神经为主,说没有兴趣不一定能够立刻让希里相信,但是如果说自己很有兴趣,却绝对足够刺激到这只燕子。

    希里的表情稍稍缓和下来,她当然没有立刻相信这种说辞,不过对方的态度至少释放了一个良好的信号。

    她迟疑着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犹豫的这么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这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血脉之中蕴藏的秘密,又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事情?

    “你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啊,虽然我很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你看,立刻就露出这种怀疑的视线来了。”对面的青年伸出一根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挠了挠脸颊,关于这么一个问题,应该给出怎么样的答案才能够令人信服呢?

    迅速的思索着,他轻轻呼出一口气:“你就当我是一个旅行者吧,其实某种意义上我就和你差不多……”

    旅行者?和自己差不多?

    疑惑自心头升起,希里的眉头紧紧皱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一样,能够在不同的世界之间穿越……”瞥了一眼旁边的巫女,顾墨斟酌着这么说道,正好借此机会说明一下,“这是我的能力,也是我的生存方式,所以说就和你差不多,我平时也会在不同的世界旅行……”

    “什么?”希里微微一愣,“难道你也是上古之血的继承者?”

    “我可没有那种东西……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类而已。”

    顾墨摊了摊手,上古之血是这位穿越者小姐的世界里的原初精灵的血脉,是代代相传的强力精灵诅咒,也是非常稀有的天赋,据说拥有这种血脉的人可以控制时间和空间,可以到达的境界连精灵贤者也望尘莫及的境界。

    虽然这只是传说,但是仍然引来无数野心家的觊觎,而作为完整继承了上古之血的人,白发少女自然也是一直都在被追捕。

    “普通人类……”希里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她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不过如果这人也的确拥有同样的能力,不管是因为血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掌握这种力量,那么或许还真的就和自己一样……不,其实也不一样的吧,自己只是在不同的世界间不断的逃亡,对方却貌似是在随心所欲的在旅游?

    心里刚刚涌现出来的亲切与认同,一下子就变成了某种无奈与隔阂,希里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她认真的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真的不是为了上古之血?”

    “不是,刚刚是你突然一头冲出来撞上我的,不是我主动抓住你的……这件事想必你也明白的吧。”顾墨淡定的回答道。

    “那我可以离开了吗?”

    “当然……不行。”顾墨仍然是非常淡定的给出回答。

    果然!希里暗暗咬了咬牙,她就知道没有这样的好事,对方的话语一个字都不能相信,绝对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自己离开……

    “你刚刚把我撞成重伤,还撞坏了我的东西,居然还想着就这么而一走了之?”对面的青年非常平静的语气,同时伸手一展,一张长长的清单就在他手中拉出,“这个是我的医药费,还要你撞坏的东西要赔偿的具体费用,结算清楚你就可以离开了。”

    “你、你……你是重伤?”希里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是骗谁呢?

    “那医药费不要你陪,撞坏的东西你总得赔偿吧……”顾墨面不改色的说道,“就把这部分款项抹去好了,剩下的给钱吧。”

    白发少女沉默。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2243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