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传说的交锋?

    夜色浓郁如化不开的墨汁。

    今天晚上也是一个无月之夜,繁星也隐去踪迹,阴云密布带来的是无比阴郁像是要下雨的氛围,而且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海面与天空都是无比深沉,在夜色之中仿若是融为了一个整体,压根就分不清大海与天空的界线到底在哪里。

    也许是无独有偶的原因,一艘很是豪华的游轮正静静的停泊在海上,  璀璨的灯火富丽堂皇,照亮了周遭的一大片海水,并且还将船上的设施及奢华倒映在水中,人声鼎沸,而且无比热闹。

    在船上来来往往的皆是一些衣冠楚楚,浑身上下透露出精英气息的上流人士,  当然也不乏肚满肠肥,大腹便便之辈。

    人们来来往往,  杯盏交错,  说说笑笑,看似热情不已,友谊真诚长长久久,但是话里话外其实都离不开利益二字,只不过也不会说得太过直白,而且往往不会立刻谈成,总是需要互相试探一次次……

    当然——

    需要这么兜兜转转的绕圈子,就说明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合法合理的权钱交易,不过这本来也是这艘游轮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在最顶层的观景台上,游轮的主人坐在躺椅上,优雅的举起手中的红酒,轻轻的与旁边的一个苍老男人碰了碰杯。

    两者相视一笑,  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一般。

    气氛非常愉快,表明他们这一次的相谈结果挺不错的。

    而周围本来远远散开的那些名媛,  还有别的精英人士见状,也知道这是大佬们的谈话告一段落的信号,  纷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走过来,非常自然而然的举杯、搭话、敬酒,使得本来相对比较安静的观景台上空气重新变得热烈起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阵阴冷的风吹过。

    异乎寻常的阴寒感,不同于正常的海风,那是一种阴寒透骨的可怕冰冷感,在风吹过的瞬间,前后反差剧烈巨大仿佛人在温暖的被窝之中熟睡,突兀的被扒光衣服,扔进了冰窖之中的感觉。

    “……”

    “……”

    突兀的安静,好似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整艘热闹欢快,仿佛彻夜不眠的游轮一下子停止了所有的动静。

    其上面的所有人,包括客人与服务人员、安保力量在内的所有人,都好似是突然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僵立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直到又过去好几秒之后,  他们才纷纷如梦初醒。

    哄的一声,  整艘船上爆发出惊人的声浪,倒也没有人失态的尖叫或者大喊,而是在极致的安静之中,突然同步反应过来,爆发出来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所以才会有这种声浪的现象。

    有人在惊讶的瑟瑟发抖,有人赶紧穿上不久之前因为燥热而脱下的外套,也有人怀疑这寒流从何而来,是不是要变天了……

    但是先前没有任何的天气预报,而且也不应该来得这么突兀,又快又急的,明明前一刻还是海风正好,夜间的海面上风平浪静,怎么下一刻突然就一下子变得这么冰寒彻骨,像是能够将人直接冻僵一般?

    “呵呵……这风有点冷啊……”

    刚刚还很有风度的老人脸色不太好看,他铁青着脸似乎没有缓过气来,一边伸手让人帮忙穿上外套,一边用有些僵硬的口吻这么说着,缓解着有些尴尬的气氛,毕竟刚刚还优雅从容谈笑风生,转眼间就在对方面前瑟瑟发抖起来,实在是有些丢脸。

    人不服老就是不行,就连那些青年壮年都承受不住这股冷风,他这把年纪的老骨头自然更是差点儿就去了半条命……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

    风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切,那股冰寒感在海面上弥漫开来,让人们纷纷变色。

    不安的夜晚,空气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氛,船上的少数宠物烦躁不安的发出吼叫,人们的心中也不可避免的有某种不祥的预感在蔓延,无关于其他的任何事物,这只不过是一种人类自古以来的与危险相关的野兽本能。

    而有人在急着想要回到房间里暖和一下,也有人眼尖的发现了极端可怕的问题,疯狂崩溃的大叫起来。

    “怎么回事……”

    “好冷啊,是不是要下雪了……”

    “你们看!看那边的海面!!快看啊!居然结、结结冰了!!”

    本来在这种场合下,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失态的,不管是本身有身份的人,还是因为某些原因搭上关系而得以上船的人,无论是自持身份还是担心给大佬们留下不好印象,都得在公共场合下维持最基本的矜持。

    但是现在却是不同,因为他们看到了极端可怕的事情!

    靠近护栏的人们,纷纷顺着那几个大喊大叫起来的人手指的方向看去,陡然间瞳孔猛地紧缩起来!!

    在船上的探照灯能够照射到的远处,海面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着一层冰霜,从那边向着这边,犹如灾难电影里的特效一般惊人而且可怕,随着海面上结冰,冰霜的特效向着这边蔓延,空气之中那股冰寒感也越发恐怖。

    “快!快回房间!”终于有人及时醒悟过来,大声呼喊着。

    “那边!那边是什么!”一個穿着红裙,无比性感的女士瞳孔缩成针尖大小,失声惊呼起来,伸手颤颤巍巍的指向那边的天空,那也是无与伦比的寒流蔓延而来的源头方向,人们纷纷抬头望去。

    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一群由幽魂组成的骑士,穿着生锈的护甲,手里握着型为闪电的长剑,骑着骷髅马成群结队的横跨天空。

    风声越来越大。

    随着噩梦般的骑兵们越来越近,惊呆的人们也看得越来越清楚,包括前者头盔上的牛角,也包括护面背后如骷髅一般的面部,骷髅一般的骑兵骑在骷髅般的马上,空灵的眼眶中燃烧着浅蓝色的火焰。

    “……”

    “……”

    短暂的寂静,终于伴随着第一声的惊声尖叫,打破了游轮上的沉默。

    而噩梦般的狂猎们也是注意到了出现在前方行进道路上的游轮,突然一个转身,纷纷向着下方的海面俯冲而下,像是要抓捕兔子的老鹰一般!

    “救命!”

    “别!不要——!!”

    游轮上的衣冠楚楚的人们再也顾不上风度,在甲板上惊慌奔逃,亡命尖叫着。

    现场一片狼藉混乱的景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早早就变得安静下来的游轮上,有些紧闭的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打开一道缝隙,里面的眼睛忐忑惊恐的看向外面。

    倒是没有什么惨烈的鲜血满地,血肉横飞,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的可怕屠杀痕迹,只有一些桌椅、餐食、红酒被打翻的迹象,而且它们都被冻结在一层寒霜之中,散发出冰冷彻骨的寒意。

    当然,还有一些来不及跑掉的人消失不见了……

    “狂猎!是狂猎……”

    “我听说过,挡在狂猎路上的人会被带走!”

    “维克多先生他们肯定也是这样……”

    “快报警!快点!”

    仿佛劫后余生的人们战战兢兢,再无任何上流人士的风度,他们检查了一番船上的人员,发现以游轮的主人为主的一小部分人似乎失踪了,根据一些人的说法,似乎是在慌乱之中,他们没有跑掉,被那些幽魂一般的骑兵直接带走了。

    这里是欧洲的地域,狂猎在欧洲各国的神话传说故事中都是很重要的元素。

    这个概念在文化中的形象极其相似,成群结队的幻象以猎人或军队的形象全副武装,骑着战马和猎犬疯狂地横跨天空或大地追逐猎物……对于不幸在狂猎路线上出现的人或追逐狂猎的人,通常认为会被狂猎带走,最终会被带到冥界去。

    如此高度重合的情况,几乎是令他们在一瞬间就觉得明白了过来,纷纷激动的做出了同样的猜测。

    虽然说,这种猜测误打误撞,却是罕见的在结果方面毫无差错——刚刚出现的确实是狂猎,而失踪了的人也的确是被狂猎直接抓走了,那群疯狂的幽魂捕猎他们的目标,也延续了他们的传统。

    掳走几个孱弱的原住民,拷问一些关于当前世界的情报,好为追捕真正的目标提供帮助,或者是为将来的位面征服战做准备,这些都是很有必要的。

    一行人在冻得哆哆嗦嗦的情况下,又激动,又恐惧,忐忑不安的报了警,激动是因为过去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们见识到了世界存在的另一面,恐惧是因为害怕威胁仍未结束,自己等人的安全仍然得不到保证。

    游轮上的人不是有头有面,就是非富则贵,即使是他们在情绪有些失控的情况下,以看似极其荒谬的理由报了警,也仍然是有着莫大的号召力。

    而也正因为如此,某些事情就进一步的扩散了开来……

    让很多人开始怀疑,这个世界是否存在不为人知的一面。

    谷瞃

    …………

    ……

    事实上。

    让不在计划之中的目击者们颤栗恐惧的狂猎,在离开游轮后不久就已经横跨天空,冲进了更远处海域上的一座岛屿的领空。

    然后——

    气势汹汹而来,理所当然的迎来了团灭。

    “这……这……”

    希里站在山巅张口结舌,她本来无比紧张的握紧银剑,掌心里满是汗水,一直以来不断地逃亡,不但让她颠沛流离,也让狂猎在她心中留下的心理阴影面积越来越严重,就仿佛是一个最为深沉,不愿面对的噩梦。

    所以她才因为刚刚的那一幕而震撼不已,狂猎们成群结队的跨越天空而来,他们的刀刃在夜空中像是闪烁的星星,鬼马的蹄像是沼泽上的磷火,眼眶中的蓝色火焰透出光芒,层层叠叠的数量几乎让狂猎的轮廓无法分辨……

    有那么一瞬间,希里本能的想要打开传送门逃跑,那几乎已经是她铭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与习惯了。

    不过她硬生生按捺了下来,同时也是焦急不已,越发疑虑,因为狂猎已经杀过来了,但是自己这边的人却什么动作都没有,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上当受骗了,越发对自己当时的想法与决定感到怀疑。

    但是就在下一个刹那,一切就都戛然而止。

    如潮水般急涌而来的狂猎突然停下了。

    狂猎的妖灵们就像是被人剪断了线的扯线木偶一样,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他们像是凝固在了空中,一秒钟之后,形体直接崩溃,仿若幽魂般的躯体化作荧光一般彻底消散开来。

    只有寥寥的几道人影发出惨叫,带着多普勒效应的声音显得很是滑稽,他们从高空之中跌落下来,自由落体式的跌入了远方的山林之中……

    寒流与冷风也停息下来,整座岛屿瞬间被寂静围绕。

    白发少女站在山巅,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甚至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那噩梦般的整支军队……就这么被轻易的击溃了?

    下意识的回头张望了一下那边的火山口,猎魔人少女迟疑了一下,还是先往另一边快步走过去,刚刚好像有几个人掉到那边去了,应该是被狂猎们抓来的无辜群众,她对此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准备过去看一看。

    希里记得那个让自己偿还债务的“法师”说过,这座岛屿其实是活的……因此那几个人应该能够活下来,不至于就这么摔成肉酱。

    “虽然已经预想过了,但还是弱得有些离谱啊……”

    站在火山地带附近的一座山头上,顾墨有些苦恼的伸出修长的食指,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他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狂猎们的水平,以至于出力过度,直接击溃了整支军队——进入他的视线范围,然后一瞬间被他的心灵力量抹去!

    固然是因为他目前的心灵力量深不可测,但是也有狂猎那边的含沙量太高的缘故……

    或许狂猎的妖灵们都是幽魂形态,也是类精神体的存在形式,虽然相当程度上的豁免了物理层面的伤害,但是反过来也就意味着,精神攻击、魔法攻击却是能够打出真实伤害?

    顾墨只能够这么猜测,同时也是忍不住的琢磨起来。

    说起来,上古之血真是蕴藏着异常神妙的奥秘。

    希里能够随意的穿越世界就不说了,而失去了这份完整天赋的狂猎们,也仍然能够以幽魂的形态出现在其他世界,等同于他们全族都不分强弱,举族掌握了类似于「位面投影」一般的神技,真身在本土世界,投影出现在其他时空。

    这一想的话,他对于希里的血脉之中蕴藏着的秘密更加感兴趣了。

    而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山道上出现了几个身影,白发少女带着几个说不好是倒霉蛋还是幸运儿的家伙正往这边赶过来。前者因为血统拥有相当的潜力,还接受过猎魔人的部分训练,自然是健步如飞,而后面的几人惊魂稍定,也不敢怠慢。

    他们咬牙跟上,但是也惊愕的发现自己的体能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好,一路上穿过树林,翻山越岭,居然也不感到有什么劳累,身体伴随着那无比清新自然的空气呼吸,反而是越发有种顺畅的感觉。

    其中的那个老人对此的感觉更为惊奇,他一路上紧紧跟上,同时已经冷静下来,迅速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又看向了前面的山头上,那个静静等待着自己等人过去的身影,更是禁不住的心中一凛。

    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但是从刚才到现在,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仍然是让他应接不暇……当然不仅是他,对面的维克多小子也是如此,也就只有另外的一男一女,看上去似乎是船上的服务生,吓得哆哆嗦嗦的样子,根本无法理智思考。

    突如其来的狂猎把自己等人猝不及防的掳走……

    被魔幻而又耻辱的拖在马匹后面横跨天空……

    呼啸的风声和可怕的高度,让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心灵都被恐惧挤满,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遭受到何等可怕的对待,是不是会像是传说那样,被狂猎抓走的人会被带去冥界?

    而种种可怕的猜测,伴随着狂猎的军队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抹杀干净,而戛然而止。

    他们从高空坠落,最终也奇迹的毫发无伤,然后又被一个白发少女精准的找到,并且被带了过去……虽然希里什么都没有说,就是让他们跟着自己过来,但是惊魂未定的几人自然是无比顺从,甚至在恐惧的情绪稍稍冷却之后,剩下的就是亢奋与忐忑了。

    他们……似乎在接触新世界!

    …………

    “就这么几个人了吧?”

    顾墨眼睛眨了眨,巫女在事情解决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转身回去了,大概也是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狂猎们来的声势浩大,实际上一个回合都走不完,根本就不需要让桔梗动手。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模糊了一下希里在那几个倒霉蛋眼中的形象,正如给自己也做了一层幻术伪装一般。

    “嗯,都在这里了……狂猎……都解决了?”

    来到顾墨点身前,猎魔人少女踟蹰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盯着他看,语气之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狂猎就这样被你击败了?”

    “他们本来也不算强……不过也只是个影子而已,没有什么好在意的。”顾墨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前的白发少女一眼,然后很是淡定的这么回答道。

    希里轻轻咬了咬牙,所以被追得只能够不断逃亡的自己,就是一个弱鸡吗?不过换个角度来思考,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似乎这人没有欺骗自己,自己并不需要再回到那种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涯之中去。

    而两人的话语并没有避开那几个倒霉的幸运观众,在神奇的心灵力量共鸣下,他们能够清楚无误的听明白这两个奇怪的人的对话。

    果然是狂猎!

    但是即使是这么可怕的传说,也被眼前的这个神秘青年直接击溃!

    还有这种明明语言不通,却能够直接明白对方的话语的意思,这种神奇的力量也是一个证明!

    他们兴奋忐忑的用眼神交流着,趁着这个沉默的空当,那个看上去很是稳重的中年人主动上前一步,努力想要让自己的语气冷静下来:“这位、这位尊敬的先生,感谢你的出手相助……”

    “无需客气,你们只不过是卷入了我们的冲突之中……”

    身穿青色道袍的青年看了他们一眼,似乎并不在意的随口说道。

    “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沿着这条道路一直往森林的方向走……”

    “不。”那个中年人脸色一僵,顿时有些维持不了脸上的表情,他很是急切的说道,“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好好的感谢你,请务必给我们一个机会……”

    这一次是因祸得福,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否则的话,他绝对原谅不了自己,怕是以后午夜梦回都要狠狠给自己几个耳光!

    “我没有什么需要的……”对面的青年却是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说出了令人绝望的回答,“你们也给不了我什么,就当这是一个梦,回去之后就忘记它吧,回到属于你们的生活中去就可以了……”

    “尊敬的先生……”紧紧盯着顾墨身上的装束,那个看上去非常睿智的老人终于是开口了,令人惊奇的是,他开口说出来的居然是中文,尽管也摆脱不了歪果仁说中文的奇怪别扭质感,但是至少吐字清晰。

    “我能否请教一下……您是东方传说中的仙人吗?”

    “……”

    “……”

    “呵,有意思,你们这边的人居然对此有所了解吗……”穿着青色道袍的青年打量了一下这个老人,然后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露出了奇异的笑容,“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曾经对这个方面很是痴迷,年轻的时候也去了解过,为此专门去学习过中文……”

    老人努力掩饰心中的激动,他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也让自己的话语显得清晰而不急切,仿佛担心自己会因为太过急躁而错失机会:“我……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那就是能不能跟您学习,我、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

    emmmmm……

    这个展开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顾墨也是脸色显得有些古怪。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152124/44260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